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萌妻高高在上 > 35 老婆孩子热炕头

35 老婆孩子热炕头

    “难受,头疼。”万千帅说着,又打了一个酒嗝。
  
      “你在哪呢?”冉桐急了。
  
      一听这话,肯定是醉了。
  
      万千帅的酒量并不算好,而且因为是医生,素日里很少喝酒,这一定是遇到什么事了。
  
      “红,红顶。”
  
      挂断电话,陆南城的声音已然响起,“怎么了?”
  
      “小帅在酒吧喝醉了,我得过去接他。”冉桐说着,将手机放进包里,又过去拿起外套。
  
      陆南城皱眉,“你去?”
  
      冉桐点头,看向另外的两人,“不好意思,我朋友在酒吧喝醉了,得先走一步。”
  
      “等等。”陆南城起身,拿着纸巾擦了擦陆萧潜的嘴巴和手,直接把他抱了起来,“一起。”
  
      冉桐也没拒绝,立刻点头。
  
      封子卿“啧”了一声,俨然非常不满,“你们俩还行不行了?吃个饭都要半路偷溜,不让你们买单还不成么?”
  
      陆南城冷冷的睨了他一眼,“单已经买过了。”
  
      封子卿立刻笑了,“那我再点一瓶82年的拉菲。”
  
      说着,便伸手去拿菜单。
  
      “别喝了。”唐宁拉着他的手,“你明天还要上手术台,忘了吗?”
  
      封子卿笑笑的看着妻子,“就喝一点。”
  
      “醉了我扛不动你。”
  
      封子卿看着她,终究,还是把手给收了回来。
  
      再抬头,那一家三口已经离开了。
  
      。
  
      半个小时后,卡宴停在了红顶酒吧的外面。
  
      “我去接他,你在这待着。”说着,陆南城便推开车门。
  
      冉桐不放心,“可是他喝醉了。”
  
      陆南城看了她一眼,“你在担心什么?”
  
      冉桐不说话。
  
      毕竟,某人可是有过前科的。
  
      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陆南城立刻说道,“放心,这次我不会揍他的。”
  
      冉桐愣了下,终于点头,“好。”
  
      陆南城似乎也很满意,挑了下眉,便下车了。
  
      过了会。
  
      “爸爸去做什么呀?”陆萧潜捏着手里的小黄鸭问。
  
      “万叔叔喝醉了,爸爸去接他。”
  
      连冉桐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个“爸爸”说的非常自然。
  
      很快,冉桐看到陆南城从酒吧里出来,手上还拽着一个人的衣领,呃……
  
      她忙降下车窗,“你轻点儿。”
  
      陆南城:“……”
  
      万千帅则抬起头,嘿嘿的笑着,“桐桐,桐桐你来了,嗝。”
  
      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冉桐刚提了心,只见陆南城猛地一个用力,万千帅就被扯了起来。
  
      陆南城迈着大步,几步就来到车边,拉开车门,把人给塞了进来。
  
      因为动作太猛,万千帅的额头磕在了车顶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听得冉桐一阵肉疼,忍不住又说了一句,“你能不能轻点儿?”
  
      陆南城恍若未闻,拍拍手,眯着眼将车门给撞上。
  
      ……
  
      一路上,万千帅都在不停的喊着“桐桐”,“桐桐”。
  
      冉桐知道他肯定不是因为自己而买醉的,只是……
  
      看着某人冷峻的侧脸,她的心理一阵阵的打鼓。
  
      尤其陆萧潜还不停地提醒她,“麻麻,万叔叔喊你!”
  
      过了会。
  
      “麻麻,万叔叔喊你!”
  
      冉桐也是心累到不行。
  
      在这谜一样的低气压中,卡宴终于来到了香汐园的别墅外面。
  
      停好车后,冉桐忙推门下车,“我跟你一起送他进去吧。”
  
      “门牌号告诉我。”
  
      “小帅他喝醉了……”
  
      “门牌号告诉我!”
  
      冉桐:“……”
  
      看着某人如寒峭般冰冷的表情,她无奈的叹气,“3栋4号,密码是1314。”
  
      1314?
  
