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十二男主之穿越门 > 书呆子遇上公主病

书呆子遇上公主病


  在洛曦的淫威和大道理夹击之下,边伯贤屈服了,他跑了出去在众人诧异的眼光中借来了锯子、铲子、斧子。一股脑儿的倒在地上,把长长的袖子全部捆扎了起来,干劲十足的又是推土又是刨木,干得不亦乐乎。
  或者这就是他在书中找不到的快乐,得不到的颜如玉。
  “喂,书呆子,这个是什么?”
  “这是木马,用来架木的。”
  “哦,那这个呢?”
  “这是墨斗,用来做记号的。”
  “那这个草垛是干什么的?”
  “那是扫帚啊!你别说你没见过。”
  “呃……见过,当然见过,我就是想考考你!”
  边伯贤对这些东西倒是了解的一清二楚,可是真正使用起来的时候却是外行人,完全上不了手。不是掉了斧子,就是卡了锯子,更严重的是差点把自己的脚趾头给砸了。而他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让洛曦站远些,别妨碍他工作。
  “洛曦姑娘,不知道可否能为小生煮一碗凉茶。”
  凉茶?加多宝?王老吉?凉茶居然还可以煮?洛曦嘿嘿笑着应付下,但是她走到厨房就后悔了,凉茶她只会喝根本不懂煮,这下完了要暴露了。
  就算她有心煮但是就厨房这个破败的样子什么东西都没有,她怎么弄?常言道巧妇难煮无米之炊。
  洛曦摇了摇头,文化多了也是麻烦,随口一说就是大道理连篇。就连想一想都是文绉绉的,真让人头疼。
  不对啊!洛曦一想自己不是来惩罚边伯贤的嘛,为什么自己要自找苦吃给他煮凉茶,不煮!
  洛曦这样一想瞬间觉得心安理得,大摇大摆的又来到院子里。找个干净的木桩坐了下来。
  边伯贤被盯得心里发毛,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是不是自己衣服没穿好,还是自己脸上脏了!他低头借着地上的水坑看了看脸,没有什么东西啊!再看洛曦,她依旧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边伯贤有点发怵,往旁边挪了挪,避开了她如利剑的目光。
  “洛曦姑娘,你为何一直看着小生?”洛曦笑而不语,换了一个姿势继续看着他。
  边伯贤无奈,只好转了一个方向背对着她。可是她偏偏不让他如意,他怎么转她就怎么跟。直到他实在是受不了就把手中的东西一丢,跑去拿着书闭着眼睛就是一通背。
  好家伙不带喘的一口气背了一本书,洛曦不禁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他不去参加高考简直就是高考的损失。
  可是洛曦还是不打算放过他,跟着他来到书房,坐在桌上看着他背书,还时不时也跟着背几句,洛曦诧异,自己这是怎么了,以前一听到背书就会打瞌睡,现在自己居然还会跟着他一起背书,难道这就是学霸们说的学习感染。没想到自己在有生之年还能当会学霸,感觉还可以。
  不行!我是来整他的,怎么自己反而被带进去了,洛曦拍了拍脑袋,不可以再被影响了!
  “君子性非异也……”
  “只是不懂爱也。”边伯贤白了她一眼,真是没文化,什么话都敢乱接,真是毁了圣人的名言。他不再看她,乱翻了几页自顾自专心背书。
  “春眠不觉晓……”
  “处处蚊子咬。”洛曦边说还边打蚊子,故意递在他面前。
  “夜来风雨声……”
  “不知死多少。”
  边伯贤虽然气恼她的胡搅蛮缠,但是对她接这么押韵的话还是有点佩服,只是没有表露出来,为了不让她再侮辱先辈的智慧,他只好再次出来接着干起了活。
  洛曦则躲在一旁笑得快抽了,小样儿,还想跟我斗,你还嫩点,要知道这种小儿科从小学开始我就会了,虽然考试考不赢学霸,但是我们整人却是学霸不敢来媲美的。
  现在他只好把她的存在当成空气。
  “书呆子,你弄好了吗?我快饿死了。”洛曦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理由和借口说服边伯贤男子就应该学会做饭,但她自己却翘起了二郎腿坐等吃饭,还拿着筷子不停敲着桌子,活像要食的农家肥猪。
  “好了,好了。”边伯贤火急火燎的把一碗黑乎乎的东西端了上来,不停的搓着烫红的手背。而洛曦一看到这样不知道是什么的鬼东西,艰难的咽了咽口水看着他。
  “这是什么?”
  “我炒的青菜啊!”
  “青菜?你见过青菜是黑色的吗?”边伯贤尴尬的笑笑,用手指比了一个点点的手势。“只是火大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这是什么?”洛曦从碗里挑出一大块沉甸甸的东西,一不小心掉在了桌子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两人面面相觑,听声音边伯贤就猜到了是什么,笑得更加尴尬。
  “这个……只是一个意外。”他拿起桌上的石头扔得老远,才端了碗从新回厨房炒菜。
  这次洛曦亲自监督,她可不想菜里面再出现个什么东西。从早上到现在她什么都还没吃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可是现在有了边伯贤这个所谓的厨师,她更加不抱什么希望了,而且她也更加坚信这个边伯贤就是上天派来惩罚她的。
  不然他为什么会这样对自己!
  就这样,洛曦在这个她都不敢相信可以住人的地方待了居然整整一个月,每天不仅要早起跟着边伯贤去山上挖野菜,而且还得看着他到河边把菜一棵一棵洗干净,然后再跟着他慢慢悠悠的回家。
  洛曦摘了一朵路边的野花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还时不时俯下身去嗅其他野花的味道。
  朝阳初升,云雾缭绕中的山林显得宁静和悠然。到处都还沉浸在露水的世界里,没有城市的喧闹,没有多余的事情干扰,这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边伯贤看着逆光的洛曦,在金色的光芒中她是那么美丽,宛如画中仙。他看得竟然出了神,这就是书中所描绘的美人如画,遥不可及。
  原来平日里不怎么起眼的洛曦居然是这般美若天仙。
  “啊!”
  “怎么了?”听到她的尖叫,边伯贤顿时慌了神,丢下背篓冲了过去,但是当他看到缠在她腿上的毒蛇的时候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看了看四周没有一样东西可以用到,情急之下他就用手直接抓住了冰冷滑滑的毒蛇,一鼓作气甩了老远。他才想起自己居然抓了蛇,身上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嗯~”
  “洛曦”他听到地上可人的呻吟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抱在怀里,脱了她的鞋子看了看那流着黑血的伤口,脑袋里不停的找寻着有关蛇的知识,突然之间闪过吸血的这个方法的时候他一怔,书中说吸血可以清毒,但是所吸之人有可能会中毒,风险极大,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不可采取此方法。但是……
  他看了看怀里嘴唇都已经开始变紫的洛曦,咬了咬牙低身俯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