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金玲十二钗 > 第69章 情动暗涌试金石

第69章 情动暗涌试金石

爹爹不知为何脾气更盛了,一边自己按着匈口,一边拧着眉头颤着手指指着我,愤恨地说道:“你是不是被他扮作楚楚可怜的狐媚样子魅惑了心智了你啊??你是不是……你是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啊你!!你要气死我啊?!咳咳咳咳咳……”
  我皱着眉头,对门口的下人说道:“去叫唐侧夫来!快去!”
  南宫紫晨赶忙坐在创边哄着爹爹,我心下烦乱至极,又不敢发作,只紧闭着嘴唇站在一旁不言不语。
  一通折腾训话之后,我身心俱疲地从静姝阁出来,南宫紫晨跟在我身后劝慰道:“爹爹这几日心情会不好,你要多担待。你三姐过几日就要行及笄之礼了……”
  我顿了顿,重重地叹了口气,轻轻地嗯了一声,拉着南宫紫晨地手又道:“后院要辛苦你了,最近生意不好,我要想点别的法子才行。”
  我简单的跟南宫紫晨说了一下今日与孙尚香和如郡嬅的事情,因着我们都出自车骏学堂,虽说现在南宫紫晨和南宫虹夕都嫁做我的夫郎,可我并没有把男女教条看的那么重。我们之前相处一年多的那份青葱情意,在我眼里是弥足珍贵的。我想南宫紫晨应该也是在意我们曾经那段青稚岁月的,所以说与他听,在我看来理所应当。
  只是南宫紫晨微不可察地揣度着我说话的用意,他见我眸中清澈,便安然地叹了口气,说道:“她们自是会懂你良苦用心的。”
  我抬着眼,忽然仔细的端详着面前的南宫紫晨,他不解地问道:“干嘛这样看着我?”
  我轻轻失笑地说道:“晨儿,你还记得最初我们在车骏学堂那会儿么?”
  南宫紫晨微微含笑道:“记得。”
  我伸手环住南宫紫晨的要身,抬着脸说道:“那时候,我的晨儿可不是这样温婉如玉的待我呢!”
  南宫紫晨面色一红,偏过头不理我。
  我踮起脚尖,用鼻子在他脖颈处摩擦,轻语道:“真是让我欲罢不能啊……”
  南宫紫晨一半羞赧,一半骇然地抓着我环在他腰上的手臂,说道:“来往那么多下人,这成什么样子!”
  南宫紫晨为着当家男主人的位份和脸面,不得不与我拉开距离。但我看得出,他眼中的不舍,他其实是眷恋我这样待他的。这些枷锁,活着,就要受着。我微微的蹙眉,安静又满眼不忍的看着他。他却垂下眼帘,盖住自己的情绪,淡淡地说道:“你去弟弟那吧,他……我觉得柳爷的事,应该不是他做得……”
  我沉默了许久,淡淡地说道:“我知道,你不必担心。”
  南宫紫晨不再看我,只道:“那我回去了。”
  我看着南宫紫晨的背影,深深地抿着嘴唇。我可以感受得到南宫紫晨的醋意,他其实是不愿我去任何别人那里的,包括这个别人是他的亲弟弟。我真的很想追上我的南宫紫晨,可我不能……我一开始认为好不容易能够光明正大的一女多夫,贪心的这个也要,那个也想囊括怀中。现在才发现,我并不能在这晴爱中游刃有余。多情,还重情,苦累了别人,自己也体味不到最初想象中的那般愉悦。
  我缓步走入了虹悦居,见到南宫虹夕望穿秋水般的坐在棋盘旁边。他见我,眼中不安和惶恐,还有深深的期盼,都让我心下陡然辛酸难过。这样美好的一双璧人儿,我用尽心思的占有到手,然后呢?竟然让他们如此苦不堪言。
  “我没有……”
  “我知道不是你……”我和南宫虹夕同时开口道。
  南宫虹夕眼圈微红,他感激我的信任。可这样的感激刺得我心疼。他虽然常常躲在南宫紫晨的背后,可他的清傲,我怎会不知?他是不屑做这种事的。
  我拥着南宫虹夕说道:“委屈你了。”
  府内上下,所有的仆从都认为南宫虹夕善妒,对我新宠的小爷下了手。他心里是苦的,若是我误解他,他便不只是苦,还会痛。
  流云立在门口,让若苍通报了一声。沈流云是家道中落的书香门第的嫡女,因着母亲又瓢又赌,把她当作赌资抵给了六福麻将馆。塞巴斯酱见她识字知礼仪,却对经营从商很有抵触,自请甘愿为奴也不愿跟着福恭,福顺,福聚,福来,福禄和福寿小六福她们学习经商。便让她跟在了我身边。但因着她是女子,在后院诸多不便,便除非我吩咐事情之外,就一直待在前院。
