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之奥术至高 > 第七百一十一章:天灾之心

第七百一十一章:天灾之心



    无数道目光都凝聚到了天空中那一把庞大的灰烬使者虚影之上,有惊恐,有不安,也有紧张、期待和兴奋,飞羽和逐rì者联盟双方的玩家都是看着这一柄剑刃,表情各不相同。

    而这时,狼人形态的死亡刀锋咧了咧嘴,露出满口森冷的狼牙,猛然奋力挥起手臂,灰烬使者狠狠地向下斩去!

    而与此同时,天空中那一柄庞大的灰烬使者,也是汇聚了全世界的目光,在发出一声震耳yù聋的嗡鸣声后,化作一道墨绿的利芒,径直地对着地面直切而下!

    遮天蔽rì的绿sè剑影,带着刺耳的狂风呼啸极速降临,在灰烬使者落下的一瞬间,所有的玩家都仿佛被上了发条的机器一般,疯狂地动了起来!

    “去给他们挡刀,快!”

    人群之中瞬间爆发出轰鸣的混乱,大量的玩家带着飞行术的光芒升空而起,直接向着那柄降落速度并不快的灰烬使者虚影冲去,各大公会的会长还在不断催促着,焦急火燎!

    这攻击的速度不快,但笼罩范围却是极大,很明显是群体攻击,他们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人去替下面的那些亡灵玩家挡下这一击,他们不是亡灵,死就死了,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惩罚。

    那些飞羽三大公会的玩家也是sāo动了起来,他们也纷纷忍不住上前,想要拦住这些试图抵挡攻击的玩家,只不过奔放的小情迷下令,各团的队长都拦住了自己的团员。

    “不需要。”奔放的小情迷自信满满。

    他可是看过灰烬使者属xìng的!

    这些玩家速度极快地冲到了灰烬使者的正下方,连防御技能都没有开,然而下一秒,遮天蔽rì的绿sè剑影呼啸着从他们的身上穿过,仿佛他们根本不存在似的,连一丝痕迹都没留下!

    “什么?”

    “我靠!”

    那些已经做好必死的决心去挡刀的玩家全都是瞬间呆滞,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从自己身上穿过的剑影,直接爆出了粗口。

    而下方那些被王陌压制的亡灵族传奇高手们,纷纷抬起头看着天空,当他们看到那庞大狰狞的剑影在视线中不断放大时,大量的玩家都是睁大眼睛——

    仿佛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下一秒,璀璨的剑影咆哮着从天而降,狰狞巨大的剑刃在无数人难以置信和惊恐至极地注视下,瞬间直接穿过了大量的亡灵玩家,没入了地面!

    寂静,绝对的寂静!

    整个灰烬之地都寂静了下来,无数的玩家怔怔地看着那大片大片被灰烬使者扫过的亡灵玩家,这些人都是各大部落公会的最jīng锐的亡灵玩家,其中大部分是来自逐rì者联盟的传奇高手,被灰烬使者正面扫中,是什么结果?

    现在他们依然被奥能之手和法师之手压在地上,看不出端倪。

    那些被压制的传奇高手们依然保持着满脸呆滞的姿态,然而眼眸中的灵魂之火却已经开始了不正常的闪烁。

    灰烬使者七宗罪的属xìng,其中嫉妒代表的,是只针对亡灵的大范围技能!

    而这时,死亡刀锋手中的灰烬使者本尊,开始散发出一种若有若无的吸引力,前方那些被灰烬使者剑影扫过的亡灵玩家,突然开始灵魂离体而出,一道道白sè光影向着灰烬使者飞去——

    “怎么回事,我们没死啊!”

    “这是什么情况!”

    那些亡灵族的传奇高手们纷纷如梦初醒般地大吼了起来,可惜,根本没人能听到他们的声音,他们只能在心底狂吼。

    被灰烬使者扫过以后,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我居然没死?

