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极品修真强少 > 第0690章 死的很憋屈

第0690章 死的很憋屈



    “一共三个!”弟子说道。

    萧辰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也不知道程中凡带来的这两个人是什么实力,不过还是对王炸天道:“出去打架了,敢不敢?”

    “那还不赶紧,不过老大啊,你家没有什么趁手的兵器啊!”王炸天霍然起身,眼神来回瞄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任何能用的东西,看萧辰已经冲出去了,王炸天只能紧跟其后。

    大门外的两个人,气势没有丝毫的收敛和掩饰,魔将二层,魔将二层巅峰!萧辰没想到奎山派为了对付自己,居然派出了这么两个高手!

    还真是看得起自己啊!不过萧辰心里面已经沉到了极点,就算是魔师十层巅峰大圆满,也有对付的可能,但是面对魔将,萧辰实在是不知道如何下手。

    而且,一来还是两个!

    “我就是萧辰,不知道二位找我有何贵干?”萧辰冷冷的看着门口的两人,这时候程孟强已经很聪明的躲在了远处的车子里面,他可不想成为萧辰临死前用来垫背的。

    “你就是萧辰?”南宫上下打量了萧辰一眼,没看出有什么特别之处:“是你杀死的牛师兄?”

    “不是。”萧辰说道。

    “不是?”南宫顿时一愣:“那他怎么死的?”

    “他自己来找死的。”萧辰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耍我?”南宫顿时怒了,他本来看萧辰没多少实力,心里也怀疑牛师兄的死因,在萧辰否认的时候,他还真在想,莫非牛师兄是因为别的而死?

    可是没想到萧辰下一句话。居然是耍他的,他勃然大怒,一拳就向萧辰的面门打来。也忘记了之前说的留情不留情!

    萧辰心中一凛,一掌迎上。正是黑暗炎掌,只是以萧辰目前的实力,这一招还是太弱了,无论萧辰怎么超常发挥,结果只有一个。

    萧辰被轰得倒飞了出去,口中喷出一口鲜血,重重的落在了萧家大院的围墙上,将围墙砸出一个大洞。

    好强!萧辰不过是想试探一下魔将的实力。这仅仅是二层魔将,就已然如此,直接一招,就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边上可是还有一个二层巅峰的魔将呢!

    硬拼,看来绝对是不可行的了,萧辰要不是修真者,这一拳直接就能打死他了。

    “死了?”南宫看着飞出去的萧辰顿时一愣:“哎呀,我忘了,不好意思啊。小程,我直接给他擂死了。”

    “这就完事儿了?”一旁的小钱也是有些无语了:“刚才他出那一招,我看他也不过是二层巅峰的魔师水准。就这样还能杀死牛师兄?不太可能吧?”

    “轰!”就在两人正纳闷,准备回身走向程孟强的车子时,忽然感觉到头顶遮天蔽日般的被挡住了,然后就是一声巨响,两人的脑仁都是同时嗡嗡作响。

    “嗷……”南宫和小钱都是一声惨叫,只见一扇大铁门,直接削他俩身上了,却是王炸天将之前南宫踹飞的半扇铁门用来当武器了!

    铁门直接卡在了两人的胸前,就像是过去犯人戴着的夹板一样。箍在身上动弹不得。

    而两人的头上也好不到哪里去,满头鲜血。和个血葫芦一样!两人根本没有什么防备,就被这大铁门削了一下。而这铁门怎么也有两吨重了,就算两个人是武将,此刻也给砸的天旋地转有些懵灯!

    这要是普通人,早就砸成肉泥了,南宫虽然可以一脚踹飞铁门,但是用的却是巧劲儿,让他将铁门抬起来就未必了,何况照着脑袋瓜子来一下?

    “萧哥我来了!”夏致力手中拿着两把手枪,也不多话,对着两个武将就开火,一左一右一顿突突:“看我双枪老太婆夏希斌的!”

    南宫和小钱正晕头转向,每人身上就挨了好几枪,虽然有魔气护体,但是却也被打得够呛,其中南宫有一枚子弹,就卡在心房处,要不是他机敏,都容易被一枪打死。

    而小钱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枚子弹正中脑门,只不过卡在了头骨里面没有射穿进去。

    “我靠,这俩人这么猛,这枪都打不透?”夏希斌开火完毕,将两只手枪里的弹夹随手一丢,目瞪口呆!

    萧辰这时候已经疗伤完毕,他没想到自己这俩小弟还真敢整啊,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一人用铁门猛砸,一人用枪乱射,硬生生将这两个武将级别的高手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而且还受了不轻的伤势!

