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极品修真强少 > 第0740章 忐忑的汪茶克

第0740章 忐忑的汪茶克



    正说着话,萧辰的手机收到了凌天下发来的任务信息,其实内容十分简略,就是下月五号,在外武林会举办一个新春拍卖会,武师以上的修士有资格参加,每一名武师可以携带三到五名随从,随从只限定为修士,不限定等级!

    其他的除了让他想办法拿到那块天外陨铁,就没有其他说明了,完全是让萧辰去临场发挥。

    不过也可以理解,神秘调查局应该没有收到来自拍卖会方面的邀请函,现在一切都是旁敲侧击知道的消息,没多少也正常,到时候只能是萧辰随机应变了”。

    萧辰将信息给夏致力看了一下,说道:“对了,夏副局长,我去拍卖会的话,不给我拍卖资金吗?”

    “哦,你先竞拍下来,然后在付款的环节,直接让这边转账过去就好了。”夏致力解释道:“之前你没有经历过类似的任务,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从夏致力办公室出来,萧辰就把宋花舞和夏希斌叫到了办公室。

    “咦,杨哥你回来了!”夏希斌看到萧辰很是高兴:“我都想你了!”

    “去死,花舞想我还行,你算什么?”萧辰瞪了他一眼。

    “小弟就不能想啊!”夏希斌干笑了两声。

    宋花舞看到萧辰也很开心,只不过没有表现出来:“你没事儿了就好,任务什么的,也不用太担心,当初我们在拉戈小镇,不也是凶险无比么?最终也化险为夷了。”

    “你们都知道了?”萧辰有些惊讶,他还没说呢。怎么宋花舞就提前知晓了任务的事情。

    “当然啊,神秘调查局的决定作出之后。也会把任务以短信形式发给我们。”宋花舞说道:“只是我没想到,我有一天也会开始插手外武林的事情。以前都是在世俗界行动。”

    “是啊是啊,想想还挺兴奋的呢,杨哥你说咱们这次要把汪茶克搞死了,花舞姐能不能接替b组组长的位置?我能不能当c组的组长?”夏希斌有些兴奋的问道。

    “花舞接替组长有些困难,现在b组组长的位置还在难产,也是各方势力角力的结果,先让她上副组长,功劳有了基本上就可以顺利的接替组长的位置了。”萧辰说道:“至于c组,基本上是我和夏副局长的自留地了。没人能够插手了,以前就是我和他一起掌控的,别人插不进来,b组的话,他还要理顺一下。”

    “没有关系的,我倒是不热衷这些,我只是想为神秘调查局贡献一份力量,可是现在知道的内幕越多,越是有些心冷。我也没想到,宋副局长会是这样的人,以前我还觉得他挺好的……”宋花舞叹了口气,虽然这些事情都改变不了她对神秘调查局的一片忠心。可是却对宋必廉失望了。

    “其实,我以前觉得,夏致力副局长和杨剑南是一丘之貉。我还想一起干掉他,不过现在看来。他倒是个有情有义的人,至少比宋必廉要强上很多!”萧辰也是感叹道。

    “是啊。我之前很烦他和杨剑南的,总在我面前指手画脚,但是现在我们居然成为他这一系的人马了!”宋花舞点头道。

    “我觉得挺好的,我现在跟着夏副局长和杨副局长混,至少不用像之前那样成天被杨剑南当成狗腿子了,我觉得挺开心的。”夏希斌说道:“对了,这次任务,可能有危险,用不用我们偷偷将武器藏在拍卖会附近?我怕我们就算拍到了那拍卖品,也未必能够走出来。”

    “这个我有考虑过,但是可操作性不大,修士都很精明的,拍卖会附近这种重地,能没有人巡视吗?我们怎么藏,藏在哪里?一旦被发现了,你可考虑到后果?”萧辰摇了摇头,说道:“你可以想想,我们的枪被这些武林人士弄走了,那会多混乱?不但我们担责任,可能还会引来混乱!”

    “说的也是,那我们……”夏希斌问道。

    “我们不要暴露出神秘调查局的身份,就当成是散修或者小门派的去拍卖会,拍完赶紧闪人!”萧辰说道:“如果暴露了身份,有些对我们神秘调查局不满的武林人士,很可能会借机干掉我们!”

