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极品修真强少 > 第0859章 你飞一个

第0859章 你飞一个



    大小姐也挺费解的,她记得萧辰平时也不喝酒啊,今天怎么一杯接着一杯,没个完了?那个马蜻蜓明显是在使坏,难道他没看出来吗?

    “呵呵,没事没事!如果萧辰大侠喝醉了,等会儿我让下人扶他回去就行,哪能劳烦你动手啊?这可不是我们的待客之道!”马蜻蜓笑着说了一句,心中却是想着:等萧辰喝得不省人事,我就直接把你这小浪蹄子给办了!到时候看谁还能来救你!

    原来马蜻蜓灌萧辰的酒,用意就在这里,把萧辰灌趴下之后,程梦莹就由自己摆布了!

    “嗝!”萧辰重重地拍了几下马蜻蜓的肩膀,朝他脸上喷了口酒气,大着舌头道:“小……小蜻蜓啊!还……还是你小子够意系(思),不但把我的……未婚妻照顾得则(这)么好,还给她提供天材地宝,让她修炼……侄女心经,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才好了!”

    “嘶——”马蜻蜓被拍得差点出内伤,疼得龇牙咧嘴的,起初还在纳闷萧辰的未婚妻是谁,后来才听出他指的是程梦莹,只好陪着笑脸说道:“那是那是!萧辰大侠的未婚妻,那就是我嫂子啊!我怎么能不用心照顾呢?”

    “唉!”萧辰突然悠悠叹了口气,面色有点沉重,酒杯一放,好像是不打算喝了,心中却在暗骂:你小子用心照顾个屁!我看你是想把她照顾到床上去吧?

    马蜻蜓一见此状大是紧张,这可不能半途而废啊!他连忙问道:“怎么了萧辰大侠?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来来来,不必心烦,咱们一醉解千愁!”

    萧辰摇了摇头,怅然道:“想当初,我父亲带着试炼小队失踪,还连累了程家丢了一个人,程爷爷勃然大怒,找萧家问罪,我才会被赶出家门。当时要不系大小姐收留我,可棱(能)我早就被人给坑死了!”

    马蚰蜒和马蜻蜓诧异地对视了一眼,心中都有些不解,之前不是还聊得好好的吗?萧辰怎么突然提起这档子事儿来?

    程梦莹也有点纳闷,不过想起当时几个人住在别墅里的开心日子,心里也有点触动,看着萧辰的目光温柔了不少。

    还没等三人有别的反应,萧辰随即话锋一转,开口问道:“对了,我说小蜻蜓啊!都嗦(说)你们奎山派系外武林第一魔门,想必各个方面一定都很流弊吧?消息渠道肯定很灵通系不系?你有听说过我父亲萧峰的下落吗?”

    “呃……这个……”马蜻蜓顿时呆住了,没想到萧辰居然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不禁有些语塞,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才好。

    马蚰蜒也是一愕,先朝马蜻蜓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乱说话,然后才面露难色的接腔道:“萧辰大侠,您实在是过誉了,别看我们奎山派家大业大,好像很厉害,但其实也只是在外武林有点影响力罢了,至于世俗界的事儿,我们知道的也不太多啊!”

    “不会吧?如果系小蜻蜓不了解内情,还棱说得过去,但系连马门主也一问三不知,那就有点不合常理了啊!”萧辰重重拍了一下桌子,差点把桌上的碗碟都给打翻了,脸上的表情很是不悦。

    马蚰蜒吓了一跳,苦着脸道:“萧辰大侠,我们是真不知道啊……”

    “尊的吗?”萧辰瞪了他一眼,看到马蚰蜒连连点头,又恶狠狠地吼道:“少特么给我装蒜!我可听说,这事儿就系你们奎山派干的!”

    “啊?不可能!”马蚰蜒这回是真的震惊了,断然否认道:“绝对不是我们奎山派干的!”

    萧辰冷笑几声,醉醺醺地转头对程梦莹说道:“大小姐,咱们还系回去吧!这奎山派的人不老实,估计开那个什么鸟讨伐大会,也是想坑我来着!还系不要呆在这里了!”

    程梦莹本来就待得有点不耐烦了,闻言第一时间答应道:“是啊!我看这地方也没什么好的,咱们还是走吧!回松宁去还逍遥一点!”说完作势要起身去扶萧辰。

    “萧辰大侠还请留步啊!”马蚰蜒吓了一跳,这要让萧辰走了,自己还怎么玩儿啊!他连忙拦住程梦莹,又腆着脸来到萧辰的身边,想要敬个酒赔礼。

    萧辰斜着醉眼瞟他,不满地嚷嚷道:“本大侠还没站起来呢,你就要送客啊!这酒喝得也没意思,一想到我爹还生死不知下落不明,我的心就哇凉哇凉的!”

