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万古天宗 > 第四百章弱水天河,冰鸾千影!

第四百章弱水天河,冰鸾千影!

    花瓣之内,莲蓬之上,一个身罩血光的邪异男子正矗立其上,血色的手指前伸着,如探琵琶一般轮转拨动不休。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丝丝劲风随着他的动作压到了血河之上,重于泰山一般,顿时激起诣天巨浪,如墙一般的血红浪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携着无边巨力轰然压下。
  
      真正让断愁在意的是对方的那手替代之术,至于这般血浪,他还不放在眼中,只是袍袖一甩,凌虚踏步!
  
      顷刻间,剑光闪烁,他的整个身形消失不见,只有一团金色剑光,视诣天血浪如无物,裂开虚空一穿而过,瞬息断愁出现到了北冥觞的面前。
  
      剑吟之声响起,断愁刚刚在血莲之前现出身形,低沉吟唱再现,不过转瞬,眼前又只余下一大半枯萎,仿佛耗尽了所有生命能力的血色莲花。
  
      “断宗主,我承认你厉害,不过那又如何?”
  
      “你能奈我何?”
  
      “我现在施展的神通,你的徒弟会承受不小的反噬,想要抓住我,你恐怕要先搭上魏鸿羽的性命!!”
  
      “哈哈哈...............”
  
      肆意狂笑之声传来,瞬间响彻整个血河,忽东忽西,顷刻南北,转瞬上下,倏忽左右,似随波逐流,又如腾云驾雾,声声入耳,又不得把握其行踪,仿佛天旋地转,整片天地都是自己的敌人一般。
  
      “好,好法术。”
  
      心中杀意滔天,断愁面上却显得十分平静,并没有如想象中的那般愤怒,他微一闭眼,旋即睁开,淡淡赞了一声,接着漠然道:
  
      “不过有法就有破,北冥觞,你这是在找死!”
  
      这般言语,并非什么攻心之术,他也不需要如此,而是真正的看出了这神通的破绽来。
  
      这手血莲替身术确实了得,在一定程度上,甚至可以与水月镜花的替代之术相媲美了。
  
      不过北冥觞终究不是本体亲自,而是借着魏鸿羽的肉身,以这无根之萍的灵力施法,这就暴露出了神通的缺陷,在苍天神眸之下,根本无所遁形。
  
      血莲替身乃是血河为本,其限制之处,一经施展,就再不能瞒过断愁的眼睛了。
  
      这样的神通,第一次施展出来,自然效果奇好,便是断愁兼修数法,多见奇术。也不得不赞声“好”,可若想一招鲜吃遍天,自以为仗之不死,又有软肋可捏,那就太小看他了。
  
      话闭,断愁也不多说,只是心中动念,手起印诀变幻翻飞,指尖灵力涌动,在空气中勾勒出玄奥的灵光轨迹。
  
      “轰轰轰...............”
  
      虚空潮涌,一条漆黑如墨的弱水长河围绕断愁盘缠如带,咆哮如龙,汹涌翻滚的声浪爆开,轰鸣阵阵,一股寂灭阴寒的气息充塞整座玄剑宫。
  
      “戾...........”
  
      霎时,此起彼伏的凤鸣鸾啼之声响起。
  
      一只只丈许高大的冰鸾神鸟自弱水长河中化形,森冷阴寒,尽成展翼冲天之态,引颈探爪,威风凛凛不可一世,仿佛是真的上古妖兽重现世间。
  
      不过是略略展露了身姿,数以百计的冰晶鸾鸟,便如惊涛怒浪,万鸟归林一般,掉头向下,破开血浪瞬间没入到了深不见底的血河之中。
  
      甫一入内,犹可见到晶莹羽翼摇曳,血河之底轰鸣震动连连,好似无垠大海之下,有火山爆一般,整条血河震颤不已,恍若瞬息崩解覆灭。
  
      “扑通......扑通......扑通.......”
  
      好似源源不尽一般,不断有冰晶鸾鸟自弱水天河中化形而出,展翼若离弦利箭,前赴后继的投入血河之中。
  
      不知不觉,寒气、冰霜,无由而现,举目望去,整个血河区域,蒙上了一层漆黑的冷色,更有片片黑色冰凝在血河之中浮现,随着波涛滚滚互相撞击不止,汇成一曲纷乱嘈杂的乐章。
  
      声音越来越多,大块的寒冰偶见,以断愁脚下虚空为中心,一抹寒光乍现,化作一道黑色的冰环飞扩散,冰封整座大殿。
  
      断愁以诸天星河诀召出弱水天河,借此施展冰鸾千影术,一击之下,不输贺彦明当日风采。
  
      所有的血色莲花冰封,或含苞或绽放,或枯萎或繁盛,尽数凝结化为永恒,更有七层以上的血河凝冰不动,有浪头数丈,有漩涡流转,有起伏不定,有水波不兴,一概定格固化,顿成大河冰雕。
  
      这般冰封,不过暂时,厚厚寒冰之下,依然有血浪澎湃汹涌,早晚必能破冰而出,再现峥嵘。
  
      不过便是如此,也已足够
  
      数十丈外,一直若隐若现不显真身的北冥觞,也被冰封在一朵半开的血莲之中,满脸错愕惊慌,不敢置信之情溢于言表。
  
      他的情况,要比这血河莲花好的多,至少能见得眼珠子转动、表情变化,如此,也将他的心中所思所想,展露无疑。
  
      由不得他不愕然,今日断愁带给他的意外太多了,神道法宝,三昧真火,瞬移剑光,还有这可怕的弱水冰鸾,其寒意之盛,几乎能够渗透魏鸿羽的肉身,直接冰封销蚀他的血魂。
  
      而其真正绝强的剑道锋芒,根本就未展露分毫,这玄天宗之主,果然就如传闻那般深不可测横贯百家,谁也不知道他接下来还会使出怎样的手段来。
  
      断愁漠然的看着血河中的身影,这北冥觞不愧是血煞门的天骄,仅凭一道血魂便能强横至此,若是本体亲至,难缠程度怕是不在林阳、道凌虚之下!
  
      不过,断愁好不容易将其限制住了,便不打算再让他跑了。
  
      深吸了一口气,仿佛瞬间吸进了身边所有的灵气一般,一个无形的空洞乍现,周遭的空气猛然回流,气浪对撞,肉眼可见的波纹散开,更有砰然爆鸣之声不绝于耳。
  
      断愁剑指引动,一条金色绳索蜿蜒如龙,飞掠游空,好似要将所有的波纹归拢一般,遥遥正对着冰封之中的北冥觞,气机锁定,兜天擒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