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万古天宗 > 第四百零四章同门相残,密林较技!

第四百零四章同门相残,密林较技!

    心中念头百转,北冥觞手上却没有半分迟疑,血光一闪,影寻就被定在当场,他身化一片朦胧血光,向着地上身影扑了过去。』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影寻,当年没有杀你,你居然不知感恩,那本座今日就让你真的魂飞魄散!”
  
      说话间,他合身一扑,就往跪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影寻身上落下。
  
      后者神色惊恐,疯狂吼叫:“不!.........你不能这样做!!师尊..........师尊不会饶了你的!!!”
  
      “师尊?哼!我们都不过是那个老怪物豢养的蛊虫罢了,死一只两只又有何妨!我天真的好师弟,你难道真以为,之前的那些师兄弟是死于走火入魔?”
  
      “不过你也没知道的必要了,哈哈哈...............”
  
      北冥觞所化的血影没入影寻体内,顿时在其四肢百骸周身毛孔,喷薄出大量的血色雾气,不断扭曲纠缠,内中响起他阴戾冷笑的声音。
  
      影寻眸中掠过一抹震惊,旋即惊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凶戾狠毒:“师兄,你别逼我!我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这么多年我也不是毫无准备,逼急了我,大不了咱们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血色雾气缠卷收缩,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你是指这些年供奉的那些灵丹华露?还是指刚才那粒含有噬魂蛊的血元化生丹?”
  
      听到这里,影寻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他知道北冥觞既然早已现,那这些手段也必然对其无用了。
  
      果不其然,转瞬之间,他便失去了对噬魂蛊的心神感应,而后便是种种禁法反噬雪上加霜。
  
      重创之下,影寻顿时萎靡下来,抵抗愈无力,不禁惊恐地道:
  
      “不要,师兄!我错了!!给我一次机会,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帮你找更多的寄体!你放过我!放过...........”
  
      “啊!!”
  
      漫天血雾敛没入体,影寻话未说完,便凄厉绝望地叫了起来,旋即由内及外耀出一团刺目的血色光华。
  
      少顷,血色光华如水泛动,掀起丝丝涟漪,一身穿血色长袍,面容邪异的青年男子从中踏步而出。
  
      在其身后,一张血肉尽数被掠夺的人皮缓缓飘落。
  
      “天骄朝圣..........快了!”
  
      飘身坐回玄冰岩上,北冥觞眸中掠过一抹戾气,喃喃说道,最后闭上了双眼,再也不动分毫。
  
      .......................................
  
      一月后。
  
      玄天宗,后山密林中,光影斑驳。
  
      断愁背靠树干,高坐于古木之上,左手一坛仙酿,酒香弥漫,醉人心脾,他嘴角含笑,正眯着眼睛打量着底下的密林。
  
      地面上,一条蛇类爬行而过的蛇道,清晰而蜿蜒,从蛇道的痕迹上看,至少是条大型的蟒蛇,也不排除是蛇类妖兽的可能性。
  
      少年身罩玄黄破土而出,此时他眉头微皱,凝视着眼前的蛇道,驻足不语,他关注的不是这些,而是地面的痕迹实在称得上诡异。
  
      蛇道从远处一直延伸到他面前的位置,然后突然停止了,代之的是灌木倒伏,土石纷飞的景象,以及巨力鞭打地面留下的条状印痕,看上去,好像是大型生物剧烈翻滚挣扎后留下的。
  
      痕迹终点处遗下的东西,也证明了这个论断。
  
      那是一条巨蟒的残骸,从这些残骸上看,它也许还称不上妖兽,但单凭庞大的躯体,普通的一阶妖兽也不得不避其锋芒,不敢招惹。
  
      这样一条堪称猛兽的巨蟒,此时却死得诡异无比。
  
      坚韧的蛇皮及诸身鳞片,好像一套盔甲一般,外似完好,内则空空如也,一身血肉消失得干净,只余下整条的蛇骨,孤零零地在里面晃荡着。
  
      唯有在蟒蛇巨大身躯的七寸处,一抹划痕清晰可见,创口整齐平整,并没有丝毫的龟裂,可见那东西破开它身体的度之快,力道之猛,锋芒之犀利!
  
      想来,它便是被那东西,瞬间破开鳞甲身体,吸尽血肉而死!
  
      这样的特征,在他的记忆中,似乎只有一种东西:“龙牙匕!”
  
      “糟了,上当了!”
  
      念头电转,少年面色骤变,就在此时,头顶一声异响传出,他脚下一踏,身如焰火,爆散退避至十丈开外,翻手便是十数道青翠古藤破地而出。
  
      原地,“稀里哗啦”声响起,一只肥大的松鼠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惨叫着从树上跌下来,正砸在巨蟒躯壳旁边的地面上。
  
      这附近可没有落叶为垫,肥松鼠这下摔得不轻,泪眼汪汪地抬头一眼,一个巨大的蛇头映入眼帘,登时尖叫一声,掉头就想往旁边的树上窜去。
  
      它小短腿死命地迈动着,跐溜跐溜地才刚跑了不到两步,便觉得地面一阵颤动,紧接着十数条“庞然大物”忽然从土中迸射而出,向它合拢了起来。
  
      松鼠虽肥,但体型毕竟太小,破地而出的古藤本也不是冲着它去的,一时间没有兜住,竟然让它连滚带爬地从空隙中溜了出去。
  
      不过它能做的也就是如此了,眼看藤条如鞭子般在地上一抽,借势弹起飞地向它卷至,再想躲避已经是来不及了。
  
      肥松鼠眼看是在劫难逃了,尖叫一声,也不闪避,就这么把两只小爪子往脸上一蒙,就准备等死了。
  
      好在天不绝它。
  
      就在那青翠藤条堪堪触及它的皮毛时,密林中一阵蛇嘶之声大起,旋即,一身着黑衣的中年男子,手握一柄森寒短匕,纵身而来。
  
      其整个人,竟然踏着一种诡异到了极点,扭曲,毫无规律,仿佛蛇一样的步伐,朝著少年欺身而近,手中两指中途点出,竟然也出一阵阵尖锐到极点的破空锐啸!
  
      少年挥手散去青藤,面上露出一抹苦笑,摇了摇头,也不与其多做纠缠,竟是转身踏步,化作一道璀璨金虹,倏忽远去。
  
      一时间,密林之中,落叶纷飞,两道人影,一遁金光,一化蛇形,战斗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