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钢铁蒸汽与火焰 > 第一一六零章 替代品与武器贩子 一

第一一六零章 替代品与武器贩子 一

    没有进入鳞化状态,产生效果的时间会是七到九分钟之间。火然?文???w?w?w?.ranwena`com靠在超蒸汽压缩装置的卡西亚想,闭着眼睛的他像是在安静的休息一样,没有可被捕捉的声音散发出来,除非周围有身体健康的动物之类在。
  
      卡西亚以前通过资料知道,这种声波并不是不能被捕捉到。即使一些普通生物,因为本质上的不同,它们或许能听到这些声音。
  
      思考在几分钟后被打断,声波探测中发生了预料之中的情况。剩下的二十一人中,一些身体抵抗素质相对较弱的人首先出现反应。开始出现眩晕感,急促的呼吸自然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通讯立即在相互间连接,奥卡姆命令所有人立即关上窗户,并关闭空气循环系统。一些简单的药剂也加紧注射,或许是心里作用,当他们认为药剂取得一定效果后,症状开始在更多的人身上传染开。
  
      随即向丹丽尔那边发去联系,奥卡姆和珍妮特都知道丹丽尔除了是一名指挥者外,还是一个实力强大的药剂专家。眼前像是生物毒剂引起的症状使得他们立即向那边寻求帮助。
  
      “没有人接听!”接近一分钟时间的连续呼叫,珍妮特强制压住开始沸腾的血液说。脸色有些苍白,不仅仅是因为声波影响,将原因归结为生物毒剂后,两人都怀疑起这无形的攻击就是丹丽尔等人所造成的。
  
      “药剂专家,去另外地方休息、、、哼哼、、、”不被丹丽尔知晓的情况在奥卡姆的脑袋里成为一种计划好的巧合。他和珍妮特正观察着周围,昏暗的路灯下,几条小巷子都隐藏在了黑暗里,没有手术开发项目,越来越严重的眩晕感让他们的感知程度也直线下降。一切敌人都成了脑袋中的腻想。
  
      并未观察到任何东西,可此刻就像是小孩子行走在两边遍布树林的夜路上,心里的莫名感受总让他们觉得身后一直跟着不好的东西。这种感受会随着时间与自身状态的恶化逐渐加深。只是两人仅存的意识又一直提醒着他们自身与丹丽尔等人间的实力差距并不能靠着愤怒来填满。
  
      一下车就会有子弹从不知道的方向飞过来,或是打穿自己的脑袋,或是炸开自己的躯体。比起腻想,这种直面死亡的感觉才是真正让人恐惧的源头。
  
      奥卡姆与珍妮特两人从对方眼中都看见了一种存在各自心中,且又相同的东西。车辆是从三大巨型国家购买来的,防弹能力非常出色。丹丽尔等人没有主动进攻,或许车辆的防御能力占了绝大部分原因。
  
      只要不离开礼车,自己活下去的时间就会更加多一点。反过来,也就有了更多地可以去思考对策的时间。自我安慰、自我欺骗、也是自我暗示的做法。几种不同的想法同时在脑袋中冲击着,等到两人发现驾驶座上的人已经趴在方向盘上,嘴里发出低沉的痛苦呻吟时,无论什么对策都好像晚了太多步数。
  
      就在不到两分钟内,低沉声波的影响便已经在两人的身体中积聚了太多能量。那么几秒钟,决堤样的眩晕症状冲上大脑。身体中脏器的痛楚感觉不到了,两人只能像普通人般,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尽可能压低自己的身体。仿佛这样才能不在旋转的世界中迷失了自我一样。
  
      隐约间听见了一声脆响在耳边响起,两人都没有精力去思考发生了什么。脆响仿佛一场暴雨中不被人注意的一颗雨珠落地,自然而然被两人忽略掉。
  
      下一刻,两人便就此陷入昏迷中。至于离开矿山基地时,克伦威尔交代两人遇到不可抗拒的情况时,手动销毁车底盘夹层中资料的事,或许也在那短短的两三分钟内,被他们彻底遗忘。
  
      车内的人被搬了出来,放在凌晨无人经过的道路上晾了接近半个小时。过后才被人又搬进车内放好。剩下的二十一人都陷入痛苦的沉睡,那是做可怕噩梦才会出现的样子。
  
      一道蒸汽引擎启动的声响也未打破噩梦,甚至未能打破街道上凌晨应有的寂静氛围。轮胎摩擦地面发出“沙沙”声,很快就彻底从这条街道上消失不见了。一直转动的时间很快过去数个小时,夜色在初夏向着盛夏过渡的时节里来得很早。
  
      行人开始陆陆续续出现在街道上,稍显吵闹的声音,还有不知道谁开始传递过来的、关于就近一处废弃矿山燃起了大火,像是被进攻轰炸的消息,让本应平常的一天早晨注定显得不同。
  
      奥卡姆与珍妮特首先在这种声音中醒来。睡过头的状态,脑袋胀痛,身体脏器轻微的内出血等等不同的症状使得他们非常虚弱。睁开眼睛后有那么半分钟时间的恍惚,直到意识凝结,可以开始思考后,一旁已经碎掉的车窗玻璃,以及从那里灌进来的明亮光线才让他们明白噩梦似乎并未因为夜晚的结束而结束。
  
      直到两人下车走去另外一条街,本该停着货车的地方没有货车空无一物,随后返回看见了车底盘空荡的内夹层后,他们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
  
      “唉、、、”长长的叹气声,但里面没有什么不好的情绪,倒是能从中感觉到一种藏不住的欣喜感。
  
      卡西亚还在主干道周围的小路上奔跑着,这样有几个小时了。过程一直保持着合适的速度,身体发达的散热系统使得汗水很难出现。前方一侧,抬头便能看见阴云样聚集在天空上的黑色浓烟,一道巨大的烟柱与之连接,微风尚不能使之消散。这成了卡西亚计算距离的最好参照物。
  
      矿山基地的情况已经借由那片厚实的浓烟很好的向卡西亚说明了。但也到此为止,国王势力的地面部队在早晨十时左右就该到达矿山基地外围地域,接下来的事情都会由他们接手。
  
      一路径直朝着聚集地而去,不久后,一条因为车辆过多而堵住的道路出现在卡西亚的视线里。虽然晚上几个聚集城镇就因为轰炸声音被惊动,大量普通人开始撤离。可没有指挥,混乱使得接近半数的人在道路上迎接来了清晨,以及扑鼻的硝烟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