    “有道理!”夏希斌赞同道:“我们尽量低调神秘一些,让人捉摸不透,摸不清我们的来路的话,对我们动手就会有所顾忌,只要找到空档,我们就可以离开了。”

    “你们收拾一下吧,然后通知一下汪茶克,让他也准备一下……去当炮灰。”萧辰笑道。

    “哈哈,我去通知他!”夏希斌之前也没少让汪茶克压制,这回终于可以爽一下了。

    汪茶克得知了这个任务之后,看了看同去的名单,就知道自己是炮灰的存在了!之前会议的内容,他也知道了,夏致力在会议上弹劾他和庞丰德,可是事情他毕竟也做了,想隐瞒也隐瞒不了,高家的家主还被关着呢,就算他否认都不行。

    “这不是汪副组长吗?”夏希斌晃悠晃悠的进入了汪茶克的办公室。

    “啊,是夏副组长啊!”汪茶克赶忙热情的站了起来亲自迎接,不热情不行啊,现在夏希斌明显是和杨剑南、夏致力一伙的,自己这边的靠山宋必廉一个人不可能和两个副局长抗衡,汪茶克感觉日子越来越难过了,今天被当成炮灰,也不见宋必廉放出个屁来。

    “哦,对了,咱们要一起执行任务了,你知道吧?”夏希斌淡淡的说道。

    “知道知道!到时候,还请夏副组长多多提携啊!”汪茶克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哦,你好好准备一下吧,准备去送死……哦,不,就是准备去。”夏希斌一副说漏嘴的样子,呲牙笑了笑,转身就要离去。

    “哎,等等,夏副组长啊,你别走啊!”汪茶克一听果然有问题!他知道杨剑南必然不可能放过他,之前杨剑南是b组副组长的时候自己就和他对着干,现在成了副局长,这次带队执行任务,一旦有机会,肯定不会放过他!

    看这夏希斌的话,他就知道估计杨剑南已经商量好了计划了,准备借着这次的事件干掉他,他怎么能不害怕呢?

    “哦,还有事儿?”夏希斌故作疑惑的回过头来。

    “夏副组长啊,我错了,以前我的确得罪过您和杨副局长,可是那时候也是没有办法啊,我是庞丰德那边的人,是宋副局长的人马,咱们派系不同,这也无可厚非吧……”汪茶克连忙解释道。

    “你和我说这些干什么?你是哪个派系的和我有什么关系?”夏希斌反问道。

    “夏副组长,你给我指一条明路吧,只要这次不借机整死我,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汪茶克也是一横心,咬牙说道!

    他的确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宋必廉开完会到现在,根本没有找过他,也没有交代对策,显然是被放弃了!事实上,宋必廉还真是这样想的,在他看来,夏致力和杨剑南绝对是想阴死汪茶克,所以这个棋子他已经废掉了。

    “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呢?”夏希斌一脸的迷茫看着汪茶克。

    “这……”汪茶克有些心灰意冷,这肯定是想整死自己的节奏了。

    “不过,没准儿我老大杨哥能听懂,我书读的少,这么深奥的话,还是让学识渊博的杨哥听听吧!”夏希斌说道。

    “对对,杨副局长乃是高材生,之前还在松宁二中读书呢,肯定听得懂!”汪茶克顿时大喜,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十分期待的说道:“还请夏副组长一定转告啊!”

    “哦,那我走了!”夏希斌很是爽快,他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把,以前这个汪茶克眼睛都要上天了,何曾这么低声下去的和他说过话呢?

    夏希斌转头回到了萧辰的办公室,将这些话和萧辰说了一遍,萧辰听后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谁说要整死他了?”

    “哈哈,他自己以为的呗!”夏希斌也是大笑了起来,笑完,问道:“对了,杨哥,真不整死他?”

    “让他当炮灰也不一定要整死他,我们可以一明一暗,让他去拍卖,事后偷偷将东西转移到我们的身上,到时候被盯住的人只能是他,如果真有人打劫,那只能说他倒霉催的了。”萧辰说道:“我之前是这样想的。”

    “这也不错,借刀杀人,不过估计他是惨了。”夏希斌觉得萧辰的计策真是妙计,这样一来他们还减少了不少风险。

    “不过听你说的,这汪茶克是个软蛋,我怕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到时候别给整砸了。”萧辰有些犹豫,究竟要不要用汪茶克。

    “我也有这样的感觉,到时候再把我们所有人都咬出来,那可就操蛋了!”夏希斌点头。

    “看看再说吧。”萧辰其实也在思考怎么对待汪茶克的问题,其实最好的办法不是整死他,而是收服他,毕竟一个有些能力和实力的人,对于夏致力来说是很有帮助的。(加更1。)(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