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偷香高手 > 第1771章 群魔乱舞

第1771章 群魔乱舞

    慕容复袍袖一拂,借力打力,左首那人的一刀砍在右首那人头上,右首那人一剑刺入了左首之人心窝,刹那间料理了偷袭的二人,脚下却丝毫不停,同时急凝掌风,将这两件不知名的暗器反击了出去,但听得“啊”的一下惊呼,敌人已中了他自己所发的歹毒暗器。
  
      宋青书暗暗赞道:“慕容世家的斗转星移当真是神妙,借力打力这点,甚至连乾坤大挪移也未必比得上,当然乾坤大挪移胜在激发修炼者的潜能,只能说各擅胜场。”
  
      其时四下里一片漆黑,星月无光,难以分辨方位,忽然斜地里又杀出一人来,人未到掌风先至,看得出是个好手。
  
      不过也仅限于此了,慕容复好歹也是与北乔峰并列的南慕容,吐气扬声,使出一招“石破天惊”迎了上去,果然那人抵挡不住,失声惊呼声音尖锐,但呼声越响越下,犹如沉入地底,跟着是石块滚动,树枝折断之声。
  
      慕容复微微一惊:“这人失足掉入了深谷。适才绿光之下,没见到有什么山谷啊。幸好将这人先行打入深谷,否则黑暗中一脚踏了个空,可就糟了。”
  
      便在此时,左首高坡上有个声音飘了过来:“何方高人,到万仙大会来捣乱?当真将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岛岛主,都不放在眼内吗?”
  
      这一番交手下来,对方显然也明白这两人不是善茬,只好改变了一开始灭口的打算,先探探虚实再说。
  
      听到对方自称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人,慕容复大喜,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上前朗声答道:“在下姑苏慕容复,无意中多有冒犯,谨此谢过。黑暗之中,事出误会,还望各位海涵。”
  
      他刚刚想着立威,所以出手毫不留情,不过现如今自然不会承认。
  
      只听得四周许多人都是“啊”的一声,显是听到了“慕容复”三字颇为震动。那粗豪的声音道:“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姑苏慕容氏么?”
  
      宋青书心想慕容复这两年虽然数次败给顶尖高手有些狼狈,但在普通江湖人心中还是算得上威名赫赫的。
  
      慕容复道:“不敢,正是区区在下。”
  
      那人道:“姑苏葛容氏可不是泛泛之辈。掌灯!大伙儿见上一见!”
  
      他一言出口,突然间东南角上升起了一盏黄灯,跟着西首和西北角上各有红灯升起。霎时之间,四面八方都有灯火升起,有的是灯笼,有的是火把,有的是孔明灯,有的是松明柴草,各家洞主、岛主所携来的灯火颇不相同,有的粗鄙简陋,有的却十分工细,先前都不知藏在哪里。灯火忽明忽暗的映照在各人脸上,奇幻莫名。
  
      这些人有男有女,有俊有丑,既有僧人,亦有道士,有的大袖飘飘,有的窄衣短打,有的是长须飞舞的老翁,有的是云髻高耸的女子,服饰多数奇形怪状,与中土人士大不相同,一大半人持有兵刃,兵刃也大都形相古怪,说不出名目。
  
      慕容复团团作个四方揖,朗声说道:“各位请了,在下姑苏慕容复有礼。”四周众人有的还礼,有的毫不理睬。
  
      西首一人冷冷说道:“慕容复,你姑苏慕容氏爱在中原逞威,那也由得你。但到万仙大会来肆无忌惮的横行,却不把咱们瞧得小了?你号称‘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我来问你,你要以我之道,还施我身,却是如何施法?”
  
      慕容复循声瞧去,只见西首岩石上盘膝坐着一个矮胖子,整个人仿佛一个圆球一般,怀里抱着一个貌似小鼎一样的东西。
  
      慕容复微一抱拳,说道:“请了!足下尊姓大名?”
  
      那人捧腹而笑,说道:“老夫考一考你,要看姑苏慕容氏果然是有真才实学呢,还是浪得虚名。我刚才问你:‘你若要以我之道,还施我身,却如何施法。只要你答得对了,别人怎样我管不着,老夫却不再来跟你为难。你爱去哪里,便去哪里好了!”
  
      慕容复瞧了这般局面,知道今日之事,已决不能空言善罢,势必要出手露上几招,便道:“既然如此,在下奉陪几招,前辈请出手罢!”
  
      那人又呵呵的捧腹而笑,道:“我是在考较你,不是要你来伸量我。你若答不出,那‘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八个字,乘早给我收了起来罢!”
  
      慕容复双眉微蹙,心道:“你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我既不知你门派,又不知你姓名,怎知你最擅长的是什么绝招?不知你有什么‘道’,却如何还施你身?”
  
