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超级天神系统 > 第875章 打!

      秦杨自信于自己丹药的效果,看那男弟子为姓陆的服下后,便是转身率先向女峰的抬步而去……
  
      “站住!”
  
      一个几乎没有感情的男声忽然响在秦杨耳中!
  
      秦杨皱了下眉,很是奇怪,因为,他十分确定,这声“站住”,只要他自己才能听到。
  
      传音入耳?
  
      就是如此!
  
      秦杨回过头,皱着眉头在人群中一扫,便是发现了传音者,一看之下,不免又是愣住了,可不是嘛,让他确定就是传音给他那人,竟是一个穿着男峰弟子的老妪!
  
      混在男峰的女人?
  
      好吧,懵逼了……
  
      众所周知,昆仑的制度就是男女“分居”,男住男峰,女住女峰,资源共享,互不打扰,双方之地皆为对方禁地,标志性的一身制式白衣,不用仔细看,便能看出有着很大的区别。
  
      秦杨又不是睁眼瞎,老早就发现了这一特点,所以,看清老妪穿的是男峰弟子,且其肯定是个女的,这便让秦杨陷入了迷糊的状态……
  
      老妪真的很老,很不像是一个修真者,老的满脸橘子皮似的褶皱,手中还杵着一把龙头拐杖,头发银白,身子微胖,面无表情间,却是不自禁的散发出一处只有上位者才能放出来的气息。
  
      白骨忽的站在秦杨身边,凝重道:“秦先生,这老妪的实力,更在我之上!”
  
      秦杨一看白骨的表情便知差不多就是如此。
  
      白骨什么实力?
  
      由于出身特殊,修炼法决特殊,便是他自己也不清楚到底该如何定性修为阶段,只是之前数次他战斗都能轻易收拾大乘期高手来说,便能说明他的实力无限接近于渡劫期。
  
      那么,眼前这个老妪,难道就是渡劫期的高手?
  
      “年轻人,伤了人……总要付出代价的。”
  
      老妪声音苍老的说。
  
      众男峰弟子比秦杨反映要快一些,一听到这个声音,一看身后那老妪,顿时脸色发白,一脸的畏惧,竟是二话不说,噗通、噗通的双膝跪地,口中敬称、参加宗主夫人!
  
      秦杨汗了下,尼玛,宗主夫人?难道这老妪就是当代昆仑宗主的妻子?陆庆峰的老娘?
  
      可是,可这也太老了吧……
  
      总之,秦杨开始头疼了!
  
      人家老妈看到自己儿子被秦杨等人气喷血,能不生气么?突然出现,能不给儿子找场子报仇么?
  
      老妪阴鸠似的盯着秦杨,道:“你,就不想解释点什么?”
  
      秦杨摊了摊手,事到如此,他索性也懒得担忧什么了,要知道,他一向认为,作为一个男人,要么就别做,做了就敢于担当,否则,那就连个卖屁股收银子的婊子都不如。
  
      “默认?责任在你?”老妪又说。
  
      秦杨摇了摇头,道:“事儿到底是怎么个事儿,想来以前辈的本事,应该都早已看在眼里了吧!”
  
      老妪竟是点了点头,也不否认,且还让秦杨很迷糊的说道:“我让吾儿试探你一下你的忍耐力,你表现的尚可,可你手下的表现,委实让我很是失望!”
  
      哦,秦杨明白了,原来姓陆的突然爆发二代气质,原因就在于是老妪怂恿的啊!
  
      怪不得……
  
      “呃,试探我?”秦杨不解道:“我与前辈您无任何交集,您为何试探我?”
  
      老妪好似面瘫一般,竟是毫无表情依旧,道:“很简单,我听人说,你可以给昆仑带来一个新的大契机,但同样的,做不好,便等等同于给我昆仑带来天大的危机!”
  
      秦杨还是不明白,皱眉道:“不止这么简单吧?”
  
      老妪似是犹豫了下,竟是道:“天机,不可泄露!”
  
      秦杨翻了个白眼,竟是被她气乐啦,道:“你居然跟我说天机不可泄露?可我就纳闷了就,你既然试探我,便能说明你对我有一定的了解,了解我一些,便会知道我秦杨并非没脑子,就这样,你说了一半,留下一个大大的问号给我,以我性子,想不通便等于寝食难安,便会逼着自己想到明白为止,你……”
  
      老妪打住道:“行了,说一半,不叫泄露天机!”
  
      秦杨汗了,麻痹的,貌似明白了,感情这老妪就是故意说一半,用这种她自以为不算泄露天机的方式,透露给秦杨一个很有情况的大信号。
  
      “好了,回归正题!”老妪头也不回的指了指吐血晕厥后的陆庆峰,道:“我认为,责任在你,所以,你理该受到惩罚……”
  
      说着,顿了下,接着又道:“当然,由于以上我和你说的情况,所以,跟我回去后,我保证不打你!”
  
