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无敌寂寞 > 第三百零七章 大结局

第三百零七章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三百零七章    大结局
  
      帝殇带着费杰飞越座座悬山。最终来到了一座不起眼的小山之上空。
  
      这座小山上只有一座简陋的房舍,此时正有一名拥有银色“卍”字瞳孔的看上去孔武有力的中年大汉焦急地在一栋房屋之外走来走去,屋里则不断传来痛呼之声。
  
      伴随着一声婴儿啼哭,久久不肯降世的婴孩终于来到了这个人世,中年大汉立刻喜上眉梢,正要急不可耐地冲进屋里,却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惊呼,随即一个双手和身上都染着血的中年女人神色慌张地打开门出来。
  
      “怎么样?男的还是女的?”中年大汉连忙问道。
  
      中年女人脸上的慌张变为了惊恐,颤抖道:“是、是公子,不过,尊夫人肚子里,还有一个!”
  
      “双胞胎?”中年大汉呆了呆,脸上不见欢喜,反而变成煞白。
  
      失神数秒之中,听着房间里接连传来的妻子的痛呼声,中年大汉猛地咬咬牙:“生出来!”
  
      “这……我们盘古族从来没有出现过双胞胎,传说当双胞胎出现,盘古族就要走向毁灭,此事恐怕还要先行汇报给族长,请他定夺才行。”
  
      中年大汉一把抓住欲飘飞起来的中年女人,狠声道:“我不管。我只知道里面的也是我的种,我们不能迷信,你一定要帮我将孩子生下来!”
  
      “不可能,万一预言成真,你我就是盘古族的罪人!”
  
      中年大汉刚欲再说什么,突然听到房间里一声女人声嘶力竭的痛呼。
  
      “哇,哇……”
  
      女人腹中第二子降世,发出哭啼之声,却与之前那婴儿完全不同,那哭啼声竟震得天地震荡,乾坤动乱,整个盘古圣地都剧烈摇晃起来。
  
      “生下来了,魔子生下来了,这下什么都晚了……”中年女人脸色苍白无比,趁着中年大汉陷入恍惚的机会,一下挣脱中年大汉的手,飞空而去。
  
      中年大汉恍若未觉,脸上似悲似喜,忽然反应过来,冲进了房里,短暂的沉寂之后,屋内一声悲痛莫名的呼喊:“静闲!”
  
      “他们是我们的父母,元休和静闲,你是第一个生下来的那个婴孩,我……是第二个。”半空中的帝殇神色平静地看着下面的情形。
  
      有那中年女人报信,很快便有一大群盘古族人飞空来到了这座小山,每个人的双眼都是“卍”字形瞳孔。只是颜色上有所差别。魔子降世非同小可,便是盘古族族长也亲身前来。
  
      族长接过了第二个婴儿,也就是帝殇。
  
      婴儿小脸红润,双目紧闭,正如小虫一般蜷缩着酣眠,看上去没有丝毫危害,任谁也不会想到,刚刚那震动整个盘古圣地的哭声,是从这个婴儿的喉咙中发出。
  
      族长的瞳孔是红色的,他仔细地打量了婴儿的小脸片刻,微微露出了笑容,对众族人道:“婴儿无辜,既然他已经降世,便是杀了他也于事无补,如果盘古族将来真有灾劫,那也只能说是天意,何必将原有归结到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身上?这孩子就留下来吧。”
  
      族长的命令无人敢不遵从,虽然还有人觉得不妥,却也唯有应是。唯有那中年汉子,也就是元休,脸上喜悲参半。喜的是孩子终于保全下来,悲的是妻子终因生下这个孩子而身陨。
  
      不过元休却不会将责任怪罪在孩子身上,孩童无辜,要怪也只是怪他自己,是他自己愿意让这个孩子生下来的。
  
      元休抱着第一个婴儿走上前去,恭敬地对族长道:“族长,元休恳请您为这两个孩子取名。”
  
      族长沉吟片刻,低头望着怀中的孩子道:“这个孩子生而拥有神帝境潜力,乃盘古族史上亘古未有,身怀帝王之力,又因殇而至,便名帝殇吧。”
  
      这孩童有神帝境潜力?
  
