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龙组兵王 > 347:谁阻我,我屠谁!

347:谁阻我,我屠谁!

一辆越野悍马车翻过了一片片山区,最后来到龙家沟外面的时候,车上一个老者远远的看到了冒着灰烟的龙家沟。
  
  “开快点!”他对司机龙家子嗣脱口道。
  
  驾驶座上的人正是龙家名单缺失的一个人龙飞。
  
  而他身边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双眼希翼精神抖擞的便是龙家曾经的掌舵人老爷子。
  
  当他们来到一片废墟的被夷为平地烧焦的龙家沟时,老爷子那苍老的脸上颤抖了起来。他的双眼迸发出一抹精芒和怒火。
  
  他转身就掐住了龙飞的脖子沉声问道:“是谁!”
  
  龙飞被他掐着呼吸不过来,差点眼白没有翻上去,他嘴上想说话却说不出来。
  
  “老爷子我、我说不上、话了。”
  
  龙家老爷子把他放下来后,龙飞剧烈的咳嗽一边深呼吸,等缓解了缺氧问题后,他说道:“那晚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莫名其妙的死了很多人,大家都以为有鬼,说什么徐震雄的鬼混来索命!”
  
  “徐震雄?”老爷子两眼迸发出一抹复杂的神色。
  
  龙飞点点头:“那晚上整个龙家沟都特别乱,凶手杀人放火,我趁机逃出了龙家沟去找老爷子您,没想到还是晚了。”
  
  龙家老爷子:“最近就没有什么可疑的事情?”
  
  “有。”龙飞说道:“族长突然让我调用社会圈子的人脉调查一个人,叫徐城,我查过了,他是徐震雄和叶阮姝的遗孤!”
  
  “徐震雄和叶阮姝的遗孤?”老爷子两眼眯了眯,看着一片纵火烧焦的废墟,突然问龙飞:“从咱们这里去叶家,需要多长时间?”
  
  “一天时间,赶上坐车的话,一天半的时间。”龙飞道。
  
  龙家老爷子蹲下来抹了抹烧焦的废墟土地道:“走,去叶家,行凶者离开的时间还不算太久。”
  
  昆仑冰川山腰一带,叶府门口。
  
  徐城挺拔的身躯站在那里的时候,叶府四个守卫看着他质问:“什么人?”
  
  “我来接我妈回家!”徐城淡然的低着头说道。他的背后扛着一个包裹,包裹外面渗出了血液。
  
  “你找错地方了,快点离开这里,否则格杀勿论!”
  
  徐城直接上前走上了台阶一步,一个守卫直接出手过来拿徐城,徐城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扯,把这个守卫直接往身后甩飞了十几米远的地方扑倒了过去。
  
  接着三个守卫也动手了,徐城出脚一人一个踹得撞在了叶府的大门上直接砸开了,另一个被他一拳就打飞了撞在了门前巨大的石狮上直接吐血。
  
  “懒得跟你们废话!”徐城冷哼一声,就直接走进了叶府。
  
  他上次来过了,驾轻就熟的直接往他母亲叶阮姝被关押的地牢方向走去。
  
  “什么人胆敢闯叶府!”这时候,一些侍卫全都围拢了过来。
  
  徐城对于这些侍卫丝毫不虚,他环视了前方整个叶家的院子朗声大喊:“叶家的人听着,我徐城!徐震雄的儿子,我来接我妈!”
  
  这声音在山谷山腰地方不断回响,直接飘到了院后地牢一带。
  
  原本正在跟兰庭说话的叶阮姝直接身子绷直了起来:“兰庭,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兰庭的身子打了一个激灵:“我好像听到了,这好像是小少爷的声音。他说他是徐震雄的儿子!姑爷的儿子!”
  
  “城儿!”叶阮姝嘴巴哆嗦了一下:“他说他来接他妈妈?对吗?”
  
  兰庭点点头:“恩,是的小姐,小少爷居然来了!他找过来了!”
  
  叶阮姝脸色大变:“你快去拦住他!快去,让他离开这里,快点兰庭!”
  
  院前,人群里慢慢的走出来一个叶家的管事,叶老爷子的长子,也是叶阮姝的大哥叶霖天。
  
  他看向了徐城不确定的问道:“你刚才说,你是谁?”
  
  徐城上前一步,正眼看着他说道:“徐震雄的儿子徐城!”
  
  说着,他直接把背部的包裹扔了过去,龙枭的人头落地滚了出来,那些侍卫都咋舌的看了那人头顿时脸色大变。
  
  叶霖天看到龙枭的人头后大吃一惊:“这!”
  
  “你们没看错,这是杀父之人龙枭的向上人头!他已经死了,你们也不需要跟谁交待了,放了我妈。”
  
  对面所有人都哗然。
  
  龙家族长龙枭的人头!
  
  叶霖天很怀疑是不是恶作剧,蹲下来看了看这人头,并不是人工制造的,的确有血有肉,皮肉都是真实的。他抬起头问徐城:“你怎么杀的他?”
  
  徐城一字一句的说道:“死的不止是龙枭,死在我手里的龙家人有七十多条人命,我知道叶家碍于龙家才关着我妈,现在可以放了她吧?”
  
  叶霖天复杂的看着徐城,最后他对徐城说道:“这是两家的事情,就算龙家不怪罪,阮姝也是叶家的门风不正的罪魁祸首,她不被仗毕算是不错了,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出去的!”
  
  徐城的脸立马拉下来:“我也没想过你们会轻易的放我妈,那就没怪我硬闯了!”
  
  叶霖天怒斥一声:“你是要学你爸吗?当年他也硬闯,但他就是死在这里!”
  
  “是吗?”徐城沉着脸:“那他没有完成的遗愿我来替他完成,念你们跟我妈妈本是同根生,我已经够说清楚了,谁阻止我,别怪跟这个人头一样的下场!”
  
  “你还知道你妈妈跟我们是同根生?那你就不该这么做,这是族规,当年如果她不爱上徐震雄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
  
  “婚姻爱情是自由的,就是你们腐朽的规矩坑死了多少阶级人!”徐城大声反驳道:“少拿血肉问题来跟我说事,我今天告诉你们,我姓徐,不姓叶!谁阻我,我屠谁!当年我爸死在这里,今天谁要来阻拦我,我就让谁死在这里做我爸的祭奠品!”
  
  叶霖天冷哼一声,对那些侍卫挥挥手:“拿下他!”
  
  三十几个侍卫冲上来,徐城扭了扭自己的的手套,他戴着查尔斯的钻石刺尖手套,一个侍卫踹过来的时候,他一拳就用拳套插入对方大腿肉体内,引来这个侍卫惨叫。
  
  (今天的结束了,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