      秦杨郁闷的不行,啥意思啊?这他妈跟我保证不打死你有啥区别么?
  
      秦杨不愿动手,那是担心节外生枝,如今他还有很多事儿需要求助昆仑,这便才忍住了小暴脾气,只是他可以,但白骨却不行……
  
      白骨两次深受秦杨大恩,他嘴上不说秦杨是他恩人,可秦杨则是时刻铭记,此刻见秦杨一脸的郁闷,想走也不能走,想打又犹豫不决,不禁便是上前一步,冷视老妪道:“若想把秦先生带回去,那就先杀了我!”
  
      白小二更痛苦,他人小心不了,性子更是仗义非常,他可以理解哥哥此刻的心中所想,这便很干脆的唤出一把用白骨做成的白骨剑,剑指老妪,昂着头道:“死老太太,想带走秦先生,那就用本事说话吧。”
  
      墨尔本也想动,想表个态,不过却被秦杨给制止了。
  
      嗯,要知道,墨尔本乃是名义上的“灵音宗”宗主,作为宗主,在有弟子的情况下,若出手对敌,除非万不得已,否定就叫掉分量,继而让外人看轻此宗。
  
      “哦?”老妪饶有兴趣的打量白骨兄第一眼,她微眯着老眼,道:“有意思,多少年了,我见过石头精的,可这还是第二次见到白骨成精呢,而且……一见还是俩。”
  
      说着,不禁怔了下,蹙眉道:“奇怪啊奇怪,明明是妖怪,为何身上会带着一股子仙气儿的气息呢?哦不对!这气息我怎么就那么熟悉呢?”
  
      陡然老脸沉到底儿了都,瞪眼,大怒,寒声道:“好啊,我说怎么这么熟悉呢,原来你们竟是偷了我昆仑的并蒂莲!”
  
      秦杨愈发讨厌这个丑陋的宗主夫人了,道:“别动不动就偷偷的,告诉你,那东西,乃是我跟你们昆仑‘求’的!”
  
      “求?”老妪不愿相信,不过也由不得他不信,因为道理很简单,并蒂莲乃是当初西王母留下的仙级宝贝,事到如今,今生区区几株而已,昆仑珍贵非常,难免动用强力人物看守,就这样,别说是秦杨等人,就算是在来三倍,五倍,甚至十倍秦杨等人,都不见得能在昆仑的超强护卫下拿走并蒂莲。
  
      老妪忽然想明白了,冷笑道:“如无意外,就是跟左丘玉清那个贱女人‘求’的了?”
  
      秦杨瞬间冷了脸,一指老妪鼻子,道:“白骨,白小二,给我揍她,打死了,我担着!”
  
      白骨,白小二就等秦杨下这个命令呢,一听,毫不犹豫的放出法力轰了过去,紧接着,便是抽出法宝,二打一了起来。
  
      秦杨为何突然改变态度?
  
      原因太简单了!
  
      要清楚的知道,对于自己喜欢的女人,他秦杨不允许任何人“轻辱”,看清,是“轻”,只要稍微辱上一丝,秦杨就会爆炸,他内心一爆炸,便登时叫做不管不顾。
  
      而左丘玉清呢?
  
      他喜欢她,却并非男女之情,而是那种亲人的感觉,秦杨打小就是个孤儿,说句不好听、却又实际的,那就是缺爹缺妈缺亲情,所以,这才是秦杨最在乎和要守护的东西。
  
      打起来了……
  
      白骨兄弟一上来就是杀招!
  
      明显就一个念头,那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杀了这个老妪……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
  
      好吧,这是白骨兄弟太清楚,这等强者,不敢打就跑,敢打就全力以赴,否则,到头来自己死的肯定最惨。
  
      可即使如此,表现仍是差强人意!
  
      秦杨看在眼中,见双方发生碰撞数次,明显就是老妪游刃有余,且守多余攻,反观白骨兄弟呢,攻的霎是吃力,性子稍弱的白小二,更是面带咬牙切齿。
  
      秦杨懂得读口语,看清之后,便是着重打量起老妪那根看似朴实无华的拐杖……
  
      是了,白小二分明再说,这拐杖,真他妈邪乎!
  
      邪乎?邪乎在哪?
  
      很遗憾,秦杨作为局外人,只能看到那把拐杖游离不定……哦,说的明白些,就是老妪那根拐杖自带瞬移动能,这边当了白骨一击,紧接着就突然出现在几米外,挡下白小二的一击,甚至,偶尔还在其身前好似螺旋桨似的快速回旋,搅出一股劲风,使得白骨兄弟根本就无法离近。
  
      秦杨回头问墨尔本道:“老墨,你能看得懂么?”
  
      墨尔本知道秦杨指的定然就是那把异常诡异的拐杖了,苦笑一声,道:“看不懂,想来……只有那些隐居的老前辈们,才能,呃,勉强看得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