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妖禁 > 604. 变脸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龙阎似乎仔细想了想,才想起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他抚掌道:“你说的人、莫不是奉命十世轮回找白麒麟的人?”
  
  莫燃点头。
  
  龙阎的眼神在唐烬身上掠过,那一眼,莫燃差点以为龙阎已经知道唐烬就是白麒麟了,而龙阎转回视线,似乎有些为难,“此人我知道,只是,我愿意放人,他也不一定愿意回来。”
  
  莫燃眯了眯眼睛,“为何?”
  
  龙阎道:“此人爱上一个青门仙子,犯了大忌,已经在青门大牢待了两年,若非莫城主提醒,我都要忘了此人了,不过既然是莫城主提出要人,我必定会去就放人,只是,他愿不愿意来浩淼之城,就不是我能决定得了了。”
  
  莫燃笑了,“那我便跟殿下讨要两人,一并将那青门仙子也讨来,我想殿下也愿意成人之美吧?还是说,青门有什么我不知道的规矩,不让人谈恋爱?”
  
  龙阎摇了摇头,“那倒不是,因为莫久书爱上的不是一般人,而是本殿下的姐姐,所以该成人之美的不是我,而是我的母后。”
  
  莫燃看着龙阎,那毒蛇一样的视线已经让她非常不适,而他的这番话更是让莫燃心中暴躁,因为莫燃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疯老九为人精明的很,按理说不会让自己吃那种牢狱之苦,可为什么会被关在青门大牢?
  
  难道真的是因为爱上了青门的公主?
  
  本以为顺顺当当的事情,竟也会出这种岔子……
  
  心中思绪飞转,莫燃也颇为伤感的点头,“原来如此,那我修书一封,还请殿下代为转给莫久书,希望他能体谅我一番苦心。”
  
  说着,莫燃命人取来笔墨,当即写了一封信交给了龙阎,信中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内容,不管写什么,这封信都会被龙阎看到的,重点是这封信本身,只要疯老九收到了,他就会知道她已经安然无恙的回到了浩淼之城,如果他还有理智,就该知道离开青门才是当务之急。
  
  龙阎皮笑肉不笑的收起了信,道:“既是莫城主托付的,我一定带到。”
  
  “多谢。”莫燃说道,早就不愿再近距离站在他身边,正要走时,旁边却传来挽留的声音,“施主留步。”
  
  莫燃站住,看向说话的人,那人穿一身金色的袈裟,身上竟是隐隐有一层佛光,慈眉善目,一对大耳朵几乎垂到了肩膀,目光低垂,从始至终都是一副老僧入定一般的安静。
  
  此人便是智普大师,乃是戒门的得道高僧,与真佛无异,能出现在这里其实相当意外了。
  
  莫燃道:“大师何事?”
  
  那智普大师倒也直言不讳:“贫僧有一不情之请,还请施主让迦蓝出来一见。”
  
  还真是不情之请啊……
  
  莫燃道:“大师,恕我直言,迦蓝已非佛门中人,如今我是他的主人,代他拒绝也不算冲撞了大师吧?”
  
  那智普大师道:“伽蓝虽非佛门中人,但与我佛门仍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还请施主行个方便。”
  
  他说话时始终如一尊佛一样,嘴角甚至始终带着一抹慈悲的笑,那悲悯的姿态仿佛能让世人都暗暗垂下头去,他说什么便是什么。
  
  莫燃心中一凛,定了定神,暗忖此人道行果真深厚,可他当着众人之面跟莫燃要人,隐隐有几分咄咄逼人之态,旁人敬奉神佛,莫燃却不吃这套。
  
  在她看来,这一身佛光的智普大师还不如迦蓝那个妖僧看起来舒服。
  
  莫燃并不打算让迦蓝跟这个人见面,至少不能当着这么多人见,迦蓝看起来像个普度众生的神佛,可那芯子却是个魔鬼,她可不想让这个宴会弄成大开杀戒的地步。
  
  正当她又要拒绝时,鬼王端着酒杯慢慢踱步过来,他嘴角勾起,隐隐带着一丝冷冽,“我说,大师为何听不懂人言?我家娘子说了,她不愿大师见迦蓝,大师怎么还要相逼?”
  
  那智普大师终于抬眸看了一眼,视线在莫燃和鬼王之间转了一圈,终是叹声道:“阿弥陀佛,既然如此,烦请施主转告迦蓝,让他放下屠刀,戒门愿为他行驱魔阵,诵经九十九日,请他重回佛前。”
  
  莫燃心中一片冷然,面上却道:“我一定转告。”
  
  转身时,鬼王拉住了莫燃的手,那温热的指尖也让莫燃心里渐渐回暖,跟这几人说话,简直如打仗一般,打仗尚能随心所欲,可与他们周旋却只会让心力交瘁。
  
  智普大师所说的驱魔阵,是戒门极其浩大的阵法,需九百九十九个高僧诵经九十九个日夜,以达到驱除魔性的效果,期间不能中断,不能出任何岔子,这样的驱魔阵,在戒门也只有记载,并未有谁享受过。
  
  他觉得这是对迦蓝的恩赐吗?厚待吗?或者是弥补?
  
