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战逍遥 > 第一百三十一章 蜕变 下

第一百三十一章 蜕变 下


  战逍遥带着些许惊喜带着些许好奇,右手一把抓住剑柄,将剑拔了出来。剑柄入手,一股更为亲切和舒畅的感觉传来,隐隐还带着一声清亮的龙吟。那得心应手的感觉,让逍遥更为惊疑,将剑身横置在眼前,仔细的观赏起来。
  暗红色的剑身变宽了半寸,变长了两寸,这长度和逍遥的身高到是极为合适,那剑格部位两个暗红色龙头,变的平坦不在突兀,但那龙头的张扬与藐视众生的傲气依旧能清晰的感受得到。
  战逍遥手握剑柄,却陷入了沉思:短短的几个时辰,自己经历了许多,心中的疑惑也更多了!自己是否已经突破?刚才那一幕的绝境逢生是否会对自己突破带来什么影响?龙形标记莫非和战家血脉有关?战家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家族?这暗红色的剑又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会这般变化?而这变化又是因何而起?众多疑惑排海在脑海。
  这思绪刚一起,豁然一股突来的信息量灌入脑海:逍遥心法,洞悉宇内,自成一法,墨守成规者,难登峰巅。天下万物,皆有因果;环宇之内,自成方圆;善恶不分,沦为殊途;自持一隅,却是极端。需以内心为引,以道化为径,气之所至,万般皆法,万物皆兵,随心所欲,方为逍遥。破而后立,摒弃执楛,是为大乘!逍遥气劲特立独行,但又是上古上乘心法。但此修炼路途,艰涩凶险,阻力重重,勿要被美丽空无的幻想、无尽的欲望迷失了心智,失去了前行的方向。各界大陆功法,均有奥妙之处,大道无极,本同根同源,心性所致,方能感悟其中玄奥!
  玄乎其玄,模棱两可的话语让逍遥,惊诧莫名。清洁溜溜的身体,呆呆的站立着!
  “逍遥?!逍遥??”赵天翼惊疑的看着发呆中的逍遥。
  战逍遥脑海中突来的信息还没有结束:逍遥内力突破凡人极限,转化为逍遥气劲,气劲之力已一路飙升至7阶,与仙界7阶仙力、魔界6阶魔力、精灵界7阶精灵之力、妖界8阶妖灵之力等同。气劲提升过快,身体需要再次接受洗礼!
  战逍遥直立的身体,诡异的似毫无重力一般腾空而起,逍遥手舞足蹈,对自己的身体却不受控制。光洁的身体平展的趟卧在空中,长长的黑发垂立。
  “逍遥,逍遥,你,你没事吧!”赵天翼再度惊呆的眼珠子掉了一地,想上前帮助逍遥,却又怕引发其他异变。
  “我cao,好歹给我一块遮羞布啊!这,这让我情何以堪!”敏感的位置仰面朝天,逍遥又惊又羞,面红耳赤,双手紧紧的捂住重要部位,又继续说道:“我没事,好像是进阶太快,要接受洗礼。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你离远点。”
  赵天翼只能退居到石室的一角,紧张的注视着战逍遥。
  天空血红的圆月,红色正在缓慢消退。石室内异变依旧!
  …………………………………………………………………………
  仙界无相天屏障之外,一众大仙、大罗金仙瑟瑟跪拜在门外,无相之门内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哼!苏醒了么,我很期待和他一战呢!传兵阁,重新组织10阶大仙、大罗金仙、2位圣仙,随我一同出战!令妖界撤回魔界的兵力,派出10阶以上妖王军团,协助我仙界,一同出战。”这声音响彻天际,隆隆威严。语罢一阵低低的呢喃又响起:“还有一股奇特气息,虽然消失的很快,但让我非常的不舒服,找寻出来也一并收拾了吧!”
