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凉宫春日的忧郁 > 我那坏掉了的世界观 六

我那坏掉了的世界观 六


  
  隔天,朝仓凉子便从班上消失了。
  虽说这样的结果极为理所当然,不过似乎只有我这样认为而已。
  「嗯,我想朝仓同学是因为父亲工作的关系,所以才会这么急着转学。老实说,老师今天早上听到时也吓了一大跳。好像因为是去国外的关系,所以昨天就出发了。」
  当冈部老师在班会时讲出这件谎言似的事时,大部分女生都惊讶地大喊「咦?」「为什么?」,男同学也面面相觑地讨论着,就连老师也一副搞不清楚状况的样子。想当然尔,我身后那个女生自然不可能保持沉默。
  咚!她突然从背后捶了我一记。
  「阿虚,这肯定是灵异事件。」
  完全恢复精神的凉宫春日双眼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怎么办?要说实话吗?
  其实朝仓是由资讯统合思念体这种不知名的物体所创造的,也是长门的同伴,伹她们俩不知为何撕破脸、最后搞到朝仓非得杀了我不可。而这件事之所以会牵扯到我,就是因为你。不过,最后朝仓被长门变成沙子消失了。
  拜托,这种事说出口还得了,而且我也不想说。我打算把昨天的一切都当成幻觉,就这么算了。
  「先是有谜样的转学生,现在又出现了莫名其妙转学的女生。这其中一定有鬼!」
  我是不是该好好夸赞她直觉如此敏锐?
  「她是因为爸爸工作的关系才转学的吧!」
  「这种烂理由我才不相信。」
  「不管你信不信,这可是转学理由排行榜的第一名。」
  「可是未免太奇怪了!从接获调职令到搬家才花了一天的时间,她老爸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
  「或许朝仓的爸爸事先没有告诉她……」
  「绝对不可能。这有详加调查的必要。」
  本想说或许调职是借口,其实他们是为了躲债连夜潜逃了,但最后还是作罢。因为最清楚事实的人就是我。
  「身为SOS团的一员。我怎么能坐视学校里的神秘事件不管。」
  求你别再说了!
  经过昨天的事情后,我不得不彻底改头换面。毕竟,在亲眼见识过那种超自然现象,又要把一切当作没发生过,就得从其实是我眼睛看错,或是脑袋有问题、这个世界本来就很奇怪,我一直在做一场很长的梦,这些选项里挑一个出来当理由才行。
  而且,我实在无法承认这世界本身就是一个非现实的存在。
  真是的!我觉得要一个年纪才十五出头的少年,迎接他人生中的重要转机,未免也太早了点吧。
  为什么才高一的我,就要被迫面对世界是否存在这种充满哲学性的问题?这不该是我应该思考的事。拜托,别再增加我的麻烦了。
  现在的我已经有一大堆头痛的事情得处理啦!延续昨日的纸条风格,我的鞋柜里今天又被放了一封信。搞什么鬼啊,最近是流行把信放到鞋柜里啊?
  不过,这次的感觉很不一样。这次并不是对折、又不记名的纸片,那封类似由少女漫画月刊附赠的信封背面清楚地写了名字。字体十分端正,只要我的眼睛没有问题,绝对会知道上面写什么。
  朝比奈实玖瑠。
  我迅速将信封放进运动外套口袋,然后冲到男子厕所里拆信,发现信封里一张印着微笑图案的便条纸上,写了几个字。
  『午休时间,我在社团教室等你。实玖瑠』
  昨天才遇到那种事,使我的人生观、世界观以及现实感,都像高空飞行特技似地360度腾空旋转。
  我可不想再遇到那种威胁生命的危机了。
  但我又不能不去,因为这次可是朝比奈约我的耶!虽然没有证据可以断定这封信是朝比奈亲手写的,但我可是一点都不怀疑,因为她本来就像会拐弯抹角做这种事的人,而且手中握着笔、兴高采烈地在这种可爱信纸上写字的模样,实在非常地适合她。如果是午休时间,长门应该也会在社团教室里,要是发生什么事,她应该会出手救我。
  请不要说我窝囊,再怎么说。我只是个普通的高中男生而已。
  第四节下课,我便在下课时间不停用意味深长的眼光望着我的谷口、拿着便当邀我一起吃饭的国木田、开口要我跟她去教师办公室调查朝仓搬家真相的春日等人的围攻下,连便当也没带就冲出教室,快步走向社团教室。
  才不过五月而已,不过照射在身上的阳光已经充满夏天的热气,太阳就像个特大号的木炭。开心地把它的能量往地球投射。要是真的进入夏天,日本不就成了天然的蒸气烤箱了,才走几步路而已,汗水就浸湿了内裤的松紧带。
  不到三分钟,我已经站在文艺社的教室门口,我先敲了敲门。
  「请进。」
  没错,的确是朝比奈的声音。我绝不可能听错她的声音。好,放心进去吧!
  没想一进教室后却发现长门不在,就连朝比奈也不在。
  只有一名长发女性轻靠在面向中庭的窗户旁。她身上穿了件白色的罩衫和一条黑色的迷你窄裙,脚上套着访客专用的拖鞋。
  对方一看到我,脸上便露出喜悦的表情向我走来,然后握住我的手说:
  「阿虚……好久不见了。」
  她不是朝比奈,伹却跟朝比奈很像,像到会让人误以为就是她本人。事实上,我也以为她就是朝比奈。
  不过,她真的不是朝比奈。我的朝比奈个子没这么高,脸也没有这么成熟,罩衫底下的胸部也不可能一天成长三分之一。
  眼前这个拉着我的手微笑的人,不管怎么看年纪都像二十多岁,和感觉像国中生的朝比奈气质完全不同。但她为何长得跟朝比奈如此像呢?
