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极品修真强少 > 第0722章 直接逆转

第0722章 直接逆转



    萧潇却并没有检查什么肚子疼,而是来到了医院的咨询处,问道:“我想验一下dna,需要在哪里?”

    一路来到了齐家,齐家的大院门口是打开的,里面停了很多辆车子,有神秘调查局牌照的,但是更多的则是高家的车子。{[

    看样子,这些人都集中在齐家的会客厅里面。

    “带路吧!”萧辰下车后,对齐志高和汪茶克说道。

    两人赶忙在前面带路,帮萧辰打开了会客厅的大门,而萧辰则是大模大样的走进了会客厅,曹雨玲则是跟在后面,一进门就看到齐家、高家、神秘调查局的人正在对峙!

    “高鼎阳,我们齐家和你们高家平时里无冤无仇,你们说我家齐志高攻击高毕赐,这怎么可能?而且我刚才已经给齐志高打了电话,根本没有这样的事情!”开口说话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是齐志高的父亲,叫做齐老虎。

    “别胡扯了,齐志高已经被高毕赐就地正法!你上哪儿打电话去?”高鼎阳冷笑道。

    “我死了?”齐志高正好听到了这句话,立刻接了上去:“你听谁说我死了?”

    “恩?”高鼎阳突然转过头来,看向了齐志高:“你是谁?”

    “我自然就是齐志高了,你不是找我呢么?还说我死了?”齐志高笑道。

    “你?!”高鼎阳有些诧异,不过看到齐志高身边的汪茶克,顿时一愣。他不认识齐志高,但是却认识汪茶克!所以他连忙问道:“汪副组长,这位是?”

    “咳咳。这就是齐志高,庞丰德,你看谁来了?”汪茶克对那边的庞丰德提醒道。

    “谁?”庞丰德愕然,随即看到了萧辰,脸色一变:“萧辰?!你怎么来了?”

    “来干死你的。”萧辰漠然说道。

    “你……”庞丰德一惊,瞪大了眼睛:“萧辰,你是不是糊涂了。这事儿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来这里威胁我?”

    “是不是威胁,你自己想吧。”萧辰转过去,戏谑的看着高鼎阳。淡淡道:“高鼎阳,你带人来挑衅齐家,有没有想过这件事情可能造成的后果呢?”

    “什么后果?你是哪个?”高鼎阳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这人是和汪茶克一起来的。他也不敢怠慢:“汪副组长。这是……”

    “萧辰,你也看出来了,和我没什么关系,都是他们高家蛊惑我的,我才对齐家的人动手作对……”说着,汪茶克不停的对庞丰德使着眼色。

    “老汪,你是什么意思?”庞丰德有些不解。

    “你和我来一下!”没办法,汪茶克只能将庞丰德拉到了一边。压低了声音:“现在有萧辰插手这件事情,你还想着要继续下去吗?你是不是想找死啊?”

    “我怎么找死了呢?萧辰和这件事情有什么关系?他还能管得了神秘调查局的事情?”庞丰德一脸的不悦。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萧辰是什么人啊。他要杀了你,你能打过他吗?”汪茶克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这个……他敢吗?”庞丰德有些不相信。

    “敢不敢的,看看杨剑南就知道了!”汪茶克摇了摇头:“就在刚才,他还要杀了我呢,然后说伪装成我的身份,前往神秘调查局,你知道,萧辰这小子说出来,肯定会做出来的,而且他的实力高超,我在他面前,一点儿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哦?”庞丰德一惊,终于明白汪茶克为什么那么小心谨慎了,原来之前已经被萧辰给威胁过了!他的脸色顿时有些阴沉,犹豫了片刻道:“那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我们怎么办?”

    “高毕赐,在萧辰的威逼之下,我不得不将他杀了,你说我还有的选择么?”汪茶克苦笑道。

    “什么?!高毕赐被你杀了?”庞丰德顿时大惊失色:“这么说来,我们和高家已经势不两立了?”

    “你说呢?”汪茶克只能点了点头。

    “好吧,那我们现在,直接把矛头对准高家?”庞丰德问道。

    “也只有这样了!”汪茶克道:“萧辰的实力好像又强大了,我们根本不是对手。”

    “高鼎阳,你儿子高毕赐,蒙蔽神秘调查局,诬告齐家,已经被我们就地正法了,现在你也和我们走一趟吧!至于之前对于齐家的处决,全部取消!”庞丰德走过来,突然大声的说道。

    “什么?!”高鼎阳听了庞丰德的话,当时就有点儿懵了。

    “没什么,跟我走吧!”汪茶克直接走过去,抓住了高鼎阳的肩膀,将他的手臂反剪在了身后。

    “放开家主!”高家的随行人员一看神秘调查局的人要带走高鼎阳,顿时有些恼怒了,纷纷拦在了汪茶克的面前。

    “怎么,你们高家要造反吗?要和神秘调查局作对吗?”庞丰德冷冷的说道:“神秘调查局抓谁回去调查,你们还有阻拦的份儿?”

