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偷香高手 > 第1919章 千里江陵一日还

第1919章 千里江陵一日还

    因为听阮夫人所说,武当山掌门人接任大典没几天了,宋青书担心中途出什么意外,第二日一早,便向阮夫人与沈小龙辞行。
      至于沈璧君,因为要回江南拜祭父母,自然也是与他同路。
      阮夫人知道他要事在身,并没有挽留,只是抚摸着鼓起的肚子,流露出几分不舍,宋青书在四下无人的时候,很恨地亲了她肚皮几口:“等爹爹回来。”
      结果反倒把阮夫人弄得大红脸,啐了一口:“以后孩子出生了可是要继承杨家的香火的,你如果每次在他面前提起这些事,小孩子恐怕一时间很难接受。”
      “难道还不能让他喊我爹了么。”宋青书顿时有些不满了。
      “当然不行,小孩子没有心机,万一泄露了我们之间的秘密,那一切都完了,”阮夫人眼波流转,“不过么,倒是可以让他认你做干爹,这样以后他叫你爹,就没人会怀疑了。”
      “这样也好。”宋青书知道她说的是实情,别说他现在实力不足以掌控天下,就算真的掌控天下了,面对各种礼教,他恐怕也无能为力,干爹这样的身份也算两全其美了。
      另一边沈小龙也不停对沈璧君嘱托道:“妹子,大哥这次没法抽身前往,你一定要替我在沈家人面前多上几炷香。”
      “璧君省得。”沈璧君此时眼圈也是红红的,这个世界最注重宗族观念,哪怕她很小的时候沈小龙便被赶出了家门,但他身上依然流着沈家的血,是她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好不容易与亲人团聚,这么快又要分别,下次再见面不知道什么时候。
      沈小龙犹豫了一下,压低声音说道:“妹夫红颜知己众多,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沈璧君脸色一红:“我知道。”其实她一直以来都纠结这一点,本来以她的骄傲,是不愿意趟这浑水的,可偏偏理智无法克制感情,最终阴差阳错还是沦陷了。
      沈小龙担心她当耳边风,继续说道:“千万不要争风吃醋,你虽美貌出众,但那些姐妹哪个不是天下闻名的大美人儿,而且个个有大本事,你如果恃宠而骄,将来很难立足的。”
      见她沉默不语,眼中隐隐含着泪水,沈小龙叹了一口气:“妹子别怪我多嘴,沈家就剩你我了,我真的怕你过得不幸福。”
      沈璧君擦了擦眼泪,急忙说道:“大哥多虑了,我之所以哭是因为你的话让我想到了爹爹,当年他也是时常这般语气教训我。”
      沈小龙叹了一口气:“哎,子欲养而亲不待,我们一定要让沈家重现荣光,让沈家列祖列宗含笑九泉。”
      “嗯!”沈璧君重重地点了点头。
      在顺江而下的船上,宋青书笑着问沈璧君:“临走时你大哥对你说了什么?”
      想到大哥那些话,沈璧君脸色一红,哼了一声:“说要让我听你的话。”
      宋青书不由大乐:“大舅哥说得极是,下次回成都得找他再喝个三百杯。”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望着成都的方向,沈璧君幽幽叹了一口气,这个年代交通极不方便,后世两个小时飞机的路程,这个世界往往要走几个月,而且一路各种艰难险阻,保不齐什么时候就客死异乡了,所以大家都对离别非常伤感。
      “放心吧,以后机会会越来越多的。”宋青书安慰道。
      沈璧君忽然开口道:“宋大哥,你可不可以教我武功?”
      “咦,你不是觉得舞刀弄枪很不好么?”宋青书有些意外,这样的大家闺秀居然想要学武。
      沈璧君咬了咬嘴唇:“如果什么都没发生,我还在沈园当大小姐,当然不会想学武功。可是如今发生了这么多巨变……如果我会武功的话,很多不幸一开始就不会发生。”
      “这一切并不是你的错,”见她快要落下泪来,宋青书急忙安慰道,“别哭别哭,我教你武功就是。”
      “真的?”沈璧君终于破涕为笑,不过马上为难道,“我听说学武的要从小打根基,我这个年纪学武会不会晚了点?”
      “的确是晚了点。”宋青书点头道,这个世界大多数人习武都是从小时候开始打根基,成年过后经脉什么的已经定型,学起来就事倍功半了。
      “啊?”沈璧君顿时一脸失望之色。
      宋青书笑道:“如果是一般的师父,的确已经教不了你什么了,不过我刚好晓得一部功法适合你。”
      “真的么?”沈璧君这才想起自己的情郎是名动天下的高手,不由雀跃不已,“不知道是什么功法?”
      宋青书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此功法名叫《欲三摩地断行成就神足经》。”
      “欲三摩地……”沈璧君蹙眉道,“这武功怎么这么拗口啊?”
      宋青书说道:“名字是有点难记,你可以就叫它《神足经》。”他会的武功很多,但完全无门槛不伤天和、同时进步神速的武功非《神足经》莫属,毕竟游坦之这种资质半路出家都能练出顶尖的内力。
      当然,他不会说这些红颜知己练《神足经》的姿态同样是很重要的原因。
      接下来他开始对沈璧君解释这功夫的各种优点,听得沈璧君怦然心动,不过当她开始练过后,忍不住红着脸说道:“这武功真的能练出绝世神功么?”
      “当然能。”宋青书不得不佩服沈璧君,明明从来没练过武功,也不像后世那些女人那般会练芭蕾之类的,可柔韧性依然顶级,要知道神足经里很多动作都有些违反身体结构,大多数人都做不出来的。
      “可我怎么感觉这是用来取悦男人的功夫呢?”沈璧君一脸狐疑。
      宋青书笑道:“放心吧,这是佛门正宗神功,没有副作用还见效快,当然你说的那个作用只是创造者意料之外的罢了。”毕竟天竺那边,没人会想到佛门会有女弟子。
      见他坦然承认,沈璧君反倒不好意思了:“宋大哥你能不能出去一下,我现在这样子……好羞人。”
      宋青书哈哈一笑:“这怎么行,练内功毕竟凶险,我要在一旁照料,免得你出了什么问题。”
      沈璧君张大着眼睛,目光仿佛直透人心:“宋大哥刚刚不是说修炼这门武功不会有副作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