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魔帝破神决 > 第五十一章:先天六重

第五十一章:先天六重

梦儿决定留在这里,奇界中也可以修炼,正好稳定一下梦儿刚突破境界,而季寒也没有在继续呆下去的理由了,何况外面还有慕炎等人,这里受到梦儿突破时力量紊乱的干扰,变得有些危险,季寒也略微有些担心,便和梦儿交代一声就退出了灵尘宫。
  “寒哥,我有礼物要送给你哦。”就在季寒准备按照梦儿指引的路出去的时候,脑海中却传来梦儿调皮的声音,让季寒有些摸不着头脑。
  可还没有等季寒问的时候,忽然一股强大的灵气从灵尘宫中传了出来,季寒的心神一禀,刚要抵抗,却又听梦儿的声音传来:“寒哥,这是我进阶之后还没有炼化,多余的灵气,正好给你了。”
  听到这里,季寒再没有抵抗,连忙收敛心神,只感觉一股灵气冲进自己的身体,沿着经脉游荡,原本季寒已经到了先天四重的突破点,只差一个契机,而这梦儿给季寒的回馈正好满足了契机。
  就在梦儿回馈给季寒的灵气游荡全身的瞬间,季寒脑海中的灵尘宫和往常一样的涌出了黑色的魔气,席卷了季寒的身体,身上也泛起青色和紫色的光芒交相辉映。
  只是这次季寒不知道,身上除了原本的黑色,青色和紫色之外还有一个隐隐出现的颜色,那便是代表火属性的红色,而这火属性正是梦儿寄宿在季寒体内,给季寒反馈的时候所产生的异变,而这也是季寒没有想到的,也可以说是这次最大的收获之一了。
  可这次面临突破却没有之前的舒适,有的便是痛楚,季寒额头上都是汗水,脸色苍白,毕竟他不能消化一下子这么多的灵气,这些已经远超过自己承受的极限了。
  季寒不敢大意,屏气凝神,神色开始变幻起来,显得十分妖异,忽然,季寒猛然大喝一声,身体中轰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爆裂开来了一般,发出一声只有季寒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
  如果季寒现在可以分神来内视自己的丹田,必然会发现,自己的丹田处原本晶莹剔透的莲花更加漂亮了,凝傲喜人,让人很是喜欢,而这更是季寒突破到先天五重的标志。
  可即便如此,季寒并没有高兴起来,因为梦儿反馈给他的灵气实在是太多了,即使突破到先天五重身上的修为还在不断的暴涨。
  不到片刻,季寒的修为便又从先天五重到了突破的临界点了,可这是他不想突破,他太担心自己的根基不稳定产生隐患,对以后会有很大的危害,可他却没有想到,他在修复经脉时候打下的根基却是何其的稳固。
  而现在这个时候也不是他能想这么多的时候,他现在只有一种感觉,甚至脑海中还有些郁闷,明明是自己渴求的灵气,现在却好像要将自己撑爆。
  不仅是他,就连梦儿也没有想到她反馈给季寒的“一点点”灵气,竟然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心中很担心,也十分懊悔,但是她现在却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在一边暗暗的祈祷季寒能度过这一劫难吧,毕竟季寒是自己有了灵智以来第一个见到的人,对她来说就是自己的亲人。
  就在梦儿抱着双手正在担忧的时候,季寒又是一声爆喝,而这时季寒面目狰狞,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有先消化了这些灵气再说了,总比死了的好。
  丹田中那开出的莲花也是一动,好似跳舞一般,给人的感觉与季寒截然相反,却是一种得到滋润的欣喜,“轰”的一声,季寒体内又是一声爆破声,这时他也突破到了先天六重,不到一刻钟的短短时间从先天四重突破到了先天六重,这种突破不得不让人羡慕和惊讶,可季寒却还是没有停止下来。
  涌入季寒身体中的灵气就好像是找到了发泄点一样,即使他突破到了先天六重却依然没有停止的趋势,却还是一路高歌猛进,这让季寒心中一凉。
  一直到了先天六重要突破先天七重的时候,季寒神色一禀,他知道不能再突破了,现在自己身体的承受能力已经到了顶点,如果再突破到先天七重,自己肯定会受创,得不偿失。
  现在必须要停下来,季寒心中一喝:“给我停。”便想要强行将这高涨的灵气压制下来,而仅仅只是一下阻挡,季寒七窍竟然都流出了鲜红的血,这显然超出了季寒的想象,这灵气竟然这么蛮横。
