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舞射狼2012 > 第十五章 决定

第十五章 决定

天空虽然群星闪耀,却不时传来雷鸣。狂风吹得废弃工厂的吊灯左摇右晃。地上人的影子也跟着来回变长。“小缘,不要记恨叔叔,叔叔也不想这样。”渡边淳望着余子缘,深情地说。
  余子缘眼含泪水,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渡边淳,他侧着头望向地面,等着被带走。过了一会儿,渡边淳又说道:“小缘,天定的笔记你放在哪里了?告诉我,让我保管吧。”余子缘摇摇头,没有理会。“哎,那只有我自己去翻找了。”渡边淳也摇摇头。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咚咚咚。”渡边淳起身去开门:“溪长也太慢了。”他打开门,除了迎面而来的一阵狂风,并没有任何人的迹象。他沉思一下,猛地转身看向里面。发现余子缘和一位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少年正在给希暮涛解绑。他立刻愤怒起来,冲过去一脚踹飞余子缘,又一拳打向那位少年。少年早有准备,起身后跳躲了过去。
  渡边淳手一挥,用水绳将余子缘绑在了地上动弹不得。然后怒气冲冲地问道:“小子,你是谁?”那位少年正是柳旭,他得知余子缘的危险境况后,先去了一趟电信局,定位了余子缘所发消息的地点。然后匆忙赶来。他爬上工厂房顶,用绳子将一块小石头绑上,在房顶上连甩几下敲门。趁渡边淳开门的工夫,从窗子放下绳子滑下来。可惜渡边淳绳子捆得很死,柳旭一个也没来得及解开。
  柳旭笑着说:“您还看不出来吗?我来救他们,说明我也是契约人。只不过我没出现在您面前过,您不认识我。”渡边淳也笑了:“柳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在东京谁不认识。我没想到你也是小缘的契约人。”他说着看看余子缘,“小缘,你的运气真不错。”
  “柳旭,快帮我们松绑,一会他说的那个水系的溪长来了我们就真的跑不了了。”希暮涛大声说道。柳旭才反应过来,他赶紧跑去帮希暮涛解绑。渡边淳一脚踢来,柳旭双手挡住,但被击退好几步。渡边淳也想速战速决,便汇聚全身的水滴到右拳,形成一个拳套包裹在右拳上。用力向柳旭挥去。
  “小心,这拳威力大得很,我们就这样败的。”希暮涛见状跺脚提醒柳旭。柳旭伸出双手,想抓住渡边淳这一拳。“完了。”格夕勇在一旁看见此景,失落地说道,他闭上眼不想看见柳旭被打飞的场面。过了好一会也没听见柳旭落地的声音,他睁开眼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不是吧!!柳旭竟然接住了这一拳!”同样惊呆的还有胡良磊,希暮涛和余子缘。
  渡边淳也吓了一大跳,他想抽回右手,却被柳旭紧紧抓住。他惊讶地看着柳旭:“怎么回事?目前你们的能力是打不过我的!不可能!不可能!”柳旭一脚踹到渡边淳肚子上,同时撒开手,渡边淳被摔在地上。柳旭赶紧再添几脚,多加几拳。把渡边淳打得浑身是伤,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够了!我们走吧。”余子缘看不下去,喊停柳旭。柳旭停下来,给希暮涛,格夕勇,胡良磊松了绑。余子缘身上的水绳也消失了,五人一起逃离了工厂。
  不知跑了多久,格夕勇见离工厂有一段距离了,便问柳旭:“柳旭,你是怎么接下那大叔的‘水拳’的?威力那么大,你怎么做到的?”
