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无暇之心 > 第十八章 初识修仙

第十八章 初识修仙


  
      入夜,万籁俱寂。
  
      商竹冥想内视,细细寻找那个莫名丢失的丹田。寻觅多时终是风过云散,见了明月。准确地说,他的丹田尚在,只是收缩了很多——一个湖池,捏成了一根水管。
  
      原本他的丹田是个方塘状势处体下,眼下的它,却被凝压成了一条经脉状的多通角阀。那一条条粗细不一的气脉,经由其链接了起来。
  
      气运至此,少了那丹田大海的缓冲,进入这条脉状角阀,仿佛湍流遇见了石缝,他的气息循环周天速度骤然升高,这便是其脉搏加剧的动因了吧。
  
      随着内视,他发现了一个奥秘。
  
      每当吐纳气息周转一轮,便可以隐隐感觉到,身体似乎要自然绷紧一次。
  
      绷紧是发力的前奏,这或许意味着,人体力量的来源即是这气息周天!
  
      想到这些,他猛吸一息。周天应气一转!他一拳砸向身旁卧铺,‘噗’一声音量极小,可那厚沉的铁木床板却被戳穿个通透!一洞打出不大不小,刚刚对应一个拳印!
  
      商竹‘啊’一声痛叫,拳头仿佛要爆碎了一般。他呲牙咧嘴把手从洞口挪带出来,指掌却是完好无损!
  
      力量大了,拳头硬了,神经却也更为细腻。这真应了那句‘打在你身,痛在我心。’的哲言。如此一来,把神经锻炼得粗大,还有一条沉痛而漫长的路要走。
  
      休息片刻,他突发奇想,闭合了眼睛,再吸一息。这次他沉入神府,分出了一丝灵识,把本应发作于全身的绷紧条条聚集到一个拳头上来。
  
      随着这一绷紧,他整条手臂的肌肉一下隆起!拳握之处‘咯咯’作响,伴随着一种灼热,他瞬间感觉自己有用不完的力量,心里挺然腾起一种无坚不摧的豪气!
  
      这豪气却没持续多久,因为不多时他的手臂又恢复了原状,力量也随之消退。
  
      商竹力量的爆发显然已经大大增强,却因为缺乏储存能量的丹田,他的耐战性将会满幅下降。这种失而复得的遭遇尚无先例,可谓祸福难详,算是个折中的结果。
  
      至此,六个时辰不到,商竹因丹田破碎的痛楚已消除殆尽。这比欧阳宇预言的个把月误差太大。若是被其发现,定然小命难保。
  
      欧阳宇性格傲慢,头脑机灵,他瞧不起弱者,也不敢招惹强人,是个欺软怕硬的典范。
  
      这使得他最为忌讳一类人——有潜力成为强者的弱者,若是遇上这一类人,他只会做一件事——扼杀。
  
      商竹凭借炼体圆满,重创一个踏足炼气期的符师——这份战果,便是他被破丹田的根源。
  
      商竹深受其害,自然了解欧阳宇见不得自己好过。留下他性命不过是为了应付其师门二人。
  
      为此,装死成了活命的不二秘诀。心里有了定夺,再次合眼吐纳。
  
      他渐入佳境,对外边那些风雨飘摇,鸡鸣狗盗之事全然不知。当然也不得知,他隔壁房间住了一个精干汉子,此时那位精干汉子已走出了房门。
  
      只见他虎目炯炯,拨开一众花蜂粉蝶,大步走出了大雅苑,直径向县官衙府赶去。
  
      和山中无甲子一样,冥想也是个无时辰的活儿。如此一夜渐去。
  
      清晨,阳光敲打大地,世界又热闹了起来。
  
      大雅苑,天字一号房,房门徐徐打开。
  
      鲁大夫并未如约而至,来人竟是欧阳宇。
  
      欧阳宇见床上之人虚弱地撑着眼皮,嘴角噙了优雅一笑,呵呵说道
  
      “商公子精神不错呀,鲁大夫果然名非虚传,一天理疗下来,你已可以自己张开眼来了,可喜可贺!”
  
