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偷香高手 > 第1977章 满门忠烈

第1977章 满门忠烈

黄衫女缓缓走到池塘边上的亭子里坐下,然后说道:“其实一开始红袄军并非单指杨安儿杨妙真兄妹这支队伍,而是中原各处义军的统称。”
  
  “当年靖康之役,中原沦陷异族手中,面对金人残暴的行径,广大的百姓自发组织了很多义军,响应朝廷的北伐,这些人身着红袄,被统称为红袄军。只可惜后来岳王爷被冤杀,北伐无疾而终,中原那些义军也遭受到了金国的镇压,最后大浪淘沙,剩下来的就只有三股:益都杨安儿杨妙真兄妹一脉,潍州李全一脉,后来听说是久闻杨妙真艳名,钦慕之下为了追求她与杨安儿一行合二为一;剩下的还有刘二祖一脉,夏全就是刘二祖麾下的大将,刘二祖战死后,就是他接管了那一脉。”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个李全倒是个妙人。”想到杨妙真那让人一眼难忘的大长腿,宋青书非常理解李全的做法。
  
  “在和你说正事呢!”黄衫女白了他一眼,显然有些不满他奇特的关注点,“夏全吞并了杨安儿之子这一脉,李全如今又态度难明,杨妙真只领着数千残部,随时随地都可能被夏全覆灭。”
  
  宋青书咦了一声:“他们之间打来打去也是绿林届的事情,你干嘛这么操心?”
  
  黄衫女静静地望着他,良久过后方才说道:“难道你忘了我姓什么?”
  
  “杨……”宋青书心中一动,若有所悟。
  
  “不错,杨家将的杨!”黄衫女脸上闪过一丝骄傲之色,显然这个姓比她原本的赵姓更让她满意,“当年我身份特殊,被寄养在了天波杨府,自大宋开国以来,杨家都是一门忠烈,如今哪怕没落了,依然没有忘了为国尽忠,当年中原沦陷,老太君痛心疾首,便派仅存的杨氏子弟北上中原,在金国的后方建立义军,响应朝廷收服中原的计划,只可惜朝廷放弃了北伐,让杨家子孙在外面成为孤军。”
  
  宋青书一惊:“杨安儿、杨妙真是天波杨府中人?”
  
  “不错,”黄衫女点点头,“如今杨安儿被奸人所害,只剩下妙真一棵独苗,我一定要想办法救她!”
  
  宋青书原本对杨家将就充满了敬仰之情,如今听闻这段往事更是五体投地:“天波杨府,果然满门忠烈,所以你这次是邀请我一起去救杨妙真的么?”
  
  “不错。”黄衫女同时充满期待地看着她。
  
  宋青书沉声道:“你应该听你师父提起过,我接下来要去武当山,恐怕会分身乏术。”
  
  黄衫女点了点头:“我知道,不过以你的武功,再加上金蛇营的势力,要救杨妙真应该花不了多少时间,到时候再赶去武当也来得及。这件事我已经请教过师父,他说天波杨府不应该落得香火断绝的下场。”
  
  宋青书陷入了挣扎,他的时间本来就很紧,西夏那边蒙古的危险迫在眉睫,等着自己将南宋这边处理好,如果自己去就杨妙真不小心耽搁了时间,导致南宋局面失控,到时候真是……
  
  “好,我去救她!”尽管理智告诉了他这样做不明智,可是他实在做不到听到杨家将这段往事后,还能无动于衷的地步,很多时候做决定并不能单纯地考虑得失,自己来到这个世界,能为了岳飞平反而奔走,又怎会对杨家的灾难坐视不理?
  
  “多谢宋大哥!”黄衫女大喜,提着裙摆便要下拜,她原本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如今居然说动了对方,又如何不惊喜?顺带着连称呼也改了。
  
  见她要拜自己,宋青书急忙将她扶了起来,沉声说道:“杨家人从未负国,国人也必不负杨!”
  
  见到他神情的庄重,黄衫女心想自己真是有些误会他了,虽然平日里有些贪花好色,但为岳王爷平反,救杨家遗孤,骨子里当真是一个慷慨激昂的真英雄。
  
  “你等一下,我先和府中人交待一下,马上就启程。”宋青书一边说一边就往回赶。
  
  “现在就走?”黄衫女有些吃惊,她本以为要来请几次,所以并没有做好准备。
  
  “我时间紧迫,必须抓紧每一分每一秒。”宋青书快速说道,然后便回了屋告之任盈盈这件事。
  
  远远看到他进入房中,黄衫女跺了跺脚,心想自己要不要回家收拾一下行李呢?自己贴身衣物什么的都还没带呢,可如果现在回去,万一等会儿他出来见不到我怎么办?
  
  正犹豫间,便见宋青书走了出来,她不由一愣:“你这么快就交代好了?”
  
  宋青书点点头:“盈盈本就是天底下难得的好女子,在这种事情上又怎么可能阻止我。”至于陈圆圆与阿珂,虽然也有些不舍,但这种事情她们哪里好说什么。
  
  在王府中挑了几匹好马,宋青书便招呼黄衫女上路,出了齐王府,犹豫半晌地黄衫女终于开口道:“能不能等我回一趟书院。”
  
  “回去干什么?”宋青书一怔。
  
  “我要去带点行李。”黄衫女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要什么行李啊,我不也什么都没带。”宋青书将双手摊开,示意空空如也。
  
  “你是男的怎么能一样。”黄衫女嗔道。
  
  宋青书若有所悟,哈哈笑道:“哦,想起来了,你们女人巴不得一天洗三次澡,肯定要带很多贴身衣物。不必回去浪费时间了,到时候路上直接买,哥有钱。”
  
  黄衫女不禁莞尔:“你现在这幅语气,简直就是典型的暴发户土财主。”
  
  “暴发户有什么不好,至少证明了有钱,”宋青书不以为意,忽然神色古怪地看了她一眼,“不过有件事说好,哥虽然有钱,但也不拿来浪费,你平日里每次出场要带一大堆侍女吹箫弹琴还要撒花瓣的排场,我可承担不起。”说完仿佛怕被打一般,哈哈笑着就策马先跑了。
  
  “你!”黄衫女脸色一红,她平日里虽然装出一副淡漠的样子,但毕竟是少女心性,再加上武功又高,身份又超然,以往难免有点爱炫耀的心思,如今被他当面戳破,倒真是有些羞恼了。(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