  “灵尘宫,现在就看你的了。”季寒现在算是黔驴技穷了,现在唯一能仰仗的便是灵尘宫的了,上次便是灵尘宫将赤朱果多余的功效全部吸收,不然自己早就结束了。
  季寒脸色赤红,七窍流血显得十分诡异和吓人,而此时他苦苦压制要突破的境界,一直敬仰的灵尘宫却迟迟不见动静,这时他也幡然醒悟,即使是脑海中的灵尘宫也是身外之物,毕竟是自己无意之中得到的,但谁会保证它不会离自己而去呢?还是自己的实力才最靠得住。
  想到这里,季寒也不萎靡,心中却截然相反的有些豁然开朗,甚至升起一种豪情,好似要一步步登上巅峰的不屈,倔强和高傲。
  而此时,就连季寒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心态发生变化的同时,身上的魔气竟然蠢蠢欲动,开始翻腾起来,就好像往常平静的大海变得暴躁起来一般,而这时灵气也似乎有些受到季寒心境的变化,有些退却。
  “给我压。”趁热打铁,季寒感觉到这股灵气的变化,爆喝一声,想要一鼓作气将这境界压制在先天六重巅峰,不要再进行突破。
  就在季寒这一声喊出,身上魔气大肆翻涌起来,竟然在季寒的身后形成了一个透明的虚影,那虚影傲立在季寒身后,紫色的瞳孔显得十分妖异,黑色的长发在翻腾的魔气中飘荡显得十分恐怖,仅仅是这气势就让人忍不住要膜拜,而这一切季寒是看不到的,但闭着眼睛的季寒却能感受到,那正是狂魔的虚影。
  而季寒身上原本的青色,紫色也变成了青色,紫色,红色三色相辅相成,身后的虚影却都被梦儿看在眼中,即使她是天火,却看到这狂魔的虚影身体竟然忍不住颤抖起来,甚至都不敢看那狂魔紫色的瞳孔。
  那原本就有些被压制的灵气,现在更是被魔气的霸道硬生生的压制了下来,而季寒的境界也控制在了先天六重,身体中的气息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这也着实让季寒松了一口气。
  稳固了一下境界,季寒才吐出一口浊气,微微睁开眼睛,伸手摸了摸流出的血,不由得苦笑,没想到差点因福成祸,简直就是人生的大起大落,还真是刺激,不过也感慨自己修炼的魔帝破神决,果然魔帝不是一般人,就在这时,感应到梦儿的呼唤,季寒心神一动,便将梦儿放了出来,毕竟现在自己算是灵尘宫的主人,梦儿在灵尘宫中想要出来还是要自己的同意才行。
  季寒眼前光线一闪,梦儿便出现在了面前,一出现,梦儿便很是着急的问道:“寒哥,你没事吧?”
  “没事的。”季寒微微摇了摇头,知道梦儿担心自己,很是坦然的说道。
  “对不起寒哥,都是我的错,差点害了你。”虽然听到季寒这么说,但是梦儿还是心中有些内疚,毕竟自己的一时大意,差点让季寒送命,而季寒更可以说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想到这里,梦儿更是忍不住想要哭出来。
  “好了,哭的像个小花猫一样,就不好看了。”季寒有些无奈,亲昵的摸摸梦儿的头,“再说我这次还要感谢你呢,不然我也不会提升到这个境界。”
  “寒哥真的不怪我吗?”梦儿眼眸中含着泪光,微微抬头看着季寒,显得楚楚可怜。
  “当然,我是不会骗我家梦儿的。”季寒很是温柔的将梦儿的泪水拭去,微微回应道。
  “嗯,寒哥最好了。”这时梦儿才放下心来,她是真的害怕季寒对她生气。
  而到了她这个层次,作为天火,虽然是天地灵物,受上天宠爱,但季寒是她诞生灵智见到的第一个人,不说她心中过不去,更是会产生业障,或许日后的修为不会增长,甚至有可能还会倒退,退化为地火也不是没有可能。
  “梦儿,我们该出去了,在这里的时间太长了。”季寒摸了摸梦儿的头,微微说道。也是,在这里季寒也呆了很长时间了,外面的慕炎估计也着急的不行了。
  “嗯,好,不过我不能在外面了,以后如果出来就要本体了,不能化形了。”听到季寒这么说,梦儿也没有反对,但是化形的奖励也要结束了,再次出去就是本体了,这样可不好。
  “没关系,我会想办法让你早日化形的。”看到梦儿可怜的样子,季寒出声安慰道。
  “真的吗?”听到季寒的话,梦儿顿时开心起来。
  “当然是真的了。”季寒也没有骗她,看到梦儿失落的样子他是真的想让梦儿早点化形。
  有了季寒的答应,梦儿也没有什么顾虑了,又回到了灵尘宫中的奇界中,虽然如此,但她和季寒还是可以传音的,算是比较方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