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守望先锋在异界 > 15 校服 准备见院长

15 校服 准备见院长

“呼...”略显疲乏的陈洵放下了颤抖着的左手,银色的食指灿灿生辉。
  “该死的...那老头子是不是有毛病...一大清早爬起来叫我放屏障玩...结果到现在都下午两点了...还没叫停...”没错,这个站在图书馆后院的少年就是换上了校服的陈洵。不得不说,这战争学院的校服品味真是独特,陈洵在看到这套校服之前还对广州那些绿的扎眼的校服记忆犹新,但是自从他领取了这一套丑的无可救药的校服的时候,他开始怀念起原来的世界。
  看看他这可笑的样子吧,从上往下看,活脱脱一个中世纪英国贵族骑士,脖子下面顶着一环莫名其妙的...额...不知道怎么说,跟个扇子一样,一堆的褶子,死死的扣在陈洵的脖子上,上衣是奇怪的灰色,紧身,两排扣子密密麻麻,布满前胸。腰上的皮带也有密密麻麻的一排扣子,一圈不明所以的裙边垂下来,却连半边屁股都盖不住。刚看到这个部分的时候陈洵兴奋了好久,直到他看到一队的女生正在用他们的长裙“拖地”。下面的裤子可谓是惨不忍睹,丫简直就是一条秋裤,很厚不说,还是紧身的,女生穿这种裤子还不怎么尴尬,男生一穿...得,什么尺寸都看出来了。至于下面那双圆圆的皮鞋...陈洵表示“我选择铁靴”。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领到那件据说很正常的礼服啊!!!”陈洵一开始休息,就被身上这件把自己勒成拿破仑的衣服气的直跳脚。
  “嚯嚯嚯~~”院长那标志性的笑声传来。“院长,告诉我你拿到了礼服,要是再继续穿着这件衣服我绝对会疯掉!”陈洵最后那几个字几乎就是咆哮出来的。“你小子运气不错,今年的礼服下放的很快,而且我觉得款式不错,嚯嚯嚯~~”把那一大包衣服放在了陈洵身边的桌上,挥手放了一个箱形的扭曲屏障把陈洵包住,让他在里面换上,之后就走了。
  “唉...还是死神套装穿起来舒服啊...”花了差不多三十分钟脱下了身上的衣服,打开了装着礼服的纸包,把被揉的皱巴巴的衣服抖开,一看:“嘿嘿嘿...”陈洵看着这熟悉的款式,发出了邪恶的笑声。
  _______我是校服的分界线______
  一个黑袍人站在后院里阴笑实属恐怖,但当这个黑袍人是陈洵这个逗比呢?
  “啊...我当年可是火系大魔导师呢...情侣!!!情侣在哪里!!!烧死他们!!!”没错,这届的礼服就是黑袍,整个人往里一钻除非捋袖子不然手都露不出来。
  “鬼叫鬼叫什么呢,还不去练屏障。”墙上开出了一个大洞,在隔壁躺着躺椅抱着一大桶黑色饮料的院长督促了一句又合上了墙上的洞。“嗯!等等!”墙上的洞又一次打开了,这次院长光亮的脑袋都钻了出来,“怪事,居然是法袍,呵呵,看来院长觉得你们这届比较有潜力啊,当年我进这所学校学习的时候,也是发的法袍,再之后就只发生过一次了,而我们之前得到过法袍的这两界也是人才辈出,看来这一次的学院比赛不好比啊。”说完,院长脑袋一缩“咚~”“啊!”洞口小了点,院长的脑袋直接磕到了边上,施法把洞口开的大了点,才成功的缩了回去。
  “嗯...看来这校服还是院长决定的...”陈洵脑补了一下一个畏畏缩缩的老头看着一群女生穿着超短裙满大街跑时发出了浪荡的笑声。
  “嘶...真恶心啊...”只是想了想总院长的样子,陈洵的鸡皮疙瘩就掉了一地。
  “哦,对了,小子。”院长第三次把脑袋探了出来“院长也是双系的,情况和你差不多,你要是有空的话可以去请教一下双系同修的方法,要知道,院长现在可是法师协会的客卿长老,虽然老不正经,但是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强大法师。”院长说完,看了看四周,继续说道“校长室并不难找,看到那座最高的魔法塔了吗?就是那里的顶层,要找院长去那里就对了。”看着身后不过百米的一座通天巨塔,看着润如白玉的地砖,一大滴汗流了下来。“这院长还真是奢侈啊...”“不,那是我的储藏室,再后面那个才是院长的魔法塔。”“...”
  院长的魔法塔相比之下就低端了很多,但是似乎是最新的一座魔法塔,上面刻画的魔纹也更亮。
  “那,院长,要不我先过去拜访一下?”陈洵弱弱的问了一句。
  “去,为什么不去,今天你不学到点知识你就别回来睡觉。”老院长牛气哄哄的下了逐客令。
  “行行行,我现在就去...”不去就不能睡觉,不服软不行啊。
  ___我是陈洵跑图开荒的分界线___
  “淦,这该死的学院里怎么连个地图都没有,害得我跑到火系学院里了。”看着面前三米高的大门,陈洵心里简直想骂娘。他刚刚几乎把整个战争学院绕了一圈,子弹横飞的枪械院,遍地炭灰的火院,湿度上天的水院以及大门扒满了植物的生命院,陈洵几乎逛了个遍。
  走近大门,沉重的木门自己推开了,露出了里面的景象。
  一样的圆柱形空间,石梯沿着墙旋转往上不知道多少圈,直到塔顶,看的陈洵都有点晕。第一层似乎没什么装饰,地上的闪亮魔纹中规中矩“聚集魔力”就是它们的意思。在一楼的正中间,有两块合上的石板,下面似乎有什么,但是并没有什么开关可以打开它,在这两块石板的后面,一个巨大的黏土魔像立在后方,守护着下面的秘密。
  “嗯...该怎么上去呢...”陈洵想了想,左手手腕绿光一闪,整个斗篷都被慢慢的撑了起来,一张尖利的鸟嘴从斗篷脑袋的位置伸了出来。法袍的两侧也慢慢鼓起来,从两把霰弹枪构建完成开始,死神的技能也变得可用起来。
  “嗯。这么远的距离,当然要传送了。”还是那蛊惑人心的磁性声音,陈洵双手交叉,技能发动!
  全身都开始慢慢分解,脚下吹起向上的风,法袍首先被吹上天,露出陈洵身上的瘟疫(邪能)铁鸦的套装。随着分解的加快,刚刚分解掉的部分也在顶层办公室的门口汇聚起来,随着整个人都传送完毕,法袍也因为没了动力掉了下来,又一次套在了陈洵的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