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极品修真强少 > 第0840章 凌儿的决定

第0840章 凌儿的决定

    “今天多亏有萧辰小友在,青岩派才不至于连门派所在地都被贼人夺去。”谷崇义此时开口了,先向萧辰道了谢,然后才说道:“至于我的病,也多谢萧辰小友有心了,我这是多年的顽疾,期间也算是拜访过不少医道高人,可惜他们都束手无策,这次恐怕要害你白跑一趟了。”

    谷崇义倒不是看不起萧辰的医术,只是这几年来自己提起希望又失望,如此反复多次,已经是心灰意冷了。

    “呵呵,谷前辈多虑了。”萧辰也不想吹嘘自己的医术,直接走到了谷崇义的面前,坐下来说道:“我先帮您把把脉吧!”

    “好,那就有劳萧辰大侠了。”谷崇义点了点头,缓缓把手伸了出来。

    “有什么可把脉的?他就是因为胡乱修炼心法,导致体内多处经脉郁结,才会变成现在这样的。真搞不懂,这小子想什么呢?正派心法练得好好的,非要转修魔门心法,没走火入魔就算他走运了!”天老的声音里满是鄙夷。

    “天老,你就别说风凉话了,他的病究竟要怎么治?”萧辰在脑海里不动声色地问道,谷崇义那模样老得都可以当自己的爷爷了,天老还称他为小子,如果被他听到,估计会被直接气死。

    “这种是小问题罢了。并不难根治,我把药方告诉你。你自己记一下吧!”天老也不啰嗦,直接罗列出了一堆药名来。

    萧辰微微点头。假装搭脉完毕,收回手沉思了一会儿,便让郑新翔拿过来一份纸笔,直接把天老说的药方抄了下来。

    写完之后,萧辰又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误后把药方交给了郑新翔:“翔哥,这个给你。谷前辈的顽疾,是由于经脉郁结所导致的。只要按照方子煎药,然后趁热服下。几帖之后,相信谷前辈很快就能痊愈了。”

    “啊?就……就这么简单?”郑新翔低头看了一眼药方,发现上面的草药都很常见,并没有加入任何天材地宝,有些难以置信地脱口道。如果靠这些药就可以治病,那自己拼命攒钱买千年紫雪莲做什么?

    谷崇义也看到了药方,不过却没有开口说什么。他认为萧辰应该不是在开玩笑,虽然说药方里写着的几样药材并不珍贵,但是人家和自己无冤无仇。还帮着郑新翔出头,没必要再弄个假药方来糊弄自己。

    只不过对于这药方能不能治好自己的病,谷崇义却不抱什么希望,自己这几年吃过多多少少的药。好坏都有,却没有一样能够对症治疗的。

    “是啊,就这么简单!服一次治标。服两次治本,相信我。没错的。”萧辰笑着拍了拍郑新翔的肩膀道。

    “好,我相信萧辰大侠你!刚好这些药材我们仓库里都有储备。我这就去熬药!”郑新翔见师父也没有阻止,便点了点头,拿着药方就跑了出去。

    郑新翔出去不久,笑面弥勒就带着几个弟子把刀削面给端进来了,他还亲自给萧辰和谷崇义各盛了一碗,恭恭敬敬地放到了桌上,然后自己站在边上等候发落。

    “削面弥勒,想不到你手艺还行啊!今后你要是在欢喜宗混不下去了,就到松宁市的早市街摆个面食摊吧!到时候你跟我干,我卖油条,你卖刀削面,赚钱归我!”萧辰吃了几口刀削面,头也不抬地说道。

    “一定一定,谢谢萧辰大侠的赏识!不知道萧辰大侠还有没有其他吩咐?”笑面弥勒搓着手讪笑道,一脸奴才相地恭维着。

    “唔,先这样吧!你是要继续住下来呢?还是打道回府?如果想继续住在青岩派也可以,住宿费好说,我让翔哥给你打个折!”萧辰翘着二郎腿,一脸嘲讽上下打量着笑面弥勒,似笑非笑地说道。

    “呃……先谢过萧辰大侠的好意,时候也不早了,我也该回欢喜宗了,就不叨扰萧辰大侠和青岩派的几位了,告辞,告辞!”笑面弥勒赔着笑脸,心中却是把萧辰痛骂了一顿。

    住一晚要一亿!你真当老子是冤大头呢?回头明早起了床,你再指派我做个早点啥的,我岂不是真成你的佣人了?

    “等等!”见笑面弥勒准备要走,萧辰突然出声制止。

    笑面弥勒站住了脚,心中惴惴:这丧门星不会又想出什么花招来吧?

