笔下文学 > 偷香高手 > 第2004章 无面人

第2004章 无面人

    王重阳毕竟是大宗师,他早已注意到另一边的异常,而且赵构偷袭石破天给了他一定的反应时间,这时黄裳攻了过来,他才能脚踏七星,险之又险地避了过去。
      若是平时,两位大宗师肯定是拉不下脸来以多欺少的,可如今事关江山社稷,他们都不是迂腐之人,自然没了这方面的顾忌,没有半分凝滞,两人一左一右往王重阳攻了过去。
      王重阳这时终于体会到当初宋青书的痛苦,对面这两人内力一个至阴至柔,一个至刚至阳,交替侵入他的经脉,让他手脚都有了几分麻痹之意,北斗七星阵也就没那么浑然天成。
      两大宗师趁势狂攻,王重阳立马落入了下风,若不是他的天罡北斗阵太过神奇,恐怕没多久便受了重伤了,饶是如此,也只能勉力支撑而已,时间一长,注定难逃败亡。
      其实若是对上其他两位宗师,王重阳凭借着神奇的天罡北斗阵,虽然未必能胜,但保一个平局也未必有多难,可黄裳与斗酒僧武功完美互补,典型地发挥出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另一边赵构并没有插手三大宗师之间地决斗,而是一步一步往沂王走了过去。
      “你……你别过来!”沂王明明自己也是高手,而且看得出赵构武功虽高,终究没有大宗师境界,可刚刚兔起鹘落之间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让人震惊,亲眼目睹赵构举手投足便废了慕容博与石破天两大高手,他浑身上下早已被恐惧所笼罩。
      赵构语气中多了一丝讥讽:“你刚刚不是要杀朕么,怎么不来了?”
      沂王胆气已被夺,声音都有些发颤起来:“你……你怎么会武功?”
      赵构淡淡地说道:“你不过是个王爷,都能学得一身高明的武功,朕堂堂一个皇帝,又如何能不会武功?”
      沂王顿时恍然,他一个王爷能动用的资源又岂能跟人家皇帝想比,自己都能搜罗到大量武功秘籍以及天才地宝增加功力,皇帝在这方面显然更有优势。
      不过皇帝这些年隐藏武功倒真是苦心孤诣,想到之前探子回报,上武当山的时候,赵构走不了多久就气喘吁吁要休息,原来就是刻意给其他人营造一种假象,难怪后来见到太子坡心生不悦,就根本不需要休息了。
      刺杀开始后,赵构神色一直都相当平静,之前还以为他故作姿态,如今看来根本是他藏着底牌!
      之前伤在小龙女手中的那名带御器械虽然失去了战斗力,神志却依然保持清醒,看到眼前惊变己方形势逆转,不仅没有多大欢喜,反而心中充满了悲哀。
      官家武功既然这样高,为何一开始不出手,非要他们这些侍卫死伤殆尽了再出手?看到倒在血泊中的李彦实、丁典,还有死伤一地的侍卫兄弟,他头一次对这些年的信条产生了怀疑。
      赵构自然没功夫管一个侍卫的心思,此时他已经离沂王足够近,近到足够他出手了:“乱臣贼子,受死!”
      沂王忽然脸色一变,一改之前害怕恐惧的模样,凝神挥掌招架,他既然组织了这么一场叛乱,又岂是那么容易被动摇心志之人?
      之前的伪装不过是为了能出其不意,试图逆转战局。
      只可惜姜还是老的辣,赵构冷笑几声,他早已猜出对方用意,刚刚攻击只是虚招,身形一闪便出现在了沂王身后,瞬间攻出了数招。
      他的招数与小龙女类似,出招快若闪电,让人眼睛根本反应不过来,但一个飘飘若仙女下凡,另一个使出来却鬼气森森。
      沂王能成功暗算神照经大成的丁典,压制太极剑纯熟的殷梨亭,武功放到江湖上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可对方身法武功实在太诡谲,没几招他身上便数次挂彩。
      他整颗心越来越凉,知道最多数招之后,自己便会血溅当场。
      “无面人,你还不出手?”惊惧交加之下,沂王忽然大叫了一声。
      赵构一怔,急忙放弃进攻,凝神静气防备有可能到来的袭击。
      且说远处三大宗师交战已经到了尾声,王重阳的天罡北斗阵虽然神奇,但被九阴真气与九阳真气袭体,难免内息有些运转晦涩。
      若是平日里这点晦涩并不影响什么,可如今面对的是两个大宗师,哪怕稍纵即逝的机会也不会放过。
      黄裳研究的九阴真经可谓是集天下技巧于大成,他很快看出王重阳的阵法关键在于北极星的位置,只要抢占北极星位,便能以主驱奴,制得北斗阵缚手缚脚,不得自由施展。
      只不过之前数次攻击,都被王重阳极为巧妙地化解,想想也是,身为大宗师,自然知道自己阵法的弱点在哪里,早就做好了各种防范。
      不是人人都是宋青书会“咫尺天涯”,能冲破他重重防御,凭空出现在北斗星阵眼的位置,所以黄裳数次进攻都无功而返。
      只可惜后来王重阳被一冷一热的真气弄得身形稍微有些凝滞,一直寻找机会的黄裳终于寻找到机会,抓住一闪而逝的机会,在王重阳回归北极星位置之前,抢先占据了阵眼的位置。
      阵眼被占,阵法自然告破,七个王重阳的身影瞬间回归成一人,黄裳没有浪费机会,直接一记大伏魔拳向他轰去。
      王重阳情知来不及躲避,只能运起先天功一掌接了上去,另一边的斗酒僧瞬间明白黄裳的打算,王重阳当年能夺得天下第一并非浪得虚名,一身神奇精妙的招式层出不穷,如今两人打一人,若是正常交手,虽然占据优势但一时半会也很难战胜对方,与其如此,还不如不比招式,只比内力,王重阳先天功再厉害,又岂会是两个大宗师联合的对手?
