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重生之无悔人生 > 第四十八章 测评

第四十八章 测评


  
      诗诗走到她面前,非常轻柔说道:“凤姐,安局让我带过来做测评的!”
  
      那个凤姐看也不看一眼,只顾忙着自己的事情,面无表情的说道:“脱衣服!”
  
      “啥?”这可把冷冰寒是吓了一大跳。
  
      “啥什么啥?”凤姐把手中的东西一扔,瞪着他很不耐烦地说道:“不脱衣服怎么测评呀?搞快,我还忙着呢!”那神情,就像冷冰寒是耽误了她的时间,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一般。
  
      “那我不测了总可以嘛!我还不想测呢!”见她这样的神情,冷冰寒的犟脾气也起来了,转身就往外走,心头还腹诽道:“又不是我想测,是你们非要我测的,摆什么脸色?”无欲则刚,冷冰寒有没有什么求着他们的,态度自然强硬得起来。
  
      凤姐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形,当时就给愣在那里了。
  
      诗诗更是好奇地看着冷冰寒,凤姐的脾气不好是这里众所周知的,不过似乎沉浸于科研中的人都有这样那样的性格和脾气,而且很多时候还有求于她,于是大家也就都不怎么往心里去。但她没有想到看起来那么斯文的冷冰寒竟然会这么无视凤姐,直接拂袖而去。
  
      她不清楚这个冷冰寒究竟是什么人,能让安局长请他吃饭,还让他进行测评,莫非是局里进的新人吗?可看他还是个孩子,又有什么能力来局里呢?即使进了局里,可得罪了凤姐,以后很容易会被凤姐给小鞋穿的。想到这里,她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担忧的神色。
  
      冷冰寒气呼呼地回到了刚才那个房间,安局长很是诧异地问道:“小寒,怎么啦,不是去测评吗?诗诗呢?”
  
      这时诗诗才跟着进来,走到安局长身边把刚才的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安局长听后,摸着后脑勺,有些无奈地对冷冰寒说:“小寒呀,是我考虑不周。小凤其实人挺好的,技术也非常过硬,就是这个坏脾气,得罪了不少人。不过呀,这些测评确实是需要脱光衣服的,只有这样才能采集到你身上最真实的数据!”
  
      “你既然不喜欢小凤,要不然这样,让诗诗替你测试?”
  
      一旁的诗诗一张俏脸当即涨红到耳根处,虽然是个半大的孩子,可毕竟是男性呀,要自己面对他的赤身**,她只觉芳心亦撞如小鹿,慌惶如受惊地小兔,美眸中失措的神情任谁都看的出来。
  
      而冷冰寒更是苦着脸,说道:“就不能换一个男的吗?”
  
      安局长正色道:“除了小凤之外,就只有诗诗勉强能够操作使用那些设备,其他人都不会,没有办法呀,你自己选择吧?”
  
      “能不能选择不测评呀?”冷冰寒嗫嚅道。
  
      “呵呵,这个当然是――不行的!”安局长笑着说道:“不完成备案登记,你是不能离开的!”
  
      想想刚才那个凤姐就好似见到仇人一般的神情,冷冰寒就不寒而栗,想了想,很无奈地说道:“那还是请诗诗姐帮忙测评吧!”
  
      “呵呵,那诗诗,就麻烦你了,你带他去吧!”安局长笑着对诗诗说道。
  
      出了门,诗诗一直红着脸,一路上也没有说什么,很快把冷冰寒带去了另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没有刚才那个大,也没有那么复杂,房间中间就只有一个类似于医院里的ct扫描仪一般的仪器,不过比那大得多,似乎也复杂得多。
  
      回过头来看家冷冰寒呆呆地站在那里,想着就因为他的任性,害得自己不得不来承担这件令人羞涩地工作,以后还指不定会被别人如何笑话呢,这丢人可就丢大了!诗诗心头不由就是一阵气恼,捂着自已的胸口脸上还在发烫,没好气地对他说道:“还愣着干什么,快脱衣服呀!”
  
      冷冰寒也一直是苦着脸,听到她的话不由得一惊:“现在就脱?”
  
      “不现在脱还什么时候脱呀?”诗诗瞪着眼睛说道,脸色也变了。
  
      冷冰寒有些忸怩地看了看四周,红着脸说道:“那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
  
      诗诗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绷着的粉脸扑哧一下笑开了,“怎么,小屁孩儿还晓得害羞呀?你毛都没长齐你羞个什么劲儿呀你?”
  