    这立刻让他们感到一股劫后余生的狂喜,乃至于如释重负,毕竟谁也不想轻易承受那如此惨痛的代价。

    然而很快,他们就发现,虽然自己没死,可是却中了另一个未知的效果——他们无法做出任何动作了。

    这时,他们却突然感到视线离体而出,纷纷让他们一愣,这种感觉无比熟悉,不就是挂掉以后释放灵魂回祭坛之前的“上帝视角”么,可是,他们明明没有挂掉啊。

    他们只能带着不甘的狂吼,和惊恐的目光,看着自己离灰烬使者越来越近——直到死亡刀锋举起灰烬使者,犹如磁铁一般,唰唰地将他们吸入进去。

    “该死的灰烬使者,为什么就是看不出属xìng技能。”天使圣剑满脸苦涩地站在逐rì者联盟的人群中,在追逐时光的脚步被炎烬缠住后,他暂时接管了指挥。

    让他苦恼地是,他根本看不出灰烬使者的属xìng,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让玩家去挡刀的主意就是他出的,结果那些玩家完全被无视了,直接被剑影穿过,而当他以为那些亡灵玩家必死,已经做好承受损失的准备后,却发现他们还活着,而现在,死亡刀锋又施展技能将他们吞噬了进去。

    这种未知比什么都可怕,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去防范。

    灰烬使者上的骷髅标记表情变幻,露出一股憎恨的表情,墨绿暗影雾气吞吐缭绕,然后,在全场所有玩家的注视下,再次释放出一道道白光,这些灵魂再次回归到了他们各自的身体。

    重新恢复身体控制权的这些亡灵玩家们,第一时间做的事,就是紧张和忐忑地检查自己的技能栏和属xìng面板,他们非常害怕像是被柠檬糖吞噬那样,丢掉自己的技能和属xìng、等级。

    很快,他们都检查完了,让他们错愕的是,所有的东西都完好如初,他们似乎根本没有损失,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自己的状态栏上。

    一个状态出现在了那里,名为:天灾之心。

    他们纷纷茫然地从地上爬起来,虽然状态栏里有一个天灾之心效果,可是他们却没有任何的异常,不仅行动自如,而且头脑清醒。

    死亡刀锋扛起灰烬使者,盯着远处的那些亡灵玩家。

    亡灵意志!

    没有人注意到,死亡刀锋亡灵意志那磅礴的jīng神力量疯狂地席卷而出,瞬间覆盖了全场,大量的亡灵玩家同时浑身细微颤抖,在不知不觉间被夺取了心智。

    接着,这些人开始同时麻木地转过身,向着死亡刀锋缓缓走去。

    “你们在干什么?”天使圣剑顿时震惊了,他忍不住愤怒地大喊道,“你们在找死吗,都**给我回来!”

    就在刚才,他还得到了这群玩家的汇报,证明他们确实没有事情,可是现在他们居然一个个紧挨着走向了死亡刀锋,那不是刚刚虎口脱险又自己送回去吗?

    死亡刀锋扛着灰烬使者,没有人注意到,灰烬使者浓郁磅礴的墨绿暗影浓雾下,正在隐隐暴动着一股股金sè的圣力,这些力量钻进死亡刀锋的体内疯狂地撕扯,让得他的头顶不断飘起一个个巨额伤害数字。

    只不过从灰烬使者落到死亡刀锋手里开始,所有人都习惯了,他的头顶不断在飘起密密麻麻几乎看不清的红sè伤害数字和绿sè加血数字,所以并没有人注意到,他正在承受极为苛刻的装备副作用。

    死亡刀锋放下灰烬使者,冷冷的眼神瞥向旁边的逐rì者联盟公会玩家所在,天使圣剑立刻闭嘴了,他不想在这时激怒这尊杀神。

    死亡刀锋,是飞羽中xìng格最难以捉摸的玩家,像炎烬的暴力好战和阿拉贡的开朗随和,是很容易就能看出来的,只有死亡刀锋,始终对所有人都保持着神秘感,让他们不敢轻易触怒。

    而且这时,他突然有些醒悟过来,这些人,明显是被控制了。

    “死亡刀锋何必多费力气,想杀直接杀掉就好了,为什么要再控制他们,多此一举。”一个部落公会的会长满脸怒气地说道。“这难道是在羞辱我们吗。”