      陆南城眼神古怪的看着她,却没说话,紧接着,下车,从副驾驶座拖出万千帅朝着里面走去。
  
      照样又是毫无一丝的温柔可言。
  
      冉桐咬着唇瓣,依稀还能听到万千帅嘴里不停的喊着她的名字。
  
      这样的情形在多年前也曾发生过,那时还是在意大利,万千帅也是这样深夜买醉,只不过那时他嘴里喊的却是“糖糖”……
  
      夜深了,一阵冷风吹过,有些冷。
  
      冉桐转身,刚打开车门,手机铃声传入耳朵。
  
      “麻麻,手机响了!”陆萧潜抓着她的包,献宝一样的递着。
  
      冉桐忙接过,掏出手机,当看到来电显示,整个人不禁有些愣住。
  
      ,“喂?”
  
      “桐桐,是我。”电话里,传来唐宁的声音。
  
      很轻,也很安静,却无端给了她一种偷偷摸摸的感觉。
  
      “有事吗?”冉桐问。
  
      “桐桐。”唐宁欲言又止,“小帅,他没事儿吧?”
  
      “喝多了而已。”
  
      “……”唐宁没说话。
  
      “放心,他以前也不是没喝多过,有一次更严重,还去了医院里洗胃。”冉桐又残忍的补了一句。
  
      “……”电话里是持续的安静,紧接着,就传了一阵“嘟嘟”声。
  
      电话被挂了。
  
      。
  
      陆南城回来已经是40分钟后的事情了。
  
      时间也到了晚上的9点半了,生物钟到了,陆萧潜靠着儿童座椅乖乖的睡着。
  
      上车后,陆南城什么也没说,脸色却和缓许多。
  
      冉桐看了他几眼,因为陆萧潜在睡着,也就没开口问。
  
      沉默中,车停在了陆家老宅的门口。
  
      陆南城抱着儿子,一进屋,却发现燕鸣秋还等在客厅。
  
      看到一家三口终于回来,她起身,一脸的不赞同,“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
  
      陆南城示意怀里睡着的孩子,燕鸣秋脸色稍缓,压低声音说道,“下周一的婚礼,你们俩千万别忘了,还有,明天霍许一家人都会住在这里,相当于是娘家了,到时桐桐你多帮点忙,得有个大嫂的样子,知道吗?”
  
      “知道了,妈。”
  
      燕鸣秋又吩咐了几句,然后伸手,“行了,我抱他去睡觉。”
  
      陆南城松手,谁知陆萧潜刚到燕鸣秋的怀里突然醒了,一睁眼,“哇”一声嚎啕大哭。
  
      冉桐一愣,忙抱过孩子轻声哄着。
  
      而燕鸣秋的脸色已经耷落下来了。
  
      “妈,你先回屋睡觉吧。”陆南城立刻说道。
  
      燕鸣秋抿着嘴唇,一脸不快,想说点什么,一看到陆萧潜哇哇大哭的样子,终究还是转身走了。
  
      。
  
      回到楼上,陆萧潜已经不哭了,只不过依然抽抽搭搭的趴在冉桐怀里,不肯松手,也不肯睡觉,一把他抱开了就哭。
  
      想到前两天的那通电话,冉桐说道,“要不,晚上让他跟我们一起睡吧。”
  
      陆南城有些不乐意,“他已经两岁了。”
  
      “就一晚。”
  
      看着儿子哭红的小脸,最终,陆南城点头,“行吧。”
  
      这也是这么久以来,三人第一次躺在同一张床上睡觉。
  
      有时候也是要适度感受下一家三口的生活的……陆南城这么告诉自己。
  
      于是等他洗完澡出来,陆萧潜已经躺在大床的中央又睡着了。
  
      穿着粉嫩的小睡衣,闭眼沉睡的小脸乖巧可爱,就像个纯真无邪的小天使,哪里还有先前闹腾的样子?
  
      冉桐也在隔壁洗完澡了,穿着一身保守的睡衣,睡在里面的位置。
  
      等他上了床,进了被窝,冉桐就把灯给关了。
  
      黑暗中,三人躺在同一张被子下面,中间就隔着一个陆萧潜。
  
      陆南城闭着眼,鼻端是小孩子身上那股特有的那股奶香味,伴着冉桐身上似有若无的馨香,闻着闻着,心里突然有些小感性。
  
      这是他第一次,和自己的老婆和孩子睡在一起。
  
      所谓“老婆孩子热炕头”,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吧?
  