      他略一沉吟之际,那矮胖子已冷笑道:“我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朋友们散处天涯海角,不理会中原的闲事。山中无猛虎,猴儿称大王,似你这等乳臭未干的小子,居然也说什么‘北乔峰、南慕容’,呵呵!好笑啊好笑,无耻啊无耻!我跟你说,你今日若要脱身,那也不难,你和那死驼子向三十六洞每一位洞主,七十二岛每一位岛主,都磕上十个响头,一共磕上一千零八十个头,咱们便放你们俩人离去。”
  
      一旁的宋青书听得眉头一皱,他本来在这边坐壁上观,没想到对方将自己也带上了,说实话以如今他的身份地位,实在懒得和这些二三流的人物纠缠,便直接开口道:“桑土公,你们明明在这里谋划对付强敌,却在这个时间招惹威名赫赫的慕容公子,是不是傻?”
  
      他目光锐利,早已看到了他怀中小鼎上刻了一个桑字,上面的花纹与刚才那铜鼎几乎一模一样,自然容易猜出他的身份。
  
      当然他怀中的鼎很小,上面的字和花纹就更小了,再加上如今只有微弱的火光,隔这么远的距离,连慕容复也看不清,也只有宋青书才有这个本事了。
  
      不过此言一出,其他看戏的人顿时炸开了锅,一个个面如土色:“完蛋了,事情果然败露了。”
  
      桑土公也是脸色大变,直接转动怀中小鼎。慕容复马上听得几下细微异常的响声,混在风声之中,几不可辨。他也是应变奇速,双袖舞动,挥起一股劲风,反击了出去,眼见银光闪动,几千百根如牛毛的小针从四面八方迸射开去。
  
      宋青书如今的武功自然不惧这些牛毛针,不动声色便将毒针化解,可四周的人众就没这么幸运了,纷纷呼喝:“啊哟,不好!”
  
      “中了毒针。”
  
      “这歹毒暗器,他奶奶的!”
  
      “哎哟,怎么射中了老子?”
  
      四周众人的呼喝之声已响成一片:“哎哟,快取解药!”“这是碧磷洞的牛毛针,一个时辰封喉攻心,最是厉害不过。”“桑土公这臭贼呢,在哪里?在哪里?”“快揪他出来取解药。”
  
      “这臭贼乱发牛毛针,连我这老朋友也伤上了。”“桑土公在哪里?”“快取解药,快取解药!”
  
      “桑土公在哪里?”“快取解药!”之声响成一片。中了毒针之人有的乱蹦乱跳,有的抱树大叫,显然牛毛针上的毒性十分厉害,令中针之人奇痒难当。
  
      而始作俑者桑土公早已不在刚刚那块大石之上,不知道藏到了哪里,慕容复一来欲显显本事,二来欲趁机收买人心,足尖一点,整个人轻飘飘跃起,其时天上虽然星月无光,四下里灯笼火把却照耀得十分明亮,众人眼见慕容复潇洒自如的滑行空中,无不惊佩。惨呼喝骂声中,响出了一阵春雷般的喝采声来,掩住了一片凄厉刺耳的号叫。
  
      慕容复双目锐利扫视全场,左脚在一根横跨半空的树干上一撑,借力向右方扑出。他先前跃起时飘飘荡荡,势道缓慢,这一次扑出却疾如鹰隼,一阵劲风掠过,双足便向一块岩石踩去。
  
      众人本来还有些不解他为什么去踩一块石头,忽然却发现那块石头就地一滚,行动迅捷,便如一个圆球在地下打滚,居然是桑土公假扮的!他名字中带着一个土字,自然擅长土遁之术,再加上衣服造型独特,裹在一起完全就是岩石的模样,若非慕容复目光如炬,哪里能认得出来?
  
      慕容复踏了个空,砰的一掌拍出,正中对方后背。那矮子正要站起身来,给这一掌打得又摔倒在地。他颤巍巍的站起,摇晃几下,双膝一软,坐倒在地。
  
      四周十余人叫道:“桑土公,取解药来,取解药来!”向他拥了过去。
  
      “别杀我,别杀我,我取解药就是。”见识了慕容复的武功,桑土公方才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再也没了刚才的倨傲。
  
      慕容复本来就是为了立威,又没打算杀人,闻言点了他的气海穴封住他的功力以免他逃跑,然后才说道:“那就劳烦桑洞主给诸位朋友解毒了。”
  
      明明刚才双方都还你死我活,可如今见他不念旧恶,主动让桑土公解毒,周围中毒针之人不由得对其大生好感。
  
      “是是是,慕容公子果然武功通神。”桑土公生怕他动了杀机,一边拍马屁一边摸出一块磁石将各人身上的牛毛针吸了出来,同时拿出解药让大家敷在伤口上。
  
      见时机差不多了,慕容复趁机道出了来意:“实不相瞒,在下此次前来,是受到木高峰木先生的邀请,前来为各位助拳的,一同对付那位大对头。”
  
      听到他提到大对头,之前这批凶神恶煞的岛主洞主纷纷露出惊惧之色。
  
      “塞北明驼木高峰?”倒是有人听过他的名头,“你又是如何得知此事的?”
  
      宋青书微微一笑,上前答道:“其实我也是受好友海南岛五指山赤焰洞端木洞主邀请,前来助各位一臂之力的。”
  
      “端木元?”那人惊咦了一声,“他和安洞主、乌老大等人一起去灵鹫宫探听情报去了,现在不在这里,我们如何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