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铁血光辉 > 第十一幕 什么叫卑鄙无耻

第十一幕 什么叫卑鄙无耻

第十一幕什么叫卑鄙无耻
  “看来我疏忽了?”虎面黑夜更是呈现出一股与众不同的气息,面对胸部上的痛楚早已混浑然不觉。只能说他的现态已经接近僵化形式了--对杀戮的追逐麻醉不已,当然也不如说是对复仇的开始。
  “超级掠食者就是超级掠食者,你们打架也就只会打干群殴,我看你们仅仅于此吧?”斩波冷冷嘲讽道。
  “是又如何?”黑夜看向那刺穿胸部的银矛,下意识的用手抓住,硬生生拉出。
  青绿色的血液滴落着地面。
  “我只能说,你们是最卑鄙无耻的。”斩波双手边缘上的护手大砍刃弹下,闪烁着白银寒光,同样对峙着面前两个比自己高大的掠食者,表现出毫不示弱的英勇气概。
  面对对方的毫无言面,谁知这份气氛能撑到什么时候?
  谁输谁赢,这可得碰碰运气了--当然斩波可不想到时候非但运气不成,反倒给碰了瓷。
  “只能说,这是找死。”面相在三人组中最为狰狞的狼面黑血走出,恶狠狠说道。
  “对你们来说这是找死,但对我来说,这是光荣的。”
  “当然,在开战之前。我会提醒一句。”
  黑夜将手中的长矛举起,那冰冷怒目下充斥着份份暴戾恣睢以及一丝微不可察的阴险。
  “希望你们不要乱来。”斩波言意之中自然深奥其理,他十分明白对方的动机,在开战的第一刻他们不是打得像个疯子一样,就是胡作非为乱来一通。不论哪一样,他都是有所防心的。
  “你说对了,我们就是要乱来。你们是逃不了的!”
  黑夜在语落的同时,便把银矛猛地向斩波掷去。后者立即翻滚式的闪避开了那致命一矛。
  我们就会乱来。
  当斩波站起来时,赫然发现自己的胸口上却被三个等边三角形状的红点瞄上。
  “该死......”
  斩波不由瞳孔被刺眼的蓝光无限映大,随即猛地回过身如同赛场上的百米飞人似地狂奔起来。
  看到了什么…
  朝他轰射来的数个蓝色的流星光弹!
  轰轰轰轰------
  在斩波离开原地的毫无分差便落下几发致命的等离子光炮,巨大的爆炸火焰在林子里升天。
  “既然你都说了我们是卑鄙无耻,那我们就给你见识见识我们的‘卑鄙无耻’。”黑夜阴险说道,肩膀两端上的双肩炮许许怒吼着狂暴之源。
  “可怜的花猫,我跟你说过。你这是找死。”黑血这可不是同情,从开始那一刻他的心里从来就没有怜悯这一词过。
  言语罢,他的双肩便支上两寒口等离子肩炮。
  轰轰轰轰。
  又数发蓝辉流星炮咻咻地追上前方狂奔着的斩波。
  ‘我们只会一直使用等离子肩炮…’
  顿时两只掠食者的狂暴火力看起来真的像流星一般了!
  “真的是卑鄙无耻!”
  斩波面对前方的一个大石头,于是一个急转弯猛地刹车拐弯而过,他冲向躲在一旁的海天。不由一皱眉,于是大吼道:“三弟,有时间别在这儿傻瞪眼了,有力发力,如果不想死,那还不快给我跑啊!”
  海天靠在颗大树后方,看着这混乱的现场早已懵懵懂懂不知如何是好,直到斩波归来的吼声,才把他从思绪拉了出来。
  “我该怎么跑?”海天看着那些紧紧追来的流星炮,顿时心凉了一大片。
  “别给我废话,能怎么跑就怎么跑!”斩波没有时间跟他唠叨。在跑过后者时,也顺便抓起对方一并跑起来。
  斩波清楚一旦被那些东西击中的严重后果,到时候付出的不仅仅是剧烈无比的剧痛,也更是生命的代价!
