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万古天宗 > 第四百零七章琴音入幻,魔曲造境!

第四百零七章琴音入幻,魔曲造境!

“心静止水,天塌不惊;说起来简单,但真想要做到,却是难上加难,就连为师都不敢保证不入执念,不落魔障。”
  
  目光在二人脸上一扫而过,断愁面色平静,淡淡开口。
  
  两人沉思不语,各有所得。
  
  翻手将天殇古琴取出,横放于身前,断愁缓缓说道:“接下来我会送你们入幻,体验人生百态,十大心魔,可曾准备好了?”
  
  见到断愁取琴,两人先是一怔,回过神来,魏鸿羽沉着的点了点头,毕步凡下意识道:“准备好啊!!”
  
  “铮”
  
  话音未尽,琴音响起,措手不及之下,两人皆是“啊!”的一声惊叫,旋即陷入了一个奇怪的空间,似梦非梦,似幻非幻,一瞬间,无穷的记忆,仿佛潮水一样的将两人彻底淹没。
  
  琴音入幻,魔曲造境。
  
  两人身陷幻境,迷茫自失,已然忘了自己的身份来历,不得脱身。
  
  毕步凡甫一入琴音幻境,便经历了人间最为穷奢极欲的享受,美女无数,满目花芳,满耳笙簧。舌求甘味,鼻好异香,情思舒畅,意气洋洋。
  
  一生之中,他寝居琼楼宝阁,画栋雕梁,珊瑚遍地,金玉满堂;出门,金鞍宝马,重盖昂昂;尊享,侯封万户,裂土开疆,满门朱紫,文武兴邦。
  
  平日里出门入户,宴请宾朋好友,常有仙娥玉女,罗列成行,笙簧嘹亮,齐举霓裳,双双红袖,争献金觥。
  
  晚间安寝,更有几多姝丽,艳质浓妆,兰台夜饮,玉体轻裳,殆人骄态,争要成双。
  
  声,色,犬,马,走马观花,人生百年,毕步凡都是在这种穷奢极欲的日子中度过,到最后,他乏度此生,长眠离世。
  
  醒来之后,他又经历了亲戚患难,眷属灾伤,儿女疾病,父母丧亡,兄弟离散,妻妾分张。恶虫为害,毒药所伤,路逢凶党,犯法身亡。恩义交结,一日为仇,倾尽天下,立锥无地。
  
  琴音幽幽,魔气遮漫,幻境之中弹指经年,沧海桑田无尽轮回,这时候,毕步凡的眼睛之中,所有的疑惑尽去,眸中光彩反而越来越亮,让他整个人,充满了一种奇特的,一往无前的气势。
  
  这种气势,看不见,摸不着,但是感觉得到!
  
  山风猎猎,断愁坐于崖巅,双手不停指拨扣弦抚琴奏曲,敏锐的发现了他的改变,眼中掠过一抹讶异,心中微微颔首。
  
  琴音不止,幻境不散,这一次,毕步凡面临的是刀斧加身,生死之危到来的时候的选择,面临的是选择留传下自己的美名清誉,慨然赴死,还是选择忍辱偷生,青史骂名?
  
  财富,地位,人情冷暖,富贵荣华,有的时候,都可以放弃,但唯独名之一字,没有几个人能看开。
  
  有些大德之士,他们可以视功名富贵如粪土,在刀兵加身时可以悲歌慷慨,无惧生死,在美色财富的收买下他们毫不动容,厉词拒绝,但是唯独在青史之名上,却无法自拔,终生不得脱。
  
  琴音幻境在断愁的掌控之下,虽然仅仅只是炼心,并不会给人造成实质伤害,可是那酷刑加身的感觉,却依然是那样的痛苦,恐怖,甚至正因为是幻境,连晕迷都做不到,这些痛苦直接作用于神魂,让毕步凡头痛欲裂,生不如死!
  
  现实世界中,他的身体开始颤抖,开始抽搐,脸上的表情无疑是痛苦之极,旁边魏鸿羽亦是一脸挣扎扭曲,痛苦不堪。
  
  断愁怜惜的看着两人,却始终没有罢手,林小媛七窍玲珑无惧心魔业障,吴越、司徒玲踏过了上古问心路,道心可谓坚若磐石。
  
  唯有新收的毕步凡和魏鸿羽,二人际遇造化各不相同,但却都有执念心结在身,难以堪破。
  
  这一关,他们必须经历,断愁帮不了他们,也不能帮,只能靠他们自己挺过来。
  
  幽幽铮鸣,似从天际响起,又似自心灵深处发出,滚滚魔气如烟如雾,弥漫丛生。
  
  幻境之中,一个声音,不断的在毕步凡心底响起:“人生悲苦,只要放弃,万事随流,遵从欲望而行,选择堕落,就不需要经历百年疾苦,不需要经受折磨苦难,可以肆意杀戮、***奢靡”
  
  在这一瞬间,毕步凡真的就想堕落了,他整个人已经快崩溃。
  
  就在这时,一道似曾听闻过的淡淡声音,蓦然在他的脑海之中浮出响起:“所谓十魔,千相万变,但总不脱人心所化。”
  
  “一切执念,皆是虚妄,身处其中,当置之不信、不理、不怪、不惊、不喜、不怕”
  
  “心静止水,天塌不惊,魔,自然灭!”
  
  一句句话,仿佛清泉,蓦然回响于毕步凡濒临崩溃的脑海,就仿佛是夏日里最后一瓢清凉的冰水,一下子将他浇醒了过来。
  
  脑海灵光乍现,他回思塑往,响起断愁所说的每一句话,登时,他抱元守一,脑海之中空空如也,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想。
  
  任随四周的幻境走马观花一般,围绕着他急转,他只不闻不动,口中不断的反复念起断愁先前教诲的每一句话。
  
  渐渐的,随着毕步凡的声音,他的神魂原来无法忍受的痛楚,竟然在渐渐的减小,减弱,最后直至消失不见。
  
  而他在晦暗迷蒙魔气中抖动的身子,也慢慢的恢复了平静,脸上的痛楚消失,盘膝坐在蒲团上,断愁目光看去,竟然有一种宝相庄严,肃穆无上的奇特感觉。
  
  见此,断愁心中亦是松了口气,目露赞赏的点了点头:“这小子的心性之坚韧,远超乎我的想象,竟然直接从琴境中挣脱出来,难怪系统会给出这般高的评价,倒是无需担心了。”
  
  话及此处,断愁微微皱眉,指尖琴弦拨弄,看向一旁迷茫深陷,仍旧无法解脱的魏鸿羽,不禁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