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万古天宗 > 第四百零五章五行遁法,踏步撕风!

第四百零五章五行遁法,踏步撕风!

    密林中,二人如光似电你追我赶,度是如此之快,以致于都没有察觉,头顶处一只千辛万苦,迂回曲折才回到家的肥松鼠,被林中连绵的轰鸣爆破声,吓得再次从树上跌落。天『籁小说Ww』W.『⒉
  
      趴在松软的落叶堆上,肥松鼠悲哀地想,是不是该弃了这祖宅,换个安全点的窝!
  
      而此时,密林中正上演一场追逐战的两人,都没有闲情关心一只渺小松鼠是否搬家,他们的全部心力,都已经投入到了对方身上,不敢有丝毫分神。
  
      蛇有脚吗,没有。
  
      可是蛇走路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毕步凡没有仔细观察过,可是此刻他知道了。
  
      蛇无脚,可是行动无声,快如嘶风,疾如迅矢,无形无踪,无迹可寻,因为没有脚,所以它的步伐也是根本看不到,摸不清的,谁也猜不到它下一步将要前行的方向,变幻莫测,天下最诡异,最变幻的步法,莫过于此。
  
      可笑他先前还被一条蛇道所迷惑。
  
      这一瞬间,毕步凡心中的惊讶,真是无以复加,
  
      魏大哥果然不是废物,在去除掉身上血煞门的那个邪魔后,修为更是日进千里,厚积薄下,竟然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毫无阻碍的从养魂境后期,突破到了筑灵初期。
  
      尤其是他在修成了灵台玉碑中的幽影灵蛇步后,配上师傅传下的几门神通,以及其手中锋锐无匹的龙牙匕,战力已然增长到了一个恐怖的境地。
  
      在不动用紫极天火,纯以《五行天藏》中新学的道法神通,与之对抗的情况下,毕步凡也只能选择用周旋缠斗的方式,生生将其耗败。
  
      “嘶......嘶.......”
  
      在一阵急促的嘶声怪响中,魏鸿羽的步伐,变得越来越诡异,伴随着声声蛇嘶,在他的脚下,竟然出现了一道道淡淡微不可察的黑烟。
  
      毕步凡渐感吃力,目光微缩,忽然,金光流转之间,他身形运转到了极限,整个人仿佛一道虹光一般,在整个森林中快穿插。
  
      所过之处,树木摧折,碎石横飞,无数的树叶纷纷而落,毕步凡围绕着他不断施展各种法术攻伐。
  
      或冰针漫雨,或地刺突起,或烈焰焚身,或古藤缠缚,或金光轰斩,诸般法术神通轮转变幻,未有片刻休止。
  
      然而,在这般狂轰滥炸之下,魏鸿羽却没有显露丝毫慌乱疲态,他紧紧的跟在毕步凡的身后,蛇嘶声尖锐如同厉啸一般,冲击在丛林之中,甚至数度欺身逼近,挥匕反攻。
  
      期间,魏鸿羽每一次逼近,毕步凡都被一股莫名力量所禁锢,他都是仗着遁法玄妙得以逃脱。
  
      木遁之法消灾,水遁之法敛息,火遁之法脱身,金遁之法逃跑,土遁之法偷袭,这一手精妙的五行遁法,让魏鸿羽亦是大开眼界,暗赞连连。
  
      就连树梢上饮酒观战的断愁,都是目露异彩,微微点头。
  
      金光、火焰、冰霜,每每及近魏鸿羽周身三尺,都诡异消失,毕步凡遁法虽然玄妙,但终归未至大成,尚且有迹可循,因而,无论其怎么转换身形,都无法逃离他的感知追踪。
  
      他的步伐,就仿佛一条扭曲的蛇一般,总是能于不可能处,行不可能之事,每每妙到毫巅的踏过地裂、突刺,在密集如蛟蛇的古藤中游身而过,一分不让的跟在毕步凡身后。
  
      毕步凡甚至感觉,后面紧追不放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条五色斑斓,剧毒无比的噬人蛇蟒,背后凉飕飕的,寒意直冒,这种感觉,他还是第一次。
  
      两人彼此缠斗周旋,距离拉开又及近,数次下来,瞬间就不知道跑出了多少里,四周所过之处,林木倒伏,百兽奔逃,喧嚣吼叫之声震动山峦,烟尘四起!
  
      见到这一幕,断愁摇了摇头,举坛连饮数口仙酿,他右手并指成剑,虚空一引,酒坛中,顿时有一道琥珀酒泉迸射而出,凝成了一口通透如玉的酒剑,飘浮在他的身前。
  
      断愁眼睛微眯,似醉非醉的轻踏一步,便悠然立在了酒剑之上,念头一动,顿时升空而起,向着远处喧闹激,射而去。
  
      密林中,两道身影仍在缠斗追逐,只见金虹破空,五彩灵光绚烂闪耀,后面就是一条蛇一样的黑影,紧跟而上,留下一条被刮得七零八落,狼狈不堪的山林通道!
  
      “两个小子,让你们好好比试切磋,又不是让你们拆了我这后山,闹的鸡飞狗跳的,简直是胡来!”
  
      一道剑光自穹天垂落,醇香酒气弥散震荡,周遭山兽闻之醉倒,声音传来,断愁已是提着酒坛,晃晃悠悠的踏步走出。
  
      “师傅!”
  
      “师尊!”
  
      眼见断愁出现,两人心知今日斗法到此为止了,虽然有些意犹未尽,但也没有过多纠缠,瞬息分开,相视一笑,一同上前行礼拜见。
  
      断愁微微颔,淡然一笑:“这一月时间,你们彼此切磋,互相映衬,进境也是十分明显,今日就到此为止吧。想要切磋,日后有的是时间和机会,你们大师姐平日里,最爱凑这种热闹了。”
  
      两人闻言躬身应诺,对那素未谋面的大师姐,以及此前多有提及的二师兄和三师姐好奇不已,心中也不禁愈期待起来。
  
      “师父,您这酒好香啊!”
  
      说话时,毕步凡目光紧紧盯着断愁手中的酒坛,一眨不眨,显是话中有话。
  
      身旁,魏鸿羽一言不,但那耸动的喉头,亦是出卖了他想要品酒的渴望。
  
      断愁提着酒坛在两人眼前一晃而过,旋即收手,笑骂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小子在想些什么。”
  
      “这酒是极品仙酿,乃蜀山剑派醉道人所藏,名唤玉琼浆,当初你们大师姐不过是闻了一口酒气,便醉倒不起。你们二人想要饮酒,至少也要等到化鼎境。”
  
      听到断愁这话,两人愈眼馋,但一想到自身修为境界,又都有些丧气,相视一眼,皆是苦笑。
  
      “你们跟我来。”挥手将酒坛收起,断愁淡笑一声,转身便往山崖而去。
  
      闻听此言,两人微微一愣,旋即快步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