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东方列强 > 第686章多铎大起两路军

第686章多铎大起两路军

    扬州城大运河东岸,四万清兵驻扎旷野里,白色的大帐一座接着一座,一望无际。ggaawwx
  
      运河上从江南调来的数百艘粮船停泊在码头边,桅杆如林,十分壮观,清兵正挥舞着皮鞭,催促着民夫卸下一包包的米粮。
  
      此时已是二月时节,刮着从海上吹来的东南暖风,非常有利于船队逆水而进,粮草和物资都已准备就绪,就等多铎一声令下,大军就将拔营出发。
  
      在剿灭和安抚了两淮的大部分流贼后,多铎的目标,便只剩下被压缩在扬州东部、淮安南部的高苑賊一部。
  
      为了防止高苑贼流窜出去,多铎煞费苦心,按着洪承畴为他制定的策略,骑兵封锁,步军推进,准备一步步的将高苑贼的活动范围压缩,最后彻底歼灭。
  
      为此他将三万骑兵,分成三部,一支放在扬州,防止高苑贼西窜,一支放在淮安,防止高苑贼北逃,剩下一万则随步军运动,可谓万无一失。
  
      为了准备这次围剿,他调兵遣将,足足准备了两个多月。
  
      清晨,运河边上,多铎站在一座矮丘上,看大运河上十分繁忙,各种船只南来北往,不禁对身边的洪承畴道:“这议和之事,最近南朝那边也该反应过来了,洪总督可得早些做好准备。”
  
      “豫王爷放心吧!”洪承畴看着运河,淡淡的道:“若南军敢来,对我大清而言,或许是件好事。”
  
      多铎听了不禁回过头来,看着洪承畴诧异的问道:“怎么说?难道洪总督已经完成备战?”
  
      洪承畴摇摇头,“《孙子兵法》有言,主不可怒而兴兵,将不可愠而致战。南朝伪帝若是因为议和而恼羞成怒,含怒发兵,使得南朝各军准备不足,便仓促兴兵,到时困顿于江宁城下,我朝就有了反守为攻的机会。”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这用兵打仗更是生死存亡之事,孙子的这两句,说简单点,就是打仗要冷静。
  
      刘备为关羽报仇,怒而兴兵丢失了数十万蜀军将士的性命!???一战后威廉二世在荷兰避难时,曾读孙子兵法,当读到“主不可怒而兴师,将不可愠而致战。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怒可以复喜,愠可以复悦,亡国不可以复存,死者不可以复生。故明主慎之,良将警之”的时候悔恨不已,可惜二十年前没有看到这本书。????投资也是如此,买入前须慎之又慎,切忌义气用事!!!
  
      多铎听见洪承畴颇有自信,想着议和之策就是他所提,难道那时他便想到了现在,这老狗的花花肠子也太多了吧。多铎看着他,心中不禁有些忌惮,这种诡计多端的人,要是算计他,那可怎么办?要不要弄死了保险一点。
  
      多铎正走神之时,却听洪承畴又开口说道:“不过,我朝想要反守为攻,豫王爷还得先扫灭高苑贼,将两淮的兵马腾出手来。否则下官即便是使得南朝人马困顿于坚城之下,没有豫王爷的兵马加入进来,下官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多铎听出来,洪承畴心里其实也是着急的,他这是摧他赶快扫灭谢迁,好帮他把兵力腾出来,他才有底气迎战南朝。
  
      多铎微微一笑,“高苑贼不过乌合之众,本王的大军已经筹备多时,这次出击,本王有信心一个月内,将这数十万乱匪尽数诛杀,彻底扫平两淮匪患!”
  
      洪承畴默默点头,多铎这次动用了七万大军,连江防的绿营兵都调动过来,若是还不能剿灭谢迁,那大清的国运就真的是快要完了,不过一个月剿灭谢迁,他是不太信,多铎估计又是吹了个牛皮。
  
      这时,一队骑兵急奔到矮山下,为首的骑兵翻身下马,按着腰刀疾步跑上来,行满礼道:“启禀王爷,通州刘大人有急信送到!”
  
