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极品修真强少 > 第0974章 焕然一新

第0974章 焕然一新



    想起萧辰死活要他烧刀削面,笑面弥勒严重怀疑对方就是想找个合理的说法,比如烧的面太难吃之类理由,把自己给灭了!

    “唔……这样吧!”卓掌门琢磨了一会儿,拍板道:“你先在青岩派呆着,稳住那个萧辰,我这边马上派几个高手过去增援你,到时候你们里应外合,直接把萧辰弄死拉倒!这小王八蛋,留着太碍事了!”

    “行,就按您说的办!那我就等您的好消息了!”笑面弥勒连声答应,然后挂掉电话,心里踏实了不少,带领手下继续往青岩派的方向走去。

    另一边,萧辰先是给郑新翔打了个电话,告诉他笑面弥勒要过去给大家做饭,让他提前准备一下,自己随后就到,然后开车在高速上绕了一大圈,找到一个服务区把车停好,锁好车门,然后才往青岩山山脚方向走去。

    他可不想和笑面弥勒那样把车就停在路边,就算不被拖车拖走也会被经过的大车撞坏!

    带着贾木森和几个姑娘往山上走去,萧辰顺便向他们解释一下自己怎么认识郑新翔,又是怎么和欢喜宗结仇的。

    虽然萧辰讲的比较简单,但也是个比较长的故事,聊着聊着,众人就走到了青岩派的大门外,一个人影正站在门口等着他们。

    “萧辰少侠,笑面弥勒已经把刀削面做好,桌椅碗筷也都摆好了,你们先进来歇会儿,马上就能吃饭了!”那人影正是郑新翔,他看到萧辰等人,一脸热情的招呼道。

    刚才他接到萧辰电话的时候,还有些纳闷为什么笑面弥勒会突然出现。不过仔细沉吟了一会儿,才想起最近寻获的灵玉宝藏,立刻就明白了对方的来意。心中暗道侥幸,幸亏萧辰偶然路过。否则刚刚找到的这批灵玉肯定保不住了!

    “翔哥,不好意思,又来打扰你们了!”萧辰笑着拱了拱手道。

    “瞧你说的,和我还客气什么?要不是你出手相助,我们青岩派也不会有今天,别说是难得过来一趟,就算你想每天住在这里都行!”郑新翔重重拍了拍萧辰的肩膀,一脸诚挚的说道。然后带着他和众人往会客厅走去。

    “咦?你把门派装修得不错啊!而且好像还多了不少来学习的弟子!”看着焕然一新的青岩派,以及在广场上修炼的众多弟子,萧辰微微点了点头,赞了一句。

    想起之前自己来到青岩派的时候,看到的都是破旧的茅草屋,狼藉的地面,一副凄惨的样子,现在完全整修一新,不过倒也没有特别豪华奢侈的建筑,只是把旧的房子拆掉。在原有的位置重新盖了几座新房而已,看上去还挺朴实的。

    “嘿嘿,还得多谢你的出手相助啊!虽然说有了那么一笔钱。不过师父说不可以铺张浪费,所以只是简单翻新了一下,还算能看过眼!”郑新翔挠了挠头憨笑道。

    听郑新翔提起他师父,萧辰便问道:“对了,谷前辈的身体怎么样了?有没有好转?”

    “师父服了你开的药方后,不但伤势痊愈了,身体也一天比一天结实,说起来这件事儿更要多谢你了,否则当时他老人家那个状况。恐怕都熬不了多长时间……”郑新翔说起这个就是一脸感激。

    “这回又换你客气了,咱们既然是好朋友。我哪能见死不救呢?”萧辰笑着摆了摆手,止住了郑新翔的道谢。谷崇义得的也不是什么重病,自己想要治好他不过是举手之劳。

    “想不到这家伙还挺古道热肠的,我还以为他只会抠门做坏事儿呢!”程梦莹跟在后面,轻声嘀咕道。

    “酸酸姐喜欢的男人,那肯定是绝世优质满分好男人,救个人分分钟的事儿!”田酸酸笑眯眯的说道,显然对萧辰很是满意。

    绫千雪看了那两人一眼,抿嘴一笑不说话,她早就知道萧辰是这样的人了,不然在自己稀里糊涂**于他的时候,他怎么会第一时间出来承担责任,而不是选择装失忆呢?

    萧辰和郑新翔一路聊着天,走进了会客厅内,就见谷崇义正坐在椅子上等着。

    见萧辰来了,谷崇义连忙站起身迎上前,声音洪亮的说道:“可把萧少侠给盼来了,大家都累坏了吧?来来来,赶紧坐下歇一会儿!新翔,去倒几杯茶水来让客人解解渴,再让人把做好的刀削面和饭菜都端上来,咱们边吃边聊!”

    郑新翔答应着下去了,萧辰向谷崇义行了礼,又介绍了一下身后的几人,然后推让了一会儿,便和谷崇义并排在餐桌前坐了下来。

    萧辰见谷崇义红光满面,整个人中气十足,连拐杖都不用了,显然恢复的不错,便笑道:“谷前辈,看样子您真是越来越有精神了,伤势没什么大碍了吧?”

    “多亏你开的药方,我才喝了两次就见效了,如今体内的旧伤已经痊愈,连实力也恢复了,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才好!”谷崇义感慨道。

    本来萧辰给他开药方的时候,他还觉得这样一个毛头小子,应该不会有什么医术,只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没想到居然奇迹般的奏效了!

    “呵呵,不过是医者的本分而已,谷前辈过奖了。”萧辰并没有骄傲自得的表情,态度依然很谦恭。

    郑新翔很快就把茶水端了上来,然后也坐在了谷崇义的身边,没过多久,青岩派的弟子把菜肴和刀削面都一道道捧了上来,摆了满满一桌子。

    虽然都是些普通的鸡鸭鱼肉,但是很明显能看出下了一番功夫,显得十分隆重。

    “哇!这么多肉啊!酸酸姐都饿坏了呢!”田酸酸坐了大半天的车,早就饿得不行了,看到满桌的佳肴,眼睛顿时发出了幽幽的绿光,还不停的咽着口水,巴不得立刻拿起筷子,大快朵颐。

    “酸酸,你就不能忍忍吗?萧辰他们正在谈正经事,你怎么一点规矩都没有?”程梦莹皱着眉头,压低声音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