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偷香高手 > 第1834章 与时间赛跑

第1834章 与时间赛跑

    “果然是他!”宋青书忍不住感叹道,一直以来的猜测得到证实,扫地僧仿佛凭空出现的一般,没人知道他的来历,武功又奇高无比,现如今才知道是逍遥子的子嗣。
      “你见过他?”无崖子惊讶道。
      宋青书点点头:“我和他交过几次手,他的武功深不可测。”顿了顿,目光扫视了三人一圈,“比你们的武功要高。”
      天山童姥答道:“这不奇怪,我们三人只学了师父一部分本事,他身为师父的儿子,又承载着复国的希望,师父肯定倾囊相授,一身武功自然会超出我们。”
      宋青书露出神往之色:“令师还真是惊才绝艳,每一样武学都浩瀚无比,足够你们练上一辈子。”天山童姥主修的是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无崖子主修的是北冥神功,李秋水主修的是小无相功,师兄妹三人武功各不相同,但都练到了当世绝顶的境界。
      师兄妹三人齐齐点了点头:“不错,师父他老人家是我们见过最接近神的人。”
      宋青书却暗暗寻思:“自己数次见到扫地僧,他都显得中正平和,看起来像个得道高僧,同样是肩负着复国重任,他可比慕容复淡然多了,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还存着复国的心思。”
      想到这些年的布局,不管是让成昆挑动六大派和明教的争斗,还是支持陈友谅入主丐帮,感觉并不像一个普通的武林门派,而是所图甚大啊,不知道这是玄慈等人的意思,还是扫地僧在操盘……
      “宋小子,我们门派最大的秘密已经告诉了你,你现在该替无崖子治伤了吧。”天山童姥的话打断了他的沉思。
      “好!”宋青书心想少林的事日后慢慢查探,当务之急是治好无崖子,尽快赶回西夏才是。
      无崖子却不信他真能医治自己,毕竟当年苏星河与薛慕华都替他看过,用了无数灵丹妙药也没有治好,再加上又过了好几十年,只不过不想驳了大师姐和李秋水的面子,这才答应下来。
      “你究竟打算如何施救?”天山童姥医术也很高明,她并没有选择盲目地信任。
      事到如今,宋青书倒也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了,直接说道:“无崖子前辈,你的旧伤都已愈合,此刻医治,须将你的手脚骨骼重行折断,再加接续,望忍得一时之痛。”
      “如果能治好,一点点疼痛又算得了什么。”无崖子本是玉树临风之人,却只能像个残废之人窝在这暗无天日的木屋之中,早已受不了了。
      天山童姥却提出了异议:“无崖子手脚断了这么多年,现在续接,真的可以么?”
      “正常情况下自然不行,不过我有这个。”宋青书从怀中拿出一瓷瓶。
      “这是……”天山童姥打开一看,只见里面黑乎乎的,一股药香飘了出来,“这是传说中的黑玉断续膏?”天山本就地处西域,而金刚门也在西域那边,她自然听过这药的名头。
      “不错,”宋青书暗暗感叹一声,自从和赵敏好上过后,她生怕我出什么危险,随身这些灵药像不要钱一样全给了我,其中最珍贵的就是这黑玉断续膏。
      “如果有黑玉断续膏的话,断骨倒是有可能恢复,不过……”天山童姥皱眉望着无崖子,“他受伤的还有经脉,这么多年过去了,恐怕经脉早已萎缩,就算接好了骨也没用了。”
      宋青书伸手一点,一股中正平和的指力射出,天山童姥身形一晃,急忙运功化解:“这是一阳指?”
      “不错,接好他的断骨之后,我会用一阳指重续他的经脉。”此时的无崖子和宋青书当初的情况又有些不同,屠狮大会上宋青书毕竟刚刚受伤,经脉还没有萎缩,所以能直接练神照经来获得新生,可无崖子手脚经脉已经萎缩,就算给他神照经的秘籍,他也练不了。
      “续好经脉后,我再将《神照经》的经文教给他,用神照真气滋养经脉,长则数年,短则半载,他就能恢复如初。”宋青书接着说道。
      “传说中能让死人复生的《神照经》?”场中几人都是武林耆老,见识渊博无比,自然听闻过神照经的名头。
      “如果有神照经的话,无崖子的确恢复有望。”李秋水和天山童姥对视一眼,皆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欣喜,之前虽然对方信誓旦旦说能救,但毕竟心中没底,如今得知具体施救手法,两人皆认为可行。
      “这样的恩德,我实在不知该如何报答公子。”无崖子也面露激动之色,一开始他并没有当一回事,如今听对方讲解起来发现自己真的有可能恢复,他自然就不淡定了,接着发现自己不知道如何报答——收对方当是入室弟子?别开玩笑了;把一身功力传给他?可对方武功比自己只高不低。
      宋青书淡淡一笑:“前辈切莫费神,我已经提前收取了报酬。”
      “提前收了报酬?”无崖子眼中露出一丝疑惑。
      李秋水笑吟吟地说道:“大师姐可是为了你把缥缈峰灵鹫宫都送出去了。”
      天山童姥哼了一声:“你的一品堂不也送出去了。”
      无崖子脸色大变:“不行,我自己找东西来报答宋公子,不需要你们牺牲这么大。”
       宋青书摇了摇头:“前辈不必多虑,你的报酬我也已经收了,而且我们渊源颇深,救你也是应当。”
      “已经收了?渊源?”无崖子想一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连李秋水和天山童姥也愣住了,不过很快她们想到了什么,纷纷往王语嫣望去,想来想去,双方的渊源也只有她了。
      注意到众人的目光,王语嫣脸色一红,同时一颗芳心狂跳:“宋大哥这是什么意思,而且表姐还在这里呢……”
      察觉到场中诡异的气氛,宋青书意识到她们想岔了,自己指的是和李青萝的关系,她们却当成了王语嫣,不过这个中情形却不方便细说,只能将错就错了。
      宋青书让李秋水带着王语嫣和李清露出房,一来向苏星河等人解释,二来么等会也需要两位姑娘家回避,接着解去无崖子全身衣服,让天山童姥上前,天山童姥本来还有些忸怩,不过听宋青书说她的医术更好,更适合做这项工作,便不再推辞,上前将无崖子断骨处尽数摸得清楚,然后点了他的昏睡穴,十指运劲,喀喀喀声响不绝,将他断骨已合之处重新一一折断。
      无崖子虽然穴道被点,仍是痛得醒了过来。天山童姥手法如风,大骨小骨一加折断,立即拼到准确部位,宋青书在一旁敷上黑玉断续膏,缠了绷带,夹上木板,然后再由她施金针减痛。
      李秋水、苏星河等人在外面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来回踱步,等了几个时辰,终于等到他们从里面出来。
      “怎么样?”一群人一脸紧张。
      天山童姥擦了擦额头细汗:“放心,死不了,接下来就等他恢复后让宋小子出马了。”
      宋青书却是暗暗叫苦,也不知道无崖子要多久才能恢复,西夏那边局势瞬息万变,自己可没那么多时间等啊,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