    萧辰挥了挥手,把飞星神剑“嗖”的一声从颠龙老道的头上拔了出来,然后直接飞着放到了笑面弥勒的手里:“这把剑你记得带走,如果再有什么问题的话,记得随时来找我,一定帮你好好售后!哦,还有那个颠龙老道,你也一并带走吧!”

    “是是是。”笑面弥勒忙不迭的点着头,刚才飞星神剑朝他飞去的时候,他还以为萧辰要直接把他也给抹杀,差点没给他吓尿了。

    看着剑身上触目惊心的血迹,笑面弥勒的眼皮猛地跳了一下,脸上的肉抖了两抖,连忙吩咐手下弟子抬着颠龙老道,一群人逃也似的迅速离开了青岩派。

    萧辰这边刚吃完刀削面,郑新翔那边也已经把药熬好,端了过来。

    谷崇义把药服下之后,立刻感觉到体内几处郁结的经脉出现了松动的迹象,顿时又惊又喜,连忙盘膝而坐,运转心法开始消化药效。

    调息之后,谷崇义就发现自己原本几近干涸的实力竟然也开始渐渐恢复了,脸色越来越红润,整个人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感受到这些,谷崇义相信,自己再服一次药之后,恐怕就会彻底恢复了。

    见自己的师父在喝了萧辰配的药之后果然有了效果,郑新翔更是对萧辰感激不尽,不但连声道谢,还硬是要留他在青岩派住一晚。

    萧辰见天色已经很晚了,便也没推辞,正好他不想赶夜路,索性就留宿了下来。

    此时,青岩山的山脚下,除了停着萧辰的捷达以外,还有另外一辆兰博基尼蝙蝠没有熄火,停在了不远的地方。

    史育川和凌儿两个人正坐在车上,心里很是纳闷,他们跟着萧辰的捷达车来到青岩山,看着他上了山。原以为等一会儿就下来了,结果没想到萧辰上山之后,好久都没有回来,两个人商量了一下,便决定上山看看情况。

    摸黑爬到山上,两人刚走到青岩派附近,就听到一阵谩骂声传来,一惊之下立刻找地方躲了起来。

    等躲好之后,两人再仔细侧耳去听,结果发现是笑面弥勒和他的弟子在骂骂咧咧,只是声音越来越远,应该是已经离开了,听他们的口气,好像是在萧辰手里吃了亏。

    这下两人就确定了萧辰是在青岩派里,他们也不敢进去,只能在原地蹲守。史育川本想趁这个机会,再和凌儿聊上两句,不过凌儿一直冷着个脸,一句话都没回应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史育川郁闷之下,也只好拿出手机低头管自己玩游戏。

    一夜无话,直到第二天清晨,史育川的手机都玩得快要没电了,两人依旧没有发现萧辰出来的踪迹,凌儿考虑了一整晚,表情也有点松动,似乎终于想通了。

    “凌儿姑娘,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早餐?我带了点儿干粮和水,要不你填填肚子吧!”史育川殷勤的从背包里拿出饼干和矿泉水,一脸谄媚地递了过去。

    “不用了,你把萧辰的资料都给我找来,我要看看。”凌儿摇了摇头,冷冷地说道。

    “啊?你终于想通了?”史育川先是一愣,然后双眼放光,很是激动地问道:“你愿意和萧辰滚床……呃,你愿意献出自己的幸福,去拿下他了?”

    凌儿皱了皱眉,狠狠瞪了史育川一眼,过了良久之后,才咬着牙从牙缝里漏了一声“嗯”,不仔细听都听不见。

    史育川大喜过望,连忙一脸诚恳地赞叹道:“凌儿姑娘果然是高风亮节,相信你师父和你们门派掌门知道后,一定会为你感到骄傲的!”

    凌儿压根没搭话,双手紧紧握成拳,脸色有点发白,双目空洞地看着前方。

    “那什么……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也别便宜了萧辰那个混蛋,不就先和我……嘿嘿!”史育川一脸猥琐地搓了搓手,馋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可以。”凌儿还是没有看史育川一眼,双目直视前方,嘴里吐出两个字。

    “别忙着拒绝……什么?”史育川还以为凌儿和以前一样要骂他,劝说的话刚说了一半,突然醒悟过来凌儿说了什么,顿时一蹦三尺高,一脸的狂喜之色。

    怕被萧辰发现,史育川又连忙蹲了回去,热切而猴急地看着凌儿道:“凌儿你是说真的吗?那太好了!我……我先找找附近有没有好点的酒店,毕竟这是你的第一次,咱们也得正式一点,怎么也不能在路边的快捷酒店瞎凑合不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