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极品修真强少 > 第0978章 都是误会啊

第0978章 都是误会啊

    “这个……”厨房里还远远躲着几个笑面弥勒的手下,此时他们都是面面相觑,既害怕如恶魔一般不好惹的萧辰,又不敢把笑面弥勒供出来,只能左顾右盼,假装没听到刚才萧辰的问话。¢£,

    不过萧辰也没打算真问出什么来,刚才他以修真者的神识,感知到潘先宗的攻击动作,便及时闪开,只不过正好看到地上的面团罢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肯定是笑面弥勒干的。

    “你……你是怎么躲过去的?这不可能!就算是武王十层大圆满,也躲不过我的飞刀,难道你已经是武尊级别了?”潘先宗难以置信的看着萧辰。

    他刚才只感觉到眼前人影一闪而过,然后自己的飞刀就落空了,压根就没看清萧辰的动作,所以心中惊骇不已。

    “什么武王武尊?你到底是不是来做削面的?连自己赚钱的家伙都拿不住,直接飞出去了,看来你的手艺也不过如此嘛!”萧辰不满的瞪了潘先宗一眼,拿着面团走过去,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不紧不慢的招手道:“来来来,本大少再给你一次机会,这次可看准了啊!”

    “我削你奶奶个臀!”潘先宗这回终于听懂萧辰在说什么了,顿时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气得直哆嗦,又从衣服里抽出两把飞刀,一甩手向萧辰直射而去,其中一把直逼萧辰心脏,另一把则封住了萧辰的退路!

    这招“绝命狂刀”是潘先宗的拿手武技,左右夹击,封死所有退路。很少有人能躲过,就算武王大圆满用尽全力机缘巧合下勉强躲过。也必然要付出受伤的代价!

    “噗噗”两声传来,萧辰根本来不及闪躲。胸口和后背同时被飞刀扎中!

    “臭小子,你刚才不是还嘴硬么?现在怎么样?被我的飞刀扎中不好受吧?”潘先宗面露喜色,眯着眼睛得意洋洋道。

    只见飞刀深深的没进了萧辰的胸口,几乎深至没柄,不过虽然受了重伤,萧辰却依旧面不改色的站着,似乎毫无反应。

    潘先宗哈哈大笑道:“别逞强了!告诉你吧,我的两把绝命魔刀上都涂满了剧毒,别看你现在还能靠着魔气强撑着。用不了多久,毒液就会侵入五脏六腑,你就等着七窍流血,痛苦而死吧!哈哈哈哈!”

    “唉,看来你不但手艺很差,眼神还不好使!”萧辰摇了摇头,举起手里的面团在潘先宗面前晃了晃,一脸无奈道:“你以为把刀插在面团上,就叫刀削面了吗?就你这技术。还敢出来献丑?说什么特制刀削面,当我的仰慕者我都嫌丢人!你还是赶紧回去再练几年吧!”

    “什么?!”潘先宗只觉得眼前一花,眼前的画面突然变了,只见萧辰左手托着面团。正悠然自得的站在那儿,而他刚才射出去的两把飞刀,牢牢的插在了面团上!

    “这……”潘先宗大张着嘴。哑口无言,愣了好一会儿。才大声吼道:“这不可能!刚才飞刀明明都已经插进你的身体了,怎么会……跑到面团上去的?”

    “都说了你老眼昏花。怎么还不信呢?”萧辰叹了一口气,左手微微抖了一下,两把飞刀就“咣当”掉在了地上。

    刚才他不过是简单布置了一个幻象,让潘先宗以为他被飞刀射中,其实他只是用面团把飞刀都接住了而已!

    “你放屁!”潘先宗满脸涨红,气急败坏的转过头,问向远远躲在窗边的笑面弥勒手下:“你们几个!给老子说实话,刚才萧辰是不是被飞刀扎到了?快点说!不然我弄死你们!”

    “是……是吧……”笑面弥勒的手下互相看看,挠了挠头,不确定的回答道。

    其实他们刚才看到的,也同样是萧辰被扎中的幻象,但是萧辰这会儿明明还好端端的站在那里,活蹦乱跳毫发无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行了别扯犊子了,你到底会不会做削面?就你这垃圾手艺,就算做面也是浪费材料,还是死去吧!”萧辰直接把手里的面团往潘先宗的脑门上呼去!

    “啊!!!”潘先宗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寒光一闪,两把飞刀瞬间刺穿了他的双眼!

    潘先宗只来得及惨叫一声,便直挺挺的倒了下去,面色惨绿,转眼没了呼吸,他到临死前,都没弄明白究竟了发生什么事。

    笑面弥勒刚才怕再被飞刀误伤,所以特意挪近一点,躲在了门板后面,结果刚一探头,就看到了两把飞刀带着面团没入潘先宗脑壳的那一幕!

    他立刻就给吓傻了,本来以为潘先宗对付萧辰必定游刃有余,没想到却被萧辰耍得团团转,最后还丢了小命!这萧辰简直太恐怖了!

    “削面弥勒,别躲躲藏藏了,赶紧给本大少滚进来!”萧辰拍了拍手上的面粉,朝门外吼了一句。

    “是是是,萧大侠有什么吩咐?”笑面弥勒一个激灵,也不敢躲了,连忙屁颠屁颠的跑到了萧辰面前,两腿不停的打着摆子,一脸谦卑。

    “你特么找的什么鬼面点师傅?就这手艺,没见他把自己都给削死了吗?本大少还饿着肚子呢!你故意耍我玩儿是不是?”萧辰皱着眉头,指着笑面弥勒的鼻子一通臭骂。

    “误会,都是误会啊!”笑面弥勒冷汗直冒,连连摆手道。

    看着倒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的潘先宗,笑面弥勒不由暗暗叫苦,这到底啥情况啊?他是绝对不相信潘先宗真能削面把自己削死,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啊!

    他看到的景象,似乎好像真是潘先宗在用刀削面团,不然那面团怎么还在刀上?

    “误会?那你给本大少一个解释!否则今天一天都把你挂在会客厅的窗户外面!”萧辰冷冷道。

    笑面弥勒想到那一幕,顿时不寒而栗,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苦着脸道:“萧大侠,这……这家伙其实我也不太熟悉,只知道是您的仰慕者!早知道他削面做的这么差,我就不让他动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