  ……………………………………………………………………………
  战逍遥平躺在空中,突然石室一阵剧烈的颤抖,这颤抖越来越剧烈,石室顶部开始出现细小的裂缝。赵天翼惊骇莫名,不是说洗礼呢?这洗礼声势太过骇人,逍遥莫要顶不住啊。赵天翼满腹忧心,却不敢上前帮助战逍遥,之内内力全开,牢牢的定力在地面,随着石室不住晃动。石室颤动更加剧烈,战啸天的石像在剧烈的颤动之下,居然从中间部位断裂。
  “不!”赵天翼狂吼出声,迈开步伐朝石像奔去,可那剧烈的晃动,让赵天翼的身体东倒西歪,7阶内力居然无法抗拒这震颤。
  战逍遥心里已经慌了,敏锐的神识已经感知到山体之外有一个修为深不可测,身怀大能者,漂浮在空中。自己的感知无法靠近那大能分毫。居然连他的长相,他的衣着都无法探测。像是被一团光束包裹着一般。这绝不是洗礼,这是一股庞大的控制力量在操作控制,无奈自己动弹不得。父亲的石像断裂,让他满心愤恨和焦急。战逍遥浑身的肌肉紧绷,抗拒着那束缚自己的力量。
  石室顶部开始不断掉落石块,裂缝变的越来越宽。碰碰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石块掉落的频率越来越快,个头越来越大。
  “蝼蚁,也妄想以肉体凡胎突破大道执楛,窥视天道!!!哈哈,哈哈,你的胆量令人佩服,不过这却是愚蠢,是妄想,是自寻死路!”一股威严缥缈的声音传来。
  “谁?你是谁?”战逍遥冲着石室顶部大声吼道。
  “一个蝼蚁而已,你还不配知道我是谁!妄想接受洗礼,可笑,可怜,可叹,更可悲!那束缚之力,以你浮游般的力量,还是省省吧!”
  “有本事放开我!”战逍遥疯狂了,满脸通红,疯狂的扭动着身体,可是却挣脱不得。
  赵天翼抚摸着断裂的石像,面对这庞大的超乎想象的力量没有惧怕,只有满眼愤怒,冲着石室大声喊道:“欺负一个年轻后生,你也不嫌丢份!莫要以为身具大能,我们这些凡人就惧怕你。”
  “呱躁!”
  “啊!”一股无形的力量涌来,赵天翼身体抛飞而出,狠狠的撞击的石室一角的巨大石块之上,口中不断吐出鲜红的鲜血,匍匐在地不知生死。
  “赵大哥!”逍遥睚眦欲裂,满腹的担忧转化为滔天的愤怒,身体上的肌肉块块鼓胀,全力抗拒着束缚之力。
  整个山体都在颤抖呻吟。哗!石室顶部居然就此断裂,巨大的山体从底部折断一般居然腾空飞出。庞大的山体遮挡住了逍遥的视线,豁然眼前夜空出现。庞大的山体,飞跃到不知何处,砸落在地面,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
  天空一轮暗红的月亮高挂,月亮的光晕里悬浮着一团光束,正是逍遥感知到的那个大能者。
  “你是何人?为何要多管闲事?”战逍遥昂然不惧,张口问道。
  “你的记性真差!我就好好给你长长记性!”
  那人形光团并未有任何动作,却见战逍遥的身体猛然腾空到几十丈的高度,和那光团平行位置。身体停顿了片刻,战逍遥依旧看不清光团里的人影,却看清了自己脚下石室位置,原本巨大的一座山峰,齐齐的从山脚位置断折。来不及惊恐,豁然一股剧烈的力量压下,战逍遥的光洁溜溜的身体飞速坠落,那速度太快,露在外面的皮肤和空气摩擦升起剧烈的疼痛,口鼻之中已经被巨大的下坠压力,压迫的喷涌出鲜血。
  砰!肉体接触地面的声音传来,夹杂着骨肉碎裂之声。坚实的地面,被战逍遥初步改造过的身体硬生生的砸出一个深深的人形大坑。
  “哼!虽然进过初步改造,虽然你的身体就目前来说算的上比较结实,可在我眼里摔死你也就是眨眼之间。你这身体,还可以让我玩一会!”那人形光团悬浮不动,但话语清晰的传进了晕沉沉的战逍遥的耳朵之中。
  战逍遥,浑身骨骼碎裂,肌肉瘫软,全身各处都在往外流着鲜血,此刻已经气游若丝。
  身体再度不受控制的腾空,战逍遥已经没有任何力量去挣扎,去思考,只能任由自己的身体被控制。身体再度升腾至那光团平行位置,话语再度传来:“我今夜只想告诉你,逆仙而为、逆天而为的你,是多么的可笑和不自量。”
  “你,你,你,到,到底,是谁?”战逍遥似乎又忘记了,刚才问过这句话的后果,此刻气游若丝的又再度问道。
  那光团并未立刻答话,也未在动手。战逍遥的身体不受控制的由平躺转为了虚空站立,只是身体如面条一般瘫软。
  “我是仙界的主宅,也是这各界大陆的统治者!”
