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摄政王的小宠妃 > 大赛前夕 一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作者:睡笑呆075:大赛前夕(一)[手打文字版VIP])正文,敬请欣赏!

    风雾年的头越来越低,越接近花泣雪,他就越激动,最终一个用力,便想吻上她的唇。

    “噗!”突然,三道来自不同方向的力量将他击飞出去,就在他还差一点便能吻上花泣雪的时候。

    他跌倒在地,浑身的剧痛让他颤抖不已,只觉得眼前一道散发着暴怒气息的紫影掠过,眼前一黑,还来不及不甘的愤怒,便失去了知觉。

    “找死!”慕凉搂住已经站了起来的花泣雪,冷冷地看向风雾年,俊美的脸上全是怒极后阴冷的笑意,声音也比寒冰还冷,他直觉风雾年会来找阿暖,却没想到一来便看见他差点吻住阿暖的样子,那一刻他真的有毁灭天地的冲动。

    “恶心。”花泣雪鼻尖似乎还萦绕着风雾年身上的味道,只觉得一阵恶心,冷冷地看向浑身是血,晕倒在地的风雾年,满脸的杀意,若是她晚醒一刻,她恐怕一个月都吃不进东西!

    她发间的挑红闪了闪,破口大骂,“什么玩意儿,竟然敢碰我主子,我揍不死你!”

    慕凉闻言,转头看向花泣雪,面部有些僵硬,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

    “慕凉,他没有碰到我。”花泣雪不知道他看见的是什么画面,却希望他相信自己。

    “傻瓜,我以后再也不放你一个呆着了。”慕凉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闭上眼低吼,“你知不知道我刚刚看见他要吻你,我就疯了!”

    “我也不知道我睡得几乎是昏了过去,他来了我一点知觉都没有。”花泣雪满脸的懊恼,心里除了愤怒,也有些委屈。

    “挑红,布结界!”慕凉猛地睁开充血的眸子,将花泣雪发间的簪子拔出来,用力朝空中一丢。

    猎紫乖乖地飞了出来,追上了挑红,空中紫光与红光大盛。

    随后赶来的众人见此,纷纷瞪大了眼睛,看着冷着脸站在两色光芒下的两人。

    “谁都不准救风雾年。”

    花泣雪冷冷地看向远方,声音之冰冷,胜过寒池水。

    “比赛之前,我们会回来。”

    慕凉也冷冷出声,也不管他们的反应,拉起花泣雪,跃入空中光的漩涡,不过瞬间,紫光和红光皆消失不见,慕凉与花泣雪二人,也消失在了原地。

    “怎么回事?”郑銮疑惑到了极点。

    “不知道,我们能做的,只有等。”花斩浪面色有些凝重,看着空无一人的前方。

    “别担心,皇叔跟皇婶不会有事的。”慕火儿安慰道,可心里也是着急得不行,呼吸都有些不顺畅。

    “慕凉说比赛之前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白圣雨将晕倒的流月扶起,淡淡地说道,他相信慕凉。

    “王爷不会有事的,他刚刚是自己跃进那光里的。”择灵看得仔细,猜想这恐怕是他们刻意而为之。

    “啊,风太子快死了!”王雀儿探了探一旁风雾年的呼吸,缩回了手,转头大吼。

    “把他扶起来……”

    “不用救他。”花斩浪冷喝,打断了郑銮的话。

    “他应该是背着我们来找王妃的,怪不得刚刚王爷和王妃都很生气。”王雀儿潜意识里不想救他,也就听了花斩浪的话,缓缓站了起来。

    “可是他毕竟是一国太子。”郑銮蹙眉,有些不认同他们的做法。

    “慕凉想要一个人死,是不会看他的身份的。”白圣雨语气也变得冰冷,风雾年敢染指花泣雪,那就要有足够的承受力,如今看来,也不过尔尔。

    “德王,王爷想做的事儿,希望您不要插手。”择灵语气稍微平缓一些,劝说道。

    郑銮其实也猜出风雾年是试图对圣王妃做些什么,再看他们一个个的表情,叹了口气,“我当作没看见。”即使他想救,可无能为力,这些人怕是会把他敲晕了带回去。

    “自作自受。”慕火儿冷哼,突然皱眉,捂住肚子低呼,“啊,我的肚子!”