  因此他并不敢怠慢,也没人会停滞。
  于是两个彪悍的传统掠食者为躲避敌人的狂暴火力而在树林里茫然狂奔不已。
  斩波和海天就是坚持不懈的长跑运动员,身上挂满了骨头,然而身后紧紧穷追不舍的等离子光炮便是因骨头而吸引来的一群疯狗。
  某片黑沉沉的树林里,早已被连续不断的火光所照亮。世界不再黑暗,取而待之的是火焰光明,然而这股光明却不是属于光明正义,而是由邪恶而由统治。
  犹如火龙似的爆炸火焰在斩波和海天的身后随之。俩人正在极力逃窜着--猎物逃避猎人的追捕一般,现场弥漫着紧张而危险的气氛。
  斩波和海天正在大步流星的狂跑着。
  “二哥,照这样跑下去也不是办法,现在该怎么办啊?”过度的运动本身对海天这种没有太多体力的家伙来说无异就是一份要命的体罚--可是这体罚却不得不执行,因为后方飞来的那将是命运终结者。
  最可怕的是,还没被等离子光炮击中,自己反倒因过度运动而提前扑街了。
  此时的海天已是气喘吁吁,就连跑步的速度也渐渐降了下来。
  “要在队长和冷月到来之前,我们必须坚持到底!”斩波的身体如今也很疲倦不已。如今只知道现在必须要忍下所有苦难,等来支援。
  “不会吧?”海天大掉下巴。
  当然为的不止是后言的担忧--毕竟能不能坚持到那一刻都是问题。然而对于斩波的前言,他也是有些迷惑。
  斩波不喜欢冷月,因为十分讨厌外来者。以至于往常称呼冷月都是用“家伙”,如何心情不好他便会用“臭小子”来称呼。
  如今他竟然对对方的称呼用全名,不禁让海天觉得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不然还能怎么样呢?队长带冷月下基地底部去拿取面具了,要等他们上来那还得一时半会啊!”斩波并不知道海天的另意理解。只是现在心情忐忑,所以他现在的语气几乎是喊着的。
  噢,天哪。这得如何是好……
  “等等等…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我怎么懂?你问我我问谁……”
  轰咻。
  然而一发轰过的蓝色光炮打断了他们的抱怨,巨大爆炸在斩波和海天不足半米内的距离内爆开。
  该死!
  无数的尘埃和泥土离地而升,在短暂的寿命中为世界留下了绚丽的美景。伴随这些美景,斩波与海天轻盈的身躯在此多么微不足道,直至两人也随其被巨大的冲击波炸向了空中。
  “啊!!”
  在尽力努力的逃避后,最终还是无法避免被击中的命运。
  斩波与海天重重地跌落在地面上,并摔得了个狗啃泥。两人的身上冒着缕缕白烟--这是因受击爆炸而产生的后状。
  “二哥,你没事吧…”海天颤抖着对旁边的斩波问道。
  “你看我这样像是没事的样子么…”斩波不觉有些自嘲,早知道超级掠食者的性格就是这么的低级就不跟他们将微道理了,以不至于到头来受伤的还是自己。
  “你呢,三弟…”斩波吃力的用手撑起自己几乎被炸得没有知觉的沉重的身体。
  “还行,只是我的右脚没有了知觉。”海天刚想用力站起,结果右边的脚却没有感觉,整个人又再次摔回地面。
  这回麻烦大了。
  “我早说过,你们是逃不了的。”骤然一只兽脚踩在斩波的背后上,将其猛地压回了地面上。
  “二哥!!”海天看着被虎面黑夜踩着的斩波,不由发出嘶心裂吠的吼声。
  “你们终究要成为我们的战利品。”狼面黑血走来,他一把抓住海天的脖子,并硬生生地提上凌空。
  你们已经没有退路了,你们必死无疑。
  黑夜和黑血纷纷弹出自己的黑刃长腕刀,对准着自己的目标即将执行杀头。
  “这场猫追耗子的游戏,我已经玩腻了。现在就让我来亲手终结吧。”
  两柄长长的刀片犹如终结武士刀一般,闪着血光。
  “那你们为什么不说这是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游戏呢?超级掠食者?”就在斩波与海天陷入绝望时,一个耳熟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黑夜和黑血循声抬头,看向是何人。
  “队长,你们终于来了……”
  “重量级传统掠食者……”
  PS:抱歉大家,我来晚了,求书评,求推荐,求收藏,求吐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