      其他盘古族人闻言都是悚然动容,惊骇甚至惊恐地看向族长怀中的婴儿,却没有一个人怀疑族长的话。
  
      盘古族之中以族长修至红色的万法之瞳最为高深,能够轻易看透其他人体内潜藏的能量以及潜力,从他口中说出来的话,本身便极有公信力。
  
      而一些盘古族人开始明白为什么族长会选择让这名婴儿留下了,除去流传下来的所谓预言不谈,这名孩童绝对堪称盘古族历史上最天才,如果培养得好,必然能够让盘古族的实力与声威更上层楼!
  
      有了族长今日的批语,可想而知这孩子将来的前途必然一片光明。
  
      “多谢族长赐名!”元休欣喜不已,已是知道这孩子奇货可居,暗自庆幸自己选择留下孩子,因为妻子丧生而产生的悲伤也因此冲淡了不少。
  
      族长将目光投向元休怀中的婴儿,道:“这个孩子,资质也是不俗,想必将来也能为盘古族带来辉煌,便叫他辉煌吧。”
  
      “元帝殇……元辉煌……”元休喃喃念着两个婴儿的名字。大喜道:“多谢族长!”
  
      不少人都嫉妒地看向元休,因为这两个孩子,原本没落的元氏一脉恐怕要像第一个婴儿的名字一样,真的要走向辉煌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费杰和帝殇一直跟在那两兄弟身边,看着他们一天天长大。
  
      魔子的传闻早在帝殇出生之初便已流传开去,小帝殇虽然一生下来就有可怕的力量,但在盘古族内,自小便没有睁开过双眼的他却深受其他小孩的排挤,就算族内的大人也都用怪异中带着恐惧的眼神看他。
  
      小帝殇的眼睛是闭着的,但他却能够感觉到别人的情绪变化,高兴是白色,难过是黑色,恐惧是绿色,排斥是红色……他不用睁开眼睛,便能看穿别人的本质。
  
      即便是收他为弟子的族长,甚至是自己的父亲元休,身周也游荡着绿色与红色交织的光环。
  
      小帝殇变得沉默,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少。
  
      但是还有一个人,小帝殇只在哥哥辉煌的身上看到最干净最纯净的蓝色,小小的他知道,盘古族之中,唯有哥哥是全心喜欢他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小辉煌在修行上也极有天分,但是比起小帝殇来,却又差得太远,但当小辉煌听到有人背后议论自己的弟弟的时候,都是毫不犹豫地举起自己的拳头向对方砸去没,担当起保护者的角色。
  
      每每那个时候,小帝殇都是默默地站在小辉煌的身后,看着那个瘦小却愿意又为自己遮挡一切的背影,目光流露罕见的温柔。
  
      虽然是双胞胎,但辉煌和帝殇却长得一点都不像,越长大越是如此。和哥哥辉煌比起来,帝殇的皮肤太白,五官也太过柔美,如果不仔细分辨,还会以为他是女孩子。而辉煌则继承了父亲的血统,十多岁便已经显得孔武有力,身形十分健硕。
  
      转眼之间,已是三十年过去。
  
      三十年的时间,让辉煌成长为年轻一辈中的第一高手,步入神帝境修为的他,刷新了盘古族修行史上的多项纪录。然而他的光芒却完全被弟弟帝殇给掩盖,因为帝殇在十岁那年,便已经真正拥有神帝境修为,其湮灭法则一旦施展开来,便是修为最高的族长都要忌惮。
  
