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席卷天下 > 第1086章:猜到了

第1086章:猜到了

白沙瓦的城池攻防战是随着攻城一方的萨珊部队将众多攻城器械推上来,战事开始变得异常激烈。
  
  “城墙守不住了。”周辩看到的是白沙瓦守军先被压制,等待多个攻城塔搭上城头,白沙瓦的守军尽管拼命抵抗,却是渐渐失去了数量优势:“现在正确的做法,是撤回城墙上的士兵,避免更多的伤亡,保存更多的抵抗力量。”
  
  没有多久,王宫要塞这边是被敲响了钟声。
  
  那就是一个让城墙上白沙瓦守军撤回城内的信号,只是上了城墙的萨珊士兵数量越来越多,互相纠缠之下并不是说想撤退就能撤退。
  
  “他们估计早就料到白天守不住了。”马斌说的是铁甲军早被撤回城内:“城墙之上的守军只是在进行必要的尝试。”
  
  白沙瓦的城墙太矮了,要是高度有个七八米甚至更高,波斯人过来之后就算是打造攻城器械,可是打造起来也不会那么简单。
  
  造四米高的攻城塔与造七八米乃至更高的攻城塔,以物理情况而言的话,越高难度就越难,那可不是堆上去就算完事,怎么去钉装得牢固,保证不会发生倾斜,等等一些方面才是困难的地方。
  
  将攻城塔推上来的萨珊部队,他们正在有如潮水一般地涌上城墙,随后是扑向了就近的白沙瓦守军。
  
  一些着实是没地方跑的白沙瓦守军,个别极为凶悍的人选择跳下城墙,没死就一瘸一拐地向城区挪,有自己人来帮忙自然是跑得更快一些。另外失去了胆气的白沙瓦守军是丢弃武器想要投降,不管是站着投降还是跪地投降的白沙瓦守军,却是被萨珊士兵没有任何犹豫地杀死。
  
  城内也不是绝对的安全,上了城墙的萨珊弓箭手,他们一开始就在自由地对城内下方的敌人射箭。
  
  没跑,或者说来不及跑的白沙瓦军民,他们大多数是背后中箭,死了都是干净利落,没死等萨珊士兵下来还不知能不能得个痛快。
  
  西面城墙率先失守,随后就是北面城墙,剩下的两面城墙失守也是先后的事情。
  
  萨珊军队占领了城墙并没有立即对城内大兵压进,是清理城墙上的杂物以及战死者双方的尸体,干掉那些受伤没死的白沙瓦守军。
  
  “他们想干什么?”马斌可以用望远镜看得比较仔细:“清理城墙上的东西,也在挖开城门洞。”
  
  占领城墙了啊,不应该是趁着守军慌乱和士气波动的时候大举进攻吗?
  
  诸夏那边就是这样的打法,到了这边就不一样了?
  
  “波斯人一直一次攻击白沙瓦,应该是摸清楚守军一贯的防御手段。”周辩也只有这个答案:“他们知道占领城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城内的战斗还会更加激烈。”
  
  萨珊的士兵忙碌着进行清理,后方已经造好的投石车以及一直没有投入使用的床弩是被运了上来。
  
  投石车的体积比较大,城门洞的空间不够让它们进去,床弩则是没有问题。
  
  “他们想要将远程攻城器械安装在城墙上?”马斌已经看到有萨珊士兵在安装吊塔,第一座床弩也被吊上了城墙,一些萨珊士兵正在布置基座:“投石车在城墙上可放不下。”
  
  萨珊的投石车体积不小,单一长度就有五米,宽度在三米,立起来有五米多的高度。
  
  白沙瓦的城墙宽度只有三米罢了,肯定是摆不下体积那么庞大的投石车。
  
  “他们在固定床弩。”周辩也判断出城墙上摆不下投石车,指着地形复杂的建筑物堆:“守军在准备反扑。”
  
  城墙与居民组中间是有一片空地,大概是两百米左右的长度?
  
