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妩媚江山之林三娘传奇 > 第六章血洗琪州

第六章血洗琪州


  狂风暴雨却是下了一天一夜。
  北方的干枯大地,是百年来所罕见。
  当晚,琪州太守郑程接到彤帝,快马送来的密旨说,洪启等人要在琪州谋反,令他即刻抓人,就地正法,不得有误。
  郑程不敢怠慢,指派护城将军赵皖冒雨去抓人。顿时,琪州城内涌出上千的兵马。赵皖骑着一匹战马挥剑,指挥部下争分夺秒的封城、抓人。暴雨中的琪州一片人沸马动。
  在一条狭窄的小街,被围得水泄不通。一家宽敞的大院中,持刀拿枪的士兵在抓人。在火把照耀下,已有男女老少二十多人被束手就擒。他们紧张地挤在院子里。
  赵皖立于院子一角。他等士兵清点了人数,便问:“抓到洪启没有?”
  士兵好生为难,他们并不认识洪启。只得说:“人是一个没跑。”赵皖把剑入剑鞘,只好收兵回去复命。
  冒雨前去琪州府。太守郑程在充满血腥味的府堂上,逐一对抓来的人,几番严刑拷问。最终,得出一个结论:洪启还是跑了!
  他思前想后,从众人中筛选了七个头目。待大雨过后,正法。其余的人一律收监。他亲自给皇上写了一本奏折,禀告琪州的情况。
  看堂外,雷雨难停。郑程无精打采地打着哈欠,回房睡觉。
  次日傍晚。
  雨过天晴,晚霞透着一片血红。
  一个探子伏在马上,从田野庄稼地间奔驰而过。
  黄令的队伍安营扎寨在丘陵地带的黄村。村后百里是山区,村前是一望无际的平原。村口要害,处有一些士兵把守。
  探子到了黄令的屋前,翻身下马跑进屋去,气喘吁吁地禀报:“报寨王,琪州出大事了。”
  黄令道:“别慌,慢讲。”
  探子惊恐地说:“洪启起义事发了!昨晚,琪州太守连夜抓人。今日,雨过之后,一个车裂,六个砍头!好惨!”
  “洪启也在内?”
  “小的打听过了他跑了。还听说,是有人向皇上告发的。洪启跑了以后,号召所有的弟子马上起义。”
  黄令用探询的眼神,看向广成道士说:“我们与其在这憋屈着,不如也打将过去。”
  孙青和王虎兴奋异常,王虎双手抱在前胸说:“大哥说的对。管他娘,什么鸟太守!”
  广成道士眉头紧皱,思忖了半晌说:“我们暂且不用着急,事发的突然应用缓兵之法。多用些探子,去各地查看情况以后,在做定夺。”
  且说,洪启是个何人,他闯走江湖多以算卦、看病为由,苟且经营十几年,北方弟子众多。他本想再过一阵子,也就是九月十五发动起义。洪启见事情败露,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在官兵追逃的路上他就发动了起义。各地响应热烈,高呼“苍天死,洪天立。”的口号。
  暴雨刚过,北方低洼的地方,也有洪水发生。
  两三日,起义的浪潮在方圆几百里之内,如雨后春笋般的蔓延开来。各地起义的人,先是在当地杀富济贫。尔后,去攻打下一个村镇,又从几个村镇出发,去攻打下一个县郡。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洪启起义聚集了十几万人之多。像一股无法阻挡的洪水,毁灭性冲击着一个貌似强大的朝代。
  琪州太守郑程送走郑妃以后,面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恐慌了。是他先开的杀戒。杀几个刁民,也只不过是杀一儆百。却不知,洪启有如此之大的号召力。洪启定要找他报仇!好在琪州还有城墙可守,郑程一边指令护城将军赵皖加固城池,以防洪启攻城。一边奏本给彤帝快发援兵。
  郑程一脸的愁容,他刚写完给彤帝的折子,就听一个卫士跑进来报:“太守大人,不好了。洪启的队伍,已向琪州冲来了。”
  郑程急忙在下手中折子,嘴里说了句:“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说时双脚加快了脚步。
  郑程慌慌张张地上马,直奔城头而去。
  郑程喘着粗气站到城头以后。我的娘!城下洪启起义的士兵头裹红布,像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洪流,浩浩荡荡地铺天盖地而来。
  田野之中长枪、大刀在阳光下,闪烁出无数的锋芒。少说也有几万人之多。
  尽管没架起云梯,没大将临城叫阵,远远滚来的杀声,足以让城上的官兵闻风丧胆!在当朝,兵权和管辖权是分离的,一个太守官居不小,郑太守能调动就守城的就几千人,外加几百个老弱病残。
  赵皖身穿甲胄,手提一把长刀凑过来。他满脸的晦气。那天对几个谋反者行刑,是他亲自监斩的。砍头已是极刑,他真弄不懂郑太守怎么想起一个车裂的酷刑。何为车裂,就是把五匹马拉着一个人四肢和人头,朝不同的方向走,通常也叫五马分尸。那人死时的惨状和惨叫声,至今都似一个噩梦。
  “郑大人。”
  “哦……”郑程此刻已呆若木鸡了,听赵皖叫他回转身来,问道:“赵将军,你看,我们如何是好?”
  “太守大人,守护琪州是我之职。你带家人先走,我把家人也托付于你。再迟恐怕就来不及了。”
  郑程脸色吓得苍白,眼睛一转,心中踏实很多:“好吧。将军放心,我自是不会亏待你的家人。这里有劳将军了。”
  赵皖招呼过一个副将把郑程太守送下城去,见郑太守上马一溜烟的跑了。他长吁了一声:“琪州完矣。”
  两个时辰以后,洪启完成了对琪州的包围。
  洪启的起义匆忙,士兵并没统一的服饰。只他们头上系一条红布,手舞刀枪,没有骑兵和战车,但丝毫没影响士兵的士气。
  几十面战鼓“咚咚”响彻云天。
  洪启骑在马上,一个霸气冲天的男人。
  他挥起长剑,剑指琪州城头,鼓点越发密集。
  他的战术也极为简单,用上百人高举盾牌,护着两排士兵。士兵们抗着十几丈长两尺粗的树干,直冲城门。
  城上官兵早无心恋战,他们放了几箭就慌着逃命去了。
  整个大地在颤抖,原野上飘起数面绿色的大旗,大旗上面写着金黄的大字:苍天死,洪天立。
  “杀!杀!杀!”
  杀声喧天,琪州的城门很快就撞开了。
  洪启攻城之士兵,势不可挡,冲进城去。
  赵皖仰天长叹一声,从城头跳下去,瞬间淹没在刀光剑影之中。他也是第一位死去的朝中将军。
  洪启的军队冲进城,他们追杀守城的士兵。当他们杀光所有的守城士兵以后,他们骤然不知所措了。这些起义的军人们,他们把所有的积怨、仇恨一下爆发出来,他们踩过着敌人的尸体。琪州整条大街都像在流着血……
  琪州城是洪启攻下的第一座郡府。他站在大街上身披一件黑色斗篷,凝视残阳如血的天空。
  洪启没想到敌人,如此不堪一击!在占领琪州的这一刻,他开始盘算下一个攻击的城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