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宠后之本宫无耻 > 444迷雾瘴气,走出小树林

444迷雾瘴气,走出小树林

    “都进了肚子里了,别吐了。”七月吃完了手中的两串,还是递给四月一串,后者犹豫了下,还是忍不住腹中饥饿,接过,慢慢吃掉。她拍拍手,擦了擦手指,瞥向还扶着树干狂呕却什么都吐不出来的赵霁,幸灾乐祸地挑着眉,轻笑道。
  
      赵霁回眸,泪眼迷蒙地瞪向七月,声音都透着一股绝望的幽怨,“我会不会死啊……”
  
      他想到一路上那些吓死人的毒物……不禁胃中一抽,想吐,但只有苦水。
  
      嘤嘤嘤以后不管卫晞那小子怎么求他,他都不帮他跑路了,太遭罪了TUT
  
      七月犹不觉愧疚地继续捅刀,“放心吧,吃了我的解毒丹,就是生吃毒蝎子,你也死不了。”
  
      走过来,赵霁扶着自己的胃,声音都在颤抖,两只眼睛红红的还带着水光,配着一张白净秀气的脸蛋,活脱脱的“兔爷儿”模样,哀怨无限地望了眼七月——
  
      这个一路上谈笑风生间便将毒物给杀死于无形,还能驱使毒蛇毒虫,甚至能像是吃着寻常菜肴一样品尝毒蝎子的女人……
  
      一定要远离!
  
      太可怕了!
  
      太危险!
  
      七月恍然不觉对方警惕畏惧的眼神,微微斜了一眼眼神幽怨的他,声音不由微扬,带了一丝魅色的冷调,“你这样子会让我以为,你还想尝一尝……”
  
      “不!”赵霁闻声瞬间像是受到惊吓的兔子一般,“嗖”地一下躲到了坐得安稳如泰山且身形笔直硬挺的四月后头,艰难地吞了吞口水,一双大眼满是警惕地瞪着七月,手不由自主地扒住四月的肩头,声音颤了颤,洪亮的嗓子都变了音调,“四月兄……你管管你妹妹!”
  
      “……”四月唇角抽搐一下,“她不是我妹妹……”
  
      他也不敢有这么一个妹妹==
  
      赵霁唇角抿起,“可你排行老四,她老七,在我们师门中,都是兄弟姐妹相称的……总之,你保护我!”
  
      一脸的理所当然。
  
      四月:……我可以拒绝吗。
  
      七月唇角愈发翘起,眼底却泠泠,“十三门可不兴这个,兄弟姐妹是用来出卖的,同门——则是用来坑害的。”
  
      说罢,也不等愣神了下的四月和一脸呆滞不敢置信的赵霁反应,便起身,弹了弹紫色衣裙上的灰尘,拍了下手,目光巡视了下四周,在瘴气下毫不吃力地看清四周的地形以及情况,红唇依旧勾着,眼神清明冷漠。
  
      四月收起表情,也跟着起身,没有回眸,只抬手,将赵霁搁在自己肩头上的手轻轻拂开,眼睛微微眯起才能勉强看见一些,他不禁有些迟疑,“现在我们该怎么走,我的罗盘辨不清方向,四周又都是迷雾瘴气,又不知会不会再遇到陷阱之类的。”
  
      一旦轻举妄动,很有可能就遭遇不测。
  
      赵霁闻言却是开朗地道,“不会啊,我来找你们的路上并没有遇到陷阱……不过就是太容易迷路了,雾气太浓了,之前走散,我围着这片小树林便走了两天两夜才走回这里。还是趁着每个晌午雾气不那么浓的时候走,其他时候都是不敢走动……我做的记号,现在都看不清了……”
  
      先前还开朗着,后头挠挠头,他又丧气地叹道。
  
      原本还在审视周围的七月,闻到此言,眼睛微微一亮,不禁回头,直勾勾地盯着赵霁,声音扬起,“你说什么?你做了记号?”
  
      赵霁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语气轻快起来,但还是如实地点头,“对啊。”
  
      七月松口气,“那就有办法了,你做的什么记号?”同时眼睛朝四周看去。
  
      赵霁愈发迷惑,“额,就是在树干上划了一条线,走过的地方都标记了。”
  
      而后他顿了顿,又问,“你难道可以看见?”语气里带了几分自己都不信的惊疑。
  
      七月脚尖微转了个方向,指着自己的东南方向,声音夹了笑,“这边!”
  
      没有听见赵霁和四月跟上来的脚步声,她才想起来,便回答赵霁之前问的问题,淡淡道,“这很奇怪吗?瘴气对我的视力没有任何影响,这里的迷雾带了毒,越是带毒,越对我有利。”说完便继续往前走。
  
      她看到了赵霁所说的树干上的标记。
  
      赵霁一脸的“好厉害”和“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天赋”,再不迟疑,径自跟上七月的步伐。
  
      只是四月,在七月轻松平淡的说完她的本事后,沉默了一瞬,面上神情也沉重几分。
  
      他之前只知道七月毒术独步天下,到了神出鬼没的地步。且好似夜色中视力极好。但是对于她方才说的这种本领……却是第一次听说。
  
      却也感到几分沉重。
  
      他排行第四,如赵霁所言,他算得上七月的师兄,兄长。
  
      也是因为,主子收服七月时,身边带着的就是他和二月、六月。
  
      七月是十三门中最是阴晴不定,心狠手辣的人,她的喜怒哀乐全无规律,做任何事只凭感觉和心情来。没有是非观念,没有纲常礼仪概念。我行我素,手段残忍。
  
      二月嗜血杀人,但他不杀无辜柔弱之人,不杀和他任务没关之人。十三月是刺客,但她外冷内热,心肠不坏。七月不同,她心情不好便会大开杀戒,且不管对方是否无辜。她心情好时,哪怕对方是她的死敌,她也会大发慈悲一下替对方解个毒……当然,最后再将人折磨死。
  
      十三门虽是都没什么愚善、同情心泛滥之辈,但七月算是他们当中最狠辣也最残忍的角色,这也是为什么审问犯人这样的任务都是落在她手里。不仅仅是她的手段可以叫再硬的骨头跪地求饶,也因为她自己喜欢,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和压力。
  
      但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天生会作恶,天生喜欢杀人折磨人。
  
      七月也不例外。
  
      她只是自小就活在一个充满了毒和杀戮以及竞争的环境里,不杀死与自己手足一般长大的竞争对手,就无法活下去。
  
      不杀,便死,不毒,便亡。
  
      “四月,你走不走?”前头七月不耐烦地唤了声,打断了四月的思绪,他微微一怔,而后敛去情绪,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