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极品修真强少 > 第0703章 你的证人也死了

第0703章 你的证人也死了



    “恩,要去奎山派了……”萧辰叹了口气,神色有些失落,明明计划好的,坏事却坏在了姚博旺的身上。()..com

    “那……你就这么算了,还是有其他的办法呢?”萧潇问道。

    “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的。”萧辰摇了摇头。

    “哥,你值得吗?程梦莹之前又不喜欢你,退婚的时候,也没见她说什么,万一你为了她,再出点儿事情,我……萧家怎么办呀?”萧潇有些急了:“这种女人,根本不值得你付出,我看要不就算了吧,让她嫁给奎山派好了!”

    “那你哥不是没有老婆了?”萧辰笑道:“放心吧,我不会乱来的。”

    “没有就没有呗,我陪着你呗!”萧潇却是不情不愿:“你和她们在一起,不也是亲亲抱抱之类的,我也行呀!”

    “那能一样吗?”萧辰瞪了萧潇一眼:“我和她们能生孩子,你能吗?”

    “也能呀……”萧潇不服气的说道。

    “生出来个傻子啊?”萧辰哭笑不得。

    “怎么会呢?咱俩都这么聪明……”萧潇嘀咕道。

    “你上学生物课白学了。”萧辰也不知道萧潇是真不懂还是说气话呢。

    “没白学呀,我学的可好了,反正我觉得没问题,从科学角度来说也没问题。”萧潇说道。

    “好吧,不说这个了。”萧辰有些郁闷,不讨论这个有些尴尬的话题,而是说道:“萧潇。梦莹其实挺好的,我落难的时候,她还给过我钱……“

    “我也给过!”萧潇却是说道。

    “她还收留过我……”萧辰只能继续说道。

    “那是我爸爸和程叔叔说的!”萧潇又是说道。

    “好吧好吧。你也挺好的,我没有否认啊!”萧辰苦笑道:“我的意思是梦莹也挺好的。”

    “我困了,我想睡觉了!”萧潇不想争论了,她也看出,萧辰很喜欢程梦莹,所以干脆不说了。

    “我都没事了,你也该回自己的房间睡了吧?今天也没有那些鞭炮爆竹了……”萧辰说道。

    “我不想动了。人家都脱光了,大冷天的,出去不是冻死呀!”萧潇却是打了个哈欠:“我困了。哥,你也上来吧!”

    “我今天晚上,想去看看唐糖……”萧辰如实说道。

    “梦莹都要走了,你还去想着和唐糖做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这人怎么这样呀?你对得起梦莹吗?”萧潇却是有些恼怒。

    “啊?”萧辰不可思议的看着萧潇。刚刚还在埋怨程梦莹,怎么转头又帮她说话了呢?

    “反正就是不许去,你想做什么,我也能做!”萧潇说道。

    “和你怎么做啊……”萧辰有些头痛。

    “不做就睡觉!”萧潇说着,直接关上了床头上的台灯。

    萧辰没有办法,只能坐在了萧潇的身边,继续修炼了起来,不然这丫头肯定缠着自己抱她。但是萧辰还真没法去抱,萧潇穿的实在是太少了。就算是亲兄妹,他也会有负罪感。

    也不知道萧潇是真不在意,还是别有心思,萧辰总觉得萧潇话里话外,透漏着点儿什么,但是他不愿意去多想,在他看来,萧潇应该是明白事理的人,不会去想那些不和伦理的糊涂事情。

    黑暗中,萧辰可以视物清晰如昼,看着萧潇清秀绝美的容颜,不由得感叹,小时候那个跟在自己后面要抱抱的包子脸,已经成长为了一个窈窕美妞,自己也不能用小时候的想法去面对萧潇了。

    现在的萧潇,有她自己的想法,自己却不能强行改变什么。萧辰不明白萧潇为什么会对程梦莹、沈静萱有那么大的敌意,相反对于唐糖,似乎却是没有那么大的抵触。

    要说萧潇不想自己找女朋友也不可能,起码唐糖是明显区别对待的,难道只是因为,像她说的,自己曾经落魄的时候,只有唐糖是一心一意在自己身边的,而沈静萱和程梦莹却是因为自己有了实力才和自己在一起的?

    其实萧辰知道,并不是这样!之前的自己,完全是个纨绔**的形象,沈静萱能喜欢自己都怪了,她也根本不了解自己,妄图让一个不了解自己的女生一下子就喜欢上自己,那可能吗?

    程大小姐其实也是如此,甚至自己对她做的更加过分,当着她的面追求沈静萱,还宣称林可儿是自己的情人,这种做法,哪个未婚妻能受的了?