  白沙瓦的建筑修建的时候也不知道有没有经过规划,远远不止是乱那么简单,是一栋跟着一栋几乎没有间隔不说,里面的路最宽也不会超过两米,一些小巷子甚至是堪堪只允许一个人通过,真是不知道他们平时该怎么搬东西。
  
  马斌有亲自去走过,可以说最诧异的是有些人的房子压根就被当成了路。
  
  所以不是没有宽一些的通道,是需要经过一些民居,只是民居将大门一关就是此路不通了。
  
  狭小的巷子,一些民居的后院,不断不断有武装人员在集合,他们是一小队一小队地涌向靠近居民区外围。
  
  这个时候,萨珊军队正在加紧安装吊塔,一些床弩是被吊了上来,可是想要将投石车弄进城,对吊塔的要求可要远远高于吊起床弩。
  
  萨珊随军工匠打造的投石车,以体积来看绝对不会少于一千斤,甚至可能达到一千五百斤,真不是随随便便什么吊塔都能吊得动。
  
  很多萨珊士兵和工匠,他们是弄来了一看就非常粗的木头,还弄来了非常重的物体。
  
  木头当然是吊塔的支撑架,重的物体则就是必要的坨,除此之外还用上了大量的铁链。
  
  一台投石车绝对不是单独一个吊塔能够吊上城墙,甚至吊上了城墙还要继续吊着好放到城内,一旦是吊塔不合格,或者是操作不当,那么重的投石车砸下去,少不了是一起大事故。
  
  “波斯人的确有一个帝国该有的样子。”周辩看着正在进行作业的场景:“小国连吊塔是什么都不知道,波斯人却能在战场上搭建承重两千斤左右的吊塔。”
  
  是那么一回事,越是需要技术含量的机械,就越不是小国寡民能够研究得出来。
  
  很多时候光是一个民族存在久了是没有什么用的,还要有足够的地盘和人口,甚至是生存的地理环境也占了至关重要的因素。
  
  有那么一些民族,明明是有广袤的疆域和数量不少的人口,却是几百上千年都还没有进入到青铜时代,有一些民族进入到火器时代了,他们还在玩骨箭。
  
  王宫要塞被吹响了雄厚的牛角之声。
  
  边缘居民区已经是人挤人的模样,牛角之声被吹响,一大群人是“Waaaaaal”喊着从建筑内和巷子里冲出去。
  
  一些守军弓箭手,他们是上了屋顶,站稳之后开始张弓射箭。
  
  “竹弓和竹箭,射程可达一百六十米……”周辩轻蔑地说:“就是看着软飘飘,几乎没有杀伤力。”
  
  竹弓是一种长弓类型,整体长度差不多是达到了一米八,寄多罗是挑选了身材高大的人来担任这一类弓箭手,并且平持的时候有大半的高度是在头顶上。
  
  “寄多罗没有弩。”马斌所知道的是有个也一样使用竹弓的民族:“倭人的弓和箭也是竹子,只是款式与阿三这边不一样。”
  
  倭人的弓比较小,本身张力不怎么样,再使用竹箭,哪怕是三十米却是杀伤力连皮甲都破不掉。
  
  汉军是大量列装了劲弩,自然是瞧不上射程远但是没什么杀伤力的长竹弓。
  
  阿三这一边会大量使用竹弓和竹箭,大概是缺乏单兵射程远的武器,再来就是战场上穿着甲胄的人少,还是只想起到一种骚扰作用?
  
  如果大量装备竹弓和使用竹箭是为了起到骚扰作用的话,目前这个战场上似乎是达到了目的?
  
  那些进入到城内的萨珊士兵,他们先是被突然涌出来的白沙瓦军民吓了一跳,下意识要准备厮杀,天空却是发出“咻咻”的破空声射来数量众多的箭矢。
  
  不管是竹箭还是什么箭,反正只要是箭矢的话,人的本能就是进行躲避或是拿什么玩意挡。
  
  城内地面做出不同选择的萨珊士兵,他们因为选择不同自然是看上去乱了起来。
  
  城墙上的萨珊士兵,他们看到城内涌出那么多的军民也没有好到哪去,弓弩手是在军官的喊叫下开始射箭,近战类的士兵则是在军官的喊叫下开始准备防御。
  
  这一波反击,寄多罗这边是白沙瓦的军民一块上,看去属于民壮的数量还要多一些,没有看到存在什么精锐部队、
  
  他们手上除了各类型的武器之外,不少人手里是拧着一个用绳子捆住的坛坛罐罐。
  
  城内地面的萨珊士兵不断往城墙根边上退,一些被竹箭射中的人其实哪怕是倒下也很快爬起来,只有极少数运气不好的士兵被命中要害死去或因为过于疼痛造成休克性质的昏迷。
  
  “那些坛坛罐罐里面不会是火油吧?”马斌看到一些拧着坛坛罐罐的白沙瓦军民被箭矢射倒,他们摔在地上的时候是将坛坛罐罐磕破,里面流出来的是一些黄色液体:“有两百米左右的缓冲带,火攻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你看那边……”周辩指的是城墙段:“城墙里面有藏兵洞!”
  