      只是好景不长……
  
      “嘶!”
  
      黑暗里,陆南城伸手抓住踢在自己脸上的小肉脚,棱角分明的脸庞皱成一团。
  
      刚把小脚放下去没多久,一只小肉手又“啪”一下子打在了他高挺的鼻梁上。
  
      陆南城闭了闭眼,忍着脾气把那只小手拿下,放进了被窝。
  
      没几分钟,陆萧潜突然又是一个“佛山无影腿”……
  
      而陆南城,差点连冷汗都出来了。
  
      也终于忍不住了,他直接就坐了起来,然后按亮床头灯。
  
      刺眼的灯光让冉桐也被吵醒了,眯着眼,一脸迷糊的问,“怎么了?”
  
      陆南城忍着某处的痛,说道,“让他睡里面。”
  
      冉桐也知道自家儿子睡觉不太老实,“嗯”了一声,抱起陆萧潜,把他放在了大床的里面。
  
      灯再度灭了。
  
      刚躺下去,腰上就来了一只大手。
  
      冉桐:“……”
  
      没多久,胸前的扣子被解开了。
  
      冉桐立刻伸手抓住,压着嗓子问道,“干嘛呢?”
  
      “还能干嘛,我倒是想干,你让我干吗?”陆南城这话说的那叫一个郁闷。
  
      冉桐皱眉,“萧潜在呢。”
  
      “不用管他,睡得跟个小猪似的。”说着,陆南城将她的手拿开。
  
      冉桐闭着眼,不知道是不是处于黑暗之中,反而感觉更加的敏锐,没多久,就开始微微地战栗起来。
  
      她咬着下唇,在他的温柔下,心跳加速,呼吸也开始急促了起来,紧接着,她发现自己居然有点可耻的……
  
      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感觉,难道真的和心态有关?
  
      意乱情迷中,突然想到了之前陈艺对她说的话。
  
      “我建议,你可以尝试着去相信你的丈夫。你要相信,他是爱你的,他不会伤害你,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他是最值得你去信任的人。只有这样,其他的事情才会有解决的可能。”
  
      事实上,这一阵子,她也真的是在试着相信他,相信他会稳妥处理好所有的事情,甚至在刚才,还让他去照顾喝醉酒的万千帅。
  
      想到万千帅,冉桐突然又有些走神了。
  
      也不知道现在小帅怎么样了?
  
      他独自一个人生活在D市,除了自己,好像也没看他有什么其他的朋友,都喝醉成那样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事?刚才在上车的时候,额头好像还撞到车窗了,陆南城送他回家时没发现什么吧?
  
      突然,手被他紧紧的握住。
  
      “你!”冉桐猛地浑身绷紧。
  
      “刚才被儿子给踢了一下,你帮我检查一下。”陆南城咬着她的耳朵,说的义正言辞,“没坏吧?”
  
      “……”冉桐无语。
  
      如果不是知道陆萧潜睡着了以后力大无穷而且还喜欢踹人,她真要怀疑某人到底是不是故意的了。
  
      。
  
      周一很快到来。
  
      这一天是八号,也就是陆北川和霍许大婚的日子。
  
      一大早的,老宅里就热闹起来了,造型团队的姑娘们都挤在霍许住的屋子,人声鼎沸,人满为患。
  
      下楼,还能看到附近的街坊邻居都在门口挤着看热闹。
  
      如果不是已经好几天没去学校了,今天是周一,八点半还有个升旗仪式,冉羽真是一点都不想离开,留下来凑凑热闹多好。
  
      吃过早饭,某人开车送她去学校。
  
      一看到那辆黑色揽胜,冉羽忍不住问,“下午婚礼结束后,我能去开小黑吗?”
  
      “今天事情多,我走不开。”
  
      “我自己开!”
  
      “不行,我得跟着。”
  
      “周末你都跟了两天了!”
  
