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极品修真强少 > 第0943章 满头大包

第0943章 满头大包



    “放心吧薛大少!我师父和红毛大哥肯定已经做好准备,就等萧逸出现了!”杜荣威连忙安抚道。

    “行!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再看看……”薛高皱了皱眉,郁闷的说道,事到如今,也只能等了。

    正如杜荣威所说,红毛拖着年轻忍者下去之后,并没有走远,而是从后台走下去,找块了空地,休息起来。

    看着年轻忍者依然昏迷,红毛对着他的脸又是拍又是掐的,整了半天,他却依旧没有清醒过来。

    无奈之下,红毛只能弄来一桶水,直接泼到了年轻忍者的脸上,这才把他给弄醒了。

    不过还好他的伤势并不算太严重,醒来之后,简单的运功疗伤一下,就没什么大碍了,不过想起刚才出的丑,脸色依然不太好。

    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就等在这里不走了,等武术系表演结束,萧辰回到后台单独行动之时,他们再下黑手,狠狠的削他一顿!

    台上武术社的表演还在继续,接下来的节目就比较平淡了,是由董志奇表演金钟罩铁布衫,虽然同样很有看头,也特意请了台下的观众上来互动,不过却没有了之前的激情,只能算妥善的给节目收了尾。

    但总体而言,武术社的表演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表演结束之后,不少同学都来找董志奇报名,想要加入武术社,还有不少花痴女一直围着王正天转,时不时揩一把油,两人刚一下台就忙得不可开交。晕头转向的。

    萧辰和贾木森则负责把舞台收拾干净,他们俩的长相都比较屌丝。而且是武术社里的普通成员,所以也没什么人缠着他们。

    虽然贾木森之前露出一次腹肌。吸引到不少女生,不过在有帅哥王正天的映衬下,他就显得黯然无光了。

    两人收拾完东西,每人都搬着一堆碎砖头,准备下台。

    刚进后台走了两步,萧辰就看见红毛和年轻忍者正坐在边上恶狠狠的盯着他看,萧辰暗暗冷笑一声,突然微微一松手,只见他手中的一块碎砖头就直直掉了下去。无巧不巧正砸在贾木森腿部的麻筋上!

    贾木森虽然已经是武将十层大圆满的高手,但萧辰可是修真者,而且等级比他高出太多,想要砸他简直易如反掌!

    “哎哟……”贾木森走着走着,突然感觉到腿上一麻,一条腿仿佛不受自己控制了,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往前扑去,手里的碎砖头也全都飞了出去!

    “你小心点儿……哎呦……”萧辰似乎吓了一跳,作势去拉贾木森的胳膊。结果一个没站稳,自己怀中抱着的碎砖头也都像天女散花似的飞了出去。

    “砰!”“啪!”“嘭!”

    “嗷——”红毛和年轻忍者同时发出一阵惨叫,那些碎砖头不偏不倚,一个不差的全砸中了两人的脑袋和身体!

    他们下意识的想要抵挡。结果碎砖实在太多,挡了上面下面被砸,挡了下面头又被开瓢。根本拦不过来。

    一顿狂轰滥炸,两人都被砸得满头大血包。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看上去惨不忍睹。

    “你没事儿吧?不好意思。刚才我手滑了,没扶住你。”看着两人鬼哭狼嚎的逃跑了,萧辰连忙把贾木森给扶了起来。

    “我没事……不过我们刚才是不是砸到人了?我怎么好像听到有人惨叫?”贾木森疑惑的捡起掉落的眼镜戴好。

    等他抬起头来,除了看见地上一堆碎砖头,便再也没见着其他人了,不禁感觉有些纳闷,难道刚才自己出现幻听了?

    “哦,砸到了刚才上台的那两个傻泡,不过现在他们已经滚蛋了。”萧辰蹲下来开始捡砖头,随口说道。

    “原来是他们!”贾木森点了点头,也懒得再问,反正他对那两人同样没什么好感,干脆也俯下身帮着萧辰一起捡砖头去了。

    收拾完之后,萧辰和贾木森说了一声,就前往了二号房间去找许初夏。

    武术社的表演已经结束,萧辰也没什么事儿了,马上就要轮到许初夏出场,他要赶过去抓紧时间学一下歌曲,免得上台的时候出洋相。

    “喂!逆袭男,你怎么来得这么晚?酸酸姐都等了你老半天了!马上要轮到初夏上台,你们俩连歌词都没对过!”见萧辰慢悠悠的推门走了进来,座位上的田酸酸立刻跳了起来。

    “呃……我节目刚结束,不就马上赶过来了么。”萧辰无奈的笑了笑,这田酸酸永远是这么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

    “不要找理由,那都是借口!赶紧把这歌词背下来,你可是酸酸姐力荐的,要是一会儿上台抓瞎了,酸酸姐可不会放过你!”田酸酸大步跑过去,一把把他抓过来,然后拿起一份歌词递给他。

    “哦,放心吧,我记歌词很强的,只要看一遍就能记住……咦?这里面还有方言?”萧辰接过歌词一看才发现,他和许初夏两人合唱的是《你是我心内的一首歌》。

    萧辰以前陪大小姐逛街的时候好像听过,不过没什么印象了,只依稀记得里面有几句歌词是用方言唱的。

    “啧啧,酸酸姐本想静静的看着你装比,没想到你还装不到五秒钟,立马就怂了,这首歌的方言有点麻烦,没那么好学,你赶紧听几遍熟悉熟悉吧!”田酸酸嫌弃的翻了个白眼,把手机里准备好的歌曲打开,放给萧辰听。

    “哦,其实这种方言我学过一两句,刚才我是在逗你玩儿呢!”萧辰仔细听完一遍,就完全记住节拍和歌词,便笑嘻嘻的打趣道。

    “真的吗?那你马上说几句给酸酸姐听听,我倒要看看你说得标不标准!”田酸酸眼睛一眯,一脸狐疑的盯着萧辰,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那你听好了,”萧辰清了清嗓子,不紧不慢的念道:“田酸酸是个恰查某。”

    “……没了?说完了?这里面有半句都是普通话,和方言有一毛钱关系吗?你分明就是在忽悠酸酸姐啊!”田酸酸等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皱着眉头很是不爽道。(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