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极品修真强少 > 第0860章 可以去死了

第0860章 可以去死了

    “啧啧,你也太怂了,居然连飞都不会?今天就让本大侠好好教育教育你,带你装逼带你飞吧!”萧辰摇了摇头,放下手里的酒杯,一巴掌就朝马蜻蜓的脸上扇了过去。

    “啪!”一声脆响传来,马蜻蜓凄惨地哀嚎了一声,直接被扇飞到天上去了。

    “哎哟,大小姐,你快看啊!那个小蜻蜓飞得还挺高的,是不是到天上打飞机去了啊?”萧辰眯着眼指了指马蜻蜓飞走的方向,惊讶地说道。

    “噗……”程梦莹差点儿没忍住笑喷出来,但是听到萧辰说打飞机,又红着脸瞪了他一眼,这萧辰还真是的,什么时候都不忘记耍流氓!

    马蚰蜒一脸的无语,他都气得没脾气了,不但不能发作,反而在心中暗骂道:让你小子给萧辰灌酒!现在不但让他借着酒劲,肆无忌惮地问东问西,结果还把自己整天上去了!最关键的是,老子还没法给你找场子,真是郁闷之极!

    “啪!”“啊!”又听到一声闷响,连带着马蜻蜓的惨叫——他终于从天上掉了下来,直接摔了个头昏眼花,满脸是血,趴在地上半天都没能起来。

    “哟嗬,还能发出两响来,原来你还是个二踢脚啊!”萧辰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一把拉住了程梦莹的手:“大小姐,咱们这酒也喝了,炮仗也放了,是不是该回去休息睡美容觉了啊?”

    “哦,那就走吧!”程梦莹随口答应了一句,然后瞪了萧辰一眼,示意他把自己的手放开,萧辰却全然没反应,好像真的喝醉了一样。

    程梦莹没办法,她也怕自己把萧辰甩开的话,万一他真的喝醉了,没人扶也不行,只好任由萧辰牵着自己的手,离开了饭厅。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马蚰蜒恨得咬牙切齿,却又丝毫没有办法,只好让人先把儿子抬去疗伤,宴席也就这么草草收场了。

    跌跌撞撞回到程家别院之后,萧辰第一时间向周围释放出神识,扫视了一圈,确定没有人监视自己,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伸了个懒腰,恢复了原来的精神面貌。

    “萧辰?你没事儿了?”程梦莹一愣,刚才萧辰还抓着自己的手,走路一步三晃来着,现在看上去怎么清醒了不少?

    “没事儿啊!我之前逗那俩傻泡玩儿呢,不然怎么能打听出我父亲的下落。”萧辰耸了耸肩,语调清晰地说道,发音吐字也没有再继续装大舌头。

    “啊?原来你是装出来的?我还以为你真的喝醉了呢,你装得也太像了吧!”程梦莹有些惊讶,不由得想起了之前萧辰和马蚰蜒的对话,这才明白过来,看来他的确是在套对方的话啊!

    大小姐的心里有点感慨,萧辰果然是个重情重义的人,虽然他平时并不把父亲放在嘴边,但一有机会,他就会去尽力探查。

    “不像怎么能骗得了他们呢?”萧辰挠了挠头,一脸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啊,为了装样子,刚才没经过你的同意,就牵你的手了,你不会生气吧?”

    “哼!算了,看在你是为了打探萧叔叔消息的份上,本小姐就勉强原谅你一次吧!再说我本来就是你的未婚妻,牵手也很正常。”程梦莹见萧辰认错态度诚恳,满意地娇哼一声,不过说实话,大小姐觉得自己被萧辰的大手牵着走的时候,感觉似乎也挺好的。

    “嘿嘿!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今后就找机会多牵几次!”萧辰咧嘴一笑,迈步往房间的方向走去。

    “你想得美!本小姐心情好才放你一马,你还给点阳光就灿烂起来了!”程梦莹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嘟着嘴说道。

    此时萧辰已经把程梦莹送到了她的房间门外,也不逗留,笑着说道:“好了大小姐,天色已经很晚了,你早点回去睡美容觉吧!我也该回房洗个澡去了,喝了那么多酒,身上味道太重了。”

    说罢,萧辰便挥了挥手,头也不回地往自己房间走去。

    程梦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结果半天也没说出来,气得重重跺了跺脚,推开房门进去了,一边走一边恨恨地嘟囔着:“死萧辰,臭萧辰,利用完本大小姐,溜得比猴子还快,也不陪人家聊会儿天,气死我了!”

