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医品妖后:陛下,挺住! > 1279 飞溅的脑袋

1279 飞溅的脑袋


  
      这让清影有些泄气,因为她自认,在模仿这个层面上,还没让谁失望过。
  
      反倒是这次她最用心,最用功的一次,却叫一位公子失望了。
  
      其实她的内心是不服气的。因为她对自己有充分的信任,如果不是因为命在对方的手里,她真想要求见一见被模仿的本人,看看自己的差距到底在哪里。
  
      但是她不敢说,她对这白衣公子有着本能的恐惧。其实这少年说话低沉沙哑,不喜不怒,反而比她接过的那些贵族客人们直接威胁吓唬她更渗人。
  
      也许是因为她阅人无数,从十二岁开始,经历过的男人那可是不说上千也差不了几个。像这位白衣公子这般给她恐惧感的,还是一个。
  
      毕竟她太掌握男人的心思。一个声音,一个表情,一个眼神,她就知道那人在想什么。对自己是喜还是怒。
  
      可是这个白衣公子给她的感觉,就是完全看不透。
  
      在她发怔间,那白衣公子终于说话了,“今日且这样,明日会有人专门教你礼仪琴棋书画。毕竟你只是一个皮囊罢了。不往这皮囊里塞点东西,又如何能像她。”
  
      说完,白衣公子便走了。清影自然知道,这话其实是在讽刺她。是啊,她只是个妓女,十二岁就开始接客的就妓女。一个从最底层的雏儿爬到花魁的妓女。
  
      琴棋书画,她不是不会,甚至比一般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还要精湛。但是,她会的那些都是哄着客人玩的。和那些真正的才女,为了提升自己的修养,钻研琴棋书画的当然不一样。
  
      待白衣公子走后,她立刻洗干净脸上的妆容,又对着镜子摸了摸自己的本来的脸蛋。
  
      因为好些日子不见阳光,好像似乎又白皙了一些。如果自己能活下去,可能从此以后,自己这副本来容貌就要藏在那张假脸之下。
  
      真是太可惜了。她自认为自己长得可比那绢画上的脸好看多了。
  
      **
  
      因为铁血卫查出五城兵马司副统领收受巨额贿赂,受到牵连除了他九族,还有朝中不下一二十位官员。
  
      这一二十位官员有些被抓,有些跑了。但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家里人统统收监关押,获连坐或株连之罪。
  
      既然定罪了官员受贿,那根本没有什么好审的,就是一个死罪。
  
      因天子最憎恨的就是官员的受贿贪污。所以,这“斩立决”大理寺和刑部定罪的流程那也是相当的快。
  
      几乎是从定罪到处斩,一共不会用五天。
  
      一时间,上京城,满布愁云,怨气四起。菜市口人头一颗颗的掉,血腥气弥漫似乎怎么冲洗也冲洗不去。
  
      那段时间上京城的百姓,有喜欢看热闹的就搬个小板凳去菜市口等着,反正总能等来那些肥头大耳的脑袋落地,无头的脖子血液喷溅的好戏。
  
      而这一场场斩立决大戏,每一场的监斩官全是今年还不到十四岁的成王殿下。
  
      皇后觉得成王太年轻,不易多主持这种血腥的场面。
  
      皇帝却淡淡道:“梁王十三岁就上战场开始砍突厥人脑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