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极品修真强少 > 第0829章 谣言不断

第0829章 谣言不断

    “谁是嫂子!别乱说话。”凌儿听到这句,柳眉微皱,一脸鄙夷地说道,不过此时史育川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呵呵……咱们俩关系这么好,早晚的事儿嘛!”史育川收起手机,打着哈哈腆着脸说道。

    凌儿狠狠剜了他一眼,实在不愿意和这种脑子进水的人多说话。

    过了没多久,一辆兰博基尼蝙蝠就风驰电骋地开了过来,然后在两人身边戛然而止。

    车上跳下来一个年轻人,小跑步过来,毕恭毕敬地对两人说道:“史哥好,嫂子好!您二位大驾光临,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早点派人来接你们啊!”

    “哦,你好。”凌儿简单地点了点头,表示打过招呼了。

    郑喜定被史育川拍了拍肩膀,激动得脸红脖子粗的,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有点纳闷地问道:“对了史哥,你和嫂子怎么会停留在这个地方?干啥不上高速呢?”

    他心里琢磨着:莫非内武林的人都喜欢徒步?难道这是一种新的修炼方式?

    “别提了,说起这事儿我就来气!”史育川面色一黑,指了指不远处的法拉利,愤然道:“我本来是开车来的!”

    郑喜定一呆:这有车啊?那怎么还叫我来接呢?他下意识地往法拉利那边看了一眼。顿时倒吸一口冷气:这法拉利……简直就是惨不忍睹啊!头全都给撞烂了!

    “这……这是遇到车祸了?”郑喜定结结巴巴地问道,按理说。史育川的车技不会烂到这地步吧?

    “刚才遇到了内武林启天门一个叫刑公子的家伙,那臭小子嚣张得很。不但把我的车给撞坏了,还放火烧了我的头发!害我发型都没了!”史育川咬牙切齿地说道:“等我回去之后,一定要把这件事禀明门派,给他点颜色看看!”

    反正现在“刑公子”已经不在了,史育川自然是把过错一股脑儿都推到了他的头上,想要给自己挽回点面子,不然岂不是会被自己的小小弟看不起么!

    凌儿见史育川在那颠倒黑白,忍不住皱了一下眉,不过还是别过了脸没出声。

    “哪来的臭小子。连史哥都敢惹,胆子太肥了!”郑喜定先是义愤填膺地嚷了一句,然后掏出车钥匙,谄媚地递到史育川面前,恭维道:“史哥,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先用我的车吧!我已经在家里备好了宴席,一会儿咱们边吃边聊!”

    说罢,郑喜定就立刻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叫人再开辆车过来,毕竟兰博基尼只能坐两个人,自己总不能跑回去吧!

    “哈哈。不错不错,还是你小子会办事儿!”史育川很是满意地接过钥匙,郑喜定确实上道。他的车也不比法拉利差,而且虽然表面上说让自己先开着。其实不就等于白送自己一辆车么?

    不过看了一眼自己的法拉利,史育川心里还是有点舍不得。犹豫着道:“那这辆……”

    郑喜定瞬间明白了史育川的意思,连忙拍着胸脯道:“史哥你放心,我回头就让人把你的法拉利送去4S店修理,保证到时候再原模原样的还给你!”

    史育川嗯了一声,大感面子有光,对郑喜定的态度也热络了不少。

    郑家的人很快就来了,郑喜定对他们交代了几句,就领着史育川往自家的别墅驶去,把报废的法拉利留给他们处理了。

    在开车去郑家的途中,史育川迫不及待地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门派,向长老汇报了一遍“刑公子”的劣迹,并且还添油加醋了一番,把自己所有的责任都推得一干二净。

    虽然他不敢当场公然报复,但是要让门派把这事儿宣扬出去,过过嘴瘾还是没问题的!

    凌儿在一旁听得直翻白眼,本来这件事就是史育川自己得瑟,非要跟人家对着干,只不过偏偏踢到了铁板,现在被他一说,倒成了对方挑衅在先,十恶不赦了。

    史育川可不管那么多,自己被侮辱了一顿,难不成就这么算了?那个刑公子既然得罪了自己,就别想能消停!

