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极品修真强少 > 第0858章 一杯接一杯

第0858章 一杯接一杯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说了说最近发生的事情,提起金贝贝和沈静萱女神的时候,也是一阵唏嘘,不知道她们现在在哪里,过得怎么样?当时这么亲密的几人,现在不但天各一方,而且都失去了联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再次团聚。

    马蜻蜓回去之后,窝在房间里,感觉十分郁闷。

    平白无故被萧辰打了一巴掌,还不能还手,就算想还手,自己的实力又不济,而且听说程梦莹又变成了萧辰的未婚妻,心情就更加沮丧了。

    “少门主,您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有哪个不开眼的人惹到你了?”程中凡敲了敲门走了进来,一脸谄媚地问道。

    “还不是萧辰那臭小子,今天他当着那么多人和我父亲的面折我面子,还和程梦莹那个骚-货眉来眼去,老子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啊!”马蜻蜓狠狠拍了下桌子,咬牙切齿地道。

    “这……难道马门主也视若无睹吗?这好像不太符合他的作风啊?”程中凡有些惊讶,想不到萧辰居然这么嚣张,敢当着马蚰蜒的面羞辱他的儿子。

    “唉!我父亲只有半步魔王的实力,那萧辰已经是魔王二层巅峰了,他哪是萧辰的对手啊?本来前段时间他还想闭关修炼,尽快突破到魔王+一层的,想不到上峰突然搞出这么个讨伐大会来,硬生生把他的修炼计划都给耽误了。”马蜻蜓叹了口气,很是无奈地说道。

    “呃……”程中凡愣住了,没想到萧辰的实力已经这么高了。居然连马蚰蜒都奈何不了他!这家伙是个怪胎吧?

    马蜻蜓腾地一下站起身来,在屋子里转来转去。那股怨气怎么都消不下去。转了一会儿,他突然停住脚步。恶狠狠地问道:“程中凡,你说说看,有没有一个办法,可以让那萧辰被我痛扁,扁完之后还没有办法反抗的?”

    “这个嘛……”程中凡思索了一会儿,眼珠一转,突然想到了个主意:“少门主,听说咱们门派里有一种丹药,可以轻松废掉别人的修为?如果能拿到这种丹药。然后骗萧辰吃掉的话,那他岂不是只能任您摆布了吗?”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还是你比较奸诈!”马蜻蜓一拍大腿,大喜过望,马上坐了下来,提笔迅速写了张字条,交给了程中凡:“你立刻拿着这张字条,去门派的药房里,把丹药给我拿过来,等事成之后。本少必定重重赏你!”

    “没问题,能给少门主跑腿,那是我的荣幸啊!”程中凡丝毫不觉得马蜻蜓骂他奸诈有什么问题,喜滋滋地接过字条。屁颠屁颠地往药房方向跑去。想到可以为少门主效力,折磨那个该死的萧辰,他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马蜻蜓则是坐在椅子上。优哉游哉的晃着脑袋,心里琢磨要怎么才能骗萧辰服下药丸。不过想着想着,他的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对啊!我怎么就这么死脑筋呢?干嘛一定要让萧辰吃药?只要把那药丸给程梦莹服下去。那自己不就可以把她给推倒了吗?

    马蜻蜓记得,之前姚博旺曾经告诉他过,程梦莹修炼的织女心经,心法比较独特,需要处子之身才能修炼,而且如果在修炼期间与人行房事的话,就会魔气倒流,涌入对方的体内,导致对方爆体而亡。所以姚博旺虽然贼心不死,但却一直没办法强行占有她。

    但是现在自己只要把程梦莹的修为给废了,那她不就变成待宰的羔羊了吗?自己轻轻松松就可以推倒她了!哈哈哈!这么绝妙的办法我都能想得到,看来我果然是个天才啊!

    马蜻蜓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手搂程梦莹、脚踩萧辰的场景,不由志得意满,仰天长笑……

    萧辰和程梦莹闲聊了一会儿,转眼就到了晚饭时间,萧辰本想亲自下厨给大小姐做点好吃的,不过还没等开始,就来了一个奎山派的弟子,告知他们说马蚰蜒已经摆好了宴席,邀请两人共同赴宴。

    程梦莹对马蚰蜒没什么好感,本想直接拒绝,但是萧辰却很干脆地答应了下来。

    反正是这个傻泡请客,不吃白不吃,而且自己正好也想问他点事儿,所以在说服了程梦莹之后,两人就跟着弟子一起往饭厅的方向走去。

    “萧辰大侠,真是不好意思啊!这两天我忙着筹备讨伐大会,一直没能好好招待你,今天好不容易抽出点时间来,特意让人备下了宴席,就当是给你接风洗尘了,一些粗茶淡饭,还望不要见怪啊!”见到两人来了,马蚰蜒很是热情地伸出手,想和萧辰握一下。

    “哦,没事儿,我原谅你了!”萧辰直接无视了马蚰蜒的手,大大咧咧的在主宾位置上坐了下来。

    马蚰蜒嘴角一抽,把手缩了回来,假装掸了掸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摆出一副笑呵呵毫不介意的样子。

    萧辰扫了一眼桌上的菜,一脸不满地说道:“我说马门主,就算是粗茶淡饭,也没必要这么粗吧?这一桌子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啊?怎么连个龙虾、鲍鱼之类的都没有,肉也少得可怜,这哪像是大门派请客的样子啊?还是你看我好欺负,随便用食堂烧的大锅菜来打发我?”

