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极品修真强少 > 第0570章 像我的同学

第0570章 像我的同学


  而且她没有将面纱打开给萧辰看的原因,就是在于夜岛大人让她去接近萧辰!
  今天的任务,恐怕是失败了,它日绫千雪准备用另一个身份接近萧辰,而另一个身份就是凌千雪,她准备转学到萧强的学校里,然后偷偷接近他,但是她还没开始接触萧辰呢,怎么萧辰的学校里,已经冒出来一个叫凌千雪的了?
  “恩?你不知道?”萧辰感觉到面前的绫千雪,好像的确不知道自己说的事情,不由得有些错愕了,真的假的?他之前怀疑,学校里的同桌凌千雪,就是现在眼前这个绫千雪,虽然没有证据,但是却是一种直觉。
  而现在,他敏锐的六识,也捕捉到,绫千雪好像是真的有些惊讶错愕,那这又是怎么回事儿?难道同桌凌千雪不是女忍绫千雪?不然她怎么这个表情?
  不过,萧辰觉得绫千雪错愕应该不是假的,不然的话,她都可以去拿影后奖了,这也演的太像了一点儿吧?但是这样一来,萧辰就更纳闷了,世界上还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你……是说,你有个同学,叫凌千雪?那她是……是不是岛国人?”绫千雪忽然想到了什么,有些着急的对萧辰问道。
  “好像不是,是大夏人。”萧辰摇了摇头,看起来,这个绫千雪真的不是那个凌千雪,两者并不是一个人,自己想岔了。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绫千雪瞪着萧辰,银牙紧咬:“莫非你觉得我是你的同学?”
  “不是就不是吧,都无所谓了。”萧辰耸了耸肩,转身看了一眼不远处。
  只见太山道人被王炸天打得节节败退,这太山道人边跑边骂:“莽夫,莽夫,太莽了!”
  萧辰随手一个冰球丢出,直接砸在太山道人的身上,让他身形顿时一滞,那太山道人也不曾想到,萧辰这边和凌千雪正聊天呢,还能反手去偷袭他,顿时被打中了,然后被王炸天跑过去,嘿嘿一笑:“老杂毛,这回看我怎么整死你!”
  王炸天一把将太山道人举起来,大头冲下,使劲儿往地上一撮,太山道人的脑袋直接扎进了水泥地里面,动弹不得,就这么直直的和倒立的冰雕一样,也起不来,也说不了话,更是挣扎不了半分。
  萧辰看着大局已定,对凌千雪说道:“现在你还要打吗?”
  “你可敢公平与我一战?”凌千雪却是问道。
  “绫千雪,你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啊,莫非你真以为,公平一战你就是我的对手了?”萧辰看着绫千雪道:“之前,我以为你是我的同学,所以我处处让着你,你要是得寸进尺,别怪我不客气了!”
  “你……以为我是你的同学?”绫千雪犹豫了一下,看了看不远处的夜岛呔夫,发现他昏迷的很死,于是问道:“我和你的同学,很像吗?”
  “晕,你又不把面纱摘下来,我怎么知道像不像呢?”萧辰耸了耸肩说道。
  “那……你为什么说我们像?”绫千雪却是反问道。
  “不知道,直觉吧,身形吧。”萧辰倒是没有隐瞒:“我那同学,不会是你失散多年的妹妹吧?”
  “哼!今天先放过你,不过我早晚会杀掉你的!”绫千雪面色一变,然后道:“既然败了,那就告辞!”
  绫千雪说完,就快速跑到昏迷的夜岛呔夫身边,将他扛起来在身上,快速的离开了这里,也不多话。
  萧辰摇了摇头,这绫千雪是个被洗脑的产物,实际上,或许本质不坏,所以萧辰也就让她走了。
  此刻,对手全解决了,许初夏和田酸酸也从车里面下来了,跑了过来,而宋花舞则是问道:“队长,我们现在?”
  “把那个太山道人拔出来,问他认输不认输!”萧辰对王炸天吩咐道,然后又对许初夏道:“行了,估计这回你爷爷奶奶可以平安的被放回来了。”
  “恩,谢谢你,萧强。”许初夏亲眼看到了刚才的战斗有多么激烈凶险,虽然,好像是萧辰花招不断,而且占据上风,可是许初夏知道,这些人都很厉害,哪一个都不是庸手,萧辰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受伤。
  倒是田酸酸,大大咧咧的,好奇的看着那边的太山道人的冰雕:“哎呀,这个冰雕真好看,先别拔出来,酸酸姐要去合个影!”