      “你毛才没长齐呢!”冷冰寒心头嘀咕道,不过也只能腹诽不敢说出来。前世今生四十年来,还第一次被女孩儿调戏,顿时尴尬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笑了一阵后,诗诗突然正色的道:“就算是我出去了,一会儿进来不是还能看见?思想别那么复杂了,就当我是医生好了。”
  
      她不提医生还好,一提起冷冰寒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前世里曾看过av中表演的白大褂的制服诱惑,心神不由得就是一荡。
  
      诗诗见他低着头,还以为他害羞不好意思,微微笑道:“好啦好啦,我转过身去不看你。你脱光衣服后就躺在那上面。”说到这儿再忍不住,抿嘴一笑,妩媚无方。
  
      冷冰寒瞥了一眼,见诗诗真的转过去了,咬了咬唇,飞快地把身上的衣服裤子全部脱光,赤条条地躺在仪器上的那张简易床上面。
  
      “好了吗?我要转身啦?”得到确定答案后,诗诗转过身来,看见冷冰寒躺在仪器上,脸红得像猴子屁股似地,双眼紧闭,两手还遮挡着下面的重要部位,不过从她的这个角度还是隐隐能看到。诗诗脸顿时心慌意乱,面红耳赤,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连忙轻轻唾了自己一口,把视线移开。
  
      刚才穿着衣服只觉得他文质彬彬,斯斯文文,还略显得有些单薄瘦弱。但现在他赤身**,一瞄之下可以清楚看到:他的皮肤就如同泛着一种晶莹的玉色,脖子上带着一个很精美的吊饰,点缀得他整个人更白皙。修长的身材,四肢修长有力,线条柔和流畅,浑身肌肉紧绷,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头黑豹那样充满了无穷的潜劲和爆发力,和刚才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虽然还只是一个孩子,可浑身充满了一阵男人的韵味,诗诗长这么大,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异性裸露的身体,暧昧的暖流突如其来地在她体内流转起来,她不由得有些心慌意乱。不过她极力掩饰着自已的不安,嘴里还略带有些颤音说道:“哇,你的皮肤实在太好了,怎么保养的?给姐姐我说说?”
  
      但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问题实在有些尴尬,冷冰寒咳嗽一声,也不回答,惹得诗诗又咯咯娇笑起来,笑得冷冰寒一阵郁闷,不由翻过白眼,急道:“能开始了么?赶紧呀!”
  
      在诗诗咯咯的笑声中,仪器终于启动了,冷冰寒感觉到身下的简易床正在缓缓移动,要将他送到一个密闭仓中,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这赤身**在一个女人面前,就好似什么秘密都没有了,这种羞涩和莫名地压力,让人浑身不自在了,那感觉不如去痛痛快快打上一架。
  
      渐渐地,简易床将他整个身体送入到了密闭仓中,这个密闭的仓就如同是一个稍大一些的棺材似的,全部都是用银白色的金属做成,看不到一点衔接的地方,里面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
  
      在这里就能测评出自己的能力吗?依靠的是什么原理呀?这仪器设备又是谁生产的呢?安全系数如何?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
  
      正在冷冰寒胡思乱想的时候,入口处也封闭上了,舱里顿时是一片漆黑。好在这些年来,冷冰寒已经基本上能够在黑暗中视物了,还能好奇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同时,全身上下也是高度紧张的,如果让他探知到有危险的存在,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在第一时间内打破这个封闭舱,逃出生天。
  
      随着舱门的关闭,仓里开始被注入一种液体,刚开始把冷冰寒吓了一大跳,差点就想要跳了出来,不过随后发现这种液体很是黏滑,似乎充满了一种活力物质,对于身体没有什么损害,况且自己还有宝物电雷闪护身,也才放下心去。
  
      舱内的液体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渐渐淹没了整个身体,冷冰寒随着液体的升高,而不断将头抬起,以保持自己的呼吸,可液体渐渐灌满了整个舱体,再也没有一点空余的地方。
  
      冷冰寒大骇,这还让人怎么呼吸呢?
  
      他紧闭自己的嘴巴和鼻子,憋着呼吸,静观其变。在他想来,这个密闭舱不可能在人接受测评的时候把人给憋死吧?
  
      很快令他惊讶的是,随着口鼻呼吸的中断,体内的五个光球的转动似乎加速了,而且越转越快。与此同时,突然间他觉得浑身凉咝咝的,通过体表的亿万个毛孔,身体所需的氧分和其他物质源源不断地和体内的废弃物相互交换,大量的能量不断被吸收到光球之中,不仅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不适,反而是觉得通体舒畅,似有无数只冰凉的小手在抚慰着他,给他做着推拿按摩似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