    这些亡灵高手中也有他们公会的,而且对于他们这种普通公会来说,这些传奇高手已经是最为jīng锐的力量,对他们的意义就像是王陌对飞羽的意义一样,这些人要掉二十级已经够让他们难受了,死亡刀锋还在琢磨什么。

    说话间,在寂静的灰烬之地所有玩家的注视下,那大量的亡灵族传奇高手,逐渐都接近了死亡刀锋,然而,他们却在死亡刀锋一段距离之外停了下来,然后站住了脚步,只有其中的一个亡灵玩家,缓缓地走上前去。

    这个亡灵玩家是一个盗贼,他突然从人群中走出,让得远处逐rì者联盟的玩家们爆发出一阵哗然和惊呼,不少高层和指挥都是脸sèyīn沉了下来。

    因为这个盗贼叫做“我很狂暴”,是他们公会极为有名的一位亡灵高手,传奇高级亡灵盗贼,他虽然不在**守序部落的天榜之列,但是却有着匹敌寻常天榜高手的实力,也是逐rì者联盟重点培养的超级高手玩家之一。

    此时的亡灵盗贼正满脸木然,眼眶中闪烁着和死亡刀锋一模一样的天青sè灵魂之火,他走到死亡刀锋的身前,在距离死亡刀锋一码的地方站好,握着武器的双手自然垂下,不做任何抵抗。

    然后,死亡刀锋举起灰烬使者,狰狞墨绿的巨刃散发出若有若无的嘶鸣咆哮,在死亡刀锋的手中绽放出属于顶级传说橙武的浓郁光芒,接着,随意地一剑向前刺去——

    “噗!”

    庞大的巨刃彻底地贯穿了盗贼的身体,从胸口刺入,狠狠地从背后穿破而出,灰烬使者的暗影力量肆无忌惮地钻进盗贼的身体,撕扯着一切,死亡刀锋微微用力,将灰烬使者拔了出来,盗贼便双腿一软,直接倒在了地上。

    在这个过程中,所有逐rì者联盟的玩家都是鸦雀无声,他们呆呆地看着灰烬使者刺入亡灵盗贼的体内,尤其是许多逐rì者联盟的高层,他们更是满脸呆滞,浑身的力量仿佛被抽空了一样。

    他们很清楚,这位我很狂暴从今以后,也许就要从逐rì者联盟的高手培养计划中除名了,原因非常简单——他直降了二十级,已经彻底不可能追上主流的步伐了,不再具有培养的价值了。

    而这一切,仅仅因为死亡刀锋简简单单的一剑。

    他们再看向灰烬使者,连眼神都变了,尽管早已知道它的意义,然而直到这一刻,他们才清楚地感受到,那并不是一把威力无穷的神剑,那是一柄宰割生灵的魔刃!

    他们全都沉默不语,王陌的接连控制,让他们失去了最后抵抗的信心——而且他们大部分的亡灵玩家,灵魂燃烧状态和战争法术都濒临结束了,根本不再具有一搏的资本。

    天使圣剑已经开始准备最后的决策了。

    那就是全员自杀!

    包括那些非亡灵族的玩家,他们的灵魂将会全部被柠檬糖给吞噬,导致掉落三到五级不等,丢属xìng、丢技能。

    做出这个决定需要极大的勇气和魄力,甚至比开启全状态法术拼命还要困难,可这已经是他们离开这里的唯一办法,也是那些亡灵玩家避过灰烬使者恐怖净化的唯一办法!

    这种决定,连他这个会长都不敢轻易下,逐rì者联盟三位会长之一的星光璀璨正在跟站在逐rì者联盟背后的那个人秘密交流着,一旦对方应允,他们就会立刻下令,全员自杀!

    “联系一下狂暴,就说公会会想办法帮他把等级重新提升上去的。”天使圣剑满脸yīn沉,语气冷漠地说道。

    “会长,联系不到狂暴啊。”这时,天使圣剑身后的一个玩家奇怪地说道。

    “你说什么?!”天使圣剑豁然转身,猛然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在逐rì者联盟,合约受雇的传奇高手私聊必须随时保持对会长的通畅,除非在做特殊任务,然而,现在他们却联系不到?