    “这个……”高家的人员顿时有些进退两难。

    “你们散去吧,我就回去看看,到底什么个情况!”高鼎阳也知道,此刻不能够反抗,不然的话就等于和神秘调查局作对了,而他也看出情况来了,齐志高带回来的这个人,可能是个厉害的人物,让神秘调查局的人都有所忌惮。

    但是他也没有多想,因为这事儿本来就是神秘调查局的人也有参与的,在他看来就是走个过场,事情就这么算了,把他带回去实际上是下个台阶,回去之后就没什么事情了。

    “是!”高家的人员听到家主都这么说了,于是连忙散去了,匆匆出了齐家,上了车子离去。

    而高鼎阳则是被带上了神秘调查局的车子,只不过上了车,还是被汪茶克像是犯人一样押解着,顿时他有点儿不高兴了:“汪副组长,这差不多就行了,不是走个过场吗?”

    “谁告诉你走过场了?”汪茶克一瞪眼,道:“我告诉你高鼎阳,你们高家的高毕赐,涉嫌蒙骗我们,已经被就地正法,现在轮到你了!”

    “什么?!毕赐他真的……”高鼎阳的脸色一变,他怎么也不相信,高毕赐真的死了,他之前还以为是骗人呢!

    “废话,他已经死了!”汪茶克冷哼一声,既然已经选择了向萧辰表忠心,那汪茶克就不会再给高家任何的面子了。

    “你们……你们怎么如此出尔反尔?不是和我们高家合作吗?”高鼎阳一听这话,顿时目疵欲裂,就要和汪茶克拼命,可是他也不是对手,连挣脱都挣脱不开!

    汪茶克乃是武师级别的存在,而高鼎阳只是个半步武师,十层巅峰大圆满的武者,根本不可能与之抗衡!

    “少废话,告诉你,高家完了!”汪茶克冷笑道:“什么叫合作?我们只是被蒙蔽了而已,要说起来,都是高毕赐骗人!”

    “我要投诉!我要和你们的上司投诉!你们坑害我们高家!”高鼎阳大吼道。

    “哦,随便你吧!”汪茶克淡淡的说道。

    萧辰看着汪茶克和庞丰德带走了高鼎阳,也没有再说什么,怎么处理就是他们的事情了,不过如果能够借着这个机会坑一下他们也不错。

    找了个没人的角落,萧辰拨通了夏致力的电话。

    “萧辰,有什么事情?”夏致力问道:“之前,程家的事情十分抱歉啊,没能帮上你,最终人还是被带走了!”

    “是这样的,有个打击汪茶克和庞丰德的机会!”萧辰说道:“夏副局长你现在不是掌管b组吗?我这边没能上任组长,直接当了副局长,现在b组的副组长空缺出来了,最有机会上位的是汪茶克,相信夏副局长很想阻挠他吧?”

    “不错,汪茶克不听话,他不是我的人,和宋必廉走的近一些,我早就想把他弄下去了,萧辰你有好主意?”夏致力毫不隐晦的说道,他和萧辰之间,共同的秘密太多了,也不在意这些了。

    “有,事情是这样的……”萧辰将汪茶克和庞丰德私下和高家合作的事情说给了夏致力,道:“你想办法做一下文章,过几天,我回去开会,咱们一起在会议上抨击他们一下!”

    “哈哈,还有这等好机会?没问题啊,我知道了,过几天肯定会召开会议,到时候我们一起搞死他!”夏致力说道:“虽然不足以下了他的副组长,但是也让他没有机会上位组长了。”

    “恩,就是这个意思!”萧辰点了点头。

    挂完了电话,那边齐志高已经将事情的经过说给了齐家,齐志高的父亲齐老虎,齐志高的爷爷齐天战,还有齐志远的父亲齐老豹都纷纷走了过来。

    “萧少侠,十分感谢您仗义出手啊!”齐天战抱拳说道:“志高已经和我说了,这次能够脱险,真是多亏了萧少侠,不然齐家这次真的就完了!”

    “志高能有你这样的朋友,我真是为他高兴!”齐老虎也是说道。

    “哼,要不是齐志高自己在外面惹了高毕赐,我们也不能摊上这样的麻烦!”一个不协调的声音却是响起,正是齐志远的父亲齐老豹!(大家三八节快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