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极品修真强少 > 第0618章 栽赃陷害

第0618章 栽赃陷害



    “哦?”一旁的庞丰德也不是傻子,一点就透,顿时就笑了:“这倒是个好主意,你的意思是让他酒后乱性对吧?”

    “不错,看他现在喝这么多,一会儿肯定会乱性,咱们事先抓个女的,弄晕了放在他的房间里面,然后他喝多了回去,发现床上有个女人,没准儿以为是宋花舞呢,然后……嘿嘿……”汪茶克嘎嘎冷笑:“你们说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这要是我,我也会不由自主的……哈哈,大家都是男人嘛,都懂的!”庞丰德也附和的大笑起来。

    而马直升也是一拍大腿:“为了避免杨剑南事后私了,咱们明早就将这事儿闹大,带着神秘调查局监察组的人,直接去抓他,对了,监察组的副组长,不是汪组长你们组培训出来的吗?就找他好了!”

    “刘组长那个人,有些正直……让他参与,恐怕不行。”汪茶克却是摇了摇头。

    “根本不用让他参与啊,咱们就是实话实说,到时候事实就摆在眼前,也容不得杨剑南狡辩,到时候刘组长只要秉公处理就可以了!”马直升却是说道。

    “这倒是没有问题!”汪茶克听后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咱们现在就去抓人,别一会儿杨剑南和宋花舞喝完回去了,咱们就不好下小说xstxt手了!”

    “走!”三人也不吃了,立刻找老板买了单,然后上了一辆商务车。疾驰而去……

    宋花舞一杯接一杯的往肚子里面灌酒,萧辰看着她这个情况觉得有些渗人,但是还是奉陪到底。毕竟宋花舞心里难受,萧辰也有些难受。

    但是无论宋花舞做出什么决定,萧辰都支持她,换做是萧辰,如果给予他很大帮助的天老让他做什么,恐怕他也不会拒绝,这是一个道理。

    所以萧辰没有问为什么。也没有去刻意的挽留什么,举起了酒瓶,豪爽的说道:“花舞。我们以后还是好朋友,有事情,你可以找我!来,我先干为敬。”

    “恩。不过。我也不能和你常联系了!”宋花舞的酒意也上来了,有些醉意,也跟着拿起一瓶啤酒直接灌了下去:“干杯!”

    萧辰的酒量并没有宋花舞那么好,虽然是修真者,但是却也带有了丝丝醉意,看宋花舞也有些模糊了,不由得说道:“没什么,有时候朋友也不需要时时刻刻在一起!”

    “说的没有错!来。我们再干一瓶!”宋花舞再次举起了一瓶啤酒……

    两人就这么你来我往,不知道喝了多少瓶。吃了多少羊肉串,反正最后算账的时候,是老板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了,萧辰也没有在意,随意丢在桌子上一千块钱,怎么也够了。

    两个人互相搀扶着迷迷糊糊的往回走,宋花舞边走边说道:“萧辰,虽然我们不能在一起玩耍了,但是我的命是你的……”

    “偷偷也是可以玩一玩的……”萧辰迷迷糊糊的说道。

    服务生惊诧莫名的看着这两个人,这一男一女到底是什么关系呢?居然这么能喝?

    不过,这个就和他没有关系了,他欣喜的抓过桌上的一千块给了老板,道:“老板,他们给了一千呢!”

    “艹,啤酒十元一瓶,他们喝了五十瓶,羊肉串三元一串,他们吃了二百串,这还赔了一百呢!”老板不由得骂道:“你傻吧?”

    “啊?”服务生一愣,他也没算,此刻仔细一算,的确赔了一百块钱……

    酒店门口,一辆商务车里面。

    “小马,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没问题吧?”庞丰德摸了摸自己已经断掉的右腿,目中凶光闪烁。

    “放心吧德哥,我已经让人办好了,人已经抓来了,下了迷-药,放在了杨剑南的房间床上。”马直升嘿嘿一笑说道。

    “恩,是自己人做的吧?”庞丰德有些不放心。

    “放心,是我们新人培训组的人,都是我的人。”汪茶克在一旁说道:“但是小马,人是你去抓来的,你可看清楚了吧?别整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回来,爽完当一夜情了,这样我们根本陷害不了杨剑南!”

    “嘿嘿,我马直升是什么人?那是火眼金睛啊,那小妞是不是纯情小初女,我一眼就能看出来!”马直升拍着胸脯保证道:“这次肯定没有问题的,绝对是正经人家的女孩子!”

    “那就好!”汪茶克点了点头道:“不过弄清楚她是什么身份了么?”