    花斩浪面色一紧,为她把脉,“我们回客栈,你动了胎气。”话落,带着她飞离了原地。

    其余众人,包括随后赶来的景睿,一齐离开了。

    风雾年静静地躺在花瓣之中,面白如纸,气息变得越来越薄弱,突然,一道金光注入他体内,黑影飘过,他消失在了原地。

    流风栈。

    “火儿,你别太担心慕凉他们,也别激动知道么?”花斩浪心疼地看着床上的慕火儿,她还安慰他们呢,结果自己因为焦急过度而动了胎气。

    “宝宝怎么了?”慕火儿抚着小腹,紧张地问道。

    “有我在,他能出什么事儿,但是你怀孕还没多久,胎儿还不稳,要加倍小心,一会儿我去给你熬药,你乖乖躺着知道么?”花斩浪给她掖好被子,起身朝门外走去。

    “流月,你帮我照顾下火儿,我去熬药。”

    “好。”流月点了点头,走进屋里。

    “流月。”慕火儿扬起一抹笑。

    “公主!你就别笑了,快闭上眼休息吧!”流月嘟了嘟嘴,想到消失不见的小姐,叹了口气,“不知道小姐现在在哪呢。”他们没有告诉流月风雾年的事情,怕的就是她会自责。

    “皇婶会没事儿的。”慕火儿安慰道。

    “嗯嗯,我相信小姐和王爷一定会没事儿的。”流月点头,在她心里,没有花泣雪和慕凉办不成的事儿。

    “公主,您和花先生是怎么认识的呀,我一直都很好奇。”流月睁大本就圆溜溜的大眼睛,眼里写满好奇,“花先生待公主真好。”

    “我跟他呀,呵呵,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慕火儿笑了笑,“也不是什么有意思的相遇。”

    “嘿嘿,可是花先生很爱你,这样就够了呀。”流月也跟着笑了。

    “是呀,还说我呢,你家景大人对你难道不好么?”慕火儿想到景睿那个木头现在竟然会调戏女人了,哈哈大笑起来。

    流月被她笑得囧得不行,见她毫无形象的大笑,当下皱了皱鼻子,“公主,你这么夸张的笑,要是皇上在这儿,恐怕又要敲您脑袋了!”

    “额。”慕火儿一愣,脸上突然染上惆怅,“也不知道皇兄现在怎么样了,唉,竟然有点儿想他……”

    都说孕妇是多愁善感的,流月以前不信,可现在信了,看着沉浸在对长兄的怀念中的公主大人,流月很想抚额叹息……

    远在皇宫中的慕黎突然觉得耳朵发热。

    “圣遥,我感觉皇婶在想我。”慕黎拉过一旁翻阅修炼书籍的白圣雨,笑得贼兮兮的。

    “啊?”白圣遥蹙眉,“雪雪怎么可能想你?”

    “嘿我说你咋说话的呢,皇婶就不能想想我,想念为我做饭的日子。”慕黎眯眼。

    白圣遥嘴角抽搐,手中的书籍狠狠地砸向慕黎的脑袋,“慕黎,我发现你越来越自恋了。”他能尝到雪雪的手艺,那还不是沾了王爷的光!

    慕黎缩缩脖子,不敢接话。

    “呵,你是在嫌弃我的手艺了是不是?”白圣遥突然危险地眯眼。

    “没有没有!”慕黎脑袋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

    白圣遥冷笑一声,踢开身前堆满的书籍,朝门口吩咐道,“小隶子,吩咐御书房,给万岁爷准备午膳。”