      多铎听了微微皱眉,这刘清泰怎么回事?一万人马守着通州,居然还有脸向他要支援,信使一波接一波,怎么那么不要脸。
  
      “带信使过来!”多铎不耐烦的挥手道。
  
      片刻后,一名信使被带上来,向多铎行礼跪下,“奴才,拜见豫王爷!”
  
      “通州什么情况?”多铎随口问道。
  
      “回禀王爷,海寇忽然突袭了狼山炮台,数万高苑贼已经逼近通州,城中情势危急,刘大人肯请王爷发兵救援!”
  
      信使说完,将一封信呈给多铎,多铎看完又将信转给洪承畴一观,他则微微皱眉,鲁王这个搅屎棍,怎么什么事都要插上一手。打他吧,他往海里钻。不打他吧,他又不时上岸搞事情,比苍蝇还要烦人。
  
      “王爷,如果像信上所说,这通州还真不好守了!”洪承畴将书信递给后面的人,开口说道。
  
      通州在此次围剿之中,算是比较重要的一环,高苑贼若是战败想要出海,虽然其他方向也可以,但通州靠近崇明,从通州上船无疑可以将更多的贼兵运出去。
  
      如此便加强了海寇的力量,多铎并不愿意看见这种情况。
  
      “将地图拿来!”多铎听了洪承畴的话,当即吩咐一句。
  
      不多时一名亲卫拿来一卷地图,两人在多铎面前展开,洪承畴也上前一步观看。
  
      “王爷,高苑贼与海寇联合攻打通州,想必早做了许多准备。这泰县有贼帅丁可泽数万人马,王爷要支援通州,不能不考虑这支贼兵。如果王爷兵马沿江而进,极易被这支贼兵抄了后路,被贼军围点大援。”洪承畴看了看图,随即说道。
  
      多铎一阵沉吟,广陵自古多丘陵,不利于他的骑兵发挥,洪承畴说的情况确实大有可能发生。
  
      洪承畴又接着说道:“不如大军先围泰县,然后分出一万人马,去救援通州。刘清泰有一万人,再加上一万援兵,应该能够与海寇和高苑贼相抗横.”
  
      多铎想了想却摇摇头,这样分散了他的兵力,反而影响他攻取泰县,“刘清泰一万人,守卫通州一个月应该没问题,本王这就集中兵力先破泰县,全力往东进攻,再传令马光辉发兵取盐城,从北往南打,合力将贼兵全部赶到通州城下,然后一战而定!”
  
      洪承畴听了有些迟疑,这等于还是之前的计划,多铎并没因为海寇插手而做出改变。
  
      如果成功确实能快速解决战事,方便他在江南备战,但如果不成功,让高苑贼攻破通州,几十万逆匪与海寇联结,那将留下严重的隐患。
  
      不过刘清泰一万人守着通州,只要不出什么差错,坚守个把月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可这多铎能不能一个月内打到通州,他却心存怀疑。
  
      洪承畴还在权衡,多铎却已经对信使说道:“你回去告诉刘清泰,本王会立刻起兵,最迟一个月内进抵通州城下,帮他解围。他若是守住了城池,本王定会为他加官进爵,若是守不住~”多铎冷哼一声,“本王杀他全家!”
  
      信使听了脖子哆嗦,连忙低头伏地。
  
      多铎随即令道:“传令大军收拾营帐,准备出发!”
  
      他说完又对洪承畴说道:“洪总督,扬州这边就交给你了。”
  
      洪承畴见多铎已经意决,便也不在多说,躬身表示知道了,待直起身来,他又补充道:“王爷可派个使者去见见海寇,趁着议和还没黄,试试能否拖延时间!”
  
      多铎正准备走,听了这话,又停了下来,都打成这样了,这老货还想着坑一把别人,真是不简单,不过海寇与南朝却不是一条心,试试也无妨,有枣没枣打一杆子,反正没啥损失。
  
      多铎点了点头,便领着一众清将下了矮坡。
  
      一个时辰后,多铎便率领四万大军,浩浩荡荡向泰县杀去。