      说到这个,冉羽真想挠他。
  
      说是答应了让她开小黑,结果周末两天都是由他先开着载她去郊外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然后再坐镇副驾驶,让她在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开着转悠转悠……
  
      想上路都不行,理由很多,最关键的一条就是:“你没有驾照!”
  
      为此,昨天下午某人还带她去市里最有名的驾校报了名,最后抱回来一堆教材,这周末还要去考理论课,简直了!
  
      “不跟着,我不放心。”陆自衡这话说的义正言辞。
  
      冉羽哼哼两声,不服气,但是却没有办法。
  
      。
  
      揽胜很快就到了D大的门口,一下车,就听到升旗的背景乐已经响起了。
  
      她匆匆朝着校门跑去,没几步,背后有人喊,“小羽,小羽……”
  
      是谭晶晶。
  
      到了跟前,她一脸猥琐的笑,“刚才是你老公的车吧?”
  
      冉羽点头。
  
      谭晶晶顿时笑的更加猥琐,“瞧瞧这小脸滋润的,啧啧啧,你老公出差了半个月才回来,是不是很猛啊?”
  
      冉羽翻翻白眼,干脆抬脚跑了起来。
  
      “唉,等等我啊!”
  
      操场上摩肩接踵,到处都是人,背景乐更是让她恍然有种回到了军训时的感觉。
  
      “对了,你猜我刚才来的路上看到谁了?”进了队伍,谭晶晶突然问。
  
      “我怎么知道。”
  
      “卓教官!”
  
      冉羽一愣。
  
      卓曜?
  
      谭晶晶笑眯眯的说道,“他居然带着一帮人在街道上巡逻呢,听说明天有个什么M国的首相过来,所以提前在演练,不过他不是部队的吗?怎么干起这活来了?”
  
      “不要乱讲话,马上就要升国旗了,都严肃点!”突然班主任的声音传来。
  
      两人立刻昂首挺胸,看向前方。
  
      。
  
      丽都酒店,顶楼。
  
      休息室里,冉桐站在化妆镜后,看着镜子里面的准新娘,唇角带笑。
  
      “12点马上就到了,都好了没有?”房门突然被推开了,燕鸣秋走了进来。
  
      “马上就好。”冉桐看向一旁的造型师,“还有需要弄的吗?”
  
      “没有了,戴好首饰就可以了。”造型师将首饰盒打开,里面是一整套纯天然的翡翠首饰。
  
      从耳环,手链,戒指,再到项链,一应俱全。
  
      霍许今天穿的是一套白色的拖地婚纱,戴上翡翠首饰的时候,显得整个人更添了一抹古典韵味,气质绝佳。
  
      ……
  
      冉羽和陆自衡是在十一点半的时候到的。
  
      换了衣服,又匆匆上了妆,进入大堂刚坐下没多久,婚礼仪式便正式开始了。
  
      “哇,新郎官长的也太帅了吧!”
  
      “简直就是白马王子!”
  
      “长得好像王力宏啊!”
  
      “……”
  
      听着周围此起彼伏的花痴声音,冉羽忍不住也发出了轻呼:“二哥好帅啊!”
  
      可能因为从文的关系,陆北川的帅,和陆南城及陆自衡完全不同。
  
      他外形斯文,温润儒雅,加上皮肤白皙,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学术气质和文艺范儿。
  
      ------题外话------
  
      雷打不动一更来啦~
  
      推荐好友蝶乱飞新文《撩情之娇妻太诱人》
  
      “热吗?热就抱紧我,我身上很凉快。”慕北的话就像魔音一样引诱着乔欢一步步他设计好的陷阱。
  
      乔欢是慕南的女朋友,十九岁,青春貌美,却在慕南领她见家长的那一个晚上和慕南的弟弟慕北睡在了一起。
  
      乔欢发誓,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也是一个受害者,可是为什么看到慕北那张绝美无辜的脸她总有一种浓浓的罪恶感呢?
  
      乔欢后来被迫嫁给了慕北。
  
      慕北其实是喜欢乔欢的,他见到乔欢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于是,他很卑鄙地给乔欢下了药,设计让乔欢和他上床。
  
      因为他知道如果他不这样做,他再也没有机会。
  
      本文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请大家踊跃跳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