      因此斗酒僧也一掌攻了过去,放弃了各种花巧,只剩下古朴厚重,让人避无可避。
      王重阳瞬间就明白了两人的打算,可阳谋就是这样,哪怕你看穿也无法回避,只能靠硬实力化解,无奈之下只能以一阳指指力戳出,点在了斗酒僧的肉掌之上。
      原本打得草木横飞的三人瞬间陷入了寂静,王重阳一手顶着一个大宗师,浑身白气蒸腾,显然先天功已经运转到了极致。
      这个时候他心中暗暗叫苦,可惜自己不会明教的乾坤大挪移或者慕容世家的斗转星移之类的武功,不然这种局面反而能借力打力,让黄裳与斗酒僧相拼,如今只能他一人的功力硬抗两大宗师的内力,显然败局已定。
      只不过他王重阳素来是心高气傲之辈,让他这时候认输绝不可能。
      而且如今三人已经拼上了内力,就算想认输也没办法了,武林中内力相拼最是凶险,没有彻底分出胜负之前,谁也不敢先收内力,不然对方趁机反击,你不死也得重伤。
      想明白这一切,王重阳眼中闪过一丝坚毅,就算今天陨落在这里,也要拉一个人陪葬。
      斗酒僧忽然呼了一声佛号:“重阳兄,事到如今你又何必坚持?不如立下誓言,从此永不回中原,我们就此罢手,和尚愿意替你在官家面前作保。”
      王重阳哈哈一笑:“重阳一生,不弱于人,你们想要胜我,没那么容易。”
      黄裳点了点头:“不错,一对一,我们没人有把握胜你,只不过现在我们两人联手,结局已经注定。”同时暗暗感叹先天功当真是世间一大奇功,居然能在两人夹击下坚持这么久?
      见王重阳还想反驳,斗酒僧开口道:“重阳兄,现在你两只手都被我们拖住,我们可都还有一只手空余呢,虽然无法运起太多的内力,但现在随便往你身上一戳,你又哪里还有命在?”
      王重阳眉头一皱,却也明白他说的是实情,自己同事抵挡九阴真气以及九阳神功,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精力,根本没有余力再防范他们另外两只手的攻击。
      斗酒僧接着说道:“既然你没有异议,那么就由我先撤内力吧,然后你再和黄兄罢手。”虽然王重阳和黄裳也是老相识,但三人都清楚,黄裳追寻的是自然之道,信奉的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只要能达到目的,他并不会在意那么多世俗道德约束,斗酒僧也不敢保证他不会为了皇室的安定趁机重创王重阳来个永绝后患,所以只能他先罢手,然后再一旁为两人做见证,到时候就算出了什么变故,他也能及时插手阻止。
      另一边的黄裳眉头一皱,急忙欲劝阻:“大和尚……”要知道如今三人内力激荡,已经进入极危险的境界,稍有不慎就万劫不复。而且一旦王重阳趁机攻击,斗酒僧铁定重伤,如今两人联手,原本是稳胜,就算最后要花一点代价,又何必冒这个风险?
      斗酒僧摇了摇头:“我与重阳兄是故交,相信重阳兄的人品,绝不会趁机害我。”
      王重阳心中感动,嘴上却笑道:“那可不一定。”
      斗酒僧微微一笑,手掌中已经开始撤回了一分内力,王重阳正和他比拼内力,立马察觉到了变化,皱了皱眉头,最终也撤回了一分内力。
      “善哉,善哉!”斗酒僧目光变得愈发柔和,紧接着又率先撤回了一分内力,王重阳投桃报李,也同样撤回了一分内力。
      按照这个速度,恐怕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后,他便能与斗酒僧分开。
      就在这时,忽然响起了一声凄厉的喊声:“无面人,你还不出手?”
      话音刚落,院子里那间小屋之中忽然走出一个蒙面人,周围众人瞬间产生一种荒谬感,他明明速度没有之前赵构快,但仿佛一个跨步他已经出现在了三大宗师身旁,一掌轻飘飘地拍在斗酒僧胸前的膻中穴。
      三大宗师虽然在比试凶险的内力,但黄裳和斗酒僧都还有一只手能动,尽管大部分内力在与王重阳相拼,可以他们的修为与眼力,哪怕是五绝级别的高手这个时候过来,也未必占得了便宜。
      见对方攻来,斗酒僧脸色巨变,身子微微一侧,同时往前一挥掌,看似平平无奇,但这一侧身一挥掌,却是凝聚了他一生的武学精髓,可谓是一掌挡尽天下诸般攻招,一侧身将对方后续招式化解于无形。
      只不过那人看似比情人的抚摸还要轻柔的一掌,却视斗酒僧的防御于无物,直接一掌拍在了他胸口膻中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