  说着,田酸酸就跑过去,站在冰雕的旁边,来了一张自拍,发到朋友圈里面去了,标注成,今年阑城第一个冰雕。
  而后,王炸天才给太山道人拔了出来,摔在地上,“跨擦”一下子冰碴子摔了个满地,而太山道人终于解冻了,坐在地上,瞪着王炸天:“你给我等着,你个莽人,早晚收拾你!”
  “呀喝?你个老杂毛,找砸是不是?”说着,王炸天又拎起了一个铁桩子来:“还是这玩意好使,砸不碎。”
  “别动!贫道认输了!”太山道人倒是很光棍,知道形势比人强,这时候,自己这边的人全军覆没,他自己面对一个王炸天都头皮发麻,要是萧辰也加入战团,那势必不是对手,索性不如直接认输好了。
  “牛鼻子倒是有自知之明啊,既然如此,带我们将许爷爷和许奶奶接下来吧!”萧辰说道。
  “没问题,你们就别上去了,我让墨枝给他们接下来!”太山道人有些害怕,这些人压根不按套路出牌,让他们上山,万一萧辰一急眼,一个火球术把天清观点着了怎么办?那就不好灭火了!
  所以,他干脆输的痛快,直接让墨枝上去接人,而他则是坐在地上自我疗伤,也不再说话。
  “我说牛鼻子老道,你好好的道士不当,偏偏参合这种破事儿,完蛋了吧,被揍了吧,下回老实点儿吧!”萧辰对太山道人说道。
  “老道也是迫不得已啊,道观缺钱啊,萧善人要是捐助一些,也不至于如此了!”太山道人叹了口气。
  “捐你个脑袋,你看,你找我打架,我点了这么多人来,这车马费什么的,你得给我啊!”萧辰说道:“人家打仗打输了,都有战争赔款,所以你什么时候赔我点儿?”
  “呃,咱们这小打小闹,就不提钱了吧?”太山道人说道。
  “那怎么行呢?这样吧,我也不多要了,你给我一百万吧,我请这些人吃个饭什么的。”萧辰说道。
  “这个……贫道回去商量一下……”太山道人干笑了两声,其实所谓的商量不过是敷衍而已,事实上他压根就没想赔偿过萧辰。
  “哦,那你尽快啊,我要是时间长了没拿到钱,我就偷摸烧你道观去,我不相信你在道观上也布置了防火阵法。”萧辰说道。
  “呀?你还知道阵法的事儿呢?”太山道人有些惊讶。
  “别扯那些,赶紧回去凑钱。”萧辰说道。
  “哎,烧人房子,是要付法律责任的。”太山道人说道。
  “哦,这是江湖恩怨,对了花舞啊,你说,武林的江湖恩怨,烧个房子啥的,你们管吗?”萧辰转头对宋花舞问道。
  “不管!”宋花舞冷冷的说道。
  “听到了吧,太山道人,他们不管。”萧辰耸了耸肩,说道。
  “哎……我回去研究研究啊!”太山道人叹了口气说道,没办法,输了就是输了。
  过了不多久,墨枝下山了,和他一起下来的,还有一个天清观的弟子,不知道是墨什么,反正两人一人一个,背着许爷爷和许奶奶一起下山来了。
  “爷爷,奶奶!”许初夏连忙跑了过来:“你们怎么来到天清观了?这里的人都是坏人!”
  “啊?”许奶奶一愣:“怎么是坏人呢?鹿离道长好吃好喝的供着我们,我们就是被邀请来做客的……”
  “哎呀,他们把你叫来,然后逼着萧强和他们决斗,好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你上当了!”许初夏解释道。
  “真的假的?不能吧?我寻思,咱们向人家求了好几年的仙水,过来做客感谢一下也没什么……”许奶奶一听,顿时大惊失色。
  “可不是真的,你看这里,打的一片狼藉,要不是萧强赢了,他们还不放人呢!”许初夏说道。
  “是啊是啊,酸酸可以作证!”田酸酸说道。
  “哎,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没想到鹿离道长那么坏?”许奶奶自然还是相信自家孙女和田酸酸的,虽然这事儿有些离奇。
  “太山道人,根据江湖规矩,我赢了,你们以后也不许绑架许家的人,听到了没有?”萧辰对太山道人警告道:“要不别怪我不客气了!我告诉你,你也看出来我和我这个朋友的性格,我俩都挺虎的,一个烧你道观,一个拆你天青山!”
  “呃……我知道了。”太山道人点了点头,他是真看出来了,这俩人真虎啊!不过根据江湖规矩,既然萧强赢了,那也的确不好再去绑架了。
  既然大家都讲武林规矩,那就要按照武林规矩来,不然的话,眼前这俩小子真有可能拆了天青山也说不定。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