  “我,为,为何,为何不能逆仙而行?”
  “你进入仙界、魔界、妖界、精灵界,成仙、成魔、成妖均可,唯独不能背离规则,妄自突破。这世界,由我说了算!而我就是天道!”
  “哼!好,好,好一个天道”
  “找死!”
  战逍遥的身体,再度不受控制飞速抛飞而出。这次却是斜着飞射而出。
  轰!一阵烟雾腾起。战逍遥的身体笔直的撞击进入山体内部。骨骼可以说已经碎成了片片,肌肉也已经散裂脱落,浑身已经赤红一片。剧烈的疼痛再度传来,神智即将陷入昏迷,一道光束飞射而来,透入山体,包裹住了逍遥的头颅,战逍遥的意识变得清醒。
  “没有我的允许,你怎可昏迷,怎可轻易死去!”随着话语出来,战逍遥的身体又再度腾空。
  “杀了你非常容易,要不是手下留情,你早化作飞灰烟消云散!我在问你,你可愿意加入仙界?”
  脖颈处断折,让战逍遥的话语已经说不出来了。可一双冰冷而夹杂嘲讽神色的眼神,让那光团明白了逍遥的意图。
  “嗯!无趣!”那光团话语平静,即不显失望,又不带愤怒。又接着说道:“我让你看看这个画面在做决定吧!”
  夜空突然变得一片漆黑,星光、月亮消失不见。漆黑的夜空突然显现出一副画面来。
  一个绝美的女子,一身白色衣衫,薄纱长裙,舞动着手里的银色之剑!这女子步伐轻盈而优美,减法轻灵而飘逸,气质端是飘逸出尘,仙迹斑斑。可这女子满脸悲伤,眼神之中满是坚毅和热切。这女子飘逸非凡的剑法舞动完毕,悄然站立,向着天空轻启朱唇说道:“小六哥哥,我知道你没死,你一定是在仙界等我!我一定会来找你。我说过即使天涯海角我也要和你在一起!等我!”画面消失。
  是唐婉儿!是唐婉儿!浑身都不能动弹的战逍遥,面庞一阵抽搐,一行眼泪不自禁的留了出来。那人形光团任由逍遥发泄着内心的悲伤,并未立刻说话。
  盏茶功夫,那人形光团才说道:“你,可想好了?”
  无尽的冰冷和浓浓的恨意透过战逍遥的双眼散发而出。
  “哈哈,哈哈哈哈!蚍蜉撼树,可笑不自量!”一阵嘲笑从那人形光团传来,紧接着那话语变得极为阴冷:“这一切只能怪你选择错误,你爹你娘的性命也因你的选择而葬送!”
  那人形光团,身体上的光束慢慢的散去,透露出里面的具体情形。原本一个人大小的人形,此刻却是三个人。其中一个赫然就是战啸天,自己的父亲,还有一个绿色衣衫的俏丽女子人影。战啸天和那女子都气息微弱,被一个看不清面庞和衣着的虚幻人形一左一右的提在手里。
  一个是自己的父亲,那另一个女子,难道是?怎么会?怎么会?不可能?不可能?他们居然都还健在。战逍遥面容激动,只要自己的爹娘平安健康,此人让自己干什么都可以。战逍遥虚弱的身体,此刻激动起来,呼吸急促。可每次呼吸之间,都咳出大团的血沫和内脏渣滓。
  那虚幻人影两手抛出,战啸天和那女子的身体腾空而起,向战逍遥悬浮的位置,飘荡而来。
  随着两人临近,赵逍遥呼吸更加急促,吐出的血沫更多。那虚幻人影,手中豁然多了一把星光闪耀、峥嵘恐怖大刀。那大刀不断变化,越变越大,变换至几丈长度才停止。那虚幻人影桀桀怪笑,大刀猛然劈下,那大刀带起一片华丽的璀璨星光,化作一片光影朝着三人笼罩而来。逍遥眼中满是惊恐,这惊恐却是怕刚见面的爹、娘,出现不测。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