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万古天宗 > 第三百九十九章真火炎龙,焚妖炼魔!

第三百九十九章真火炎龙,焚妖炼魔!

    玄剑宫中,一邪祟诡异,一神圣浩大,两道截然相反,又彼此克制的力量,就这么在半空交汇、湮灭,竟然出现了数息的僵持。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断愁头顶金灯,立于高台之上,衣袂无风自舞,看着虚空景象,他漠然冷视的眼眸中,不禁闪过一抹异色。
  
      虽然此前从未遇上过魔道修士,但对于堪比四大圣地的镇古魔宗血煞门,断愁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从这道侵入魏鸿羽体内的血魂来看,北冥觞的《血影神照经》虽然已臻至了某种极高的境界,由污秽腥臭渐至醇厚馨香,显然是把握住了血液的某种本质。
  
      可无论怎么说,终究是邪秽之气汇聚,凄厉怨恨充斥,怎会在金灯神焰这种一切邪祟的克星面前,坚持得如此之久,仿佛没有受到克制一般。
  
      毕竟对《血影神照经》了解不多,以上种种不过推测,断愁却是没能得出答案来。
  
      为了避免对魏鸿羽的肉身造成伤害,断愁也是有些束手束脚,根本不敢放手施为,不过眼下局面,倒是暗合他心意,甚至不曾加力,就这么乐见其成,巴不得互耗下去。
  
      他的香火金灯是神道法宝,这金光神焰乃是由生灵愿力,聚万家灯火而成,破邪破妄,比起消耗来,不惧任何人,他到要看看这北冥觞的血魂,究竟有多少血气可供蒸腾!
  
      时间一长,待得血气枯竭耗尽,潜藏在魏鸿羽体内的血魂,自然魂飞魄散!
  
      可惜,北冥觞虽不是本体亲自,但基本的判断还是有的,在看对方轻松自如的模样,金灯神焰似如大日喷薄照耀,无穷无尽后,让他顿时起了警惕,再不敢耽搁。
  
      北冥觞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抢先变招。
  
      “血煞生莲,幽罗姹女,叱!”
  
      奔涌不息的血河,随着北冥觞的法诀猛地一停滞,仿佛凝固了一般,不过顷刻,忽然剧烈地波动了起来。
  
      一朵朵血色莲花破开波浪浮出,微微摇曳间嫣然绽放,将整条血腥河道映染得如月色下的荷塘一般,优雅而清幽。
  
      血色荡漾,莲蓬之上声声爆鸣,随即一个个血红色的半透明虚影浮现,姹女翩翩起舞,鬼影丛生,皆动人心魄,勾人神魂。
  
      “幽罗姹女?”
  
      “我看是孤魂野鬼才是!”
  
      断愁脸色漠然冷哼一声,将体内隐隐被勾动的气血镇压,旋即一手成剑指,豁然回收点在了眉心之处。
  
      “轰............”
  
      周身灵力涌动,轰然声中,现出一点火红璀璨,凝于指尖,放射出刺目光华。
  
      瞬息,赤色光华大作,肉眼可见,断愁眉间有神轮震动,隐有灵华透出,而后,他剑指伸离,一股赤红火焰从中冒出,风吹不散,仿佛火炬一般,在指尖熊熊燃烧。
  
      断愁傲立如剑,一指凌空点射!
  
      霎时,一条巨大的赤火炎龙咆哮舞空,甫一显化成形,便扑向了血河之上的幽罗姹女。
  
      三昧真火至刚至阳,本就是秉持三阳之气,借人身精气神三大念化生而出的,为道家无上真火,自不惧怕这邪祟姹女,所过之处,魂飞魄散!
  
      “三昧真火!”
  
      北冥觞面色难看至极,短短四个字,几乎是用尽了他浑身气力,从牙缝里迸出来的。
  
      先前他一直小心隐藏,根本不敢探知外界景况,以至于断愁在青阳门为姜明薪火传法,都不曾知晓。
  
      不过,身为血煞宗的天骄,他又怎会不识得这焚妖炼魔,专克诸天邪秽的三昧真火,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传承上古的剑道宗门,其宗主竟然一点剑修的样子都没有!
  
      又是神道法宝,又是三昧真火的,你就不能老老实实的整把剑出来?
  
      凝视着虚空中肆虐无忌的赤火炎龙,北冥觞心中悲吼咆哮,他想了数百种可能面对的境况,却唯独没料到,人家只是简简单单放了两把火,就将他逼到了这般绝境。
  
      就在他惊诧悲愤之余,还来不及应对的时候。无数的幽罗姹女便被其焚炼一空,无论是虚实转换,还是避入血河,皆是无用。
  
      三昧真火凝成的炎龙好像百无禁忌,上天下海,无论那些姹女鬼影们如何作为,只是简单地靠近,挥舞两下爪子,便算是完事了。
  
      无数的血红身影,在悬天倒垂的血河面前穿梭飞舞,初看起来金焰长河被节节压退,赤火炎龙焦躁乱舞,似乎已经占据了优势。
  
      然而,片刻之后再看,却是一目了然。
  
      金焰长河愈璀璨,凝如实质,赤火炎龙咆哮舞空,肆无忌惮,而血红的身影竟是一个全无,就连先前声势骇人的恐怖血河,也开始稀薄衰减。
  
      血煞生莲,幽罗姹女。
  
      姹女有天女之舞,魅惑之姿容;幽罗有噬魂之影,夺魄之鬼哭,都未来得及出现,便被断愁一把火烧了个干净,从头到尾都没能体现出真正的威能。
  
      见此,断愁目光冷然,面上无有丝毫得色,他手中一扬,一道金色绳索从手中电射而出,到得空中迎风拉长,层层叠叠满目金光,就如一张遮天蔽日的金色巨网,对着挺身矗立在血色莲台之上的北冥觞当头罩下。
  
      “灵宝!!”北冥觞瞳孔骤缩,倒吸一口凉气。
  
      若是其被这灵宝金绳捆缚住,他必然会沦为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不过北冥觞身为魔宗天骄,偌大的名声也不是白得的,只见他面对铺天盖地的绳索,不闪不避,只是冷笑声声,任由其罩落。
  
      金索如龙盘缠收缩,其上三十六道符印耀起炫目金光,一时见不得北冥觞的身影,断愁眉头微皱,这般情况,任谁也知道其中必有问题,只是不知对方还有何手段没使出来。
  
      转瞬之间,金色绳索收缩至一人大小时,一声低吟从中传出:“血莲度厄,万法不沾。开!”
  
      缚龙索内,骤然一空,整个绳索塌陷下去,包裹出了一个花骨朵儿的形状。
  
      断愁剑眉微挑,神识蓦然而动,在整个血河之中横扫而过,旋即目光一凝,集中到了一朵正缓缓绽放的血莲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