      商竹不搭理他的装模作样,弱声问道
  
      “我师父···啊!”
  
      欧阳宇突袭近身而来,一把粗野地捏过商竹的左手,被捏之人表里如一地痛楚。
  
      松了手,高声叹一句‘真弱’昂着头出了房门。
  
      他远远便感知来人气息强盛,便调整了脉搏,诈伤示弱。见门闭人去,商竹松下一口气,暗叹一句好险。
  
      ******
  
      三天之后,黄昏,县府衙门。
  
      “县老爷,我师父、师姐他们人呢?”
  
      “商公子不知情?他们回岩城了。”
  
      “何时出发?”
  
      “三天之前。”
  
      沉默。
  
      “那欧阳宇是何来历?”
  
      “关于钦差大人,恕老夫无可奉告。”
  
      “县老爷,此事体大,若你不给草民一些清晰的指点,草民恐怕会做出一些比较粗鲁的举动来。”
  
      “本县可是朝廷命官!”
  
      “朝廷命官?往远的说老爷有朝廷撑腰,就近的说您老不过只有一班衙役打手——”
  
      县老爷瞟了一眼,那晕倒一地的大汉。
  
      “他们可比不上火云门的刀剑。所谓远水不救近火,此刻的我可是那‘近火’了。”
  
      商竹缓缓说完,眨眼贴身而上,县老爷已被单手提起,离地两尺有余。
  
      “爹爹!”
  
      一个稚嫩的童音,来得突然。
  
      商竹松手、移身、点晕孩童、再折回、提起老头,老头脚未沾地!
  
      县老爷一嘴的白胡子,无风自抖。
  
      抖,因为恐惧。刹那的求生,从来无关高风亮节,那不过是人性之一。
  
      ‘求,不一定生,不求,一定会死,都会死。’这便是这位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头,从那身强体壮的年轻愠怒中读获的信息。
  
      “老夫、我、我说。”
  
      商竹把老头摆坐在一把太师椅上,说道
  
      “还请老爷知无不言。”
  
      县老爷把那孩童抱到一旁,定了心神,说道
  
      “钦、欧阳宇,是本国十年前的国考进士,眼下官居高位。他同时是小离宗的内门弟子。”
  
      “小离宗?”
  
      “老夫观商公子亦非常人,也是宗门之人吧。”
  
      “我不过一介草医,以开方治病为本行,并不喜欢江湖门派的打斗。”
  
      “小离宗,可不是寻常的江湖门派。”
  
      “愿闻其详。”
  
      “国是人的集合,修仙者是人的延伸,那么修仙者的集合便是国的延伸。国的延伸,即宗门。小离宗,便是西延国背后的宗门。”
  
      县老爷枯凸的喉结一上一下,继续说道
  
      “起名小离宗,大概是由于它的创派师祖流云子,和当今的超级宗门离玄门有些渊源吧。”
  
      商竹听闻这话,心里惊奇,这县老爷似乎有些来历。他略作思索,试探道
  
      “县老爷亦是进士出身吧。”
  
      “不错,老夫也曾是小离宗弟子。”
  
      沉默。
  
      “小离宗每十年便会从西延国招收,十四到二十四岁的新弟子。想入小离宗,首先得通过西延国国考。”
  
      “因为修仙第一要条,是悟性。悟性的筛选,自然是对人文理物的考核。除去悟性,还有第二要条,体质。若缺第一条,修仙无法入门,缺第二条则无法进阶。老夫资质不好,修为低弱,一次宗门任务被邪人重伤,捡回了条残命。从此、弱不禁风。”
  
      商竹看了一眼那晕睡一旁的孩童,感于叙述者的经历起伏,不觉抱拳道
  
      “小子刚才失敬了。”
  
      县老爷微微一愣,望着数尺之外的年轻人。叹了口气,说道
  
      “商公子,你斗不过欧阳宇,还是就此作罢吧。”
  
      沉默。
  
      “请问大人,何时国考?”
  
      沉默。
  
      “今年,深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