    所以萧辰根本不觉得她们嫌贫爱富,事实上之前的情况都是他一个人造成的。

    不过……妹妹和嫂子之间,貌似永远都不太和睦,看来这是真理啊……

    “哥……我害怕……”黑暗中,萧潇似乎是做了噩梦,身子有些蜷缩,喃喃自语道。

    萧辰叹了口气,轻轻的拍着萧潇,安抚道:“没事儿,我在旁边……”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萧辰就来到了程家,当然也是去看好戏去了,路上,他对安小魔问道:“你确定,昨天做的手脚没有问题吧?”

    “当然没有问题,老大你还不相信我吗?”安小魔有些得意,之前安小魔送了许初夏和田酸酸回到了阑城,发现没什么事情,就回来找萧辰了,正好萧辰也缺帮手,就把它留下了。

    “恩,也没有什么消息传出来呢?”萧辰车子驶进了程家,却立刻发现了不对劲儿,因为程家里面笼罩着一团阴霾,每个人都是行色匆匆。

    萧辰将车子停在了会客厅的门口,就见到里面已经站了很多人,在人群的中间,摆放着一口棺材,里面的人,不出意外赫然就是小姚子!

    嘎嘎!萧辰差点儿笑出声来,完了吧死了吧!

    “今天好像是个挺高兴的日子啊,怎么大家都这么开心呢?是不是有好事降临啊!”萧辰走进会客厅,兴高采烈的说道:“哦,我知道了,梦莹不用走了是吧?”

    “萧辰,你什么意思?我父亲死了,你就这么幸灾乐祸?”姚博旺已经哭红了双眼,这时候听到萧辰那讽刺的话,顿时火冒九丈,跳起来指着萧辰:“x你妈的有种单挑!”

    “轰!”

    萧辰直接飞出一脚,将姚博旺踢飞了出去,对于从小就没见过母亲的萧辰来说,姚博旺的话正好是骂到他的伤口上面。

    姚博旺惨叫一声,他没想到萧辰真的敢出手!

    萧辰当然敢出手了,小姚子他还有些畏惧,但是姚博旺在他眼中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垃圾,虽然不能说轻易击杀,但是设计干掉却也不难。

    “萧辰,你好大的胆子,敢大闹灵堂!”程中凡怒目圆睁,瞪着萧辰:“你可知道,你与我们奎山派作对的下场?”

    “知道啊,不就是对付我们萧家吗?你不是一直对付吗?”萧辰撇了撇嘴,淡淡道:“还是说,我不作对了,你们就偃旗息鼓了?”

    “你?!”程中凡语塞,的确,萧辰是不是与奎山派作对,他们都是一直在对付萧辰。

    “我听说,小姚子出去找女人,一激动就把自己玩儿死了?唉,真是太惨了,虽然你们可能挺悲伤,但是我还是很高兴的。”萧辰笑道:“年副会长,根据程中凡所说,这婚约文书乃是小姚子签订的,但是他现在已经死了,没有证人了,是不是婚约文书就无效了呢?”

    “这个……”年副会长一愣,他也没想到这一茬,听萧辰一提醒,顿时皱了皱眉头,按照昨天程中凡的理论,还真是可以成立的。

    “你放屁!”程中凡却是眼珠一转,跳了出来,大叫道:“昨天,小姚子没死之前,已经证实了这婚约文书的真实性,这是有目共睹的,年副会长也在场,萧辰,你想睁眼说瞎话吗?你是不是因为找不到证人,所以今天才歪曲事实故意刁难?这是两码事儿,小姚子虽然死了,但是他昨天已经证实了,年副会长也见证了这一点,但是你父亲萧峰却是没有证实,这能一样吗?”

    萧辰的眼中闪过一抹杀机,这程中凡还真是心思缜密之人,这其中的漏洞居然都能拿出来做文章!萧辰的确是打着这个算盘,昨天,要是能干掉小姚子和姚博旺,那婚约自然就无效了。

    毕竟姚博旺都死了,还要什么婚约?但是姚博旺没死,他却也有后招,后招就是今天小姚子这个证人的死亡!可是没想到程中凡居然如此会狡辩!

    偏偏年副会长还不能睁眼说瞎话,他是吃准了这一点,所以根本不怕小姚子这件事情被萧辰做文章!

    深吸了一口气,萧辰握紧了拳头!

    其实,他还有一招,也是之前考虑了好久的,那就是他幻化成为父亲萧峰的模样,然后出现在这里,证实程家和萧家的婚约是有效的。

    可是他最终还是强忍住了这个念头,因为实在是太危险了,那样一来,可能非但不能达到目的,反而会被奎山派盯上,并且从中作梗,让程天裘真正的倒向奎山派!

    毕竟,萧峰出现了,那程中迁哪里去了?如果程天裘问起,他要怎么回答?他既然能回来,那程中迁为什么回不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