    “喳!”小隶子细细的嗓音传来。

    “小隶子你给朕站住,朕不准你去!”慕黎瞪眼,立马跳了起来想去拦截。

    “去拦啊,中午就饿着。”白圣遥优雅地坐在椅子上,好整以暇地抿了口茶,满意地看着苦着脸转身的某人。

    “圣遥,你不可以欺负我……”慕黎很委屈,吃惯的圣遥做的东西,他哪里还能吃的进御膳房的东西。

    “欺负你,你信不信我还负你!”白圣遥冷哼,这宫里的墙不算高,或者她可以试一试去爬。

    慕黎更委屈了,也不知道最近圣遥是怎么了,脾气变得很火爆,有事儿没事儿就跟他斗嘴,他又不敢还嘴。

    “喏,照着这个修炼吧,别耍宝了。”白圣遥“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将手里的书丢给他。

    “我的午膳……”慕黎接过书,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我今天有点儿累,所以不想进厨房。”白圣遥叹了口气,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这几日为了让慕黎快速提升幻术,她没日没夜的翻古籍,怕是累狠了。

    闻言,慕黎收起那副可怜兮兮的表情,蹙着眉上前,担忧地问道,“是不是这两天书看得太多了,快休息吧。”

    “嗯,你先练,等那个练好了,我再起来。”白圣遥点了点头,她最近才发现慕黎原来也是个奇才,那些古籍上的修炼**,他练得很快。

    “你睡着我再去练。”慕黎温柔地笑了笑,将她抱上床,拥着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我不是婴儿!”白圣遥脸红了红,总觉得这个姿势很暧昧。

    “哼,你睡不睡,不睡我就……”慕黎邪邪一笑,低头吻了吻她的唇瓣。

    “唔,我睡!”白圣遥脸一红,钻进他怀中,闻着让她安心的味道,不多时便睡着了。

    看着她眼底的青色,慕黎满心的内疚,这段时间忙着修炼,圣遥一直在帮他翻找古籍,加上皇叔留下的丹药,他是提升不少,却把圣遥给累坏了,他本就是为了保护她才这么努力的,他不想累倒她。

    轻轻将熟睡的她放下,他打算去御膳房走一趟,前段时间偷偷学了下煮粥,味道还不错,今天换他来伺候他家圣遥了。

    圣遥知道自己为她煮粥,会不会很惊讶啊……想到这儿,慕黎柔柔地笑了起来,回头看了眼被子里鼓起来的一团,缓缓打开了宫门。

    太子府。

    黑衣人把风雾年丢在床上,像是在丢一件垃圾一般,满脸的厌恶。

    “废物,什么事都办不好。”

    那黑衣人不屑地冷哼,声音沧桑却不显老气。

    黑衣人抬手,凝集了一团金光,反手罩在风雾年苍白的脸上,不多时,金光融入他的体内。

    风雾年突然痛苦地皱眉,艰难地咳嗽了起来,“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又倒了回去,脸色依旧苍白,但呼吸却不若刚刚那般虚弱。

    黑衣人又凝聚了一团金光,从头到脚给他探测着伤势,突然,他的手一顿,瞪大了双眼,锐利的眼里全是狂喜之色。

    “哈哈哈哈,老夫寻了那么久,却没想到就在附近了,风雾年,你虽无能,却也还算有用,至少能给老夫把它招来。”

    黑衣人声音里是满满的喜悦,等他找到了它,那跟它相伴的那东西也能找到,等他们都得到了它们的力量,那他们的计划就能完成了!

    “咳咳,先、先生。”风雾年悠悠转醒,无力地睁开眼睛,看着床前的黑衣人,声音虚弱无力。

    “把这个吃下去,你的幻术能迅速提升。”黑衣人淡淡地看着他,将一粒白色药丸丢进他的嘴里,再注入一道金光。

    风雾年顿觉全身充满了力量,身上的疼痛多多少少也减轻了,心下感激,“多谢先生救命之恩。”

    “你这身伤,是谁弄的?”黑衣人一心想打探有关它的消息,懒得再跟他客套。

    风雾年咳了咳,蹙起眉来,微睁的眼里有着不甘,只差一点点……慕凉来的可真是时候。

    “说话!”黑衣人见他一味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也不回答他的话,当下黑了脸,“嘭”地一声将旁边的桌子拍碎。

    风雾年回神,有些不安地看向黑衣人,“我感觉有三股力量同时攻击我,其他两股力量我不知道,可背后的攻击一定是慕国的圣王,慕凉!”

