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万古天宗 > 第三百九十八章血煞门,北冥觞!

第三百九十八章血煞门,北冥觞!

    “轰..............”
  
      穹顶天幕,万剑锋芒垂落,汇聚为一道毁灭剑光,轰杀贯落,一圈浩大磅礴的剑风扫荡,白玉道台一片璀璨,亮如大日天辰!
  
      毕步凡眼中露出无尽的悲伤,面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整个人就如痴傻一般,不做丝毫抵抗,宛若风中枯叶,生生被扫飞了出去。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啊.............”
  
      就在此时,星光剑柱中,一声凄厉的长啸震荡而出,有血红色的光华亮起。
  
      霎时,一只狰狞恐怖的血红色骷髅显现,牙齿上下稀疏零落,迎着头顶贯落的毁灭剑光,不断开合吞噬,似在咀嚼消化。
  
      铁锈似的血腥味充鼻,声声凄厉鬼哭无由乱耳,血色骷髅甫一出现,血红色的波纹便扩散了开来,引得断愁体内气血隐隐浮动,似乎只要施法之人一声呼喝,便会破体而出一般。
  
      剑光渐渐暗淡,最终隐没消失,白玉道台之上,魏鸿羽此时已经大变了模样,血如狂,冲天夺冠。
  
      此时,他身罩血光,从衣着到皮肤毛尽是血红之色,依旧是那张脸庞,但却多了一份阴冷邪异,乍看像三四十岁上下,细看又像十**岁的青年人,稍稍与其对视,血色瞳孔中,便仿佛有一股吸力,似欲将整个人的灵魂吞噬一般。
  
      毕步凡背靠在宫门上,满目震惊,不敢置信的看着殿中阴冷邪异的魏鸿羽,直到现在,他才真正相信,魏大哥身上沾染了邪魔!
  
      “我自问没有露出丝毫破绽,就连这个身体的主人,都没有察觉到我的存在,你是怎么现我的?”
  
      “魏鸿羽”周身血气弥染,面色难看至极,他仰凝视着上方的青年道人,心神震颤。
  
      早在夜展离突然现身青阳门的时候,他便已经在极力的隐藏自己了,后来断愁的出现,更是让他警惕到了极点,就连一丝气息波动都未曾流露。
  
      他自问,就算是脱境真君当面,也未必能察觉到异常。
  
      可眼下,断愁非但看破了他的隐藏,更是出手直接将他逼了出来,刚才那道剑光看似对着魏鸿羽,实则,却是透过肉身,直接斩入了识海深处!
  
      这一剑斩落,魏鸿羽不会有事,可他若不出手,势必形神俱灭,却是直接将他逼到了绝境,不得不现身!
  
      断愁不语,他面寒如冰,漠然的看着“魏鸿羽”,眸光死寂,就如在看一具尸体一般。
  
      “断宗主,我乃血煞门,血河真君座下亲传北冥觞,无意冒犯令徒,更不愿与尊驾为敌,与玄天宗为恶,可否放我这道血魂离去?”
  
      “魏鸿羽”双目无神蕴露血光,在其头顶,一团血色雾气冒出,诡异的翻滚,隐现出一个模糊的身影,那身影包裹在雾气中,看不清具体样貌。
  
      说话之人正是这道血影北冥觞,语气淡然沉着,声音阴柔诡谪,闻之不辨男女。
  
      “魔道三宗!”
  
      断愁闻言瞳孔骤缩,在见到“魏鸿羽”身上弥染的血光时,他目光一冷,漠然道:“我不管你是何来历,今日你都死定了!”
  
      “断宗主,你今日即便斩了我这道血魂,亦不过折损我一些修为罢了,日后说不得,就要还报在你的这些弟子身上,还请三思!”
  
      北冥觞所化的血影,不卑不亢,淡淡的说道,话中潜藏的威胁之意,却是昭然若揭。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威胁本座!”
  
      断愁目光一寒,冷哼一声,也不见他作势,顿有虚空神唱响起,庄严浩大。
  
      刹那间,一盏璀璨金灯自其眉间浮盈,宛如金色骄阳,悬空照顶,耀出大片的金光炎火,倾泻焚炼。
  
      金光洒照,高温惊人,一道金焰长河怒吼不止,化作一道长虹径直冲向了半空的北冥觞。
  
      神光、火焰,正是北冥觞这种魔道修士,最不愿面对的敌手,更何况眼下他只是一道血魂,并非本体,而对上的却是名声极盛的玄天宗之主!
  
      北冥觞不敢怠慢,他重新遁入魏鸿羽的体内,深吸了一口气,手掌翻动凝成一个印诀。
  
      霎时,无边血气翻滚凝聚,一如先前,狰狞恐怖的血色骷髅显现而出,如奉钧令一般,上下开合,似有异物欲呕。
  
      “九幽罗刹,阴煞秽血,聚!”
  
      玄剑宫中漫天艳红,遮蔽穹顶剑光,血腥之气,熏人欲呕。
  
      北冥觞舞如魔,二十年积聚吸收的灵力,在这一刻,毫无保留的通通爆了出来,气息数倍增长,开始疯狂攀升,竟是一直涨到了龙虎中期,才渐渐停息了下来。
  
      “血河,现!”
  
      一声冷喝,他手中印诀翻转,无边血气倒垂,汇聚漫天艳红,顿成滔天血河。
  
      血河一出,整座玄剑宫都仿佛坠入了无边血海,入目尽是血海一般艳红,耳际皆是无尽血液,如大河滔滔,奔涌不息。
  
      物极必反一般,置身这般血河之中,却无丝毫腥臭作呕之感,反有无处不在的甜腻馨香萦绕鼻间,闻之欲醉,仿佛这血河乃是世间最醇厚的美酒聚成。
  
      让人生出投入其中,醉生梦死之心。
  
      断愁剑势已成,心志何等坚定,整个人就如一柄金色神剑一般,沉浸大道锋芒,邪念血香还未入体,便被锋芒之气生生斩灭。
  
      挥手打开宫门,将支撑不住的毕步凡送了出去,断愁神色漠然,灵力催动,头顶金灯愈璀璨神圣,金焰长河逆流而上,与倾泻下来的血河迎面相撞。
  
      “嗤.............”
  
      霎时间,仿佛火山爆一般,无量岩浆涌入江河湖海,煮沸一切,凝结所有。
  
      漫天尽是血红色的水汽,若是先前的满目血红还是幻觉居多,意境所至的话,此时的血红水汽却是实实在在的,乃是金光炎火与血河秽气互相湮灭的产物。
  
      血河澎湃汹涌,道道血浪舔抵而出,久久不散,仿佛要将断愁卷入其中,骨肉消融与血河化为一体。
  
      金光璀璨浩大,炎火神圣不熄,就如海上升起的昊日,诸天邪祟的克星一般,净化一切,层层逼进,好似大海狂潮,后浪推前浪,又似山岳崩颓,覆海断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