    “萧辰大侠,您可千万别这么说,这些菜都是我们厨师精心制作的,虽然……虽然没有名贵菜肴,但味道都非常可人,还请好好品尝!”马蚰蜒脸色一僵,强装出一副笑脸道。

    一边解释,马蚰蜒一边在心中暗骂:该死的萧辰,不尊重我也就罢了,居然还对我特意准备的菜肴指手画脚,你以为我们奎山派是驻扎在城里的啊?我自己平时都很少吃海鲜,这一时半会儿的,要我上哪儿去给你弄龙虾鲍鱼啊?

    由于奎山派地处偏远山区之中,交通极其不便利,所以平时根本没法买到海鲜,而且门派的弟子因为长期修炼的缘故,很少会去吃大鱼大肉,基本都是以比较清淡的素食为主,偶尔才能沾点荤腥。

    否则之前姚博旺他们去松宁市的时候,也不会像个土包子似的,看见什么都感觉稀奇了。

    “呵呵,萧辰大侠,既然菜肴不合你的胃口,那你就多喝两杯吧!这酒是我们奎山派自己酿的好酒,在别的地方可喝不到的!”马蜻蜓在一旁也帮腔了一句,一副亲热的样子,仿佛和萧辰是多年未见的好兄弟。

    刚才听自己父亲说要宴请萧辰,马蜻蜓心中就有了主意,便死乞白赖的跟了过来。

    萧辰懒洋洋地坐在位置上,瞟一眼自己眼前空荡荡的杯子,一声不吭,马蜻蜓见状,特意上前给萧辰斟满了酒,然后端起自己的杯子道:“来,萧辰大侠,之前我多有得罪,做得不妥当的地方,这杯酒就算是道歉了!我先干为敬!”

    说完之后,他就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亮出了杯底。

    “算了,既然你这么有诚意的道歉,那我身为大侠,也懒得和你这种小鬼计较。”萧辰随意地挥了挥手,也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不过酒刚下肚,萧辰就感到胃里面一团热辣直冲脑门,看来这酒的度数还真不低啊!

    “萧辰大侠果然豪爽!蜻蜓佩服佩服!”马蜻蜓向萧辰竖起了大拇指,然后又给他斟满一杯酒,笑着说道:“刚才那杯,是为了表达歉意的。而这一杯酒,是为了给萧辰大侠接风洗尘,在下还是先干为敬!”

    说完又滋溜一声把酒给喝了个干净。

    奎山派酿的酒,虽然入口确实十分顺滑酣畅,但是后劲却非常强,马蜻蜓从小喝到大,早就已经习惯了,并不会有什么不妥,而且武林人士你来我往喝点酒,也实属正常,所以没人觉得马蜻蜓这个举动奇怪。

    但是萧辰却看出不对劲来了,这马蜻蜓平时看到自己和乌眼鸡似的,现在又不停地给自己劝酒,摆明了是不安好心,想灌醉自己啊!

    不过虽然如此,萧辰却并没有揭穿,也没停下不喝,而是顺着马蜻蜓的意思,一杯接着一杯的往嘴里倒酒。

    一来萧辰是想看看,马蜻蜓到底要玩什么花样,所以也就任由他给自己服务斟酒;二来萧辰确实也想问点事儿,如果不借着酒意的话,恐怕还不太好开口。

    他正愁没理由装醉呢,马蜻蜓就自个儿送上门来了,萧辰当然不会拒绝这种好事儿。

    两人推杯换盏几番,不知不觉已经喝下去了一斤多的白酒,萧辰的脸上泛着红光,和马蜻蜓开始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嘴里的话也是跑得不着边。

    马蚰蜒看着马蜻蜓和萧辰闹在一起的样子,心里有点纳闷,也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不是吃错什么药了,怎么一直在给萧辰灌酒?自己都不敢向萧辰劝酒,这小子是怎么回事儿?

    “萧辰,你少喝点儿吧!”程梦莹在一旁皱着眉头,一脸不悦地说道:“你看看你,喝了酒之后都没个人样了,一会儿你要是醉倒在地上,我可没力气抬你回房间啊!”(未完待续……)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