    果然,六合派的葛长老听完史育川的告状之后,顿时勃然大怒,放下电话之后,直接指使门派弟子放出消息,声称启天门的刑公子在世俗界横行霸道,嚣张跋扈,不但无故撞毁人家的车子,还敢动手打人,然后居然若无其事地扬长而去!

    刑公子的这种行为,在世俗界造成了巨大的影响,简直是给内武林抹黑,也不知道他上世俗界干什么去了!

    反正启天门本来就已经是树大招风,一家独大,早已成为了整个内武林的公敌,所以六合派也不介意再制造出一些谣言,往启天门身上再泼点污水。而且这件事情史育川说的言之凿凿,极有可能就是真实的!

    在六合派的大力推动之下,这个消息很快就传扬了出去,在内武林里传了个遍。

    “小邢,你是怎么搞的?不是交代过你,一定要谋而后动么,怎么还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孙长老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把刑小妞找来,狠狠训斥了一顿。

    “这……”刑小妞此时一脸的莫名其妙,她也是刚刚才得知消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呢!自己啥时候撞了车,还打人了?自己明明悄无声息的就回来了啊!

    孙长老不等刑小妞开口辩解,再次严厉地打断道:“你就算要对付别人,也应该记得那些手段啊!现在你事后不但没有斩草除根,还给人落下了话柄!我们启天门本来就已经是众矢之的了,你还来雪上加霜,真是胡闹!”

    刑小妞那叫一个委屈啊,摇了摇头道:“孙长老,您先消消气。您还不了解我吗?我平时基本都不开车,而且咱们启天门和六合派向来没有交集,我和他们的弟子就更没过节了,又怎么会无缘无故去招惹他们呢?”

    原来刑小妞小时候坐车,曾经遇上过车祸,埋下了不小的童年心理阴影,现在虽然已经是魔王十层大圆满的实力了,但是坐车久了还是会有心理上的恐慌,会出现晕车状况,所以平时出门大部分都是步行。

    孙长老皱了皱眉,他也正觉得奇怪呢!“既然如此,他们怎么会传出这种谣言来?还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完全不像是编出来的!”

    刑小妞想来想去,完全摸不着头绪,很是郁闷地问道:“孙长老,这消息是从哪儿传来的?”她现在琢磨着,会不会是有人故意想陷害她?可那也没用啊,就光抹黑一下自己的形象,能干什么用?

    “现在整个内武林都把这消息传得沸沸扬扬的,根本找不到传言的来源!”孙长老挥了挥手,不打算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罢了,这事儿门派会先替你挡着,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麻烦,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情要交代给你!”

    刑小妞无奈地点了点头:“长老请说。”

    “据可靠情报,极冰门已经开始行动,派了人去对付萧辰了,你尽快准备一下,如果极冰门的人得手,你就从中搞破坏,如果没得手,你就暗中推波助澜让更多的门派加入进去,总之不能让萧辰好过,最好让他陷入危机!”孙长老沉声吩咐道。

    “好的,我这就去办!”刑小妞振作精神,点了点头,一转身正要离去,孙长老严肃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记住,别再给人留下话柄!否则事情闹大了,我们启天门也麻烦。”孙长老还是有点不放心,忍不住叮嘱道。

    “遵命……”刑小妞的肩膀顿时一垮,心不在焉地答了一句,拖着脚步往回走,脑子里又开始回想着,自己究竟是哪里出错了?

    按理说,内武林里面,应该没人知道自己去了世俗界啊!就算知道之前萧辰身上带着锻造资料的消息是由他们启天门放出去的,却也断然不会联想到和自己有关啊!启天门的人那么多,怎么会偏偏想到自己头上来?

    刑小妞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难道是夜岛呔夫走漏了风声?也不能够啊!

    自己和他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应该没有这么大胆会出卖自己吧?再说了,就算他想出卖,也没有任何渠道能和其他内武林的人联系上啊!他还指望自己下次给他送修炼秘籍呢,哪里敢得罪自己?

    真是奇了怪了!

    当晚刑小妞就失眠了,辗转反侧,想了一宿都没想明白,只能莫名其妙地吃了这个哑巴亏,郁闷得不行!

    史育川和凌儿到达阑城,来到郑家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两人只好跟着郑喜定的张罗,在郑家住了下来,打算第二天再处理门派的任务,现在就算想调查也没处着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