      这样一个人物,他的存在本身便是所有天才的悲哀,因为所有的天才在他面前,根本连狗屎都不如。
  
      可是,即便已经强到了这个程度,帝殇还是习惯了站在强壮的哥哥身后,看着他狠揍那些对他抱有非议的族人们。
  
      等到哥哥将所有人都给揍趴下,揍得满地求饶,然后得意地冲自己亮起手臂上的肌肉的时候,帝殇才会罕见地露出他简单而又好看的笑容来。
  
      有时候帝殇甚至希望那些讨厌的家伙能多来几次,这样自己就又能对着哥哥笑了,自己一笑,哥哥就会变得非常开心。
  
      不过很显然,任谁被揍了几千次之后都会长记性的,到后来那些背地说帝殇坏话的人几乎是看到两兄弟在一起就立刻躲了,跑得比兔子还快,让辉煌想下手都没有机会。
  
      功夫既然练到了神帝境,基本上就不需要太下苦功了,因为到了这种境界,主要就是看修行者在法则上的领悟。这种东西光靠苦练是没用的,所以长久以来辉煌就变得颇为懒散,而帝殇更是自十岁以来就很少练功了。
  
      兄弟两人最常做的事情就是躺在圣山顶的草地上谈天说地。
  
      虽说圣山之顶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禁地,不过对于这两兄弟来说。几乎就没有什么地方是不可以去的了,族里的人对此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何况要真的提出异议,保准哪天会被这两个魔王兄弟给堵上,换得饱揍一顿。
  
      两人又像往常一样躺在圣山之顶的空旷草地上。
  
      “殇,你怎么一直都不睁开眼睛啊。”辉煌半眯着眼睛,享受着正上方圣光体源源散发出来的温暖而纯净的宇宙能量,随口问出不知问了多少次的问题。
  
      圣光体是盘古圣地所有能量的源泉,也是维持盘古圣地存在的能量核心,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最为靠近圣光体的圣山才被列为禁地。
  
      而这禁地,却成了辉煌和帝殇最喜欢来的场所,美其名曰日光浴。
  
      对于辉煌所问的问题,帝殇也不厌其烦地用不知重复多少次的话语回答:“因为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呢。”
  
      辉煌的嘴角扯了一下:“那你倒是说说,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我不知道。”帝殇摇了下头:“这好像是本能一样,从出生开始,我就明白不能轻易张开眼睛,而且实力越强,这种感觉就越强烈。”
  
      “那你就说说你知道的吧,你有什么想要实现的愿望么?”
  
      “愿望……哥的愿望是什么呢?”
  
      “我啊,就想变得更厉害一点,最好打遍天下无敌手,到时候看谁不爽就揍谁,打得他哭爹喊娘的,哈哈哈哈……”辉煌夸张地大笑着,充满豪情壮志,随即转头看向帝殇,“你呢?”
  
      帝殇轻轻地道:“我想有一天,能够亲眼看看这个世界就好了……其实看不到也没什么,用感知也一样。”
  
      辉煌的表情变得认真起来,认真地看着弟弟那张笑容浅淡的脸,道:“哥哥答应你,终有一天,我会让你愿望成真的!”
  
      “嗯。”帝殇开心地笑了起来。
  
      刹那间,仿佛所有的光芒都凝聚在这笑容里,辉煌转过头去,放声大笑。
  
      时光飞速地流过,已经是十万年过去。
  
      这十万年间,辉煌打败了族长,从而获得离开盘古圣地的权利,随后辉煌开始实现自己天下无敌的愿望,四处找强者挑战,有时候一去就是几十上百年。
  
      相比之下,拥有更加可怕力量的帝殇却是个性子偏向柔弱的人,这十万年间他都只是呆在盘古圣地,终日变得沉默的他,做的最多的事情,便是泡在盘古族收藏浩瀚典籍的星辰阁之中,通过心神阅读各种书籍,只有当辉煌回来的时候,才会休息几天。
  