  可迦蓝心里的那尊佛早就没了,驱魔又有何用?即便莫燃一字不差的转述过去,迦蓝恐怕也不屑一顾。
  
  可悲的是,智普大师认为迦蓝堕入了魔道,却并不觉得戒门有错,他就是说一声抱歉,都比什么驱魔阵来的好听。
  
  莫燃看向鬼王,回握了一下他的手,神识中道:“我没事。”
  
  鬼王回以一笑,眼角的泪痣很是妖异,他不疾不徐的跟在莫燃身侧,像是护法一样,而之后天界的人再说话时,似乎都遮遮掩掩了许多。
  
  对莫燃来说,虽然有点打击,但他们的确更忌惮鬼王,这是事实。
  
  莫燃轮番敬酒,一直到了须弥戒众人面前,来的虽然都是熟人,但此刻也都端着一本正经的架子,三个帝国的皇帝都有些小心翼翼的,好在是有各家的老祖撑腰,否则在这强者云集的大堂之内,即便是皇帝,也排不上号。
  
  莫燃先给离心敬了酒,她道:“那日回来的仓促,还未恭喜师父晋升,这杯酒就补上吧。”
  
  离心的视线停留在莫燃的酒杯上,忽然道:“你怎么酒量见长了?”
  
  莫燃一顿,她今天的确喝了不少酒,而且她的酒量的确好了很多,这得归功于在酒池的那两个月,整天泡在那样的气氛里,即便不饮,莫燃呼吸的都是酒气,酒量竟然被锻炼出不少。
  
  只是没想到离心会注意到这个。
  
  莫燃不由得道:“也是,酒量是能练出来的。”
  
  离心跟莫燃碰了碰杯子,“那改日我们师徒专门对饮庆祝吧,这杯酒还是祝你执掌浩淼之城吧。”
  
  见离心举杯喝了,莫燃也一饮而尽,道:“也好。”
  
  说罢,莫燃看向聂狰和洛川,道:“二位师父,莫燃不孝,两年没消息,还请二位师父原谅。”
  
  洛川哼哼了两声,“你这丫头厚此薄彼,分明先去看了离心,却不来见见为师。”
  
  莫燃笑道:“离心师父渡劫,我能不去吗?徒儿可没有厚此薄彼,浩淼之城的大门永远向三位师父敞开。”
  
  洛川这才换上满面笑容,颇有些骄傲的样子,“这还差不多。”
  
  “呵呵……”离心却不知为何笑了一声,莫燃看他时,只见他悠悠的喝酒,并没有多余要说的。
  
  不过看到如此从容的离心,莫燃却是放心不少,离心跟洛川和聂狰坐在一处,与离家皇帝和老祖隔了一段距离,看得出离家皇帝还有些尴尬,不敢看离心,因为当初他已经不是沧月国叱咤千年的离皇了,即便他想攀这个关系,皇家的规矩也不让了。
  
  莫燃刚走几步,就被凤佳人拉过去了,那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莫燃,小声道:“好啊你,那日见到我时还一声不吭,让我回去看了那封国书吓了好大一跳,我不管,你这岛上风景好的很,我非要住一阵子才行。”
  
  这还真是凤佳人能说出的话……
  
  莫燃不慌不忙的说:“你住在这里,就不怕见不着常无命?”
  
  凤佳人愣住了,一脸愁色,不过很快,脸上乌云尽散,甚至眉飞色舞起来,“这好办啊,反正你答应帮我寻常无命的,等你寻到了,顺便把他接来这里,岂不是两全其美?”
  
  莫燃嘴角抽了抽,她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眼眸一转,莫燃迎上唐甜的视线,那双杏眸比之过去更加耀眼,混杂着精明与张扬,唐甜向来都能让自己活的舒舒服服的,这一点莫燃是清楚的。
  
  不过,此时看唐甜,不知道是不是莫燃的错觉,总觉得她眼里多了别的东西,让她看起来更加鲜活了,可具体是什么,莫燃又说不上来。
  
  两年也许真的有点长,他们或多或少都变了一些,而她没有参与。
  
  许是彼此之间太过了解了,以至于莫燃见到唐甜,根本没什么话可说,一个眼神似乎就够了,最终,两人无声的碰了一下杯子,共饮了一杯,唐甜说了一句:“祸害遗千年,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挂。”
  
  莫燃满脸黑线,“你倒是明白。”
  
  莫燃没有专门敬酒,只是在跟熟人打招呼,须弥界五大门派的掌门都来了,除去聂狰和洛川,另外三个门派的掌门也在,神音派的新掌门莫燃还是第一次见,仙剑门掌门虽然见过,但莫燃根本没必要专门去敬酒。
  
  不过,令她有些意外的是,落霞宗的掌门廉鸿渊,竟然也客客气气,主动敬了她一杯酒,却也仅此而已。
  
  莫燃看了廉鸿渊一眼,不禁笑了,只是那笑容未达眼底,酒也没喝,她道:“廉掌门想必丹道大成了吧?竟然翻脸不认我这个昔日的师父了。”
  
  

Ps:书友们,我是灰萌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