    而在这时,灰烬之地再次掀起一阵sāo动,因为大量的玩家看到,死亡刀锋并没有急着继续慢慢击杀下一位亡灵玩家,而是暂时放下灰烬使者,抬起手,将一道漆黑的光芒降临在亡灵盗贼我很狂暴的尸体上。

    天使圣剑猛然回过头,惊恐地看着这一幕。

    这时奔放的小情迷早已笑得合不拢嘴了,他通过视觉法术隔着老远的距离把天使圣剑和那些逐rì者联盟玩家们惊恐、震惊、还夹杂着些许不敢相信的表情看了个清楚,甚至截图发到了飞羽的团队频道。

    除了正在疯狂攻击追逐时光的脚步的炎烬,和正在围攻斩龙之剑公会的月光传说,其他的飞羽成员,和在飞羽的团队频道观光的柠檬糖、天堂向左等人都是笑得前仰后合。

    “哈哈,我一直在期待他们看到刀锋这一手时的表情,果然冰凉舒爽!”

    “真没法想象他们的心情,要是我就直接删号了。”

    伴随着死亡刀锋的动作,原本因为一位超级高手陨落而刚刚有些**四起的论坛,瞬间直接爆炸了!大量的玩家发出难以置信地惊呼,心中升起了一个强烈的预感!

    在灰烬之地,飞羽和逐rì者联盟双方的玩家都有了些许预感,飞羽三大公会,尤其是战争风暴的玩家带着一丝难以置信和期待,激动得浑身颤栗起来,而那些逐rì者联盟的玩家和高层们,则是纷纷惊恐地睁大眼睛。

    王陌也是和飞羽众人一起笑着,然后转过头,看向逐rì者联盟玩家们所在的方向。

    “逐rì者联盟的各位会长们,我知道你们也许已经在想着怎么在事后挽回这二十级的损失了,不过我好心提醒一下大家,我看你们可以省一些脑细胞,不用冥思苦想了。”

    王陌带着满脸灿烂的笑容,高声说道。

    “因为,目前看来,你们差不多补不回这个差距了,因为,这恐怕不再是二十级了。”王陌脸上的笑容变得越发灿烂和肆意,“据说以前的虚拟游戏都有一句话,叫做‘惹了我,信不信我杀你回零级’,我是第一次玩游戏不知道,不过你们这些老玩家应该都记得吧。”

    王陌的声音高昂清晰,在灰烬之地回荡着,迅速地落到每一个玩家的耳中,让得包括逐rì者联盟的几位会长在内,所有玩家都是脸sè剧变。

    这时,死亡刀锋猛然抬起手掌,一道黑sè光芒再次从亡灵盗贼我很狂暴的尸体中升起,在黑sè的光芒中,我很狂暴的伤口没有愈合,然而已经挂掉了的身体,却开始了细微的动作,然后逐渐加大——

    无数的玩家,各种各样的目光闪电般的汇聚而来!

    我很狂暴最终在所有玩家、众目睽睽地注视之下,缓缓地站起了身形,胸口狰狞的血洞还在汩汩冒着血浆,他已经灵魂之火消散的眼眶中,重新燃起了天青sè的灵魂之火——

    “我**!”

    “这怎么可能?”

    “玩家死了的话控制状态就结束了啊!这个盗贼是**吗,死亡刀锋复活他他就接受??”

    整个灰烬之地瞬间爆发出震耳yù聋的嘈杂轰鸣,无数的玩家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看着那缓缓站起的我很狂暴,更是有大量的玩家感觉自己的观念简直被颠覆了,灰烬之地仿佛一瞬间沸腾了起来!

    死亡刀锋神sè冷漠,再次举起了灰烬使者!

    无数的目光再次汇聚在灰烬使者上,依然带着丝丝的难以置信,那墨绿的剑刃闪烁着暗影光芒,狰狞无比!

    天使圣剑一瞬间身体僵硬到了极点,感觉浑身的骨头仿佛都结冰了,他只是愣愣地看着那又站起身形的亡灵盗贼,大脑一片空白!

    王陌脸上的笑容缓缓收敛,下一秒,猛然浮起森然杀意!

    “我看,这个下场相当适合你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