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法宝回收站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因趣死挺

第三百一十八章 因趣死挺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们这些不开眼的,居然敢挡在我宗栋前进的路上,活该被撞倒撞翻,踢飞……呀?以这带有蛟龙血脉的赤火驹的实力,居然没有踢飞几个人?”一个肤白脸嫩,穿着紫衣的俊秀少年跳出车厢,大咧咧的站在青衣人边上环顾着四周的一片狼藉。
  
  话音刚落,几声“惨呼”响起,有两个身影已是被“砸飞”,一个挂在了卖肉铺子边上的小树上,另外一个则是趴在了屋顶。
  
  这样也行?林楚眼角微微一抽。
  
  那个挂在树上的是自行爬了上去的,而那上屋顶的更夸张,居然是在蹬在边上另外一人的双手之上,合两人之力跃上去然后再扑倒的。
  
  “我说嘛。”紫衣少年宗栋满意的点了点头,带着淡淡绒毛的嘴唇满意的开始往两边咧开,一手叉腰,一手指天,“哇……哈哈哈……噢嘢……”
  
  嗯,这姿势,这笑容,那刻意向脸颊一边歪的嘴角。
  
  角落中的林楚已经快控制不住自己脸上的肌肉了,这不存心惹人发笑吗?
  
  “韩烁,这笑容够邪魅狂狷了吧?”宗栋忽然开口问着那个驾驭马车的青衣人。
  
  “是的,少城主。”青衣人头也不回的答道。
  
  “晤?不对啊,这个姿势怎么这么熟悉呢?让我想想。”这宗栋忽然停了下来,保持着一手指天的姿态,歪头思索了一会,而后那右脚脚跟开始轻轻一点一点的踏着,腰间斜挂着的一把刻着松竹梅的紫色玉箫随之一颤一颤的,这样动了一会之后嘴里突然开始轻声哼了起来,“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哎呀,我去,这不是成了广场舞了吗?”宗栋一声惊呼,而后突然停止了耍宝一样的动作,敛去了那所谓“邪魅狂狷”的笑容,看向倒在过道中央的老头和那个正“嘤嘤哭泣”的少女。
  
  “哇呀呀,气煞我也,居然还有人敢挡在我的去路上。哦,娇滴滴的大姑娘,嗯,不错不错,抢回去暖被窝正好。”前面一句话这宗栋的每个字都故意拖长来说,有一股奇怪的韵味,而说到后面这句的时候,他则是摸着下巴,双目微眯,貌似猥琐的说出口。
  
  看他的样子,前半部分他是想表现自己的凶横气势,而后半部分则是要呈现一股淫贱之意。只不过,这一切,全都被他的那张娃娃脸给毁了。
  
  “少城主好可爱啊。”一个离着林楚不远的婢女打扮的女子花痴般的双手捧脸轻声低语着。
  
  “就是。”这句话获得了她边上一众大婶大娘的点头支持。
  
  而被他看着的那少女则是浑身一抖,就欲抬头。
  
  林楚看得分明,那少女脸上挂着辣椒大蒜熏出来的眼泪,表情则完全是一副狂喜模样。
  
  “呀”“哎呀”“不好”“要坏事”
  
  一连串低低的惊呼响起,边上好几个摊贩全都是一副紧张的神情。
  
  说时迟,那时快,嘴角染血——也不知是猪血还是鸡血,林楚敢保证,那绝对不是人血——的老头突然一个用力拉住少女的脖颈,将少女拉得差点栽倒,同时自身踉踉跄跄的站起身,脸上层层叠叠的皱纹扭在了一起,“悲愤”的叫道:“不行。你这个恶棍,我家孙女可是清白人家的女子,万不会落入你之手受你凌辱的。蝶丫头,快跑,爷爷挡住这恶棍。”
  
  “爷爷,不要,你挡不住的。”那个少女被那一拉,似乎想起了什么,再抬头之时,脸上已经换了一副柔弱愤恨的表情,“你这个恶徒,怎可如此猖狂,撞了人不思赔偿,反倒要掳掠民女。你莫不是以为这世界没有公道了。”
  
  “大叔大伯,各位乡亲父老们,今日小蝶在这里请求你们为我主持公道,小蝶日后必定做牛做马报答大家。”泪痕宛然,双目的少女放下指向宗栋的手指,转而向周边的摊贩求助了起来。
  
  “还有几分脾气嘛。我喜欢,哇哈哈哈……”宗栋仰天长笑,还是那种刻意的夸张笑声,而后笑容一停,恶狠狠的继续道,“公道,在这灵思府,我就是公道。”
  
  那个驾车的筑基期修士韩烁已经捂住了眼睛,一副感到颇为修长的模样,只是,那笼罩四周的神识还在,这捂住眼睛就看不到了?真真是掩耳盗铃之举。
  
  林楚好笑的摇了摇头。
  
  “天日昭昭,我们岂能坐视此等不平事在眼前发生。”那个之前丢了一地鸡蛋壳的摊主振臂一呼,挺身而出。
  
  “对”“对”……一堆回应声之后,是一个个“义愤填膺”的身影,然后这些人分别用着类似中了“缓身术”的动作慢慢腾腾的向着那马车扑去。
  
  “看我虎躯一震。”少年宗栋何止是一震,他浑身乱抖,手指四处乱点,那摆动的幅度之大堪比犯了羊癫疯的病人,同时口中还在发着“啾啾啾”的拟声词。
  
  “啊”“啊”“啊”“啊”……
  
  一堆本来慢动作的摊贩这下突然变得身手敏捷起来,只不过,这个敏捷体现在他们扑倒以及满地乱滚之上。
  
  分明没有半分灵气波动,甚至连单纯的肉体力量击出的劲风都无,这些人却都是受到暴击伤害的样子,惨叫连连,凄意十足。
  
  五分钟之后,将头埋在双膝之间肩膀不停抖动,貌似哭泣,实则是死死咬住下唇,硬忍着不发出笑声的少女坐在了马车车厢外面的座板上,意气风发的少年宗栋一声大喊“因趣死挺”,而后那堪比女子的白嫩手掌一摆:“打道……回府……”
  
  这一出碰瓷加富家公子类型的恶霸强抢民女的大戏终于结束了。
  
  “哎呦,这小蝶以后可不得了了啊,以后她可就是少城主的贴身丫鬟了。老孙头,恭喜,恭喜啊……”
  
  “老孙头,这以后可要你们家多多照顾了……”
  
  “只是,你们家丫头以后还是要多说一下,少府主是喜欢爱笑的女娃,可这进府的这一出她可差点给演砸了,坏了少府主的兴致那可就进不去了啊……”
  
  “哪的话,客气了客气了。感谢大家今天的配合啊,到时候少府主的赔偿金一下来,我一定第一时间拿给大家。”
  
  “感谢啥,我们也就是叫唤几声,再跳个几下,还有赔偿金拿,用少城主的话来说,就是娱乐一下身心,那个什么来着,对,‘因趣死挺’……”
  
  原来这整个就是一场讨那少城主欢心的闹剧,只是,还真是“因趣死挺”,因为有趣所以死挺吗?这句话也和那少城主一般,奇奇怪怪的。
  
  看完了这场戏,林楚带着微微的笑意离开了菜市场。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