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偷香高手 > 第1961章 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第1961章 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黄裳上前一步,挡在两人中间,防止宋青书乘胜追击,同时也惊叹不已:“这是逍遥派的传音搜魂大-法,居然被你用到这种地步。”
  
  宋青书没有理他,反倒对斗酒僧拱了拱手:“多谢前辈刚刚手下留情。”刚刚若非对方刻意留手,阿珂此时恐怕已经香消玉殒。
  
  斗酒僧摇了摇头:“刚刚一时斗得兴起,没注意到这位姑娘还在旁边,以致她受伤不轻,又岂能一错再错。”
  
  这时他已经缓过气来,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好奇道:“相比逍遥派的传音搜魂大-法,我反而更好奇你刚刚那两句似诗非诗,似谒非谒的话,是从何而来?”
  
  要知道音波功之类的东西易学难精,只要你内力足够强,就能通过狮吼功之类的法门来伤敌,不过这样能对付的敌人往往是内力远不如你的人,对上同等级的高手,粗糙的狮吼功便没有太大的作用了,这时候需要更高明的法门。
  
  高阶的音波功并非随便喊几个字就能达到最大威力,喊出的字往往需要符合特定的韵律,这样才能鱼内力互相促进,威力放大到极致,佛家经过千年的千锤百炼,摸索出了六字大明咒,最符合他们的内力特点,增一个字则嫌多,减一个字则太少;道家的九字真言也是同理。
  
  经过千百年无数惊才绝艳之士的摸索,佛道两家也就摸索总结出这两道法门,结果宋青书年纪轻轻,就能施展出威力不俗的言灵,而且字字玑珠,隐隐散发出一股仙气,又如何能让他不吃惊好奇?
  
  因为斗酒僧刚刚对阿珂手下留情,宋青书对他倒是充满了好感,闻言答道:“这是我太师公给我说的一段口诀。”
  
  “张真人么……”斗酒僧眼中露出神往之色,“看来他还是走在我们前面了啊。”
  
  另一旁的黄裳沉默不语,显然也认可了他的判断。
  
  宋青书则没有功夫在这儿耽搁,感受到阿珂身子越来越冷,他清楚必须尽快施救,于是伸手往身前一划,周身三尺之内仿佛多了很多透明的剑气若影若现,而且越来越有扩大的趋势。
  
  斗酒僧面露赞叹之色:“这就是当初金蛇大会上震惊天下的万剑归宗么,果然不同凡响。”
  
  宋青书沉声道:“虽然前辈刚刚留手受伤,但我要救人,不得不得罪了。”
  
  黄裳这时却开口道:“罢了,你带她走吧。”
  
  宋青书一怔:“让我们走?”要知道斗酒僧虽然受了伤,但这点伤对于九阳神功强大的恢复力来说,根本不算事,反倒是这边阿珂受伤很麻烦,必须速战速决,真打起来绝对是对自己不利,想不明白一直不松口的黄裳为何转变了态度。
  
  黄裳叹了一口气:“我们是打算邀请你来帮忙,如果先和你大战一场,不论谁胜谁负,肯定有人重伤,那样岂不是平白损失了战力?更何况皇妃身受重伤,如果不尽快施救,恐怕会香消玉殒,所以你带她走吧,不过还请齐王牢记自己的承诺,否则我们两人绝不会善罢甘休,齐王你今后也别想在江南立足了。”
  
  “多谢!”宋青书拱了拱手,“宋某自然会信守承诺。”他本就打算入局,自然不会反悔,见两人让开了道路,他不再犹豫,抱着阿珂越来越软的身子跳出皇宫,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望着他消失的背影,斗酒僧感叹道:“之前听你说起,我还不信一个年轻人居然能达到这种地步,今日一见,发现你还低估了他。”
  
  黄裳冷哼一声:“他原本就是这几十年来最出色的年轻人,只可惜沉迷女色,将来恐怕与天道无缘。”
  
  斗酒僧笑了起来:“我看未必,你我不近女色,如今不是照样没有摸到天道门槛么,说不定他另辟蹊径,反倒有可能后来居上。”
  
  黄裳淡淡地说道:“这怎么可能,其他人哪个不是矜矜业业勤学苦练,生怕谈情说爱影响了修炼;结果他呢,沉迷酒色,也没看到多努力,反而获得了超越所有人的成就,所有好处全让他一个人占了,哪有这样的道理?”
  
  “你没有涉猎佛门武学看不出来不奇怪,刚刚和他交手我隐约感觉到他的真气运行路线有几分密宗的影子,相传密宗有一门欢喜禅法,需要双修伴侣,因此他越好女色,说不定武功反而越高。”斗酒僧是佛门超然的存在,他游历天下,自然知道密宗的一些秘辛。
  
  “欢喜禅法?”黄裳见多识广,很快想起了这门功法的传闻,不由脸色一变,“是那门邪功?”
  
  “非也非也,”斗酒僧摇头道,“双修之法,佛道两门都有涉猎,本就是阴阳调和的大道,又岂能像世俗人眼光那样当其为邪门歪道?”
  
  黄裳冷笑道:“不过据我说知,昔日密宗修炼欢喜禅的人最后全都走火入魔而死,而且生前都作恶多端淫辱妇女。”
  
  斗酒僧九阳真气几个周天,体内伤势已经恢复如初,整个人又变得红光满面,闻言笑道:“可你可曾听闻他有此类传言?连刚刚的皇妃似乎也是心甘情愿跟着他。”
  
  黄裳沉默良久,方才说道:“虽然江湖传言他贪花好色,身边红颜知己众多,倒也没听过他有什么过火的举动。”
  
  斗酒僧说道:“年纪轻轻武功就高到这样的程度,麾下势力又雄踞一方,人又生得英俊潇洒,如果我是女的,都会忍不住喜欢他,他自然不需要学有些密宗前辈,用一些下作的手段了。”
  
  黄裳语气中隐隐多了一丝笑意:“听你艳羡的口气,你别被一个小辈弄得道心不稳啊。”
  
  斗酒僧嘿嘿笑了两声:“说起道心不稳,我反倒觉得你对他的态度有些奇怪,莫非是因为你那个漂亮的女徒弟和他关系暧昧,让你有一种辛辛苦苦养大的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
  
  黄裳冷哼一声:“那货到处沾花惹草,本就不是良配,我得再提醒一下璎珞!”说完便转身离去,显然此刻心情有些不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