      渐渐的,盘古族人开始遗忘关于魔子的事情,事实上,其他盘古族人也不认为,像帝殇这样性格柔弱的人会为盘古族带来灾劫。
  
      然而灾难终于是降临了。
  
      这一年,盘古族与宿敌御天神族展开了全面战争,因为盘古族内部族人的出卖,圣光体遭到破坏,整个盘古圣地随之失衡,御天神族大举攻入盘古圣地之内,开始对盘古族人展开血腥屠杀。
  
      而在这个时候,辉煌正在外面磨砺,帝殇一人力挽狂澜,湮灭法则一出,任何法则在湮灭法则面前都失去了效用,无人是其一合之敌。
  
      然而,御天神族十大高手舍弃法则之力,联手攻击帝殇,终是让帝殇逐渐不支,呈现败相。而此时盘古族人也已几乎被屠戮一空。
  
      “不行了,帝殇,你快走!”本已重伤的族长再次插入战团,替帝殇挡下一记致命攻击,“你和辉煌是盘古族最后的希望!”
  
      “族长,我可以将盘古族毁灭吗?”帝殇突然说出这样的话,神色异常平静。
  
      族长先是一愣,随意哈哈长笑:“好!如果你真有这个本事,我宁愿盘古族是毁在你手上,而不是被这些外来者践踏粉碎!”
  
      “是。”
  
      帝殇轻轻应了一声,从出生至今日,十万余年,首度睁开了双眼,露出从未有过的金色“卍”字眼瞳。
  
      也就在他开眼的瞬间,湮灭法则立刻被增幅了成千上万倍,从他的双眼辐射开去。
  
      构成世界根本的法则轨迹被彻底破坏,以帝殇为中心,宛若崩塌的积木,纯粹的黑暗向外扩散开去,先是离他最近的族长,然后是御天神族那十名高手,接着便是整个盘古圣地。
  
      毁灭一旦开始,便无法阻止,帝殇睁开双眼看到的第一个景象,是自己的故土盘古圣地化为虚无之景。
  
      盘古圣地已经不存在了,无论盘古族还是那些入侵的御天神族的人,都已经随着法则的崩坏而无声毁灭。
  
      帝殇静静地飘浮在另一个宇宙的虚空之中,闭着双目的他,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巨大哀伤。
  
      辉煌终于归来,他找不到盘古圣地的入口,却只看到帝殇浑身充满着不祥的气息。
  
      帝殇只对辉煌说了一句话:“哥,我们去报仇。”
  
      两兄弟进入御天神族所在宇宙,帝殇却叫住了准备冲往御天神族祖星的辉煌,让其退到自己身后。
  
      旋即,辉煌看到了永生难忘的一幕。
  
      第一次看到帝殇睁开双眼,也第一次看到宇宙都毫无反抗地彻底湮灭的恐怖景象。
  
      直到这时,辉煌才明白帝殇为什么一直不肯开眼。
  
      “盘古圣地,就是这样被毁掉的么?”辉煌看着帝殇。
  
      “是。”
  
      辉煌沉默良久,长叹之后,大挪移离去。
  
      盘古族最后的两兄弟,就此分道扬镳。
  
      之后许多年过去,辉煌仿佛变成了战斗狂人,不断地挑战各个宇宙中的强者,成为了公认的与“天”和“诞”并立神中之神的——辉煌战神!
  
      至于帝殇,则始终默默无闻。
  
      之后辉煌无意间得到一个惊人的信息,御天神族并未因为所在宇宙的毁灭而消失尘寰,“诞”正是御天神族之中仅存的至强者!
  
      种族间的仇恨,让两人不可避免地发生了极端一战。
  
      这一战,没有人知道谁胜谁负,因为一战之后,辉煌和“诞”都没有死,而且辉煌更在此战中领悟了恐怖的“九天神意”,自此晋身宇内第一强者。
  
      而现在的费杰和帝殇,却清清楚楚地观看了这一战,因为当年帝殇曾经躲在暗处观看了这场绝世之战,他们现在看到的,正是当时帝殇的记忆。
  
      身穿金甲的“诞”手持封魔枪,暗含威能扫荡寰宇,不世气概震动九霄。
  
      再观辉煌,身材魁梧,手无兵刃,却透出一股前所未有神奥的“意”,虽然这股“意”还未完全成形,却足以惊煞神魔,神鬼恸哭!
  