    “夏希斌,再来!”那边,王炸天又来了,手里轮着另外一扇铁门,嗖嗖就跑了过来,说话间,就拍向了南宫和小钱。

    南宫和小钱都是一惊,两人下意识就要逃跑,可是之前那铁门卡在他俩的身上,这时候两人想要逃跑的方向还不一样,结果直接给制约了,谁也跑不掉,王炸天的这边已经削上来了。

    “轰——”

    又一扇铁门,直接套在这南宫和小钱的脑袋上,加一起四吨的重量,直接将两人给压跪了。

    夏希斌那边,也是换完了弹夹,直接接替王炸天的位置,对着两人猛然开火。

    “小冥,烧死他们!”萧辰虽然疗伤完毕,但是也知道自己不是两个魔将的对手,直接指挥九幽冥火冲了上去,结果“呼”的一下子,南宫和小钱就着火了。

    夏致力在那边砰砰开火,南宫和小钱真是欲哭无泪了,他俩知道,今天是无法善终了,大意了啊!本来要是只有夏希斌在一旁开枪,他俩咬咬牙,也能让子弹夹在肌肉和骨骼里面,不射中要害,但是这突然起来的火焰,却是直接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是抵御子弹还是抵御九幽冥火?二者只能选择其一,于是,南宫被不幸的爆头了,小钱刚刚抵御了两枚子弹,就被烧成了焦炭……

    两个人临死前,都用不服和愤慨的眼神瞪着在场的人,尤其是王炸天,他们不知道这是哪里来的怪胎,要不是他把铁门套他俩身上,他俩就算不敌,也早跑了,可是这玩意套身上,想跑都跑不掉,只能被动的挨打!

    死的太憋屈了!恐怕,这是武林中,死的最冤的两个魔将了,堂堂魔将高手,居然这么被干掉了。

    程孟强看到这俩废物被一帮人虐着打,就知道没戏了,发动车子就跑,萧辰也没有追,总要有个人回去通风报信,希望奎山派知难而退吧……

    其实,这个结果,连萧辰自己都有些无语了,还能这么将魔将干掉,这得坑成啥程度啊。

    “谁敢动萧哥,我挠死他!”忽然,从萧家大院里面跑出一个人来,头发上还带着洗发香波!

    萧辰定睛一看,居然是岳少群,这家伙恐怕刚才在洗澡,听说自己被找麻烦的消息,第一时间飞奔出来了,身上只披着个浴袍……

    “少群,来人已经死了,你回去洗澡吧……”萧辰虽然有些无语,但是心里却是十分温暖,看来岳少群是真心在意自己,只是究竟是为什么呢?岳少群的臣服实在是有些奇怪!

    萧辰这些小弟,夏希斌、王炸天,甚至鹿离道人,这些都能够理解,哪怕是娄镇明,也是有原因的,唯独岳少群,完全不用臣服,可是这家伙比谁都要忠心。

    “啊,已经死了?”岳少群看了看,忽然脸色一红:“哎呀,人家穿的太少了,那人家先回去了……”

    说完,岳少群又嗖嗖的跑了回去……

    “老大,这不男不女的家伙是谁啊?”王炸天看着岳少群,满脸的纳闷:“咋还住你家呢?不会是你现在号这一口,喜好男风吧?”

    “别乱说……”萧辰摇了摇头:“你在人家眼中没准儿也挺奇怪,那几吨重的大铁门直接抡起来,换个人早吓死了。”

    “嘿嘿,好吧。”王炸天走过去,“哐哐”两下,将大铁门给拽了下来,把两具尸体踢到了一边,然后道:“这门用着还挺顺手,先放一边,下次继续用!”

    “萧辰,你没事儿吧?”萧远山等人这时候也走了过来,看着王炸天的眼神充满了无比的震惊!夏希斌倒是还好些,之前早就见识过王炸天的神功了。

    但是萧家的其他人,却是彻底的震撼了,这是什么功夫啊?

    大家都知道,武者炼体,武师炼力,武将炼气,但是就算是武将,也不可能拥有这种力量,十倍力,几乎是极限,只不过武师的内力可以延绵不绝,而武将的内气可以催发一些爆发力极强的大招,但是从没听说过谁能将这四吨重的铁门一手一个,拎起来如无物般的行走。

    将两个铁门并排放在了大院的围墙边上,王炸天拍了拍手,回到了萧辰的身边。

    “萧辰,你这位朋友,不简单啊!”萧远山看着王炸天,心中闪过一抹奇异!之前,王炸天之所以和萧辰玩儿的近,而且还被萧辰带到家中做客,那肯定是世家层面的人物,而王炸天也同样不能修炼内劲,这些萧远山都清楚,但是谁成想,若干年后,居然是如此厉害的一把好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