  “余子缘发来的短信上写着‘水系’,我就想你们四个都没有打过他的话,那我也只有去送死的份。所以我在工厂附近找了些水泥,手上全抹上,没想到对付他还挺管用。”
  “今天要不是你来,我们就要完了。会死的吧?”胡良磊说道。说完便撞到了前面一个大叔。“啊,不好意思。”胡良磊道了歉,绕了过去。那个大叔转头看了一眼跑开的五人,沉思了一下,离开了。
  五人跑到了闹市区,坐在椅子上休息。希暮涛说:“现在已经很晚了,先回家,明天在学校再商量怎么办。”柳旭点头:“大家互相留下电话号码,回去的时候要小心。”格夕勇,胡良磊,余子缘也都点头。五人各自回家,所幸没有遇到元系。
  刚才被胡良磊撞到的那位大叔其实就是水元在东京的溪长,他悠哉悠哉地走到了废弃工厂处。打开门却只发现工厂里面有五把椅子,地上躺着渡边淳。他走到渡边淳身边,摇摇头:“辛苦你了,你就好好的在这休息吧。”说完摊开手掌,凝聚出一根水柱,插到了渡边淳左胸口。渡边淳张着嘴浑身颤抖。
  溪长转身背对渡边淳说:“你知道失败的下场,但是念你劳苦功高,以后就不要再出现在我的地盘了。”说完便离开了。渡边淳全身抽搐,嘴角不时流出鲜血,眼睛睁得极大,死死的盯着溪长离去的背影。
  “我回来了。”余子缘回到渡边淳家。“你叔叔呢?”大友真弓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问道。“那个。。叔叔。。他在公司有事,今晚不回来了。”余子缘说完就跑到了自己房间。他把东西都收拾好,准备趁大友真弓睡着之后逃跑。
  他站在房间里静静地等着,不敢坐下或躺着生怕自己也睡着。月色透过窗户洒在地板上,晶莹剔透。不知过了多久,周围全都安静下来。他打开门伸出头探望,然后带上自己的东西离开了渡边淳家。他匆匆忙忙地跑到了自己家中,把舅舅的东西和自己的一起装好,连夜跑到了离渡边淳家很远的一个公寓。他把房东门敲开,说想要租公寓,房东睡眼惺忪地打量了一下他,把一个房间钥匙交给了他。
  他进了房间,把床简单收拾了一下便躺下睡觉。不安地想着渡边淳以后会不会还来抓他,又想起以前和舅舅一起的记忆,悲从中来,不知不觉眼角滑落着泪滴。渐渐的,在回忆中睡着了。
  次日,学校。
  上午上完课,余子缘便被格夕勇喊了出去,两人一起上了天台,柳旭,希暮涛和胡良磊正等着。余子缘一见胡良磊就问:“你怎么跑我们学校来了?”“我把今天的课逃了。”“真厉害。”余子缘不禁佩服。
  “好了,闲话少说,今天主要是商量好以后该怎么办。知道我们身份的水元是山本秀中和你叔叔。山本秀中我了解,不会让别人分享他的美食。但我们被你叔叔知道了,说不定他会告诉其他水元的人。我们可能又会遇到昨天的事,上学途中,回家路上,危险太大。所以我觉得我们退学吧。”希暮涛说。
  “啊?”胡良磊,格夕勇,余子缘三人吃惊地大叫。“说的没错”柳旭表示同意,“两点一线太容易被抓了,这对我们不利。我们退学然后去寻找契约人,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这样才能拯救这个世界。”
  “我倒是无所谓,但是你们怎么跟你们家人说呢?他们肯定不会同意。”余子缘说道。说完大家都沉思着,想着用什么办法瞒过家人。过了一会儿,胡良磊用右手手敲了一下左手说:“要不这样吧?跟家人说我们要去为期三个月的修学旅行。怎么样?这样既不用退学,也能瞒过家人。”
  “那家里的人要是给修学旅行的老师打电话怎么办?”格夕勇问。“留我家管家的电话吧。我回去跟他说,让他帮忙瞒一下。”柳旭说。大家同意胡良磊的意见。但格夕勇又说:“家里是瞒住了,学校怎么办?”柳旭说:“这个也没事,我去我家旗下的医院开四张住院证明,学校应该就不会说什么了。”
  “为什么只开四张?”胡良磊问。柳旭说:“我跟学校说要视察外面的工作,请三个月假就行。”“有钱真好。”四人一起说。
  “那就这样商定了。越快越好,我们一起去寻找契约人。”希暮涛说。柳旭点头:“嗯,我今天就去办好住院证明,明天傍晚在机场会面。以后大家的生活我来负责。”
  五人商定后便各自回到自己教室。胡良磊不想去上学,便一个人到游戏城玩。余子缘上课时心不在焉,想着明天就要过不同的人生,踏上未知的征程,中难免激动。希暮涛,格夕勇,柳旭,胡良磊也是如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