      费杰立刻就分辨出来,这是“九天神意”的雏形。
  
      无需言语,辉煌与“诞”爆发最强一战,神中之神的威能绝非普通神帝境强者所能比拟,强强对抗之下,银河为之摧灭,时空为之絮乱,天地法则失衡,引动一个又一个的宇宙产生法则逆乱,无数生灵和文明因此湮灭!
  
      这实在是一场无法用言语来描述的恐怖之战。
  
      费杰只感觉眼前的画面不断转换,眼前景倏然停下,却是大战终于宣告结束。
  
      无论是辉煌,还是“诞”,都已经是伤痕累累,满身浴血。
  
      旋即,两个人便像朋友一般对话。
  
      “你悟到了吗?”辉煌问道。
  
      “诞”摇摇头:“还差一点,或许还要跟‘天’那家伙打上一场才行……你呢?”
  
      “我的‘九天神意’已经大成,已经摸到了门槛。”
  
      “诞”眼睛一亮,衷心道:“恭喜!看样子你到达那一边,只是时间问题了。”
  
      辉煌却摇摇头,往费杰与帝殇这边看了一眼,没有再说什么,飞空而去。
  
      “哥那时候发现我了。”帝殇转首对费杰道:“你应该听得懂他们在说什么吧?”
  
      费杰点点头,正因为他也拥有“九天神意”,更在与毕加的战斗中接触到了那种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力”,才让他明白了许多以前不知道的东西,他完全能够明白辉煌和“诞”在讨论着什么。
  
      所有影像到此为止,眼前画面全部消失,费杰对面的帝殇收回了手。
  
      帝殇轻轻一叹,道:“直到很久之后,我才知道,哥当时为什么摇头,他宁愿放弃进入那一边的机会,也要为了完成当初对我的承诺,而放手一搏。”
  
      “什么承诺?”
  
      “让我能够亲眼看这世界的承诺。”
  
      帝殇脸上无喜无忧,缓声道:“所以他才仗着自己触摸到了那边的门槛,向那边的人发起挑战,想要通过那场战斗有所领悟,使得他在不进入那边的情况下依旧能够彻底超脱这边的一切束缚,乃至造一条这个世界从未有过的法则,创造一个可以用我的双眼去看的世界。”
  
      “他失败了。”费杰的声音很平静。
  
      “是的,他低估了那边的人的强悍,能够在这边傲视群雄的巅峰力量,对那边的人来说,却什么都不是,所以他败了,并且神形俱灭。”
  
      帝殇的语气未见悲伤,继续道:“不过,也正因为他这一次超脱常规的挑战,使得冥冥之中所谓的‘大道’产生了些许变化,于死地之中留下一线生机。残存的一丝元神,在上天的眷顾之下,以新的生命形式轮回于各个宇宙之中,直到有一天,他将所有属于他的东西取回。”
  
      费杰的眼中起了一丝丝波动,道:“那个人就是我。”
  
      “是。”帝殇脸上的笑容风轻云淡,道:“当初哥也许早就知道自己的挑战不会成功,亦已把握到那一线生机,却仍做出了那样的决定,为的就是将不可能变为可能……你现在所拥有的虚界,已是超脱了这个层次世界的约束了,不该出现的东西却又出现,说明我哥最终还是成功了,他也最终满足了我的愿望。”
  
      费杰沉默不语。
  
      “其实这么多年,我早已经能够进入那扇门内,只是我一直都刻意保持着与这个世界的一缕联系,刻意逗留于这个世界,如今我心愿已了,也可以走得安心了……”
  
      费杰的金色眼瞳动了一下,因为他看到,牵连在帝殇身上的最后一道法则轨迹,也终于断开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