    马蜻蜓被送回去之后,很快就清醒了过来,他身上的伤口基本上是一些皮外伤,虽然看上去比较严重,但在医师的治疗之下,还是很快恢复了过来。

    不过虽然伤口痊愈了,马蜻蜓却被马蚰蜒劈头盖脸一顿痛骂,足足骂了半个时辰,把马蜻蜓骂得灰头土脸,还不敢还口。

    “可恶,快帮我把程中凡叫过来!”等马蚰蜒离开之后,马蜻蜓的面色由青转白,恶狠狠地吼道。他已经等不了了,今天晚上,一定要把程梦莹给拿下!

    虽然被萧辰捉弄了那么久,还被打了一巴掌,但至少自己的目的达到了——萧辰已经喝醉,回去肯定倒头就睡,顾不上程梦莹那边了!

    想到今晚就可以把女神推倒,马蜻蜓心里一片火热,把东西都准备完毕,等程中凡到了之后,又筹谋了一会儿,看到月上中天,便朝程家别院悄悄摸了过去。

    程天裘和程中铭离开之后,程家别院就剩下了程梦莹和萧辰两个人,分别住在不同的房间。

    此时已是深夜时分,整个别院里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两人对视一眼,便开始按照之前的布置准备行动。

    马蜻蜓直接来到程梦莹的房间门外,而程中凡则在附近把风,防止有人——特别是萧辰前来打扰。

    虽然说萧辰看上去是喝醉了,但还是有双重保险比较好。

    马蜻蜓左右看看,确认没有旁人之后,便悄无声息地往程梦莹的房间里放了点迷烟,然后站在门外耐心等待了一会,估计差不多屋里的迷烟都已经都散去之后,才轻轻地推开房门,迈步走了进去。

    “梦莹……程梦莹……”马蜻蜓蹑手蹑脚地来到床前,借着月光看了一眼,发现确实是熟睡的程梦莹,便低声喊了几句。

    程梦莹紧闭双眼,就好像完全没听到一般,马蜻蜓又轻轻推了她两下,发现她一动不动,确定她已经被迷晕,便从怀里摸出个小瓷瓶,拔出塞子,从里面倒出了一颗黑色的药丸来。

    一边把药丸往程梦莹的嘴边送去,马蜻蜓一边兴奋地喃喃道:“嘿嘿……小浪蹄子,平时敢和我装清纯,你再装……嗯?什么人!”

    还没来得及把药丸塞进程梦莹的嘴里,马蜻蜓突然感到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顿时吓了一跳,霍然转头!

    可是一转头之下,马蜻蜓却发现身后除了一些家具之外,并没有其它人影的存在,他四下张望了一下,还是什么都没有。

    纳闷的同时,马蜻蜓心中有点发寒,不过还没等他有所反应,背后却突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

    “马蜻蜓,你小子能耐大了啊?居然敢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付我的未婚妻?”一个阴森可怖的声音道。

    “未……未婚妻?”马蜻蜓乍一听到‘未婚妻’这三个字,还以为是姚博旺诈尸了,顿时吓得整个头皮发麻,双腿直发软,鼓起勇气猛然转身,却看到萧辰正坐在床沿上。

    “本来还想再留你多活几天的,现在看来没这个必要了。”萧辰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盯着马蜻蜓面无表情地说道。

    “萧辰?你……你没喝醉?”马蜻蜓看到不是姚博旺诈尸,这才从惊吓中回过神来,不由得纳闷道:“不对啊!你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程中凡那小子溜号了吗?”

    其实马蜻蜓并不知道,虽然说萧辰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就一直在里面修炼,他的房间距离程梦莹的房间也有点距离,但他并没有放松警惕,随时随地都释放着神识监控程梦莹房间的动静,以免出现什么差池。

    当他察觉到有人潜入了房间的时候,立刻就踩着飞剑赶了过来,用天外陨铁炼制的飞剑速度太快,几乎就和一道虚影一般,以至于程中凡压根就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这就不用你管了,有这时间,你不妨先想想自己有什么遗言吧!”萧辰站起身,运转心法展露出魔王二层的修为,缓缓朝马蜻蜓走去,身上杀气迸发。

    “你……你可别乱来啊!否则我父亲绝对不会饶了你的!到时候你……你和萧家还有程家的人,全都会死无葬身之地!”感受到萧辰释放出的巨大威压和杀意,马蜻蜓冷汗直流,不停地往后倒退着,虚张声势地威胁道。

    “说完了是吧?那你可以去死了!”萧辰冷笑一声,身上的魔气陡然暴涨,抬手一掌狠狠朝马蜻蜓的胸前拍了过去:“黑暗炎掌!”

    “啊!!”马蜻蜓没想到萧辰居然真的敢出手,猝不及防之下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掌,惨嚎一声倒飞了出去。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