    “这……可真不是我们奎山派做的事儿啊!萧辰大侠,咱也不能屈打成招是不是?”马蚰蜒都快哭了,一个劲儿的解释。

    “少给我扯犊子,我可系有……有强力人证!绝对不会冤枉你的!”萧辰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一脸不满地说道:“算了算了,既然你们那么不诚心,我也没必要再陪你们玩儿了……走吧大小姐,咱们回去!”

    马蚰蜒急得汗都差点下来了,拉着萧辰信誓旦旦地说道:“萧辰大侠,我发誓,这肯定不是奎山派干的事儿!你那个强力人证是谁,让他出来,我们可以对峙!”

    “对什么对……程中凡不就系你们的人……难道还能说谎?”萧辰大手一挥,像是无意识地反驳了一句。

    “程中凡??妈蛋的,他又不知道情况,瞎说个毛线啊!”马蚰蜒眼前一黑,怒气上涌,狠狠盯了马蜻蜓一眼:看你带来的那个完蛋玩意儿!

    “你……别忽悠我,难不成……他还坑自家门派啊!”萧辰醉醺醺地嚷道,一只手到处乱挥,差点没把马蚰蜒给打了。

    马蚰蜒实在是没办法了,只好说道:“萧辰大侠,我用性命和你担保,肯定不是奎山派做的。至于你父亲到底去了哪儿,其实……其实我也只是听到了一些传闻而已,并没有经过确认。我听说,启天门的弟子好像之前遇到过你的父亲,至于后来他究竟去了哪儿,我就真不知道了啊!”

    “哦?系那个内武林的启天门吗?”萧辰表面上还是一副喝高了的迷糊样子,心里却是后悔不已:妈蛋的!太失策了!那个刑小妞不就是启天门的弟子么?

    如果自己早点知道是她的门派在暗中下黑手,当时就该在她受伤时,想办法趁机打听父亲的下落才对!她要是敢不说,就直接把她的衣服给扒了,看她还会不会嘴硬!

    其实萧辰早就已经用元气把胃里的白酒都炼化了,不过却假装满嘴跑火车,装大舌头,为的就是能打探自己父亲的下落。

    他早就想好了,自己先胡言乱语一阵,做个铺垫,等会就算撕破脸,过后也可以说是耍酒疯,把责任推个干净。

    现在一番试探下来,萧辰也能看得出,马蚰蜒并没有撒谎,他知道的也有限,否则自己要是真调头走了,他明显是得不偿失的。

    “萧辰大侠,你没事儿吧?是不是喝多了,人感觉不舒服?要不,我让下人扶你回屋休息去吧?”马蚰蜒见萧辰又坐了回去,好像平静了一点,便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都快恨死自己儿子了,没事瞎灌萧辰酒干什么?现在好了,人家喝醉了撒酒疯,自己不但不能说什么,还得装出一副笑脸在边上陪着,真特么憋屈!

    “没醉,我没醉!”萧辰故意醉醺醺地挥了挥手,既然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消息,他觉得也没什么必要再继续呆下去,不过如果自己就这么离开的话,这装醉的目的性就太明显了。

    为了不让马蚰蜒起疑心,萧辰又端起了酒杯,转头对马蜻蜓说道:“来来来,小蜻蜓,给本大侠满上!今晚本大侠心情不错,你陪我多喝几杯!一定要喝痛快了!”

    “好……好的。”马蜻蜓也被萧辰这一惊一乍的给搞糊涂了,但却半点脾气也不敢有,只能屁颠屁颠地给萧辰倒满了酒,然后再次拿起酒杯,和他对饮了起来。

    “嗝!我说……你们父子俩的名字还挺有意思的啊!”萧辰摇头晃脑地喝着酒,拿筷子点了点马蚰蜒道:“一个系地上爬的蚰蜒,一个系天上飞的……咦?不对啊!小蜻蜓你怎么不会飞呢?”

    看着萧辰一脸诧异的样子,马蜻蜓快跟不上他的思路了,憋了半天,憋出来一个“啊?”

    萧辰晃着二郎腿,拿筷子指着马蜻蜓道:“你看你老子,在地上爬得多欢快!你赶紧的,飞一个给本大侠开开眼界!”

    “这……我……我哪会飞啊……”马蜻蜓完全愣住了,他没想到萧辰喝大了之后居然连他的名字都能拿来开玩笑,只好用眼神求助自己的父亲。

    马蚰蜒刚刚才走回自己的位置,听到萧辰的话都快气炸了,老子怎么就在地上爬着了?他都快分不清楚萧辰是真喝醉,还是在借醉嘲讽自己了。

    恼怒不已的马蚰蜒直接无视了马蜻蜓求助的目光,只当做看不见。特码的,老子也拿萧辰这个夯货没辙,你小子自己惹出来的事情,你自己兜着吧!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