    “家里条件不差,应该是个大小姐,她的座驾是奥迪tt。”马直升说道:“虽然不是顶级跑车,但是家里绝对是不缺钱的,杨剑南到时候想要私了,那也是不可能的!”

    “那就好,只要这女孩子家里面不放过杨剑南,杨剑南就完了,被开除神秘调查局都是轻的,没准儿直接进班房了,嘿嘿!”庞丰德听后,满意的笑道。

    “那是!之前都搞砸了,这次我肯定是精精细细的。”马直升说着,拿出了手机来,翻出了相册,递给了庞丰德道:“你们看,就是这个女孩子,这是她的车子!”

    “哦?我看看,就是她么?”庞丰德拿过了手机来,指着手机上的照片说道:“啧啧,长得还挺标致的,倒是便宜杨剑南!”

    汪茶克也是点了点头:“还真是个极品啊,可惜了。”

    “要不,咱们找个地方爽一爽去?”马直升一看这两位都来了兴致,于是连忙说道。

    “爽个屁,赶紧办正事儿!”庞丰德将手机还给了马直升,道:“我们走!”

    ……………………

    萧辰和宋花舞迷迷糊糊的上了电梯,然后深一脚浅一脚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只觉得自己头晕晕的,今天实在是喝了太多的酒了。

    打开房门,萧辰甚至连灯都没开,就脱掉衣服,迷迷糊糊的上了床,倒头便睡,他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力气做别的了……

    隐约恍惚中,萧辰好像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儿,身边好像多了一个人,不过萧辰喝多了,脑子也不太灵光了,迷迷糊糊的,下意识的以为,还是在松宁市宋花舞的房间呢,身边的人就是宋花舞。

    所以他也没有多想,沉沉的睡去了。

    “咚咚咚!”

    萧辰是被一阵猛烈的砸门声惊醒的,他的头还有些痛,昨天喝了太多,现在还没有醒酒!

    这是谁啊,这么早砸门,有病吗?萧辰心中腹诽,有些艰难的张开了眼睛。

    不过,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熟睡女人的面容!

    这是谁啊?萧辰顿时一愣,自己房间里怎么多个人呢?难道是自己昨晚喝多了,走错房间了?但是,走错了,房卡怎么打开的门呢?

    是了,他想起来,昨天晚上似乎有一个人在自己身边睡着,他以为是宋花舞,但是没想到不是。

    不过,就在萧辰纳闷的时候,门口的敲门声音变得更加狂暴,似乎要破门而入一样!

    “没问题吧?你确定昨晚没有人出来?”不远处,一个房间的门虚掩着,三个男子正从门缝中,远远的看着这边的情况,而问话的男子,正是庞丰德。

    “放心吧,没有任何人出来!”马直升打了个哈欠,昨天晚上,就是他在这里守了一夜,观察萧辰的房间里有没有人出来。

    “恩,那就好,这回看杨剑南怎么死!”庞丰德嘿嘿一笑。

    一旁的汪茶克,也是一脸看好戏的样子,神秘调查局监察组的人已经来了,带队的正是刘组长,而刘组长嫉恶如仇,对于萧辰这样的欺男霸女的行为绝对不会姑息。

    “里面的人快开门,再不开门,我们就硬闯了!”刘组长敲了半天,不见里面有人开门,顿时有些恼火了。

    “敲你妈个敲,你妈死了你敲丧钟呢?”萧辰一把将门打开了,他房间门口一直挂的是请勿打扰的牌子,谁这么没有眼力见,疯狂的敲门?

    “哼!”刘组长冷哼一声,手一挥,直接让身后的几个人控制住了萧辰,而他则是大步流星的冲进了房间,看到了在床上熟睡的女人,皱了皱,对一个女手下道:“你去给她检查一下!”

    “是!”这个女手下则是快步的冲了进去,简单的对床上的女孩子进行了一下检查,然后说道:“报告刘组长,的确是中了迷-药,到现在还没有清醒!”

    听到女手下的汇报,刘组长冷哼了一声,手一挥,道:“把杨剑南给我带下去,小吴,你等受害人醒过来,带她做笔录!”

    “是!”小吴和那些抓着萧辰的手下同时应了一声。

    “你谁啊?什么意思?”萧辰还有点儿迷糊,没从这一系列的震惊中清醒过来,自己睡觉睡的好好的,这什么刘组长就冲进来要把自己抓走,有毛病把?

    “老实点,我是神秘调查局监察组的副组长刘占郎,你涉嫌迷x罪,现在跟我回去接受调查!”刘组长斩钉截铁的说道。

    “什么?迷x?我迷x谁了?”萧辰有些愕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