  「请问……」
  我突然灵光一闪:
  「你是朝比奈……的姐姐吧?」
  对方觉得奇怪似地笑眯了眼睛,肩膀不停抖动。连笑容也这么像。
  「呵呵,我就是我啊!」她说。
  「我就是朝比奈实玖瑠。只不过,我是从更未来的时空过来的……我一直好想见你一面呢。」
  我现在的表情一定很蠢。的确,来自未来的朝比奈这个说法我比较能接受。这么标致的一个美人正站在我的眼前,让我心想原来长大后的她竟然是这么漂亮。再加上她长高了,也更性感了。但还真想不到她竟然会漂亮到这个程度。
  「啊。你还是不相信吧?」
  一身秘书打扮的朝比奈有点调皮地说着:
  「那给你看个证据吧!」
  话一说完,她立刻动手解起衬衫的纽扣。当解开第二颗纽扣时,便将露出来的胸部展现给一脸震惊的我看。
  「你看,我这里有颗星形的痣吧?这可不是粘上去的喔!要不要摸摸看?」
  她的左胸口的确有颗星形的痣,仿佛那片雪白肌肤上一个引人注目的焦点,看起来相当有魅力。
  「这下你相信了吧?」
  这叫我该怎么说呢,我根本不记得朝比奈胸口有没有痣。虽然之前曾在她扮兔女郎时,被迫看到她换衣服,可是我根本比会注意到那么细微的地方。当我说完这些话后,充满吸引力的成熟版朝比奈便说:
  「奇怪?要不是你说过我有这颗痣,我自己也不会发现。」
  朝比奈疑惑地微倾着头,紧接着她双眼圆睁,脸颊迅速泛红。
  「啊……讨厌啦,我刚刚……啊,对了!这时候还没……哇啊,怎么办?」
  罩衫领口还敞开着的朝比奈,双手捧着脸颊直摇头。
  「我搞错了……对不起!请忘了刚刚发生的事!」
  这很难吧!对了,你还是先把扣子扣上吧!我都不知眼睛该往哪里摆了。
  「知道了,我就先相信你吧!现在的我对什么事都很容易相信。」
  「什么?」
  「没事,我只是在自言自语而已。」
  依旧捧着红通通的双颊、年龄不详的朝比奈发现到我盯着她的视线后,连忙将扣子扣好。调整好坐姿后,干咳了一声。
  「你真的相信身处这个时间平面的我是来自未来吗?」
  「当然。咦,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也就是说有两个朝比奈来到这个世界啰?」
  「是的,过去的我……对我来说,现在正在教室里跟同学一起吃便当的就是过去的我。」
  「那个朝比奈知道你来这里吗?」
  「不知道,毕竟她是我的过去。」
  原来如此。
  「因为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所以才硬要求上级让我来到这个时空。对了,我先请长门同学离开了。」
  如果是长门,就算见到这个朝比奈,大概连眼睛也不会眨一下吧!
  「……你知道长门的真正身份吗?」
  「对不起,我无可奉告。啊,我已经好久没讲这句话了。」
  「我前几天才刚听过而已。」
  也对,朝比奈轻轻地敲了一下自己的头,并吐了一下舌头。这的确是朝比奈会做的动作。
  然而,她的表情却突然正经起来。
  「我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因此我就长话短说了。」
  要说什么就尽管说吧!
  「你知道白雪公主吗?」
  我望着身高没什么太大变化的朝比奈,她那对黑色的眼瞳看起来有些湿润。
  「知道是知道啦……」
  「今后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都希望你能想想这个故事。」
  「你是指七个小矮人、魔女和毒苹果吗?」
  「没错,就是白雪公主的故事。」
  「我昨天才刚遇到一个大麻烦呢。」
  「不是那样的,是更严重……的事。详细情况我无法向你说明,到时凉宫春日应该也会在你身边。」
  春日?也会在我身边?你是说我会和她一起卷进麻烦的事件里吗?什么时候?地点呢?
  「……或许凉宫同学并不觉得那是件麻烦……但对你及我们全体而言,都是件相当棘手的事。」
  「详细情形……你不能告诉我吧?」
  「对不起,我只能给你提示而已。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成熟的朝比奈一脸歉然欲泣的模样。没错,朝比奈的确常露出这种表情。
  「你是指白雪公主的故事吗?」
  「没错。」
  「我会记得的。」
  见我点头后,朝比奈表示她还有一点时间,于是便以怀念的表情环视了一下社团教室,还珍惜似地摸了摸吊在衣架上的女侍服。
  「以前常穿这套衣服呢!不过,现在绝对不敢穿。」
  「现在也很像在假扮粉颁族。」
  「呵呵,我又不能穿制服进来,所以只好扮成老师了。」
  有些人就是天生的衣架子。
  「对了,春日还曾让你穿过什么衣服?」
  「不告诉你,因为很丢人。更何况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不是吗?」
  穿着拖鞋的朝比奈来到我面前。我发现她眼睛异样的湿润,脸颊也有点红。
  「那我就先走啰!」
  欲言又止的朝比奈正视着我。看着她好像在渴求什么似地颤抖的嘴唇,心想或许该来个亲吻的我伸手打算抱住她的肩膀时,却被她躲开了。
  朝比奈轻轻一个扭身——
  「最后还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请你不要跟我太亲近。」
  她用有如铃虫叹息般微弱的声音说道。
  我急忙出声叫住往入口处跑的朝比奈。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正要打开门的朝比奈突然停止动作。
  「朝比奈,你现在到底几岁?」
  轻拨了一下卷发的朝比奈转过身,露出媚惑众人的笑容说:
  「无可奉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