    他虽对外很狂,可对这个黑衣人,他却不敢,这黑衣人是十六年前来的风国,谁都不知道他的来历,他一来便选中了自己,从小开始培养自己,自己的幻术能在同龄人中成为佼佼者,这黑衣人功不可没。

    可他却并不是真心想教他什么功夫,他可以感觉到,这老人的力量强大无比,可他却半分不愿意将那强大的力量传授与他。

    他没有见过这黑衣人的真面目,他从来没有掩饰过他对自己那种不屑的情感,或者说,他对这儿的所有人都抱着一种不屑的态度,很是高傲,每每看他的眼神,都似乎是在看一只蝼蚁,而他自己则是天上的神。

    “慕凉……”黑衣人低喃,眼睛微微眯起,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风雾年见他不说话,不确定地问道,“先生是想杀了他?”

    “杀他?老夫说过,老夫不屑杀你们这些凡夫俗子,不过他的身上应该有老夫要的东西。”

    黑衣人说这话的时候很是高傲,眼里又开始浮现出那种不屑。

    风雾年最恨的便是他这种腔调,大家不都是人么?凭什么他就一副他是神的姿态,拳头紧了紧,又想到慕凉,眼里划过一道冷光,垂眸思索了片刻,又扬起了一抹淡笑,“先生若想夺得那东西,慕凉不死,怕会有些麻烦。”

    “别在我面前耍心机,你不就是想激我去帮你杀了他。”黑衣人嗤笑,慕凉会把他伤成这样,他就不信这废物不恨,他的野心他怎么会看不出,那圣王之名他也听说过,不用想,他必定是这废物想夺取天下的绊脚石。

    “先生。”风雾年笑容一僵,没想到他如此直接,心里涌起浓浓的不悦,嗓子一紧,又咳了起来。

    “把这个吃了,待它融入你体内,你便拥有至高无上的幻术,在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当中,也能算个顶尖了,算是你将那东西引出来的奖励。”

    黑衣人知晓那东西的下落,心情很好,大方地又丢给他一颗药丸,那姿态像是在怜悯他。

    “多谢先生!”风雾年接过药丸,有些激动,他的幻术若能修到顶尖,慕凉等人还有何惧,这天下,还有那花泣雪,都会是他的!

    他知道黑衣人虽对他不屑,但他给自己的东西却都是极品的好,他相信他吃了这个药丸,一定会强大起来,思及此,那黑衣人不屑的姿态看在他眼里都顺眼了不少。

    黑衣人看着风雾年的眼里全是轻蔑,凡夫俗子就是凡夫俗子,肤浅!在这种破地方称王称霸,便能让他开心成这个样子,这小小的云幻大陆,有什么可争的?

    “老夫让你找的那把赤剑,不必再找了。”留下话,黑衣人甩了甩袖子,转身便走。

    风雾年看着他消失的地方,缓缓勾起了嘴角,有先生的灵丹相助,他战败慕凉指日可待。

    乍一听那赤剑,风雾年忍不住皱起了眉,他不知道先生找这些东西想干什么,他知道他想找的那些东西力量都很强大,在他帮先生找到那块黄色石头的时候,他曾起过贪念,想占为己有,却被那力量反噬,瘫倒在床上整整三个月,那时候,先生那嘲讽的眼神他现在还没忘记,他记得他说,“废物,就凭你也配拥有它的力量!”

    至此他便知道先生要找的东西是他碰不得的,虽然不甘,但他还是安心帮先生找他想要的东西,而先生也不时为他提升一些幻术,这对他来说也是有力的。

    十几年来,他已经为先生找到了不少遗落在三国之中的东西,可最重要的两件至今还无下落,那便是赤剑与紫箫,据说,这两件东西有毁天灭地的功效。

    风雾年的思维是敏锐的,将他受伤被救的经过联系起来,他想,那赤剑应该跟慕凉有关系,狭长的眼睛狠狠地眯起,心中又涌起了一些不甘,为什么所有的好东西都围着慕凉转,他到底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