  “小姐,柳爷那边知道了老主君下了令,也没有闹,只是淡淡地说知道了。让奴才转告小姐他无碍的,只是这几天恐怕伺候不了小姐了。叮嘱小姐……少食凉食,免得夜里总会睡得不安稳。”流云难免有几分羞赧和尴尬地转告着。
  我轻轻嗯了一声,说道:“一会儿你请唐侧夫再去给书君看看吧,然后自去歇息便是了。”
  南宫虹夕面色微沉,我自许诺过他,我对柳书君是没有那份心思的。可,这是真的吗?早上的一切又似回到眼前,我对柳书君那般呵护宠溺,他是亲眼看见的。原本,若是没有柳书君忽然吐泻不止的话,他本是算好要与我闹一下小情绪的。这样一看,他又心里冒出一个想法:自己并没有下手,那么柳书君怎么就病了呢?果然,自己判断的没有错,柳书君一定是惦念着自己的妻子的。使出这样的手段便算了,还专门让人递话来说什么少食凉食,免得夜里睡得不安生?
  什么叫不安稳?怎么个不安稳法儿?若不是昨天下午自己狠狠的掠夺过玲儿,怕是定会着了他的道吧?
  我玩味儿的看着南宫虹夕默默不语的自己心里腹诽的样子,知道他这样敏感,一定是想多了。便开口说道:“不是你,也不是柳书君。”
  南宫虹夕惑然不解地抬眼看我。我继续说道:“有那么一个人,动了不少手脚了。只是我还不知道他意欲何为。”
  南宫虹夕凤眸一转,嘴不饶人地说道:“那你还巴巴儿的英雌救美,把人家接到家里来。”
  我苦笑的说道:“当初想的防敌人,不如就把他放在眼皮子下,现在看来,当初的决定是愚蠢了。”
  我和塞巴斯酱直接地分析过楚瑰,而对着南宫虹夕,很少这样直言利弊。一是没有时间和机会,二是我不愿他们过多地操心这些事。所以,当南宫虹夕见我直言自己把楚瑰当成敌人的时候,他不由的惊讶了。
  “怎么?你以为你媳妇我看见美男就走不动道啊?”我戏谑地调侃着南宫虹夕,一手把玩着他的青丝。
  南宫虹夕面色微红地说道:“你带回宅子的,可不都是因为姿容尚佳,让你走不动道的么……”
  我含咬了一口南宫虹夕的唇,低喃道:“我贪心着呢,不光要姿容尚佳,连根本资质也是挑的。”
  我指着南宫虹夕的心,说道:“这里,要有我。心术要正。”
  南宫虹夕脸红极了,转而忽然又青白不接。我知道他想到了柳书君,便说道:“柳书君……他……现在心里应该快要没我了。”
  南宫虹夕似是听出了我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情绪,有几分惴惴不安地扯开话题:“近来,各家的宴请都避开了咱们府。有空,你还是应该多陪陪哥哥。”
  我抬眉看着南宫虹夕,说道:“咦?我的虹夕这么大度呢?那不如……为妻今晚就去紫竹居吧。”
  南宫虹夕赶忙紧紧地抱住我,喃喃地求道:“你……你不能这么偏心,你在外面的时候,塞巴斯酱可以一直陪着你。回来了,你都去过哥哥那里了,今天……今天怎么也轮到我了……”
  我看着南宫虹夕这样像小动物一样萌动委屈的样子,心下险恶地逗弄道:“昨天下午不是来喂饱过你了么?再怎么说你哥哥也是正夫,而且,你不是要我给他个嫡长女么?你看,你总说我待你哥哥比待你多一分用心。可是,先约会恋爱,再娶回家的,也就独你一人吧。你任何时候耍性子,我也都尽量纵着你。这么看来,我真的是亏待你哥哥了很多呢……”
  南宫虹夕凤眼萌萌地乞怜着望着我,红唇微张,什么也说不出口。我亲亲他说道:“虹夕,你知道吗?双胞胎里后出生的其实是哥哥呢!你也应该大度一点呢。”
  
  南宫虹夕见我准备起身,赶忙揽住我的身字,急得快要哭了似的,说道:“明天我再大度,今天……今天你就陪陪我好不好……妻主,妻主就当再纵容夕儿一次好不好……”
  我看着南宫虹夕像忠犬一样低求着,心下酸软的快要碎了似的。
  我反手紧紧地搂着南宫虹夕,轻轻地抚哝着他的背,贴在他的耳畔浅浅低喃:“我应该快点把你搞怀孕才行,最近生意上不好做了,好多大户都因着我冒犯了天威不去光顾。我得有些新的举动才能把你们养好。你这样的姓子,有个孩子分分你的精力,才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