  城墙不高也不厚,留下一些藏兵洞却是没有问题。
  
  事实上每一个国家在打造城墙的时候,是会制造一些藏兵洞,还不知是在城门洞里面有藏兵洞,直通城墙上方会有,连接地面的城墙底下也会有。
  
  那些藏兵洞要是被守军知道位置在哪,无疑会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都不用去攀城,弄来撞城锤撞击不会存在太大难度。
  
  城墙虽然有藏兵洞,不过看上去事先藏起来的白沙瓦守军并不算数量太多,他们的出现却是极大地搅乱了萨珊部队的反应节奏。
  
  “是不是担心被发现?”周辩评价道:“要不然这一次就参与攻击,明显不划算。”
  
  讲道理的话,在藏起来敌军脚底下藏起来,没有被发现的忧虑,的确是应该在最关键的时候再突然杀出来。
  
  不过城墙里面有藏兵洞是各国的惯例,萨珊部队是肯定会检查,早晚是会找到那些藏兵洞。
  
  天空的箭矢在你来我往地激射着,中箭的人惨叫着却不一定会死,不过战场上每时每刻的确是有敌我双方的人在倒下,很快地面就出现了尸体以及一滩滩的血迹。
  
  仅是对西面城墙发起反扑的白沙瓦军民就大概有三千余人,他们迎着城墙上萨珊弓弩手冲上去肯定是要付出代价,不过只是两百米左右罢了,很快就有跑得快的第一批人与城墙下方的萨珊士兵发生近身搏杀。
  
  “寄多罗的百姓还是相当彪悍。”马斌一再审视寄多罗这个连国家都算不上的联盟:“就是不知道其余地方的寄多罗百姓是否同样如此。”
  
  周辩是和马斌等等一些汉人从边境来到白沙瓦,可不是空降过来的。
  
  他们一路上真没有发现寄多罗的百姓这么彪悍,甚至是看着压根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对战争爆发之后白沙瓦的市民不畏惧战争也敢参战,不得不说是事先没有意料到。
  
  “对了!”马斌想到了一些什么,脸色突然一变:“波斯人之前没有将投石车和床弩投入使用,占领城墙却是有大举布置的趋势。你再看看城外的波斯人马车运的是什么。”
  
  王宫这边的地势高,建筑物的顶层视野更好。
  
  要是单纯用肉眼的话,就是视力再好超过三五千米,远远看去其实真将东西辨认得太清楚,只能是辨认出一些大物体的模糊轮廓罢了。
  
  马斌和周辩都有望远镜,他们之前没意识到萨珊军队为什么不早早将投石车和床弩投入战事,看到萨珊部队那么大费周章地准备安置投石车和床弩,再看到白沙瓦军民携带火油冲锋,脑筋转的比较快的马斌立刻有了不好的猜测。
  
  “陶罐……”周辩哪怕是有望远镜,可是因为距离的关系,再加上波斯人是用布盖着马车,还是恰巧看到有一辆马车的布给风吹开,努力辨认才辨认出来:“什么东西需要特别用陶罐来装?”
  
  马斌要看去过,之前布被掀开的马车已经重新盖上。他看向了城墙那边,冲上去的白沙瓦军民已经有人放火,再将视线移到建筑物一栋连着一栋的居民区,几乎是不存在路的交通状况:“军民是有尽力收拾,可是杂物还是太多了!”
  
  周辩显然也是猜出萨珊军队想干什么,讶异地说:“哪怕是有助燃物,他们该准备了多少火油,才能让整座城市陷入火海?再则,王宫周边有广场,还有护城河,烧不到王宫,就算举城起大火,反正烧不到咱们。”
  
  至于真的烈火焚城要死多少寄多罗人,周辩表示反正死的不是汉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